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综武侠]没有人相信我是天下第一 > 18.四条眉毛传奇
    “叶孤城?”

    是我想的那个叶孤城吗?

    阮裳皱眉回过头去,忍不住开口问。

    小红马终于折磨够了叶孤鸿,将马头从他脸上移开。叶孤鸿抹开脸上的口水,完全不在意形象的坐在地上。

    “阮姑娘也知道我兄长?”

    “也是,他在江湖中鼎鼎大名,谁人不知。”

    原本叶孤鸿说这话时还颇有几分嘲讽的意味,但是现在,嘲讽在他那面目全非的脸上根本显示不出来。

    阮裳抽了抽嘴角。反而是小红马又嫌弃的打了个喷嚏。

    叶孤鸿喘过气后,回过头去,语气有些迟疑:“我怎么感觉马儿在嫌弃我?”

    不你没有感觉错。

    小红清澈的马眼瞥了他一眼,露出了明晃晃的废鸡眼神。

    为了不让叶孤鸿自信崩塌,阮裳在召回了小红马后才道:“你既是叶孤城的弟弟,那么你可知叶孤城的剑道与西门吹雪的剑道有何不同?”

    “他们谁更厉害一些?”

    阮裳对于这一点,其实是有些好奇的。

    她是见过西门吹雪的道的,走的是一往无前,有去无回的路。那么江湖上传言剑道成就与西门吹雪相仿的叶孤城呢?

    他的剑道又是什么?

    阮裳正等着叶孤鸿回答。

    就听见耳边忽然穿来了一道淡淡的声音:“你既好奇,不妨来直接问我。”

    在后院树下忽然走出来了一个人。

    白衣玉冠,眸若寒星。

    即使阮裳这么多年来见了不少人,也不得不赞叹一句好风骨。同是剑客,这人身上的气势与西门吹雪相似,却隐隐有一丝不同。

    如若西门吹雪是寒冰之山,那此人就是云外之鹤。

    冷淡中自有一分矜重。

    而最令阮裳诧异的是,在他说话之前,她竟没有察觉到对方的脚步声。可见这位叶城主轻功内力着实不俗。

    在阮裳打量叶孤城的时候。

    叶孤城也在看阮裳。

    他此次前往蜀中本是有要事要办,却没想到中途那位一心模仿西门吹雪的堂弟竟然失踪了。

    叶孤城本来是不在意这些的。

    只是想到近来江湖上流传的关于西门吹雪的谣言,有些担心叶孤鸿会不自量力去找西门吹雪麻烦。

    可是他没想到,在接到白云城暗卫的禀告后,会看见这一幕。

    即使冷淡如叶孤城,也在一瞬间有些默然。

    他忽然明白了暗卫在禀告叶孤鸿行踪时,脸上那.欲.言又止的神情是什么了。

    叶孤鸿此刻回过神来,看见了自己堂兄后,身体僵了僵。

    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形象。

    他在叶孤城面前一直是西门吹雪式白衣不染,什么时候这样狼狈过?

    叶孤鸿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刚想要将这令人窒息的场面圆过去,就见叶孤城淡淡瞥了他一眼,语气迟疑:“我未曾想你竟有如此爱好。”

    叶孤鸿:……

    “不,你听我解释。”

    “白云城有段时间少了很多马,原来是如此。”

    叶孤城若有所思。

    叶孤鸿还来不及说话,就又一次被小红马制霸,一口气憋在了心中。

    阮裳抿了抿唇,对着这位叶城主印象好了很多。

    只觉得对方不仅武艺高强,还能不动声色治服憨憨,实在厉害。

    她松了口气后,漂亮的面容平和了下来。就连唇边的小梨涡也隐隐露出了些许。

    “阁下就是白云城主叶孤城?”

