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我的男友是病娇 > 1.荒芜星球1
    《荒芜星球》

    ——我看到我斯文的男朋友,拿着斧头在砍人。

    -

    天就像是被点上了墨点泼水晕开,湛蓝的天空布满黑色裂纹,东方的橙黄色的烈日同样沾染了许多斑驳的黑色色块,周围是一望无际的黄沙,洒下的光氲着黑暗。

    而不受黑斑遮挡的光线也并不纯净,依稀看得到黑色细小的颗粒在光束中漂浮。

    “我忘了今天是黑子暴,今天的丧尸的攻击力会增长百分之十五。”

    安沅打量周围,说完看身边的男友,“这个游戏会不会太勉强了,不然我们以后换一个一起玩?”

    在《荒芜星球》黑子爆一个星期就有几次,安沅遇到的次数不少,对她来说无所谓,只是她本来就觉得沈州不会喜欢玩生存游戏,所以看到游戏难度增加,就下意识问沈州要不要退出。

    “这个勉强什么?”

    沈州还没回话,旁边一起传送到同一地点的玩家啧了一句,说完打量沈州瘦弱的身体,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荒芜星球》这款全息游戏有个有趣的地方,就是可调整的数据并不多,唯独能调整的是把受到攻击的疼感调低,至于长相跟体格完全跟现实没有差别。

    沈州唇红齿白,肤色白的像是久不见阳光的人,一米八二的个子,穿着白衬衣的身形不至于削瘦,但也看不出什么肌肉。

    推了推金丝边镜框,沈州像是没听到旁边男人的挑衅,朝安沅笑了笑:“没事。”

    “游戏初级都不会很难。”

    知道沈州不会在意这些小事,安沅也没搭理那人,“我加入的队伍里面也有新手,今天的任务算是容易的,你试着玩一玩,虽然是为了陪我,要是觉得没趣,不要勉强自己。”

    对于沈州这个男朋友,安沅没有丁点不喜欢的地方。她老爹是混帮派的,她妈当初爱上了她爹的潇洒不羁,车子房子票子全不要,非要嫁给她爹生孩子。

    可她妈万万没想到,她爹除了落拓不羁,千杯不醉,为了生活添情趣,无聊了会打老婆。

    从小生活在家暴的环境里,安沅对强壮的男人有生理性的厌恶,而沈州完全符合她一直以来伴侣的形象性格。

    大学教授,斯斯文文,笑起来还有一丝腼腆,看着就让她觉得安心。

    生存类全息游戏,想也知道沈州不喜欢玩,不过是因为多跟她有相处时间,才表示兴趣买了游戏仓要跟她一起登录。

    想到沈州的迁就,安沅捏了捏他的手指头,朝他笑的春花灿烂。

    “没想到我玩生存游戏,也逃脱不了被喂狗粮。”

    安沅的队员根据坐标找过来,队里的高挑女生看着小情侣的样子,挑了挑眉,望向旁边的队长。

    《荒芜星球》不可以调长相,所有人现实的样子都一目了然。

    安沅肤白长腿,一头海藻浓密的黑长发,鹅蛋脸小巧精致,裸妆清纯仙气,红唇烈焰妩媚。沈州长得不差,带着金丝眼镜也遮不住英俊的五官,只不过白衬衣加上不算强壮的体格,站在安沅身边怎么看都碍眼了点。

    安沅说要带男朋友进游戏一起玩,他们都想象了安沅男朋友的形象,没想到是这一款。

    队友们对队长斯巴投去期待的眼神,一个小队的,斯巴身为队长对每个队员都算照顾,但对安沅却是格外照顾,男男女女谁又不明白他的心思。

    安沅跟队友们打了招呼:“这是我之前说的,我的男朋友沈州。”

    斯巴伸出手,首先欢迎了沈州。

    斯巴是混血儿,银色短发,黑T迷彩工装裤,站在沈州面前比他高了半个头,两两对比,斯巴撑满黑T的肌肉把沈州衬得文弱,与游戏场景格格不入。

    “我还是喜欢队长那样的,看那个腰骑上去多带劲。”

    之前跟安沅搭话的女队员,毫不避讳的跟旁边的队员评价。

    “易嫚,”斯巴回头,“你说的话我听得见。”

    易嫚丝毫没有害羞的意思,大大方方地递了个飞吻:“男女动作片,剧情总不能只有女主角一个人知道。”

    易嫚说话向来这个调调,斯巴无奈地耸了耸肩。

    “沈州,你的异能是什么?”

