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穿到爱豆自杀前 > 1.第 1 章
穿到爱豆自杀前  作者:妍蹊
    第一章

    “迟佳幼,你来回答这个问题。”

    迟佳幼突然被叫醒,猛地从课桌上弹起来,一脸懵地望向声源处。

    余光看到周围的同学视线都在她这里,许多年没被这么多人这样注视过,她脸突然涨红。

    戴小眼镜的数学老师见她红着脸一副茫然的表情,皱着眉用书在讲台上重重地拍了下,“说了多少次了!上课要认真听讲认真听讲,这种求取值范围的题型我讲了无数遍了,怎么还是不会做?坐下!”说罢他去找别的同学起来答题,念下个人的名字前,还轻飘飘提了句:“你们上课打瞌睡就算了,还敢直接给我趴着睡。”

    周围同学哄笑起来。

    迟佳幼红着一张脸坐下,低头却发现自己还是穿着校服,是熟悉又陌生的二中校服,二中,她的高中学校。

    “衣服有什么好看的!才睡觉起来就开始看衣服?”数学老师原本就在扫视着班级找下个回答问题的人,看到迟佳幼被骂后居然看起了衣服,气得叱道。

    班里又一阵哄笑。

    知道是在说自己,迟佳幼立刻收回手,拿着笔装作一副认真看书的样子,脑袋还是有些晕乎乎的。

    “好,那么下一位同学,夏和光...哦他不在,那么夏和光的同桌,符良,你来回答。”

    乍一听到夏和光这三个字,迟佳幼浑身一僵。

    夏和光,和光...迟佳幼嘴里默念着这个名字,心口忽然传来一阵熟悉又陌生的抽痛感,突如其来的痛,让她皱着眉拧紧了心口的校服。

    盛夏,蝉在高树上一直吵个不停,令人烦躁的蝉鸣、数学老师讲题的声音...迟佳幼闭了闭眸子后挣扎着睁开眼,却发现四周像是在左右翻转,让她晕得厉害。

    心尖像是被生锈的铁钉重重地戳了进去,又缓慢旋转,旋转的纹路纠着心脏的嫩肉痛得她皱紧了眉头。

    “迟佳幼!”数学老师看到她脸色不对,还揪着心脏处的衣服,吓了一跳,“你怎么了?”

    有外界的声音叫她名字,心脏的痛楚奇迹般地开始缓和,迟佳幼摇摇头,垂眸说了句:“没事。”

    眼见她嘴唇渐渐有了血色,数学老师松了口气,“没事就好,再不舒服,就去医务室啊。”

    迟佳幼点点头。

    数学老师又点了后座一个同学的名,让他起来回答问题,迟佳幼抿抿唇,装作要听同学答案的样子,向后转了身子。

    身后的座位空空如也。

    ...

    “幼幼,回来啦?”迟佳幼才在开门,里面的人听到开锁的动静就立刻打开门来迎她,“今天在学校怎么样?习惯么?”

    沈芸说着,去接她的书包。

    迟雄端着盘炸猪排出来,看老婆还没让女儿进屋就在问她学校的事,忙向她招手,“你先让孩子进来,怎么在门口问。”

    他把猪排放桌上,又扭身去把空调温度开低了些,“幼幼,饿了吧?快,洗了手来吃饭。”

    迟佳幼把书包给妈妈,低着头去洗手间。

    沈芸提着书包给迟雄使眼色:是不是不适应?都转学过来一个星期了,孩子每天回来还是沉闷闷的?

    迟雄叹了口气,对着老婆摇摇头示意她别在女儿面前问。

    迟佳幼双手撑在洗手台上,看着镜子里眼眶发红的人,阖了阖眸。

    一闭上眼,眼前就浮现出自己在绝望混乱之中冲向马路,重重砸在一辆汽车上,又被撞飞出去的场景。

    身体、头砸向挡风玻璃的剧烈痛感,好像还能感觉得到。

    她猛地睁开眼,镜中人也一样通红着眼看着她。

    重生到现在一个星期,她每天回来都不敢直视爸妈担忧的眼神,迟雄沈芸以为她是在学校没有适应好所以这几天都郁郁寡欢,只有她知道,她前一世,在得知那个令她不敢置信的噩耗之后,身体仿佛不受控制般冲向马路上的汽车时,脑海中浮现出的爸妈的脸。

    不敢与爸妈对视...是因为愧疚。

    迟佳幼打开水龙头,在水槽里接满了水,然后将整张脸浸了进去,冰冷的水激到肌肤上,让她的情绪慢慢缓和下来。

    一整个星期了,该调整好了。

    外面客厅没有一丝声音。

    迟佳幼抬起头,用毛巾擦擦脸,走了出去。

    沈芸原本坐着,看到迟佳幼从洗手间出来立刻站了起来,迟雄正坐在餐桌边等她。

    “爸,妈。”迟佳幼这才和爸妈打招呼。

    迟雄和沈芸对视一眼,应了一声。

    “快别总是站着说话,来吃饭,猪排冷了就不好吃了。”迟雄把筷子给她备好。

    见爸妈这样小心翼翼地对待自己,迟佳幼心头有些酸,她接过筷子,在猪排上一下一下地轻点着,“在学校适应得挺好的,同学们对我都很好,也交了几个不错的朋友。”

