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春光旖旎 > 1.情人
春光旖旎  作者:何缱绻
    01.情人

    港城七月末。

    夏末撞上初秋,连绵了几天的雨丝毫没有休缓的迹象。昨天夜里,一股寒流将雨势推到了顶峰。

    陈旖旎下飞机先去洗手间补了个妆,到吸烟区找了处地方稍作休息。

    人轻倚在扶手一侧,纤长指尖夹过一点猩红色。

    她穿一件薄驼绒风衣御寒,白皙纤细的腿左右微叠,从绀青色旗袍下摆款款流泻,脚底轻勾一抹幽蓝,足尖儿漫不经心轻晃着。

    长相姣好,风情妩媚还带着点儿特立独行的女人,身处形色匆匆的人群,总是迷人打眼的。

    “能坐这里吗?”一个男人过来,轻眨着眼,示意她身边座位。

    陈旖旎微点头,不动声色勾过眼角。眼底倦意未消。

    精致的盘扣束起旗袍同样小巧精致的衣领,衬得她下巴愈发的尖俏诱人。

    淡妆稍勾勒,雨天晦暗阴沉的光线将她容色暄映得清冷又潋滟。

    半支烟下去,陆眠来了电话,“你到了?”

    “刚到。”

    陆眠有些欲言又止,“那个,你看微博了吗?”

    ……

    #江星窈沈京墨#

    #江星窈恋情#

    #江星窈《夜雨长安》#

    ……

    三条热搜齐齐整整地飘在最顶。

    点进去,前几条热门微博都是清一色的通稿格式,提及到当红小花江星窈,与某顶奢集团长子的恋情。字里行间暗示好事将近。

    微博偶有指摘,却并未指名道姓。

    可沈京墨的名字还是与江星窈并列出现在热搜词条第一。

    这全然归功于营销号这种欲盖弥彰的描述方式——

    不直接提及,神秘又勾人兴趣。营销号微博下的前几条热门评论都被赞到了三五万。

    某条还附带了一张抓拍的照片。

    上月S&R在法国巴黎的新品发布会上,穿一身裁剪得体的烟灰色高定西装,气质卓绝的男人被簇拥在人群中。

    正微微颔首,与身边人交流着什么。

    他半侧脸虚拢在会场交叠的光影之中,神情被遮掩得半明半昧,却依然挡不住淡漠矜贵的气质。

    陈旖旎挑了下眉。

    ——随手一拍,还挺耐看。

    “S&R就是在法国发家的啊,国内有几个叫得上名字的高奢?”

    陆眠划拉着手机。

    “天哪,这暗示的也太明显了吧?就跟监考老师拿着答案站在你面前,对你挤眉弄眼让你抄似的。”

    可再往下刷,几乎是一瞬之间,转评赞都变成0了。

    飘在最顶的三条热搜也被撤了个干干净净。

    恍若什么都没发生过。

    恍惚间,听到暴雨噼里啪啦冲刷着玻璃墙的声音,坐在一旁的男人极尽解数在跟她搭讪,叽叽喳喳个没完。

    “我呢,也就是不混娱乐圈,我如果炒个从小跟顶奢集团太子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人设,也能红吧? ”

    “热搜绝对是买的,江星窈那个商业烂片拿奖了,网络风评现在一边倒,炒作一下恋情转移视线——呵,还挺聪明。”

    那边很吵,陈旖旎一直没说话,还有男人暧昧的低语。

    陆眠下意识收音,接着诡异惊叫起来:“陈旖旎?你旁边有男人?!!!”

    “……”

    “沈京墨不会在你旁边吧?”陆眠心惊胆战。觉得脖子上一阵凉风。

    一支烟将熄。

    陈旖旎又抽出一支,淡声:“我在机场。”

    “你旁边那男人是谁?你交男朋友了?”