    虽然已经从对话中知道了对方是谁,但阮裳觉得还是很有必要再打个招呼的。

    叶孤城对于阮裳本人是没有什么恶感的,因为她与西门吹雪或许是朋友的缘故,他语气中冷淡也散去了些。

    收起剑微微颔首。

    “我途径此处,家中堂弟无意中打扰了姑娘,还望姑娘海涵。”

    这个堂弟自然指的是叶孤鸿。

    阮裳其实早已经整治过了叶孤鸿,此刻也不怎么在意了。

    只是转而道:“叶城主方才的话可还当真?”

    见叶孤城有些疑惑,阮裳便直接开口:“便是叶城主说可以直接问你。”

    你与西门吹雪的剑道。

    平常人当着叶孤城的面说这话自然是要忌讳些。当面议论当世两大剑客的剑道,若是惹怒了其中一方……

    但阮裳却并没有顾忌。

    她清澈分明的眼睛看向叶孤城,也许是因为唇畔的梨涡,更显出几分不知世事的懵懂纯然。

    若是放在其他男人身上,定然会心软无比,只恨不得将她好好呵护。

    这江湖中很少有这样的人。

    叶孤城摩挲着剑柄,抿了抿唇才道:“天下之道皆源于自我本心,我如此,西门吹雪亦是如此。”

    “至于不同,方要比试才知。”

    不同,是要比试才知。

    这句话,阮裳亦是赞成的。

    她当年为追寻剑道就是这样一个人挑了一个山头的,也因此才找到了自己的道。

    这样想着,阮裳看向叶孤城的眼中不由多了些欣赏之意:“城主高义。”

    一旁回过神来的叶孤鸿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不通武功的美人与自己兄长议起了剑道,而江湖剑客榜上小有名气的自己却卑微的被马踩在了地上。

    一时之间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他只不过是练了个肺活量,怎么短短一炷香时间什么都变了?

    他堂兄平常甚至教徒弟的时候都只是叫他自行练剑,什么时候竟然还会论道了?

    叶孤城也没有想到他会与一位并非江湖中人的女子在茶楼马厩里论道。

    那位天下第一美人虽不通武功,但见识却着实不凡。

    叶孤城在最初微微有些别扭后也平静了下来。只将对方当成一个一心求学的人。对于这种因为先天原因不能练武,但好学之心不减的人,叶孤城还是有些好感的。

    至少比自己新收的那个徒弟强一些。

    叶孤城虽然嘴上不说,但心底已然十分嫌弃南王世子了。尤其是在有阮裳做对比后,更显得南王世子不知上进,蠢钝不堪。

    阮裳不知道叶孤城内心在想什么,这还是她破碎虚空以来第一次与人论道。

    一时之间只觉酣畅淋漓,十分爽快。

    不由开口道:“叶城主所言不错,一日有一日的寸进,虽准备漫长,但日积月累再往上,必定会有新的突破。”

    ……

    这话本来是叶孤城用来安慰阮裳的,阮裳却以为对方也摸到了破碎虚空的门槛。只是苦于迟迟没有突破。

    阮裳想到自己,她当时若有所感,却始终不得寸进时就是这样。

    于是她展颜一笑,更加把对方引以为知己,意有所指道:

    “城主放心,你既有此所感,不出三月,身边必定会天翻地覆。”

    破碎虚空后,身边的一切都会发生变化。

    不仅可以寿命延续,亦可青春永葆。

    “——我在这里便先提前祝贺城主了。”

    暗地里商量好,正准备寻机造反的叶孤城:……

    天翻地覆。

    他念着这几个字。

    眸光微不可察的暗了暗,在听见阮裳意有所指的话时,不知为何,忽然觉得对方也许是知道他的计划。

    他看向对方眼神,就见阮裳眼中闪烁着笃定,坦然甚至还有……鼓励?

    叶孤城抿了抿唇。

    看来这位阮姑娘,对于他的计划知道的似乎不少。

    不过,他昨日才来蜀中,这其中隐秘究竟是谁泄露的?

