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妃你理理我呗 > 10.第十章
王妃你理理我呗  作者:口木呆的
    柳家二房所居的西侧院,风扬院内。

    柳二夫人凌涵香正怒气冲冲地瞪着跪在地上的柳季信。

    “你知不知错?”

    柳季信跪在那儿,实在想不出自己到底是哪里有错。

    “还请母亲明示!”

    “烂泥扶不上墙,小妇生的东西就是这般不堪,连自己错在哪儿都不知道?”凌涵香气得一时有些口不择言。

    这句话,刚好被不愿看自己夫人发脾气,准备推门而去的柳二老爷给听到了。

    他收回正要迈出门的脚,转回身来,有些严厉地问:“信儿到底做了什么事让你气成这样?当着孩子的面你都说些什么呢?不管他生母是谁,你是不是他嫡母?他是我的骨血你知不知道?”

    “你……”凌涵香听了柳彦松的话更气了,她指着他说:“这孩子我还不够照顾?我有没有短过他吃穿?我有没有对他非打即骂?我这个嫡母做得还不够好?姓柳的,你知不知道他今天做了什么就来呵斥我?他差点跟八皇子起了冲突,他能有这么大的胆子还不是被你给惯出来的!”

    闻言,柳彦松低头看了看跪在地上的柳季信,问道:“信儿,可有此事?”

    柳季信脸上有些小委屈地点了点头:“父亲,我今天冲撞了八皇子殿下,是我不对。可是,可是那是因为他欺负妹妹在先,我才……”

    “哦?他欺负小五了?”

    柳季信点了点头。

    柳彦松抬头看向自己夫人问道:“怎么回事?”

    随后,凌涵香便把今天太后宫里发生的事告诉了柳二老爷。

    柳彦松听完皱了皱眉:“信儿,你真不该直接冲撞八皇子殿下,你是该挨罚!今天,父亲也要罚你。但你听着,父亲罚你不为别的,只为你莽撞行事,不动脑子,做了自己没能力去做的事。当时殿内那么多大人,哪个能让八皇子真欺负到小五,你为什么做事之前不先好好想想?罢了,信儿,我罚你禁足整个正月,你可服气?”

    柳季信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孩儿懂了,孩儿认罚,没有不服。”可他心里却在想,以后若谁敢欺负他妹妹,不管对方来头如何,他依然会冲上去,只是,确实该用些脑子,至少要保证妹妹无事,至于他自己,那就无所谓了。

    “好了,回自己房里去思过吧!”柳彦松挥了挥手。

    “是!”柳季信又跟凌涵香行了一礼,“母亲,孩儿告退!”

    “哼!”

    等柳季信走了出去,柳彦松斜乜着凌涵香,吊儿郎当地说:“这下满意了吧!信儿就是惹了八皇子又如何?你们凌家不是很厉害吗?我们柳家也不弱。他八皇子还能把我信儿如何?你至于气成这样?”

    “你,你,你,那些事都还没明朗化,人家毕竟是个皇子,况且还是皇上喜爱的皇子。惹他,皇上怒了怎么办?那不是为凌柳两家找麻烦吗?”

    “妇人之见!我懒得跟你说,今晚我去邱姨娘那去,你别等我了。”说完,柳彦松便毫无留恋地推门而去。

    凌涵香坐在床上干脆被气哭了。她身旁的大丫鬟琪儿赶忙过来帮她顺气,同时劝道:“夫人,您可别气了。这大过年的,高高兴兴的才好。况且一会儿三少爷就过来了,他要是看到您这样,该难过了。”

    凌涵香擦了擦眼角的泪,跟琪儿抱怨道:“你说,他为什么就不喜欢我?人都说他们柳家的男人痴情,老太爷和大老爷哪个不是只有一个嫡妻,孩儿也全是嫡亲的,怎么到他这就变了,姨娘好几个不说,还弄出个庶子。现在一年到头,他就只每月初一十五过来坐坐,我们这算哪门子的夫妻?”

