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欺君 > 2.年少初相识
欺君  作者:酌叶青
    大名鼎鼎的战神靖亲王还朝,太子率众皇子出城相迎,京城的百姓自然是夹道欢迎。街道上熙熙攘攘热热闹闹,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盛清珏身后的人身上。

    “哎哟好威风!这位就是靖亲王吧?”

    “天呐,我还以为会像李将军那样粗野,没想到竟生得这副好相貌!”

    “他个子好生高大,气势好生威武,叫我快站不住了!”

    “这模样,京城第一美男子都自叹不如!”

    “……”

    女人们叽叽喳喳的议论声时不时传进盛清珏的耳朵里。他又悄悄抬头去看盛衍霄,盛衍霄目不斜视,依旧是那副冷淡沉稳的表情。

    噫,好生不解风情。

    “他身边的都是皇子吧?不愧是皇家的人,个个英俊潇洒一表人才。”

    “太子殿下果然华贵无双。”

    “三殿下也好生俊秀。”

    “靖亲王身前坐着的是谁?”

    “不知道啊,看衣着好像也是个皇子?”

    “穿得朴素些,可是……”

    “可是真好看啊,模样像小姑娘一样漂亮!若不是着了男装,我甚至要以为是靖亲王的心上人!”

    “不知道别瞎说,仔细伤了多少名门闺秀的心!”

    “……”

    盛清珏自然也听到了这话,他默默抓紧了掌心里的马鬃毛,努力挺直了腰板不靠着盛衍霄。

    但是不久就有一个急停勒马,盛衍霄甚至直接伸出只手搂住他让他坐稳一点。

    有力的手臂箍着他的腰,单薄的脊背完全贴在了身后人坚实的胸膛上,他现在看起来倒愈发像个被心上人抱在怀里的小姑娘了。

    “为何不会骑马?”

    正出神,头顶忽然传来一道低沉的嗓音,盛衍霄微微低了头,声音听来竟有些温和:“是不喜欢么?本王记得,你小时候也是个调皮的。”

    这话让盛清珏再次晃了神。

    一阵微风自后拂过,盛衍霄的发丝飘了几缕到他的脸上,搔得他脸颊痒痒。鼻尖传来属于对方的气息,没有想象中的血腥臭味,反而淡淡的,有些甘松香的清凉之感。很好闻,也让他回忆起了一些模糊的画面。

    他以前的确是见过盛衍霄的,而且两人初次见面,他就狼狈得很。

    盛清珏很不讨人喜欢。

    自打他记事起就明白了这个道理。

    母妃不在意他,只日夜对着镜子独自垂泪,对他不闻不问。父皇也不喜欢他,甚至都不愿意来宫里看他一眼。

    太傅对他没有耐心,只要犯错便用戒尺狠狠抽他的手心。皇兄们都在一旁看热闹起哄,尤其是五皇子,从小就受到自己母妃的教唆对他恶意满满,时常用些小手段欺负他,见他没人护着之后更是变本加厉。

    只除了皇祖母在世时偶尔会抱着他哄哄,其他人便再也没有对他展现过善意。

    遇见盛衍霄的那天他正趴在一颗树上瑟瑟发抖,底下围着他的兄长们,有的甚至还用石头丢他。

    “贱种!还不下来!”

    “滚下来!你是猴子吗?皇宫也是你爬树的地方!”

    “我五哥和你说话呢!你装什么死?”

    “……”

    盛清珏抱着树干,小小的身子打着颤,眼眶里的泪珠子吓得都不敢落。

    “你们在干什么?”

    一道截然不同的少年音忽然传来,清朗和煦,但是也很沉稳。

    “您是……十四皇叔?”为首的五皇子认出了盛衍霄的身份,对着他弯腰行礼。

    这位是皇帝的亲弟靖亲王,当今皇帝出身一般,从小被养在靖亲王的母亲容妃膝下,所以与靖亲王感情是非同一般的深厚。

    “为何要欺负幼弟?”盛衍霄皱眉,“这便是皇兄教你们的规矩吗?”

    “王爷有所不知,我这九弟乃青楼妓子所生,低贱得很。”五皇子似乎要证实他对盛清珏的鄙夷,还狠狠踹了这树一脚。

    周围的小皇子们一片附和。

    “我母妃不是妓子!你胡说!”盛清珏一听到这话,立刻涨红了脸朝树下喊道。他年纪小,声音听起来又软又奶,很没有气势。这声非但没有吓到人,反而招来了更多嘲笑,几个皇子甚至拾起脚边的石头就朝他丢来。

    “住手。”那个少年抬手拦住他几个哥哥,一张脸板起来,声音冰冷,透着十足的愠怒,“妄议长辈,伤害手足,这是皇家子弟应该有的行为吗?赶紧滚开,否则本王今天就代替皇兄好好教导你们一下规矩!”