    叶孤城直直盯了阮裳很久阮裳,却见她一如既往地笑着。

    带着几分两人都知道的意思。

    握在剑鞘上的手不由摩挲了几下。对峙只发生在一瞬间,快的甚至叫人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收敛了起来。

    叶孤城气势外放,再一次查看阮裳,在始终察觉不到任何习武的气息后,才放下心来。刚才的话或许是巧合,叶孤城想不通有什么组织会派一个不通武功的弱女子来试探他。

    美人计?

    若是如此,或许后面应该试试才知道。

    他敛去身上寒气,在叶孤鸿好不容易起来时,开口道:“如此,便借姑娘吉言。”

    “阮姑娘……”

    一直听着两人说话,叶孤鸿忍无可忍,终于要开口了。

    可是他刚开口就被打断。

    然后就听见他那位一向冷淡矜重的堂兄对着阮姑娘道:“今日与姑娘论道收获颇丰,正好在下有事要停留蜀中几日,阮姑娘若是不介意,我暂居之地正好还有处闲置的院子,我们不妨做个邻居。”

    “也好再”他顿了顿,面不改色:“谈论谈论。”

    水来土掩兵来将挡,他习剑多年,.情.欲.寡淡,自然是对美人计无动于衷的。但是若将这位阮姑娘邀到身边,或许能顺藤摸瓜,查到幕后人的身上。

    叶孤城气质高华,自有绝世剑客的风姿。阮裳不清楚前因后果,自然不会将他与造反联系在一起。

    不过恰巧的是,她这些日子给小红马买的马草还没有找好,原本就是准备停留在蜀中的。听闻这话,也未曾多想,只以为叶孤城是与她一样抱着比试的想法,于是便也点了点头。

    “劳烦叶城主。”

    阮裳没有拒绝,更是让叶孤城怀疑她一定是知道些什么。

    他眸光微微闪了闪,决定将计划暂且按捺下,面上却只是淡淡点头。

    而叶孤鸿……叶孤鸿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他只听见了他那个不近女色的兄长邀请阮姑娘住在他们隔壁。

    这件事其实也没什么。

    没什么个鬼啊!

    那可是叶孤城!

    孤傲清高心中只有剑的叶孤城,他怎么会邀请阮姑娘?!

    难道……

    叶孤鸿心中浮现起了一个可怕的猜测。

    他堂兄其实准备绿了西门吹雪?

    因为这个猜测,叶孤鸿看向自己兄长时,目光顿时敬佩了起来。

    他以后再也不说叶孤城比不过西门吹雪了,他兄长都借着论道的名义略过其他步骤,直接给人戴绿帽子了。

    实在是……高啊!

    阮裳不用看,就知道叶孤鸿又在脑补什么奇怪的东西,微微抽了抽唇角,想着下次叶孤城不在的时候,还是得让他练练肺活量。

    不然每天这样实在闲的脑子疼。

    叶孤城虽然并不知道自己弟弟都想了些什么,但不妨碍他对对方一言难尽。

    “你……”

    “若想回来的话便跟着走吧。”

    他声音淡淡,对叶孤鸿此刻的形象只看了眼就收回了目光。

    叶孤鸿:……还沉浸在要干大事的兴奋中,自然没有发觉他此时已经不配站在这儿了。

    就这样,阮裳在叶孤城第一次开口邀请别人的情况下,住进了白云城在蜀中的别苑。

    这件事并不是是隐秘。

    因为阮裳身上的第一美人光环,几乎她前脚刚与叶孤城离开,后脚这个消息就传满了江湖。

    “——江湖新报!有人亲眼所见,那天下第一美人与白云城主一起走了。”

    “唉,美人配剑客,果真是天造地设。”

    不少少年剑客们伤心欲绝,只觉得自己再也没有机会了。

    不过随着这条传闻的传开,也有人发现了盲点。

    只不过——叶城主与阮姑娘两人在马厩呆了一个时辰,为何出来时却是叶孤鸿衣冠不整?

 

[综武侠]没有人相信我是天下第一: 18.四条眉毛传奇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