    烟落在唇的一瞬,那个男人拿出打火机,殷殷贴过来,为她点上。

    薄荷凉烟清淡的气味儿缓缓逸散开来。

    陈旖旎一愣,眯眼看他,她眼角弯了弯,唇勾起,笑得风情动人。

    男人耳热心跳地也朝她笑,并问她能否留个联系方式。

    她不言,只是笑。

    指尖不动声色一勾,将他刚给她点上的那支烟捻灭在他手边。

    随后笑容稍敛,瞥对方一眼,起身,拉起行李箱向机场出口走。

    “没有。”

    陆眠这才有点儿不好意思。刚也是太愤慨,没忍住就打了过去,赶紧打了个哈哈:“嗨,我也没别的意思——你们不都分了吗?我就看到八卦了跟你分享一下……”

    “江星窈前阵子还跟我那个前男友在一块儿呢!我也是跟沈京墨一起长大的,我怎么不知道他们是青梅竹马?”

    高跟鞋沉稳优雅的声音一直向机场出口回荡出去。

    “没分成。”

    “啊?”陆眠顿时一头冷汗。

    “没事,就在巴黎见了一面。”陈旖旎的语气一如既往又平又冷。

    远远看到来接她的助理楚觅。对方朝她热情招手。

    陆眠一下有了愧疚感,这才意识到那个电话打得太不应该了,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没脑子。

    “陆眠。”那边,陈旖旎笑了起来。

    “……嗯?”

    她笑声婉转柔媚,听起来心应该情很不错:“先不说了啊,我有电话打进来了。”

    “……哦,”陆眠一愣,“那——有空见个面吧,我都好久没见你了。”

    “好,有空联系。”

    “总监。”楚觅接过陈旖旎手中的行李箱。来接她的车就停在门口。

    陈旖旎坐进去,手机又响了。

    接上电话,温烺就一通暴脾气劈头砸过来:“陈旖旎!我打你电话为什么打不通!今天来拍摄的两个model都迟到了!摄影师都生气了——”

    “又不是我迟到,你跟我嚷嚷什么,”陈旖旎打开iPad,翻看起前几天拍的成片,淡声,“往下进行下一组,总不能一直等吧?”

    “拍封面的那个江星窈也不来了。”

    陈旖旎指尖一顿,漫不经心哦了声,疏懒靠在椅背,“给她经纪人打电话了吗?”

    “语气不好,后面直接不接了。”

    “是人家语气不好还是你不好啊?”陈旖旎敛声轻笑。

    “……”温烺沉默小几秒,不大愿意地承认:“都有吧。”

    “那不就行了。”

    温烺又扬声,气愤地说:“我听那边应该是有临时活动把我们给推了——你说她如果看不上咱们当初签合同干嘛啊?签了又不来——”

    “那换人吧。”

    “不能换,都官宣了,还是股东和总编推过来的人,”温烺气愤地说,“别人都快拍完了,就差个她的封和几张内页了——我们是要做创刊专辑的啊……真耽误进度。”

    陈旖旎被温烺吵得头痛,她轻抚着太阳穴,末了说她去解决,简单安排了一下就挂了电话。

    然后,她直接拨给了江星窈的经纪人。

    可几次都没打通。

    同时,楚觅接到了温烺的电话。

    “陈旖旎呢?”

    楚觅向后晃了眼,“总监在联系江星窈的经纪人了。”

    “快让她挂电话!”

    “……啊?”

    “你没看早上热搜?”

    温烺也是刚挂了电话才听人说,早上爆过了一波江星窈恋情的热搜,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赶紧打给了陈旖旎。却提示占线了。

    楚觅才来LAMOUR没多久,这会儿被温烺的语气吓得语无伦次,“我……我没……看。”

    “你让她把电话给我挂了!”温烺太阳穴突突直跳,关键时刻还是挺袒护陈旖旎,厉声命令道,“跟她说这事交给我了——让她快挂了!”

    “——喂?”

    一把莹润清澈的声音落在车厢中。

    陈旖旎那边电话刚通。

    “总监……”楚觅大感不妙,惨白着脸回头。

    陈旖旎扬了扬指尖,示意楚觅等会儿说。

    “喂?哪位?”

