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遁甲 > 011 金朝奉
遁甲  作者:紫青都帅
    灵阳降落在丹阳城北门外,这里也有不少黄衣人把守。

    城门右侧,除了贴有已经看过的榜文,还有不少通缉令,俱是“墨家余孽”,着重讲明这些人能夺人魂魄,亵渎尸身,手段残忍令人发指,遇到了一定要赶快报案。

    他回想起先前看过的那场征战,穿黑衣服的墨家人手段确实近于邪术,跟梅散彩路数相近。

    不过穿黄衣服的陶家人也未见得高明正派多少,大哥莫说二哥。

    对于谁统治丹阳城,灵阳并不关心,他更在乎那贝叶符钱,听师父说,天曜派有罗天衍星秘术,金鼎派也有熬枢制符之法,都可以同时制造出许多同类的灵符,甚至是成套的不同种类灵符,不过那至少得是玄门地仙才能办到,还得在多人协助下启动两派各自的镇教神器才行。

    灵阳很想见识见识地仙级别的制符大师操作镇教神器的手笔。

    他跟城门口的黄衣武士打听到钱庄的位置,便沿路直行过去。

    钱庄很大,古香古色的,门口有五个年轻的小伙计正坐着聊天,灵阳进门以后,十只眼珠在他身上略扫了扫,便都站起来殷勤地接待。

    “小公子要换符钱吗?”

    “对啊,在你们这里,可以用什么交换符钱呢?”

    为首的伙计恭声回答:“什么都可以,无论是金银铜铁,还是古书字画,甚至一袋黍米,一件衣服也能换的。譬如您腰上这个葫芦,就能换不少钱。”

    灵阳愉悦地在葫芦上拍了下:“这个葫芦不换,我有丹药,可不可以?”

    “当然可以,小公子请往这边请。”

    灵阳被让进里间屋,伙计端进来现泡的香茶,刚喝了两口,走进来一个略显富态的中年男人,伙计引荐:“这是柜上的金朝奉,小公子要卖什么都可以跟他说。”

    金朝奉十分客气,先不进入正题,而是笑容可掬攀谈:“小公子家里也是在这丹阳城中吗?我在这里做了三年柜上朝奉,从未听说哪家里有小公子这般人物。”

    被人这样奉承,灵阳也很高兴:“我不在城里住,在丹阳山上,我道号灵阳。”

    “哦——”金朝奉一边点头一边在脑子里飞速闪过已知在丹阳山中的散修,“我冒昧地问一句,小公子跟玉泉峰的白水真人如何称呼?”

    白水真人是丹阳山最出名的散修,极为擅长炼丹,座下有十四位弟子,个个都是炼丹大师。

    金朝奉挑个最大的,料想灵阳必然会十分尊敬地说“白水真人德高望重,我岂能认识?”之类的话,然后报出师门必定比白水真人矮上一头。

    按照他的想法,灵阳最多也就能说句“白水真人是我师爷”。

    然而灵阳的反应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白水真人?那是谁?我不知道啊。”

    丹阳山东西长八百里,南北也有四百多里,他住得丹华峰在群峰的最深处,道路即险,又有丹阳派历代祖师用心布置,外人几乎很难到达,妙阳真人不屑跟外围地区的修士打交道,灵阳年纪小,去年才凝成金丹,可以凌空飞行,活动范围有限,因此虽然同在一处山域却从未见过。

    听他讲自己从未听说过白水真人的名号,金朝奉是不信的:“在丹阳山中修炼的,谁会没有听过白水真人的大名呢?大约是你师父没有给你讲过吧,他一定认得,十有八九还去参加过玉泉法会,拜会过白水真人呢。”

    灵阳撇撇嘴:“我师父会去拜会他?历来都只有别人上赶着拜我师父的。”

    “哦?那不知令师如何称呼?现在何处修真?”

    “我师父道号上妙下阳,向在丹华峰修炼,前不久他已经了道飞升了。”

    金朝奉在心里撇嘴:什么丹华峰,从来没听说过,这妙阳道人,更是野鸡没名,草鞋没号,不知道是哪个草窠里冒着的野道士!

    至于说“飞升”,只存在于历史传说中之中,

    他身为陶家供奉,经得多见得广,常听某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散修道者吹嘘自家长辈得道飞升,观其道法,却粗鄙不堪,甚至引人发笑。

    这三百来年,从未有哪个真正飞升过,哪怕是沖阳叶家新继位的家主,号称是千年才能出一位的不世奇才,也自道飞升无望,只能修证真仙,求个长生不朽罢了。

    越有实力的越谦虚,越没实力的越吹嘘。

    如今普遍说某个人飞升了,就是说那个人修仙不成,寿元告罄,死掉了,说飞升只是好听,多是死者晚辈或者外人用的婉转敬语。

    这小子必是丹阳山中某个散修的弟子,师父刚死,他偷了师传的东西拿出来卖。

    金朝奉确定了灵阳的身份,开始转入正题:“小公子要用什么来交换符钱呢?”

    “用这个。”灵阳扭动青玉葫芦,倒出一枚丹药。

    这丹有龙眼核那么大,黑黝黝的表面泛着一层紫色光润。

    此丹一出现,立时满室飘香,不是花香不是果香,类似于檀木类的深沉的香味。

    金朝奉隔桌坐着,嗅到满鼻子浓烈香气,精神为之一振。

    他心中掀起惊涛骇浪,面上不动声色:“这是什么丹药?”

    灵阳将他的惊涛骇浪看在眼里,有些小得意:“这个叫脱胎换骨丹,只需要一颗,就能让人脱胎换骨,真气源源不绝,使百脉畅通,不但病症全消,连多年积攒的痼疾也可一并祛除。若是修行人吃错了药,体内积攒了丹毒,也可用它逼出体外,清洗干净。”

    “真的有这么神奇?”金朝奉扬声唤伙计,“把白药师请过来。”

    很快,外面又来了个须发皆白的老头,进门先嗅到药香味,脸上露出掩藏不住的震惊之色。

    金朝奉见药师失态,便轻咳了一声,给灵阳引荐:“这是我们陶氏丹楼的药师,每天轮流在这里坐镇,专门掌眼草药的,且请他定一定品级。”

    灵阳纳闷:“哦?不是定价吗?还要定什么品级?”

    金朝奉给白药师使了个眼色,白药师解释说:“丹药品级共分九等,首看功效,次论手法,再辨材质。与人补益为九品,疗伤祛病为八品,可医绝症者为七品,此三品为下药,又称凡品。可大补元气者为六品,易筋洗髓着为五品,延益寿元者为四品,此三品为中药,又称灵品。立于形着为三品,立于神者为二品,立于道者为一品,此三品为上药,又称仙品。”

 

遁甲: 011 金朝奉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