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金斧子银斧子还是铁斧子 > 10.第 10 章
金斧子银斧子还是铁斧子  作者:星河在底
    时隔小半年,南珍珠终于再一次摸到了金子。

    菜窖出口的石板被搬开了,外面的天光照进来,金币的颜色亮灿灿的,特招人喜欢。

    南珍珠站在装金币的小箱子跟前,来回地,好像淘水一般,手伸进去又掏出来。

    她手掏出来时,金币顺着她的手指缝往下掉,互相碰撞着,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南珍珠听着这个声音,觉得全身的细胞又重新活了过来。

    鲤鱼和四个虾米都变成了人形,正在旁边帮她打包那些易碎的古董瓷瓶。

    南珍珠跟金子亲热完毕,就凑到她们跟前,挑挑拣拣的,从那堆古董里,捡了两只翡翠镯子出来。

    正好,金币给她哥,镯子送她妈。

    南珍珠把镯子套到手腕上,抱着装金币的箱子往外走,想了想,又随意抽了一个画轴出来。

    她差点把她爸给忘了。

    至于她三弟南淼?

    南珍珠表示:屁大点的小孩儿,要什么礼物!

    东西挑完了,南珍珠对着鲤鱼吩咐:“剩下的都换成钱,一部分留着作开支,另一部分存我账户里,各留多少你看着办!”

    鲤鱼听命,带着四个虾米目送她离开。

    从淮西市出来,栖霞山上的南家别苑距离最近,南珍珠就先把给她妈的礼物送了过去。

    何圆圆拿着两只镯子,美目含泪,满脸都是“想不到有生之年,能得到我女儿孝敬”的感动和欣慰。

    南珍珠欢欢喜喜地,硬挤出几滴眼泪,配合她妈完成了一出“羔羊跪乳”的感天动地戏码。

    南珍珠这天又是翘班,为避免南跃说教,南珍珠把那卷画托给了何圆圆转交。

    “这是什么画?”何圆圆好奇。

    南珍珠哪儿知道是什么画,她都没打开看过!

    “名画,特有价值!”南珍珠随口瞎编。

    她送南跃画,只是为了投其所好,本人对这类东西可是一点也不感冒。

    她爹南跃以前常说她肤浅,眼里只看得见金银,领略不了这些文化瑰宝的深层魅力。

    肤浅不肤浅的,南珍珠表示无所谓。

    金银多好啊,能买吃能买穿,还能买车买房,文化瑰宝再有魅力,它能么?

    从栖霞山到九雁河,可以从陆上走,也可以从明水游过去。

    南珍珠抱着装金币的小箱子,奢侈地选择了从陆地上打车。

    一百二十三块八毛,不等出租车开到九雁河,她卡里的余额就耗了个干净。

    南珍珠下车,又兴冲冲跑了一段,才到了九雁河的河神府。

    南十胜不在家,南珍珠熟门熟路地往他“冲业绩”的地点走。

    “你掉进河里的是银砂,还是土砂?”南十胜躲在河里,五年如一日地问。

    “是土砂。”岸上的人脆生生地答。

    声音脆甜脆甜的,这回居然是个女孩子。

    南珍珠抱着小箱子,在旁边戳了戳她哥的腰,“谁啊?你认识么?”

    “是金颂的妹妹,叫金雅。。”

    南十胜小声说着,一边把手里的银砂作为奖励递给了岸上的女孩儿。

    “金颂本人呢?”南珍珠追问,“在这里跟你玩好几年这种游戏了,你家底都快被他搬空了,怎么突然就不来了?”

    “别这样说,那是我送给他的。”南十胜帮朋友说话,但也为妹妹维护自己感到高兴。

    “金颂有事要忙,就请他妹妹来帮我的忙了。”

    “都是好人,没有坏心思的,你不要担心啊!”南十胜摸了摸妹妹的头。

    南珍珠不高兴,“是真的有事忙,还是金子多得已经看不上银砂了?”

    “他们金家,上梁不正下梁歪,歹竹出好笋的几率低得可怜!”

    “金颂要真是好人,就不会收你金子收得那么理直气壮!”

    南十胜轻轻弹了她一个脑瓜崩,取笑她:“小财迷!”

    南珍珠冲他翻了个白眼,“总比大傻瓜好!”

    南珍珠信不过她哥辨别人好坏的能力,她把手里的箱子塞给南十胜,随便找个理由要他先回府。

    然后自己悄悄上岸,跟在了金颂妹妹的后面。

    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天都快黑了,却不直接回家,反而一路顺着河岸往西走。

    走了好长一段,都看不到人了,金雅才踩着乱石堆到了河边,然后从衣兜里掏出个袋子,将里面的东西都抖到了河里。

    “你干什么呢?”南珍珠问。

    金雅没想到自己后面跟的有人,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脚下一歪坐到了乱石堆里。

    不用她答话,南珍珠已经凑到河边自己看了。

    米粒大小的银砂还没有完全沉到河底,河水冲涌下,它们呈斜线沉沉浮浮着,阳光照射下,银砂光华闪耀,衬托得河水像是点缀着星光的丝带……南珍珠伸手就把它捞了出来。

    金雅着急,伸手拦她:“这个你不能拿!”

