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甜软不可欺 > 3.三点甜
甜软不可欺  作者:憬里
    梁熙依然记得大学时期,她和乔琛还在暧昧阶段,明明就差捅破那最后一层纸了,乔琛就是不戳破,她一气之下去了当时追求她的一个学长组的局。

    谁知那个学长对她心怀不轨,居然想给她和闺蜜偷偷下药,未遂被抓后恼羞成怒。

    要不是乔琛他们及时赶来,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

    那时候还是个大晚上的,整条街道乌漆嘛黑,乔琛带着她去买药,买完药以后又不知道带她拐到哪个小街小巷,沉着嗓子问她,为什么要去那个学长的局。

    撇去心怀不轨这层不说,她明知道这个学长对她有意思,还答应人家的请求,不就有那么点暗示的意思?

    那时候的乔琛,也是这般,像是隐忍着怒气,把所有情绪都敛在他设计好的面具背后,极力控制着自己不要崩开。

    他喉头滚了滚,闭上眼深吸了口气,再开口时竟是短促地笑了声,沙哑的,说不出来是个什么情绪:“你知不知道如果我今晚没能及时赶到,你会有什么下场?”

    昏暗的路灯下,狭窄的旧街小道,他们面对面站着,无法忽视的、过于强烈的存在感,能清楚感受到的、彼此呼吸间的鼻息,让她有些无所适从,甚至刚从困境中脱身出来还有些迷迷糊糊的。

    梁熙真没想过学长居然这么人渣。

    她故意答应了学长,还漏了风给乔琛,就是想让他吃醋,逼他承认喜欢自己。

    狭窄迫人的空间令她的脑子无法转动。

    所以梁熙就这么如实招了:“就是想刺激一下你,看看你会有什么反应。”

    乔琛再大的气都被这软趴趴一句给消了个干净。

    他很高,为了能听清她越说越小声的而俯下脑袋,这时候干脆直接倾下身子,与她面对面不到一个拳头。

    “既然你那么想知道。”乔琛抵着她的额头,许是为了配合这静极的氛围,压着嗓子轻笑出声:“也不是不能告诉你。”

    ……

    傻白甜安然以为她表哥对梁熙还是满意的,不然原本都说不需要助理了,怎么会又收下梁熙?

    傻白甜表妹快乐地告退了。

    气氛因安然的离开变得相当诡异。

    梁熙盯着脚尖,有些不安。

    她突然发觉乔琛这人是真正的笑面虎,无论是生气,还是高兴,亦或是他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情绪,绝大多数时候他都是笑着的。

    就像是现在这种情况,就连安然都以为他是真心想同新助理磨合一下,会看在她的面子上好好照顾新助理。

    只有梁熙知道,他其实是在说。

    你可终于落到我手里了。

    -

    安然走之后,乔琛先是晾了梁熙一会,直到手上那份文件看完才抬起头,慢条斯理地问:“生活助理?”

    梁熙先是怔了下,然后才反应过来乔琛是在问她,轻点了点头。

    谁知男人立刻就用笔帽儿砸了砸桌面,响声警醒而响亮:“梁小姐,在回答我问题的时候,建议你还是说话比较好,毕竟我工作的时候没时间看你是对我点头还是摇头。”

    语调并不重,听起来只是在做一个提醒。

    乔琛这话说的确实在理,更何况梁熙现在只是个小小的生活助理,跟着安然的时候她的职场仿佛开了挂,每天只需要吃喝玩乐照样有工资拿,但现在不一样了,无论新上司是谁,她的一切都必须从头来过。

    “不好意思。”她咬了咬下唇,对着总裁位子上的人微低下头:“是我疏忽了。”

    好在乔琛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他放下笔,双手指尖轻靠在一起,不疾不徐道:“为了我们在工作上以后能够更好地磨合,我想我有必要问一下梁小姐,生活助理该做的事情您是否都能妥善完成?”

    意思是,梁小姐知道生活助理都是做什么的吗?

    梁熙当然是不知道的。

    她只知道自己跟着安然混的这一年半时间,除了跟着她浪以为好像真没做过别的事。

    “你说实话就行。”见她犹豫着不敢开口,乔琛换了个舒服的、看起来压迫感没那么强的姿势,才对她道:“我只是单纯想了解下你之前的工作状态。”

    这话并没能让梁熙放松多少。

    沉默会儿,她小心翼翼地开口:“如果你需要人陪你喝下午茶,出去喝酒需要有人提前帮你叫代驾的话……我都能处理妥善的。”

    顿了顿,她觉得自己这句话不太具备说服力,又小声补了句:“如果你需要有人陪你逛街买衣服什么的……我也可以的。”

    只是一说完这句话,梁熙就后悔了。

    她想起那天在超市遇到的、不知道是不是乔琛女朋友的人,拿着西装外套在他身上比划。

    那架势跟乔太太一样。

    好像是自己逾越了……

    思忖片刻,望着陷入了沉默的乔琛,她决定还是先道歉比较好。

    谁知道歉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人给打断了。

    “梁小姐,据我所知,这些事情我只需要随便找个朋友就能够完成,并不需要专门请一个生活助理。”

    他语调微沉:“更不必说梁小姐您刚刚所说的事情,没有一件可以称之为‘工作’。”

    乔琛这番话相比起前面要严厉许多,看起来更是一点旧情都没念及,没有给她面子,也让她无地自容。

    梁熙知道的,她所认识的他,很少会这么直白地跟一个人说话;即便是拒绝前来表白的女生,都是拐着弯婉转地给人发好人卡,绝不会将话说得太重。

    如果他语气重了,说出来的话比较直白了,那便是乔琛觉得不需要为这个人留面子了。

    跟乔琛见面其实并不是件多轻松的事。

    梁熙本来就对他心怀愧疚,更别说作为他的助理,自己看上去压根就毫无用处。

    他这一席话,让梁熙清楚地知道了,自己处于什么样的位置。

    更重要的是,乔琛的话,对她来说,就是赤/裸/裸的羞辱。

    她真的没有这个勇气,面对这样的局面。

    “我知道了。”她不敢去看乔琛是怎样一个表情,盯着脚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毫无波澜:“我明天会把信交给人事部的,现在就先不打扰您了。”

    说着她就要转身离开。

    可还没走上两步,后头传来椅子移动的声响,接着是沉稳的脚步声。

    “我的助理如果要辞职,必须经由我同意,且如果合同没有到期,需要扣除两个月的工资。”他的声音由远及近:“你是安然推荐给我的人,看在她的面子上,我会教你。”

    梁熙这时候已经走到紧闭着的门边,闻声后下意识转身,就这么看着他越走越近、直到如同他们确立关系那晚,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

    “况且。”俯下身,他一手撑在她耳边的门板上,一手捏住她的下巴,温柔似水地提醒她:“我们之间的账还没算完。”

    分明是温柔到缱绻的嗓音,听在梁熙耳里,却格外让人不寒而栗。

    他眸光危险,话头顿了顿。

    “我哪能这么容易放过你。”

 

甜软不可欺: 3.三点甜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