    她重生回来的日子,是二中开学的前一天。她高一时在G市读书,住爷爷奶奶家,后来迟雄想着就算负担重些,重要的高三时期还是让女儿待在身边照顾着比较好,便把她接了过来。

    高二转到新的学校,迟雄沈芸最怕她不适应。

    一听她说适应得不错,还交了新朋友,沈芸眼睛都亮了些:“交了几个新朋友?分别叫什么名字呀?都是你们班的么?”

    迟佳幼闻言一顿,刚也就是顺口,她前世性子内向,再加上后来被那几个女生欺负,转来二中的一年半,几乎没什么朋友,不过...

    “目前关系最好的只有一个,叫舒涵,不是我们班的,是隔壁班的。”

    “怎么又聊起来了,快让幼幼吃饭。”迟雄皱了眉。

    沈芸听到女儿如此自然地就说了个名字出来,放了心,“对,听你爸的,快吃饭,你爸一回来,就去市场买了里脊肉,锤了二十分钟又腌了十来分钟,才炸出来的猪排,快尝尝。”

    见沈芸没有再提学校的事的意思,迟佳幼松了心,低头去看盘里的猪排,这才发现...迟雄给她做了很大一盘炸猪排,猪排上面淋了一层咖喱,还配上了卷心菜和小番茄。

    太多了...前世她最胖的时期就是高中阶段,在爷爷奶奶家,两位老人生怕她吃不饱,每天都给她做好多好吃的。后来转学到二中,迟雄沈芸都擅长做菜,宝贝女儿好不容易在身边了,他们俩更是换着花样给她做好吃的。

    二中的校服款式像是运动服,宽宽松松的,爸妈给她喂,她就吃,因着宽松遮肉的校服,也没觉得自己胖过。

    直到开始被同学嘲笑、开始习以为常、再在不经意之间知道他的温柔...

    迟佳幼甩甩头,夹起一块猪排放进嘴里,猪排炸了有段时间了,但依旧酥脆,脆皮之下是溢出丰沛汁水的嫩肉,她鼻头有些酸,大口大口地吃着。

    迟雄看着女儿大口吃饭就开心,乐眯了眼:“好吃吧?小孩子长身体,就是要多吃些!多吃才能长个儿。”

    迟佳幼被噎了下,好想告诉老爸,她初三开始就没长身高了,再怎么吃,也只能横着长了。

    一盘猪排,吃了一半,迟佳幼撑得不行,把盘子往前推。

    沈芸却皱了眉:“怎么吃这么少?今天胃口不好么?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迟佳幼艰难地咽下嘴里的小番茄,摇摇头,她从大四重生回来,还带着前世大学控制饮食之后的胃口,迟雄准备的分量,就算一个成年男人也吃不完,她现在根本塞不下。

    “吃饱了吃饱了,爸,以后给一半就行,多的我吃不下。”

    迟雄想着女儿多半还是不够适应,只蹙着眉点头,慢慢来吧。

    ... ...

    周一,迟佳幼早早的就去了学校,到了门口,却没进去,在校门口的超市里逛着,等一个人。

    夏和光。

    前世,夏和光就是在开学后第二周的星期一来的学校。

    夏和光还没到学校之前,她只在别人口中听说过夏和光的名字,听着别人对他的夸赞,还觉得夸张,哪有什么好看得不像真人、仙子下凡这样的人?

    可见到他之后,她才明白,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撕漫男”这样的人的,五官完美的像是从画上走下来般。

    迟佳幼看看手上的手表,已经过了十分钟了,她虽还记得前世夏和光是哪天到学校的,可他是几点钟来的,她却不记得了。

    不过夏和光从来不会迟到,应该也快了吧。

    才这样想着,就听到前方女生控制不住的尖叫声。

    “夏和光!”

    迟佳幼猛地抬起头,视线穿过透明玻璃投到他身上。

    陌生...又有些熟悉的背影,熟悉得她鼻酸。

    男生身型是少年独有的清瘦,盛夏天亮得早,朝阳自上而下像是铺了层柔和轻纱,斜光穿过校门口的大梧桐树,斑驳地投在他背上。

    他穿着衬衣质地的天空蓝色校服,透着这光,干净纯洁地…像是电影里的男主角。

    不对,他本来就是男主角,天生的男主角。

    迟佳幼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几秒,才如梦初醒般冲出了超市。

 

穿到爱豆自杀前: 1.第 1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