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男装大佬和女装大佬HE了 > 29.第二十九章 娘娘
男装大佬和女装大佬HE了  作者:冬日暖茶
    自己说了什么吗?

    为什么这个渣女反应在这么大?

    等等,吃药?

    想到一些狗血剧中,古代女人瞧着没啥事却要吃药,一般都是——

    求子。

    又或者,宫寒!

    难道说……瑶光郡主宫寒?

    想到上辈子眼前的渣女确实手脚都偏冷,所以……还真有可能宫寒!

    “咳,咳咳!”自以为真相了的穆盺连连咳嗽好一会,最后本着要与对方联手的想法,认真道,“这样吧,我……嗯,等会我去问问寺院的人,看有没有煎药的炉子。嗯,吃药也要按时吃,效果才比较好。”

    长孙墨扭过头,拒绝说话,并且抬脚就要离开。

    “哎,等等,瑶光郡主,瑶光……”

    “穆盺!”憋了一口气快走的长孙墨,倏地回过头来,看向穆盺。

    穆盺一怔,莫名的有点脊背发凉。

    “穆盺。”

    “……嗯,怎么了?”

    “你这么追着我,还眼巴巴的要给我煎药,原因为何?”

    穆盺脸有点红,还有点犹豫,要怎么开口比较合适。

    然而。

    下一秒。

    她就听,瑶光郡主十分霸气的说:“因为你喜欢我!”

    穆盺:“???”

    穆盺脑袋上几乎瞬间就冒出了一长串一长串的问号,然而不待她从一堆问号中回过神来,就觉得眼前一花,然后脸上就被什么温润柔滑的东西,一触而过。

    宛若蜻蜓点水。

    轻轻一碰,就……没了。

    真的,就是轻轻地那么一下……

    穆盺的脸,霎时间红成了猪肝色,眼中硕大的“?”号,在一息功夫中,杂糅成了羞愤和恼怒!

    “瑶光郡主!你……”

    瑶光郡主好整以暇的看她,一条眉毛高高挑起,下巴微微抬着,挑衅又得意。

    简直!

    简直就是个渣女!

    不要脸!

    穆盺捏着手里的药包,指间颤抖,一双眼睛瞪的又大又圆,似乎是恨不得要直接滚出去吓死某个王八蛋一样。

    可惜,到最后,她也只能拼命的告诉自己,不能打女人,哪怕自己是女人,也不能随便打女人,不能打不能打……

    主要打了这祸害,别说闲王,回头指不定元帝还要蹦跶出来折腾自己,自己还有宏图大志,这时候必须低调低调!

    低调低调!

    忍!

    忍字头上一把刀,就一把刀而已,别说一把刀,就是一千把一万把刀,那也得忍住!

    忍住!

    忍的一口老血的穆盺,最后恶狠狠地把药包“砰”地砸过去,然后跑了。

    跑了……

    嗯?

    这么害羞么?

    长孙墨摸了摸自己的红唇,眉毛欢快地跳动了好一会,最后还是意犹未尽地转身离开。

    当然,手中的药包,还是好好的提溜着。

    那个呆瓜都羞成那样了,还记得提醒自己吃药,唔,那就吃吧,想来先前对方那句“有病就要吃药”的话,真的是对自己好。

    而不是……嫌弃自己。

    那个木楞脑袋,若是知晓他的身体因为早年之故,内里破败,指不定要怎么心疼自己呢,又怎么会嫌弃呢?

    想到这,长孙墨唇角笑意更深,连带着也就愈发怀念方才那微妙的触感了。

    唔,该亲嘴的,虽然穆盺脸上的味道也不错。

    “阿嚏!”

    “阿嚏阿嚏!”