    生存类游戏一直是全息游戏的热门种类,《荒芜星球》从制作始就万众瞩目,开服只有短短的一个月,虽然游戏仓昂贵,但涌入的玩家无数。

    《荒芜星球》的大设定跟通常的末日情节一样,某种奇异能量降临地球,一夜之间百分之五十人类与动植物变异,而他们这些玩家,就是幸存没有变异的人类。

    玩家中有一开始就拥有异能,也有进入游戏是普通人,需要找寻机会升级成为异能者。

    一开始的异能者分布没有规律,不过体质强的玩家,就算开局是普通人,游戏过程中也比身体素质差的玩家容易获得异能。

    他们这个队伍一共十五个人,也只有三个人,开局就是异能者,其中包括了斯巴和安沅。

    沈州看了眼面板:“普通人。”

    “哦。”

    斯巴笑了笑,没多说什么。

    “玩家里面普通人的比例比异能者多。”安沅跟沈州解释,从腰扣拔出一把匕首,“不过就是异能者,初期攻击力也弱的不行,需要用兵器增加战斗力。”

    背包只有几个空格,顺手的武器安沅都放在身上。

    见沈州坦然拿过匕首,队伍里面有个男人开口:“我这里还有一根棒球棍,要不然还是拿棍子,匕首不小心伤到自己人怎么办?”

    安沅瞟了那人一眼:“棍子你留着敲你的头吧。”

    “玩生存游戏穿衬衣过来,我担心也不是没道理。”那人撇了撇嘴,安沅这样的美女跟斯巴就算了,沈州这种弱鸡,看着就让人觉得暴殄天物。

    看着沈州身上的衬衣,安沅倒是满意,她就喜欢沈州穿这样,不过的确是不大方便。

    游戏初始会根据玩家进入游戏仓穿的衣服形成形象,想要换衣服只有等寻找物资的时候,看能不能恰好遇上。

    安沅看沈州,沈州也看着她。

    为了方便动手,安沅扎了单马尾,身上是跟斯巴他们一样的黑T工装裤,是他在现实没见过的样子。

    摸了摸安沅的头,沈州的手柔软温暖:“不用担心我。”

    “好。”

    安沅的话刚落音,身体被斯巴一扯,一个趔趄差点没站稳。

    “小心。”

    斯巴弓步上前,手上浮现几枚尖锐的冰针朝地上射去。

    凹凸不平的地面猛地冒出一只变异鼠,红眼睛仇恨的盯着面前的人类们。

    变异鼠的体型很大,是寻常老鼠的十倍,身上黑色的毛发凹凸不平,红色腐烂的肉清晰可见。

    斯巴的冰刃并没有给它造成太大伤害,把安沅挡在身后,斯巴抽出长刀,砍了过去。

    体型大虽然相对攻击目标大,但变异鼠的速度也有加成。变异鼠横冲直撞,身上腐烂的红肉被砍下几块,斯巴换了刺刀半跪地面,在变异鼠咬到他之前,刺刀刺入了老鼠脑门。

    突然的风波,虽然结束的干脆利落,但还是让不少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游戏百分百的逼真程度,不止能完整地看见变异鼠腐烂恶心的身体,还能闻到它身上难闻的臭味。

    斯巴的刺刀一进一出,变异鼠的变异晶体落入了他的掌心。

    “安沅你们没事吧,幸好队长离你们近,要不然被这老鼠咬一口,滋味可不好受。”

    沈州微低着头,看着地上的变异鼠,“谢谢。”

    见他目光落在变异鼠跟斯巴之间,队友笑了笑:“没想到这游戏那么逼真吧,是不是被吓到了?”

