00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你是□□我是十 > 2.幼儿园
你是□□我是十  作者:一梦西洲
    第二章幼儿园

    于子盛一路唠唠叨叨嘴就没停过,过了一会儿先到了江琛言家所在的大院。

    江琛言熟练的掏出钥匙,开门,关门。徒留于子盛一个人在门外面叫道:“江琛言,都到你家门口了不请我进去玩一会儿吗?”

    “不了,今天我妈不在家,没人做饭。”

    于子盛闻言有些失望,但依然高兴的道:“那我下次再来你家玩!”然后蹦蹦跳跳去姥姥家了。

    江家客厅。

    两个小孩子回到家,江琛言将书包往客厅沙发上一放,然后去厨房拿了几片面包还有番茄酱放到桌子上:“老爸老妈还没回来,你饿的话先吃点垫垫。”

    阮阮摸了摸瘪瘪的小肚皮,小肚子仿佛是为了响应她一般,咕噜咕噜叫了起来。她扭头看了一眼旁边坐着的小哥哥,拿起面包片啃了起来。看来江哥哥也不是一直都那么凶嘛!

    晚上六点钟,苏女士回来了,一进门就迎上了阮阮天天的笑脸。

    “江妈妈你回来啦!”小姑娘声音软软糯糯的可爱的紧。

    苏婉容看到家里两个小人儿这么乖巧,心里很自豪,自家的面瘫儿子也会照顾人了,可喜可贺!

    她进门换了鞋,将包包挂在架子上,挽起袖子就去捏阮阮的脸,笑眯眯的道:“我们阮阮今天这么乖,妈妈给你做好吃的红烧肉好不好?”

    “好~”阮阮甜甜的应着,黑葡萄一样的眼睛里像是装了星星一般明亮。

    一旁坐着的被苏女士直接无视的江琛言早已经习惯了亲妈这差别待遇,没关系,反正他是男子汉,让着她点也无妨。

    苏婉容这次时装展结束回来后短期内没什么要忙的,接下来每天早上都早早起来给两个小朋友做了早饭。这可让江成长舒一口气,之前几天苏婉容不在家,两个孩子的早饭都是他做的,牺牲了他很多睡眠。

    这天吃过早饭,阮阮便去上学了。

    阮阮在幼儿园的同桌也是个小姑娘,而且是个很有背景的姑娘,名叫刘美琪。刘美琪的爸爸是市教育局副局长,妈妈是做生意的,家里很有钱。

    刘美琪生的纤细高挑,脸蛋白白嫩嫩,在阮阮转学来之前,她是这个班上最受欢迎的女同学,班上的小男生们都争着要和她玩。

    然而阮阮一来大家就不关注她了,整天就围着阮阮转,她觉得都是阮阮的错,是阮阮抢了她的风头。

    刘美琪这阵子使出了浑身解数,每天来上学都会给班上的小朋友带吃的,只有阮阮没有。但这仍旧改变不了大家喜欢阮阮的事实。

    今天她又想了一个法子,她摸着手腕上戴着的水晶手链,有点紧张。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刘美琪忽然道:“老师,我的手链找不到了。”

    老师姓杨,名叫杨丽,上个月刚来这家幼儿园工作,因为阮阮之前的老师辞职了,所以换成了她。

    杨丽一听这话,忙过来关心道:“怎么会不见了呢?是不是你放到了什么地方你忘记了?你再好好想想。”

    “上课的时候我嫌它碍事把它取下来了,就放在我书包里,刚才去找就没了。”刘美琪带着哭腔道。

    “老师,我的手链可是前几天我妈妈从国外给我带回来的进口货,我妈妈说了,这个现在在国内是买不到的。”

    杨老师这下也慌了神,这个刘美琪可是园长亲自关照过的对象,听说她爸爸还是教育局副局长,人家闺女在幼儿园丢了这么贵重的东西,要是没能妥善解决,回家指不定怎么跟家长告状呢!

    “你别急,老师这就帮你找,啊。”

    刘美琪看了看班上的同学,大胆的提议到:“老师,我的书包一直在桌子底下,我觉得很可能是阮莳偷了我的手链。”

    阮阮一听眉头紧皱,睁着俩圆溜溜的大眼睛反驳道:“我没有,我没有拿她的手链!”

    “那你敢不敢让我们搜一下你的书包?”

    “是啊阮阮,你要是没拿就让大家看一下也没什么!”

    “对啊对啊……”

    周围的小朋友三言两语的附和着,就连杨老师都说:“阮莳同学,就让大家看看吧!要是没有也能证明不是你拿的。”

    得了老师的话,刘美琪脸上一喜,立马将她桌兜里的书包拿了上来,当着大家的面将书包里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一个粉色的卡通手链一下子进入了大家的视线。

    刘美琪看着事情朝着如她所愿的方向发展,高兴极了,她成功了!

    杨老师的脸色此时很难看,她板着一张脸道:“阮莳,你还有什么话说?”

    阮阮一脸焦急道:“老师,这手链真的不是我拿的,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在我的书包里。”

    “不是你还能有谁,大家都亲眼看见了你就不要狡辩了。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你赶紧和刘美琪同学道歉。”

    阮阮认死理,小脸委屈巴巴的,却仍旧坚持着没哭:“我没错,为什么要道歉?东西真的不是我拿的。”

    这下老师怒了:“你偷了人家的东西还不承认!快向刘美琪同学道歉,不然就请你家长过来!”