    南珍珠一偏身,躲过她伸过来的手。

    手指拨着掌心的银砂,反问她:“那谁能拿?”

    “南十……”

    十胜哥哥的名字差点脱口而出,金雅连忙闭上了嘴。

    南珍珠看她,觉出有趣来。

    “你倒是比你那个哥哥心眼好多了。”

    金雅惊讶,“你认识我哥哥?”

    南珍珠不答话,她把手里的银砂还给了金雅,起身往外走时提醒了她一句:“这里往东两百米地下就有条暗流,冲到那里的砂子可就不属于九雁河了啊。”

    金雅听到这话,更惊讶了。

    她居然知道!

    她抬头,正要问她到底是谁,结果就看到河滩空荡荡的,哪里还有什么人?

    南珍珠一入水,就看到她哥哥正在不远处笑看着她。

    “怎么,你怕我欺负她?”南珍珠不高兴。

    南十胜笑得温和且无奈,“怎么会,我是来接你的。”

    南珍珠嘴里切了一声,说:“谁信啊!”

    南十胜还抱着装金币的那个小箱子,轻轻地上下颠了颠,问她:“这是什么啊?”

    看见这个,想到自己充盈的钱包,南珍珠就立马咧开了嘴。

    她接过箱子,一掀箱子盖,给南十胜看:“金币!”

    她洋洋得意的小模样,比金币闪烁的金光还招人眼。

    南十胜好笑,问:“哪儿来的?”

    南珍珠合上箱子盖,把小箱子丢给她哥。

    “都给你!合理合法所得,不用怕,放心用!”

    役鬼孝敬河神,千百年来都合理合法,没毛病。

    南十胜接住了小箱子,脸上笑得灿烂,摸摸她的头,开玩笑说:“今天是专门来给我送钱的么?哇,我居然也有被妹妹养活的一天!”

    南珍珠骄傲,“开心吧?幸福吧!”

    “我这个妹妹没白疼吧?”

    南十胜摸摸她的头,眼神含着宠爱,好笑地说:“对,开心,幸福!”

    他晃一晃小箱子,笑着说:“先放我这里,没钱了就过来拿。”

    听到这话,一脸骄傲与得意的南珍珠刷一下变了脸。

    她鼓着腮,把南十胜的手从头顶上拉了下来,不高兴地说:“都说了是给你的,你给我留着干嘛?!”

    南十胜笑,解释说:“我还有钱呢,怎么能花你的?”

    “你连银砂都快给不起了,还有钱!”南珍珠撇嘴,“骗谁呢?”

    财务状况被戳穿了,南十胜不好意思地笑笑,但态度不变,“哪里有哥哥花妹妹钱的?”

    南珍珠翻白眼,“你跟我可真见外!还亲兄妹呢!”

    她指着南十胜手里的箱子,强硬地说:“你要是不动这个,那我以后穷死饿死也不找你借一分钱!”

    “我说到做到!”

    南十胜无奈,“好吧。”

    南珍珠还不满意,“早这样不就好了。都是你,瞎推辞,搞得我现在心情都不那么好了。”

    “不跟你待了!”

    她说着,就准备离开,南十胜连忙拉住了她。

    “还有个东西没给你呢!”他说。

    “什么东西?”南珍珠好奇。

    两个人来到了九雁河的河神府,南珍珠坐着等了一会儿,看见他哥拿了一串珍珠手链过来。

    “庄霄给我的,说是你不小心落下的,他捡到了。”南十胜说。

    南珍珠上次问他世纪花园那套房子的事,他猜到了两个人有交集,但是却不知道南珍珠在庄霄家里睡了一夜,更不知道上次已经不是两个人的第一次见面。

    因此,他只是笑呵呵问南珍珠:“在世纪花园那里见庄霄了?”

    自从莫钧霆告诉了她淮西老宅的地址,南珍珠就早把这个手链还有庄霄给忘到脑后了。

    现在,她看着这串珍珠手链,轻易又记起了那天庄霄高高在上(庄霄:我有么?)说他有套房子可以收留她的情形。

    手链本来就是对他招待她吃睡的报酬,如今被原样送回来了,南珍珠就还是欠着他。

    原本扯平的关系又回去了。

    南珍珠接过手链,嘟囔了一句:“可真够烦人的。”

    南十胜没听清,但是看妹妹的脸色,也猜到她对庄霄的态度不好,因此问她:“怎么,跟庄霄起矛盾了?”

    南珍珠不说话。

    穷到订不起酒店,自欺欺人在别人家‘将就’过夜的丢脸事她讲不出来。

    南十胜笑,“庄霄那个人很好的。”

    “你看谁不是好人?!”

    南珍珠白眼,觉得她哥越来越傻白甜了。

 

金斧子银斧子还是铁斧子: 10.第 10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