    沈州抬头没答话,握住安沅的胳膊在手里轻轻的揉了揉。

    易嫚受不了的抖了抖:“也太温柔了。”

    “我喜欢。”安沅吐了吐舌头,虽然她也觉得沈州肉麻了点,但是不想当着大家的面拒绝他。

    “我抓疼你了?”

    斯巴凑近看沈州揉的位置,沈州动作一顿,松开了手。

    视线里白腻的肌肤突然消失,斯巴略失望,不过这点压力就让沈州不好意思松手,斯巴眉头挑起,斗志昂扬。

    “我们开始寻找物资,今晚之前要找到安全区休息,还有四个小时不到。”

    斯巴打开了地图,“我们这里最近的物资点是紫藤公园。”

    “紫藤公园,听着就是变异植物。”

    安沅想了想紫藤花的形态,也不知道是向哪个方向变异。

    “重点是最近的物资点,距离也不近。”易嫚撇嘴,丧尸的攻击力升级,就算是加固的车子也不一定承受得住攻击。

    易嫚率先上了改装最强的车子。

    安沅带着沈州随便上了一辆。

    斯巴跟他们挑了同一辆:“就应该像你之前说的,改装一辆公交车,能容纳所有队友。”

    “公交车不难找,这几天说不定就能搞定。”

    安沅对改装公交车很感兴趣,车子的形态越大,面对丧尸的时候可以直接开车碾过,不像是越野车,丧尸糊上来弄死了,沾在车窗的碎肉雨刷也弄不干净。

    沈州是个安静过分的人。

    跟安沅搭了几句话,斯巴得出这个结论。他一直在观察安沅的男朋友是个什么样的人,沈州坐在他和安沅的中间,不搭腔也不发出任何声音,视线微侧看着安沅。

    像是察觉到他的打量,沈州眼珠转动看向他的方向:“小心。”

    “嗯?”

    斯巴没反应过来这斯文男人的话是什么意思,车受到攻击,猛地打偏,斯巴抓住桌椅稳住身形,他这面的窗户紧紧扒着一只丧尸,裂到太阳穴的嘴露出尖牙,口水糊在窗上,渴望地望着窗内。

    “是速度型丧尸。”

    加固的车丧尸打不碎玻璃,但它手脚紧扒在车上,他们想甩掉也难。

    斯巴朝安沅使了个眼色,安沅点头吸引丧尸的注意力,斯巴跳到副驾驶,车窗打开,速度比丧尸快了那么一瞬,在丧尸头钻进车内的瞬间,刺刀刺进了丧尸的头颅。

    “漂亮。”

    安沅拍手,斯巴估计在现实受过特殊训练,身手干脆利落,速度型丧尸他也能快那么一瞬。

    斯巴朝她眨了眨眼。

    之后的路走走停停,越接近紫藤公园丧尸越多,行到半途直接坏了两辆车。

    “车只能开到这了。”

    安沅仰头看着面前的绿色植物,地图上小公园现在看着却像是童话里的植物乐园,树木参天,树根盘虬卧龙,地上满是长得茂密的不知名植物。

    “幸好是末日初期,再过几个月,估计这些植物也全都变异了。”

    “看那里。”

    队员指了指头顶,紫藤公园的石碑被大树顶起,深棕色的树干紧紧缠绕在石头上,枝叶翠绿欲滴,但石碑倒是被勒的斑斑驳驳,摇摇欲坠的像是快被分解成无数块。

    相信游戏才一个月,难度不会高到哪里去,脚踩进草丛才没有那么战战兢兢。

    “小心草丛里有变异动物。”

    丧尸体型大一目了然,但是这些草丛里的虫子,一不注意就能给人一口。

    安沅点头,跟沈州紧随其后。

    “等一下。”

    “怎么了?”安沅见沈州弯腰,以为他发现了什么,见他从草丛里捡起了一把锈迹重重的斧头。

    生锈的斧头要是游戏最初期,新手手上只有一根木棍拿着倒有些用处,到现在完全是体积大又不顺手的蠢兵器。

    安沅刚想让沈州扔了,就看到斧头在沈州的手中消失,他把生锈的斧头放进了背包里。

    斯巴看到了这一幕,扬了扬唇。

 

(快穿)我的男友是病娇: 1.荒芜星球1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