    阮阮吓得一阵哆嗦,刚才说什么她都不害怕,现在一说请家长她害怕了。

    “老师,能不能不要请家长……”

    “那你快点给美琪同学道歉,有错就改才是好孩子!”

    阮阮嘴唇都被自己咬红了,眼里忍了好久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良久,也没有说出道歉的话。

    杨老师一脸怒容,掏出手机就开始翻通讯录,全班同学家长的电话她都有。

    正在家里闲得慌看美术作品集的苏婉容接到了一个电话:“喂?你好!对对对我是阮莳的家长……偷东西?不可能……好好好,我马上过去。”

    挂完电话的苏女士来不及换衣服就拎着包去了幼儿园。

    此时已经临近幼儿园放学的时间,苏婉容去了之后在办公室里等了一会儿后杨老师进来了,后面跟着哭成小花猫似的阮阮。

    一见阮阮这副样子苏婉容赶紧走过去,半蹲在地上拿出手帕给她擦脸。边擦边温柔的道:“阮阮不哭,阮阮最乖了!”

    苏婉容哄好了阮阮后做到了一旁的沙发上,让阮阮靠在她怀里。

    趁着这点时间杨老师已经将她彻底打量了一遍。

    今天苏婉容接到电话后着急忙慌就赶来了,没有化妆,穿的也是平常的家居服。

    这在杨老师的眼里对苏婉容的印象就是一个普通家庭的普通女人。

    “杨老师,你说我家孩子偷东西是怎么回事?”

    杨老师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又用一副鄙夷的神态道:“阮莳妈妈,这我就不得不多说两句了。家里的孩子才多大就学会偷东西了,以后长大还得了。你们不能每天就顾着工作忽视了孩子的教育。这个年纪的小孩还是要靠家长的引导,不能全依赖老师。这小时候只是偷一个手链,长大了说不定就去偷银行。不要每天就知道吃喝穿戴,要注重根本教育!”

    杨老师越说苏婉容脸色越难看,阮阮靠在她的怀里的小身子都在发抖。

    江妈妈会不会相信杨老师说的话?

    江妈妈会不会生气?

    江妈妈生气了会赶她走吗?

    她低下头抠着衣角,害怕极了。

    杨老师本来以为自己苦口婆心说了这么多话对方家长怎么着也要感谢一番表示表示的,结果苏婉容根本没接她的话,反而是摸了摸阮阮的头,柔声道:“阮阮不怕,告诉妈妈,你拿别人手链了吗?”

    阮阮睁大眼睛努力的摇着头:“没有,我没有拿别人东西。”那眼神像极了受伤的小鹿,充满着被信任的渴望。

    “好~我们阮阮说没有就是没有,妈妈相信你。”

    阮阮闻言忽然抬起头,本来已经黯淡的眼睛里又重新焕发了神采,太好了,江妈妈相信她。

    杨老师也很惊讶,“阮莳妈妈,小孩子说谎成性,你怎么能相信她说的话呢?”

    苏婉容笑了笑,面上带着一股疏离,道:“杨老师,我相信我的孩子不会对我撒谎,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小女孩之间吃醋攀比也是有的,你总不能就因为从我女儿书包里搜出了手链就说是我女儿拿的,万一是别人放错了呢?”

    杨丽听闻这话脸色瞬间黑了:“怎么,难道还是人家小姑娘故意栽赃陷害阮莳吗?”她不屑的瞥了苏婉容一眼,“人家刘美琪同学的爸爸可是咱们教育厅的副局长,妈妈是xx企业的老板,你觉得人家有必要陷害别人吗?瞧你这穷酸样就知道没什么钱,还装模作样将孩子送进这家幼儿园来上学,难道不是为了体面吗?”

    “你这样的我见多了。我知道,你女儿现在被说成偷东西你不高兴,觉得丢脸不想承认。可这就是事实,你要是觉得羞愧就赶紧带着她转学吧,这家幼儿园里基本上都是官员或者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不适合你这样的家庭。”

    苏婉容听了气的直接站了起来,“我这样的家庭怎么了,我爱让孩子上哪个幼儿园就上哪个幼儿园!我还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老师,不帮着维护小孩子反而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么尖酸刻薄的话!杨老师一口一个偷东西,那你知不知道这么小的年纪就给她冠上这个罪名对她的人生影响有多大?我看你根本就不配做一个老师!”

    “行,既然咱们意见不一致,不如调监控出来看看吧,凭这家幼儿园的条件,监控还是有的吧!”

    光明幼儿园的条件比较好,来这里的都是高干子弟,所以每间教室都装了摄像头。只是查看监控也是要权限的,以杨丽这种资格根本没权限调取监控。而且她一开始觉得这只是件小事情,没必要兴师动众,想着私下解决就行。

    可是没想到对方家长不但不感谢她,还反过来指责她。

    她靠在沙发椅上有恃无恐:“看监控可以啊,需要征得校长的同意才行。很不巧,校长今天不在学校。”

 

你是□□我是十: 2.幼儿园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