    盛衍霄此时虽也年少,但身形还是比一群皇子高大不少。再加上他锋利的眉眼和不容小觑的身份,几个皇子再不敢多说什么,战战兢兢地认完错离开了。

    盛清珏趴在树上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他,然后就见这人对着他扬起了头。

    “下来吧。”盛衍霄的声音柔和了少许,又恢复了少年人特有的清冽。

    盛清珏望着他,张了张嘴又闭上,然后抱住树干,哇一声就哭了出来。

    “哇………我下不来了!”

    树下的少年见这小白团子哭了顿时也变得手忙脚乱,急忙哄道:“别怕别怕,你跳下来,本王接着你。”

    盛清珏看着他张开的手臂使劲挤了几滴眼泪,抱着树干磨磨蹭蹭,“……你能接住我吗?你会不会受伤?”

    “我不会,你尽管跳。”盛衍霄哭笑不得地拍了拍自己的手臂,“我练过武功,你大可放心。”

    盛清珏又抹了把眼泪,把白皙的脸蛋抹成了一张花脸,“那我跳了噢!”

    “跳吧。”

    盛衍霄仰着头看他,墨发高束,随风微扬,一身玄黑华服衬出高大身形,姿容盛世。盛清珏抿了抿嘴,松开了树干,闭着眼朝他扑过去。

    眼前是一片黑,耳边是轻轻的风声,再然后他就被人用手臂稳稳接住,鼻尖传来清凉浅淡的气息,很香很好闻。

    “你看,我说没事吧。”盛衍霄抱着软乎乎的肉团子颠了颠,低头对他扬起眉梢。

    “多谢哥哥救我。”盛清珏抓住他胸口的衣服,小小声地说。眨巴着琥珀色的眼睛,他长长的睫毛上还濡湿着晶莹的泪珠。

    “唔。”少年抱着他,抬手给他擦干净了泪,板着脸故作严肃道,“按照辈分,你该唤本王声皇叔。”

    “皇叔?”盛清珏睁大了眼睛,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差点把白嫩的小手塞进嘴里,声音奶里奶气的:“哥哥是我……皇叔?”

    又被他童稚可爱的模样逗笑了,捏了把他的小脸,盛衍霄自信道,“乖,喊本王一声皇叔,本王以后都罩着你。”

    ……

    可惜年已十五的盛衍霄并没有在宫中呆多久,便披挂上了战场,做他的保境安民的大英雄去了。

    又过了不久太后去世,母妃彻底失宠,盛清珏在这宫中再也无依无靠。

    ……

    “……我怕摔下马。”

    思索了许久,他抓住马鞍,小声对盛衍霄道。

    不会骑马是怕摔,多理所当然的借口。

    然有的人怕摔是因为疼,有的人怕摔,则是知道摔伤了没人会救他,可能一条命也会搭上去。

    盛衍霄没有多说什么,接下来两人亦沉默无言。直到了皇宫门口,盛衍霄才勒马停下,他率先翻身下马,接着勾住盛清珏的腰,单手便将人抱了下来。

    盛清珏惊呼一声站稳,随即躬身对盛衍霄行礼,语气受宠若惊,“清珏多谢皇叔。”

    盛衍霄对他着实体贴,一路上百姓瞩目,风光无限不说,单这扶他下马的动作,就让周围一众皇子看直了眼。

    盛清珏活这么大,还是头次受到这些皇子艳羡、嫉妒而非鄙夷的眼神。

    “殿下不必客气,本王先行一步。”盛衍霄再次翻身上马,临走前忽然又垂头看了看他,淡淡撂下了一句话。

    “下次怕摔,本王可以接着你。”

    ……

    盛清珏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默默咬了咬嘴唇。

    这样的话,盛衍霄竟然对他说了第二次。

    年少之言不作数,那现在的呢?

    正发着呆,背后忽然传来一阵剧痛,分明是有人狠狠一鞭子抽在了他背上。

    “啊。”

    盛清珏疼得浑身发抖,仓皇的回头看去,就见五皇子盛清宇满不在乎地捏着手里的马鞭,嘴角尚挂着恶劣的笑,“不好意思啊九弟,刚刚不慎蹭到了你,没伤着吧?”

    盛清珏顶着背后火辣辣的疼痛,低眉顺眼地站到了一边,“……没有。”

    “那就好。”盛清宇又用力甩了两下鞭子,把空气抽打得呼呼作响,拉长语调阴阳怪气道:“人要认清身份,不要妄想些不该想的,这个理九弟你要可记住了。”

    “记住了。”盛清珏低着头,喘了口气缓缓道。

    盛清宇又骑着马围着他绕了两圈,这才冷哼一声,扬长而去。

 

欺君: 2.年少初相识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