    穆盺一连几个喷嚏,最后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准备随便挑个挡风的地儿补眠算了。

    反正自家妹妹要一个殿一个殿的佛祖菩萨拜过去,还要吃素斋,想来要回去也要下午了,正好,够她睡一觉。

    穆盺心中下定了主意,脚步一转就要往香客院走去,才走了两步,却见到了某个不久前才见到的身影,慌忙后退几步,将自己藏了起来。

    “郡主?”碧玉见自家主子脚步顿住,不禁奇怪的顺着郡主的视线看去。

    只有一个扫地的僧人而已,当然,观其下盘功夫,应该是个高手。

    不过,这里会被安排有高手,本就不是什么奇怪事,毕竟里面那人……

    碧玉正这么想着,却突然听到了有些慌乱的脚步声,转头时,就瞧见了闲王。

    长孙墨,自也看到了闲王。

    然而。

    此刻的闲王面色悲戚,双眼发红,似乎一副哭过的模样,只是在发现不远处的瑶光郡主一行人后,有些尴尬的转过头,然后……

    这向来清冷又孤高的男人,长袖掩面,快步离开。

    长孙墨拧了拧眉,他注视着远去的背影,许久后,才抬脚,按照既定的路线前行。

    只是。

    “尔等留下。”

    话落,长孙墨的脚步继续,甚至因为心有几分期待,而脚步快了几分;而已经抬脚的碧玉等几个大小丫鬟,则是乖巧又安静的停留在了原地。

    这是一处独立的观音殿,面积不大,却又布置的极其古怪,比如说,除了正堂摆放了观音的雕像外,左右相连的却是用来居住的厢房,甚至还有不少生活的痕迹。

    不过,最让人觉得奇怪的还是此刻跪坐在蒲团上的人,那是一个光头的女人。

    她穿了一身黑色的宽松袍子,侧脸是极其柔美,然而待她转过头的时候,另外半张脸上的却绽放着一朵古怪的花朵。

    据说,那是一种传说中黄泉河边才有的花,名为曼珠沙华。

    当然,让长孙墨并不是很在意的对方的面容,目光却还是在那张本就绝美,因着那朵死亡之花,愈发艳丽的脸。

    毕竟,对方的相貌与他有六七分相似。

    “你来了。”女人率先开口,死水一样眸中似乎有什么涌动了下,但是很快,又恢复成了一片死寂,她说,“你不该来的。”

    “脚长在我的身上,来不来,该不该来,也只有我自己能决定。”

    长孙墨说着一笑,却并没有继续上前的想法,只是倚靠在殿门口,瞧着又垂头继续敲着木鱼的女人,“对了,我刚碰见了楚叔,他来,可是告诉你好消息的?”

    木鱼的“笃笃”声顿了下,女人再度侧头,看过来。

    “看来楚叔应是说了。只可惜,段氏冤魂再怎么作祟,也最多只能弄死几个小鱼小虾,反倒是罪魁祸首——啧。”

    这轻轻地一声“啧”字,似嘲弄又似感叹,明明轻飘飘地,可又沉重地好似一记重锤,打在人的心坎上。

    令人,痛彻心扉!

    女人闭了闭眼,许久,就在长孙墨以为对方不会再开口的时候,她却突然睁开眼睛,问:“你想要什么?”

    不问他的来意,却问他想要什么?

    长孙墨一条眉毛扬了扬,露出几分兴味来,可是不待他说出来意,又或者试探的言语,就听女人又一次开口。

    她说:“无论你想要什么,你便去要。无论你是求,是骗,又或者干脆是抢——都与我无关。”

    “……与你无关?”

    “与贫尼无关!”

    刚才还是“我”,现在就成了“贫尼”,女人透露出来的意思,再清楚不过。

    长孙墨本来飞扬起的眉,拧了拧,他深深地看了眼已经收回视线,重新敲击木鱼的女人,袖袍一挥,转身离开。

    那模样,决绝一如当年!

    敲击木鱼的女人,无论是姿势还是频率,都无一丝一毫的偏差,唯有紧闭的双眼,有两行清泪,缓缓而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殿中传来长长的一声叹息,有人低低地开口,“您这又是何必呢?您盼了这么多年,终于见着了,竟都不想要多看几眼吗?娘娘……”

 

男装大佬和女装大佬HE了: 29.第二十九章 娘娘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