    对方应该是先前在电话里跟温烺有过冲突,语气有些不耐烦。

    “你好,我是LAMOUR的设计总监陈旖旎。”

    陈旖旎优雅地勾了勾额边一缕发,温声地笑:“江小姐今早没来拍摄吧?噢——您别误会,合作一场,大家之间也有情分。”

    “……”

    “我就是想提醒一下,今天来拍摄的摄影师David Type是我们从法国请过来的,他和巴黎大秀那边的人一直都有接触。”

    对方一下紧张起来:“陈小姐,你的意思是……”

    “没什么,我也是替江小姐着想,”陈旖旎红唇轻扬,进一步说,“江小姐拿了影后,但秀场成绩如今还是0吧?如果落个爽约耍大牌的名号,或许对现在的她,不太好吧?”

    江星窈现今的处境并不算好。

    网传颁奖前就内定了她拿影后,如此一举不知动了多少人的奶酪,近来网络风评一边倒,黑帖一抓一大把,压都压不下去。

    难怪要突然爆个恋情热搜转移视线。

    陈旖旎当然也听说了,她上个经纪人因为公关不当被经纪公司给炒了,这个接电话的应该是新来的,听她如此说,立马唯唯诺诺解释起来:

    “陈小姐,你别误会,不是星窈不来,是经纪公司那边临时安排她去试宋导的戏……”

    “可是,我和江小姐签了合同的吧,”陈旖旎淡淡地打断,接言道,“别说是LAMOUR,就是别的品牌下季度的高定、以后的代言,应该都不会跟违约耍大牌的艺人合作——这个道理,我相信江小姐肯定明白。”

    经纪人自然也是拎的清的:“陈小姐你也别着急,我去跟星窈谈。星窈是不知道这事儿的,都是公司那边的意思,临时安排她去……”

    “那你们尽快吧。”陈旖旎最后笑了笑说,“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把话说到就好。”

    挂了电话。

    江星窈坐在外景影棚,用笔在剧本上画了个圈,抬头看了眼对面的人:“都说好了?”

    “嗯……”经纪人战战兢兢地看着她,“星窈姐,咱们要去吗?”

    江星窈没说话,又看了会儿剧本。直到前方喊她的名字,她起身,直往导演那边走。

    经纪人只能跟上她。

    “我觉得那个陈小姐说的挺有道理的……后面的红毯不是还要找PRADA借两套超季高定吗,如果……”

    “小徐。”

    “……星窈姐。”

    “你下午不用来了。”江星窈回眸笑,“回公司记得去找财务报销一下电话费。”

    *

    车堵在高架上。

    后面打电话的声音消失了好一阵,楚觅才敢从后视镜去瞄后座的陈旖旎。

    陈旖旎神色如常地处理着手下的工作事务,像是什么都影响不到她。

    楚觅胆战心惊地猜,陈旖旎到底有没有看到那会儿的热搜。

    忽然,一双潋滟眼眸,对上后视镜里她张望的目光。

    楚觅心跳跟着漏了一拍。

    “刚才什么事?”

    “啊……”

    “温烺打电话骂你了?”

    楚觅还没说话,陈旖旎关闭平板屏幕,向后轻轻靠入椅背,看着她,“下回他再跟你瞎嚷嚷,我就对他不客气。”

    “没、没有,”楚觅一眨眼,眼底有些湿,“那个……总监,先先、回家放东西么?”

    陈旖旎思忖了一下,“去公司吧。”

    “嗯,好。”

    从高架一路堵下去,外面雨势渐缓。

    陈旖旎转头看着玻璃上断断续续串不成线的雨,忽然又改口:

    “先去趟白鹭湾。”

    ——白鹭湾?