    琪儿也不知道该如何再劝下去,心想,当年若不是你自己明知柳二老爷不喜欢你,还非得使计嫁给人家,哪会有今天这些难过的事。

    *

    柳家大房,思元院内。

    柳大老爷柳彦峰听自己夫人讲了在太后宫里发生的事,立即抱起柳泉泉,紧张地问:“泉儿,泉儿吓到没有?”

    “爹爹,我没有。泉儿胆子大着呢!爹爹举高高啊!”

    柳泉泉不想让父母再为她担心,就故意撒娇,闹着让父亲带着她玩。

    柳彦峰见女儿一点不见害怕,还有心思玩,心里的石头便落下了,然后笑着跟她说:“好啊!爹爹带你飞飞。飞咯,飞咯……”

    随后,柳大老爷便举着女儿满屋子跑了起来。

    何芸娘看着被女儿支使得满屋跑的柳彦峰,无奈地摇了摇头,心想,她这夫君只要到了女儿面前便心智全无,仿佛与他女儿一般大似的。

    “好啦!别玩了。都快歇歇吧!晚上还要开家宴呢,而且还要守岁,你们现在闹累了,一会儿去了正坤院哪还会有精神?”

    闻言,柳彦峰抱着女儿坐回到了床边,一只手点了点女儿的小鼻子,对她说:“泉儿,你娘亲不让咱俩玩了,咱们得听话。你先睡一会儿吧,晚间咱们还得去祖父祖母的院里吃饭呢。”

    “好呀!爹爹,刚好泉儿困了呢。”说完,柳泉泉还作势打了个哈欠,她刚才不过是想转移话题,并不想玩太久,她还怕累着爹爹呢!

    看到女儿困了,何芸娘从自己夫君怀里接过小丫头,抱着她悠了起来,还一边悠一边轻哼着好听的小调。

    本来柳泉泉还不算太困,但被她娘亲这么一哄,还真有点困了,于是不一会儿呼吸就均匀了起来。

    见女儿睡着了,柳彦峰夫妇一起送女儿去了旁边的暖阁,直到在床榻上安顿好小丫头,两个人才再次回了卧房。

    赶走丫鬟,掩好房门,柳彦峰抱住何芸娘,拥着她坐到床上,看着自己夫人有些疲惫地面容,他亲了亲怀中人的脸蛋问道:“累了?今天吓着了?”

    何芸娘靠进自己夫君宽阔的胸膛,闭上眼睛点了点头:“累倒没多累,就是吓到了。你知我看到泉儿被八皇子抱起来时有多害怕吗?我好怕女儿被摔了,又怕八皇子做出更过分的举动。还好,最后总算是有惊无险。”

    话说到这,何芸娘顿了一下,抬眼看向柳彦峰:“不过,咱家小四可真是个好的,在那种情况下,他不但丝毫未胆怯,还能冲过去护着妹妹,而且护得有礼有节,真是个好孩子。唉,他要是咱们房的,托生在我肚子里就好了。”

    柳彦峰轻抚了抚妻子,安慰道:“确实是个好孩子。放心吧,老二对那孩子上心着呢,他自己的亲骨血就这么两个,怎么可能让他吃亏。另外,咱们以后多对他好些就有了,但也别太过,不然让弟妹难做人,到时候那孩子在二房地位该更尴尬了。”

    “嗯,夫君你说得对,我便只在小四来咱们院找泉儿玩时多对他好些吧!”

    *

    晚间,夜幕低垂,太师府内却是张灯结彩。柳家的除夕夜摆在了老太爷老夫人所居的正坤院。

    柳家人口少,几位主子便围坐在了一张大圆桌旁,没有男女分席。

    下人们鱼贯而入,开始不停上菜,不一会儿便摆满了一桌 。

    柳泉泉东看西看,直到快开席了她也没看到柳季信,心想这小子跑哪去了?

    柳太师坐在上位,见小孙女在那东张西望,就笑呵呵地逗她:“小五,你看什么呢?还有什么比这一桌子菜更吸引人?”

    闻言,一桌子人都看着她乐。

    柳泉泉坐在椅子上,想了想,然后一本正经地答道:“回禀祖父,我在看四哥哥怎么还没来?娘亲教过我,除夕家宴是一年中最重要的宴席,一家人要团团圆圆的,可是四哥哥他怎么敢不来?祖父,你说他是不是不乖?是不是小五最乖了!”

