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吾名邹散 > 第三章 网吧关门了(1)
吾名邹散  作者:善尽
    邹散出生在相当富裕的家庭。衣食无忧和会有许多女孩对他爱慕倾心,都不过是对他未来人生的平平无奇赠送品。

    他被生下来的目的很简单。被培养,被训练,直至父亲隐退或死去,最后接管整个企业最高的地位,在这等待的过程中,他也要对自己的后代进行如此的教育…让这个以邹家为首的,已经持续了百年以上的家族性的商业企业继续下去。

    然而,中国有句老话,叫做穷不过三代,富也不过三代。虽然整个企业肯定已经持续了比三代还要多上许多代的时间了。却还是避免不了特殊因子的发生。

    邹散就是那个特殊因子。

    他不喜欢没有意义和无聊的谈判。他每天的睡眠时间只有7个小时,醒来梳洗之后就是一头钻进书房里,锁上门,翻阅各种书籍。无论种类是抒情还是哲学,光有图片还是沉长文字。

    他的父亲倒是看得开,认为自己的大儿子既然不喜欢不愿去承接自己的地位,就让二儿子承接就好。虽然他这个想法遭到了许多不赞同,但按照他的话来说:“进行一次创新和尝试也不是什么坏处”。便就力排众议,独断专行了一次。

    今天是个不错的日子,书房里的书也被邹散看得快差不多了,于是他准备出去转一转。

    大隐隐于世说的就是他们家。

    虽然富裕,但居住的也并不是什么远离世俗的深宅大院。恰恰相反,是看起来比较普通的高层住宅里而已。只不过,除了他刚才离开的第10层外,第8、9、11、12层也都是他家。

    至于目的嘛…邹散既没有学习也没有过问更不想知道。因为他觉得就算目的千万意义多重,也可以用‘无聊’二字概括。

    他走到一家常去的奶茶店买了杯奶茶,在等待的时候奶茶店的老板有点神神秘秘的递给了他一根黄鹤楼香烟,并故意压低声音说道:“昨天晚上,有许多人失眠了。”

    邹散抬了抬眼皮瞟了眼老板,回答道:“失眠不是很正常嘛。再说了,你没事老关注其他人夜生活干嘛。”说完他拿出火机,点燃了香烟。

    老板也与此同时给自己燃了根烟,吸了一大口后说道:“主要是我也失眠了。”

    “你失眠了就失眠了呗,跟你偷看别人夜生活也没啥关联啊。”

    “如果单单是失眠了也没什么好说的,大不了就当昨天是个什么独特的‘情人节’罢了…可偏偏在很多人失眠的时候,和这里许远的夏威夷岛发生了海啸。”

    “海啸嘛,临海地区不都这样。”

    “是啊,海啸嘛。可问题在于,我们先不管夏威夷从古至今经历的海啸次数频繁与否,也不用提什么每次伤亡人数多少。而是这次没有任何媒体或者其他方面来报道或透露这次海啸的消息。”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你这话有些矛盾吧。”

    话说至此,奶茶就做好了。将其送过来的是在这里打工的小刘,是个才20出头的小男青年。不过年轻不代表没有眼力见,他将奶茶递给邹散后就离开了。也不好奇,也不敢好这个奇。

    奶茶店的老板如孤狼独狐一般身不动偏转头看向小刘走移进屋内的身影,看了大约十几秒钟后才又转过来看着邹散说道:“我当然得知道了。”

    邹散吸了口奶茶嚼了嚼嘴里的珍珠后才连带着奶茶咽下了肚,将最后一口快到烟屁股的烟丝吸光之后才说道:“找个热闹点的地方谈…”

    ……

    过了不多久,邹散便就和奶茶店的老板走到了大爷聚众下棋、大妈一起跳舞和年轻人打篮球的小区内的小广场。

    他们两个人坐在一处长椅上,一个手里拿着一杯奶茶,一个手里拿着一罐啤酒。一个脸上还带着稚气,一个满脸胡茬。总得来说如果有一位画家在此绘画的话,一定不会给他们两个人画进作品中,或者只给他们当做主要人物绘画。

    因为他们两个搭配在一起对于周围一切来说,太过于格格不入了。

    奶茶店老板率先开了口:“各个势力都在推测,一定是‘智慧’溜了出来,命运之人被命运决定…海啸和大规模失眠代表昨天夜里,克苏鲁也没有休息好。”

    邹散道:“是嘛。但是时间还在流逝,水滴会变成水雾。”他说着朝着正在走过推着婴儿车和挺着大肚子的女人抬了抬拿着塑料杯的手,并扬了下头:“女人还在生育小孩,黑夜依旧永恒。”

    奶茶店老板喝了啤酒打了个酒嗝,道:“是的是的。总有些东西是不变的…但梦也是一直会做的…上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下命令。想来我还真是越来越喜欢这种悠闲日子,说不定…如果一直不来命令,我就会真的变成个天天喜笑颜开的奶茶老板。”

    邹散一边吸溜着吸管里的奶茶里的奶茶喝几颗珍珠,一边侧过头看了一眼老板,随即笑了笑,感叹了一句:“我初见你之时,就感觉你这个人很奇怪。因为你总给我一种纠结感。想来挺有趣的…”

    老板也回道:“你呢?如果人真的活100年就会死去的话,你在死前还是没有升职哪怕一个小级别…你会做什么。或者说,你会不会在这个100年中放弃你现在的身份,选择其他的选项?”

    邹散思考着,思考了挺久的,把杯子里的奶茶都喝光之后才缓缓回答老板的这个问题:“选项嘛…我觉得我没必要更换。最起码从诞生到这个世界上我就有了相对于其他孩子最好的选项之一。但也被我舍弃了。”

    “至于升级…走一步看一步呗。至少我还年轻。”

    ……

    谈话到这里,迎来了沉默。

    两个人坐在板凳上直到太阳开始西沉才双双起身,老板说了一句:“奶茶店最近效益不是很好。再过两天小刘的工资就要开不出来了…他还在学习的阶段…”

    走到奶茶店门口的时候邹散才道:“没什么问话就别跩什么词汇嘛。直接就说没钱了不就好了?”

    “小刘!”邹散对着窗户冲店里面大喊了一句:“给我来根肉肠!再来一杯奶茶!”然后又对老板道:“我又不是被家里除名了,受到的经济条件虽然没有我弟多,但也不是没有啊。”

    随即他便拿出一张卡递给老板:“我早就猜到了你也快到缺钱的时候了。你总不能还去工地搬砖吧,北方的楼盘卖的不是特别好,很多人都不太搞房地产了,搁置的工地总是在增加,你不好找的。”

    “再说了,你好歹也算是老板,又不是刚走进社会的年轻人,没必要当小伙计吧…所以啊,这卡里面的钱拿去装修个店面或者给小刘涨涨工资,自己也多吃点好的。”

    老板犹犹豫豫好半天,才在邹散拿卡的手又往前伸了伸后接过去了卡。

    在他转身要向楼道里走去开了单元门的时候又扭过来,对邹散说道:“有朝一日你也能当个‘上头’了,请一定要给我个为你而死的机会。要是我成了‘上头’,你就等着被逐出吧。”

    邹散笑了笑,在单元门关阖之后对奶茶店里催促的喊道:“小刘!不行了!要饿死了!再给我搞个汉堡!”

 

吾名邹散: 第三章 网吧关门了(1)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