    楚觅一头雾水地啊了声。她印象里,陈旖旎家……好像并不在白鹭湾啊。

    直到二十分钟后,陈旖旎拎着个箱子,从一幢夹在半山腰礁石上的三层海景别墅出来,一甩手全扔到了路边的垃圾桶,楚觅才明白,原来那些传言都是真的。

    而她跟沈京墨,也是真的结束了。

    *

    陈旖旎再接到陆眠的电话是半个月后。

    陆眠知道她这些日子忙,经过上次也没好意思再叨扰,一接上,听陈旖旎语气还不错,便佯装嗔怪道:

    “陈旖旎,你好狠的心,回来这么久,你也不打个电话过来问问我最近怎么样?啊?”

    陈旖旎正站在港南国际时尚中心会场的旋转楼梯上,她轻抬眸,遥望着T台上彩排的一溜儿五颜六色。

    “昨天水疗SPA,前天海岛度假,上周不还在大阪泡温泉,顺便还跟个外国帅哥共度良宵吗?看你朋友圈就知道了,还让我打电话特意问你一句,不好意思,我没那么多时间。”

    陆眠哼了声:“那你今晚有空吗?”

    “什么事。”

    “我朋友那边有个酒会,我带你去玩儿。”

    “没空。”

    “……别吧,真的假的?你好狠心,这么久没见我都不想我么?”

    “假的,”陈旖旎一节节走下楼梯,轻笑,“其实我今天刚忙完。”

    陆眠舒气,“那你忙完过来吧,几点都成,只要你人到——我去跟我朋友说。”

    “男朋友?”

    陆眠咬着字:“一个男性朋友。”

    “哦,”陈旖旎心底一打量,心猜着她那些小九九,意味深长地笑,“猎艳就猎艳,干嘛非要带上我给你壮胆?”

    “我庆祝一下你终于给沈京墨甩了啊!不行么?”

    说完,陆眠又想给自己一巴掌。

    一高兴就口无遮拦。估计陈旖旎现在最不想听到这三个字。

    “行啊。”

    可那边笑声清朗婉转,低低吟吟都是风情柔媚,显然心情很不错。

    一周前到现在,陆眠提心吊胆了好一阵子,如今一听,稍微有点安心了:“真的?”

    陈旖旎淡声:“嗯,我忙完就过去。”

    “那,我让沈何晏过去接你吧?”陆眠不乏兴奋,进一步说,“他从外地拍完戏回来,刚我给他打电话他也答应过来,顺便就带你一起吧,大家都是朋友,人多了热闹!”

    “嗯,行。”

    彩排接近尾声,陈旖旎等人快走光了,又上下检查了一遍,才收拾好东西离开。

    晚七点,天边夜色垂垂。又开始下雨。

    华灯缀在夜幕中,像是点点光芒微弱的星。

    她在路边找了个避雨的地方,等沈何晏过来。

    等了二十多分钟,雨又大了些。

    左右八车道上车来车往,川流不息,她打电话过去准备问问沈何晏到哪儿了。

    此时,面前大马路上突然扬起一阵水花。她下意识向后躲开。

    一辆通体漆黑的迈巴赫如穿云利箭,直直贯入这方。

    最后,在她面前稳稳停下。

    车上很快下来个撑黑伞的黑衣男人,毕恭毕敬地过来。

    “陈小姐,上车吧。”

    陈旖旎容色冷下去,挂了还没打通的电话。

    她横抱手臂在原地纹丝不动。

    隔着漆黑的车玻璃,隐约能看见车内男人模糊的轮廓。

    僵持了小半分钟后。

    车窗缓缓滑下,露出半张棱角分明的脸。

    巴黎一别大半月未见,沈京墨仍是那般惯常倦冷的容色。

    唇边笑意似有若无,金丝边半框眼镜下注视她的眼神,透出几分无可忽视的薄凉。

    他见她半天没反应,抬起倨傲下颌,对上她不比他冷淡多少的眼睛。

    低沉嗓音穿透雨声,夹着一丝不悦:

    “不上?还是,还想让我把你绑上来?”

 

春光旖旎: 1.情人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