    柳泉泉表面上是在编排柳季信,其实,她是想到了柳小四可能被二夫人因为今天在太后宫里发生的事给责罚了,她想帮帮他,毕竟整件事情都是因她而起的。

    柳太师多精明的人啊!他一眼就看穿了柳泉泉的小计谋,不过心里却觉得老怀安慰,他家的小丫头这么小就知道兄妹友爱呢。但她是不是也太精了点?才两岁居然就已懂得这样不露声色地帮人,这要是大了可还得了?

    其实桌边的大人们都心知肚明柳小四为什么没来吃饭,但是大家都不好直接提出来。

    因为,首先柳老太师夫妇不便插手二房管教儿女的事,且这件事还是因为大房的闺女引起的,一个弄不好就容易让两房的人心中起了龃龉。

    其次大房夫妇也不便插手隔房的事,否则容易弄巧成拙,到时不但帮不了那个孩子,再让二房觉得他们大房手伸得太长。

    最后二房自己,小四是柳彦松罚的,他不能出尔反尔,而凌涵香则恨不得小四永远都不要出现,所以她更不会为他求情了。

    至于柳家孙辈的三个男孩,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因此,此时柳泉泉的童言童语,反倒最合适替柳季信说话了。

    柳太师借着柳泉泉的话,转头看向柳二老爷问道:“是啊,小四呢?回来时还活蹦乱跳的呢,不会这么一会儿就病了吧?这孩子,怎么连除夕的团圆饭都敢不过来!”

    二夫人低下头默不作声,二老爷没办法,便看向自己的老父亲,跟他打起了哈哈:“父亲,小四估计是在宫里玩累了,贪睡,一时没醒过来就错过了时辰,我这就使人去唤他。”

    语毕,柳彦松赶紧吩咐自己的随从回去叫人。

    柳太师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在鼻子里轻轻地哼了一声。

    不多时,柳季信就匆匆地赶了过来。

    来到近前,他并没有立即入座,而是对着柳太师先揖了一礼,然后说道:“望祖父祖母恕罪,孙儿一时睡过头,错过了家宴的时辰,孙儿……”

    “好啦!一个小孩子贪睡点很正常,但身边的人都干什么去了?先入席吧!”

    柳太师打断了柳季信的话,让他先去坐回自己的位置,等人坐好了才接着说:“咱们柳家人口少,孩子不算多,平日里我不插手你们两房教子的事,但是都给我记好了,他们哪一个都是柳家血脉,谁也别在我眼皮子底下做些什么小动作。”

    在场的人听了老太爷的话,都明白其是意有所指,而且这话说得已经很重了。

    二夫人凌涵香坐在那里气得脸通红,这罚也不是她罚的,怎么恶人就由她做了。

    “好啦,大过年的,孩子不是赶过来了吗,老头子你少说两句,快开席吧!”老夫人开口缓和了桌上的气氛。

    “嗯,开席吧!”

    不一会儿,桌上一大家子人就热闹开了,毕竟是除夕家宴,哪怕席前有些小插曲,但一家人还是很快就有说有笑的了,当然除了凌氏。

    柳季信也不太说话,只是闷头吃着自己眼前的食物,而此时,突然一双筷子夹了一块酱肘子放进了他的碗里。

    “四哥哥,吃肉肉!吃肉肉,长高高。”

    柳泉泉坐在他身边跟他眨了下眼睛。

    柳季信看着那张天真可爱的小脸,扯动嘴角笑了一下,他知道,今天肯定是妹妹帮他说话了。

    “嗯!”

    他点了下头便夹起那块肉大口咬了下去。

    嚼着满口浓浓酱香的肘子肉,柳季信觉得,今天吃的这块酱肘子,似乎是他印象中吃过得最好吃的肉肉,他都有些舍不得咽下去了。

    没生母又怎样?

    还有人在关心他不是!还有一个特别体贴人的小妹妹在关心他不是!

    所以,他一定要护她一辈子,让她一生平安喜乐。

    那,就从让自己先变强开始吧!

 

王妃你理理我呗: 10.第十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