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成了男二的白月光  作者:赖床小能手
    周日难得公司里没有太多事情,王筠正好早早下班,回老宅陪父母吃顿饭,然而看到桌上熟悉的菜色,让他不禁想起了叶邵旸。

    王筠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跟叶邵旸在吃饭的口味上,居然空前的一致,爱吃甜辣,讨厌葱蒜,甚至都特别喜欢吃香菜。

    突然间,他心里萌发出一个或许有些匪夷所思的想法。

    他以前之所以认为叶邵旸喜欢吃什么,是从观察他每次点菜率先点什么以及在医院那几次给自己最常带什么得出的结论,然而现在想想,他的那些做法似乎还有另一种可能,那些都不是他喜欢吃的东西,而是他特意带的、点的自己喜欢吃的东西。

    可是,自己跟他接触接那么几次,他是怎么做到一下就猜出自己的喜好的呢?

    不过吃饭口味这个问题,仔细想想其实也不难了解,毕竟据王筠这么多天的观察,自己跟原主的口味出奇的一致,叶邵旸要是想打听,似乎也很容易。

    要是这样的话,那么上次送的汽车模型又是怎么回事?

    原主可从来没有这个爱好,就连在自己的世界里,喜欢汽车模型这个秘密也只有少数几个人知晓,叶邵旸说是猜的,是该说他运气好猜得准的,还是藏着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王筠越想越觉得心惊,按理说不管是男主还是男二,只可能对女主有着特别的感觉,作出特别的举动,可是最近一段时间,随着自己的插入,剧情似乎真的出现了一些偏差。

    “筠筠,怎么了一直不说话,有什么心事吗?”王筠今天的异常,很快引起了黎勤的注意。

    自从王筠搬出去自己住以后,一家人在一起呆的时间越来越少,能聊天的时间就更少了,所以现在王家饭桌上也没了所谓食不言的规矩,一向是能聊一点是一点,可是今晚,王筠的话出奇的少,还总是走神。

    “啊没什么,”王筠下意识地否认,一抬头正好对上了对面纪雨瑶关切的眼神,想到自己刚刚的猜测,王筠顿了下转而问她:“雨瑶,最近除了晚上补课以外,你跟叶邵旸还有什么其它交流吗?”

    “其他交流?”纪雨瑶不知道王筠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但还是想了想回答说:“好像也没有了吧,我们教室不在一栋楼上,平常不怎么能见面的……啊对了,不过前几天叶学长来找过我一次,问我是不是快过生日了,还问我喜欢什么东西!”

    “不过哥哥,你问这个干什么?”纪雨瑶说完,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没什么,突然想到,随便问问。”听她说完,王筠的心放下了不少,看来虽然因为自己的介入,剧情有所改变,但跟女主之间的感情戏还是变化不大的,叶邵旸想法设法的讨好自己应该就是为了接近纪雨瑶而已。

    不过叶邵旸的努力终究只能是徒劳了,谁让人家顾修初才是真正的男主呢,这么想着,为了感情线的顺利发展,王筠特意提醒纪雨瑶:“你过生日要是想邀请叶邵旸的话,最好也把顾修初邀请上。”

    纪雨瑶本能的想拒绝,但是无意间瞥到了爸妈期待的眼神,想到顾家和叶家在A市的地位,如果让其他人知道王氏与他们两家的新一代交好,对王氏的发展将大有裨益,最后还是点了头:“嗯,我知道了。”

    得到纪雨瑶的允诺后,王筠心完全放到了肚子里,终于像平常一样跟他们聊起天来。

    但是在王筠看不见的角度,王伟哲和黎勤相互对视一眼,若有所思。

    吃完晚饭后,纪雨瑶一刻都没多留就回屋学习了,因为其中考试后接着就是例行家长会,自从纪雨瑶的父母死后,再也没人帮她开过家长会,黎勤知道后,立马表示这次自己一定会去参加。

    为了不让妈妈在家长会上丢人,纪雨瑶现在抓紧一切可能的时间学习,希望期中能考到一个好成绩。

    纪雨瑶走后,王筠也想回房,却被父母拦了下来。

    “爸,妈,还有什么事吗?”王筠跟着他们到客厅坐下。

    王伟哲很认真的看着他,点了点头,然后问:“筠筠,你老实说,是不是谈恋爱了?”

    “哈?”

    看这反应,应该不是,所以黎勤又问:“那就是有喜欢的人了?”

    王筠连忙摆手:“不是,没有啊,你们从哪看出来的?”

    自从上次安排那个什么张阿姨的女儿进自己的公司之后,他们已经有段日子没提这事了,王筠还以为他们放弃了,没想到现在又来了。

    对于王筠的激励否认,王伟哲和黎勤像是没看见似的,只当他是心思被猜中不好意思了,还一个劲的问对方是男是女,家是哪儿的,多大了……

    王筠一时不知道该对他们的开放表示钦佩的好,还是对他们无视自己的回答表示难过的好。

    面对父母不依不饶的追问,最后还是王筠对天发誓自己绝对没有恋爱也没有喜欢的人,并且保证如果有了喜欢的人一定第一时间回家上报后,才得以安然回房。

    回房后,王筠洗漱的时候,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观察了半天,最后自言自语道:“我难道看起来很像谈恋爱的样子吗?”

    *

    周二晚上,为了应对即将开始的为期两天的期中考试,叶邵旸给他们补课一直补到晚上将近十一点。

    顾修初学完之后,仿佛整个身体被掏空的样子,一刻都不想继续多待的拿着书包跑了。

    顾家距离这里也就十几分钟的路程,顾修初回家费不了多功夫,但王家离这里却足足半个多小时的路程,王筠怕纪雨瑶回去就很晚了,休息时间不够恐怕会影响明天的考试,于是提议纪雨瑶今天暂时住在自己家里。

    “这……”纪雨瑶有些犹豫。

    王筠刚想劝她,还没来得及张嘴,就被叶邵旸抢先了:“雨瑶,学长说的有道理,你这回家就得十一多了,再收拾洗漱怎么也得十二点了,要是平常也就算了,但明天开始还是应该养精蓄锐,今晚就留在这儿吧。”

    “那,好吧,”纪雨瑶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不过我得给妈妈打电话说一声。”

    纪雨瑶去阳台上给黎勤打电话,客厅里很快只剩下王筠和叶邵旸两人,刚刚叶邵旸让纪雨瑶留下的心思那么急切,王筠总感觉有点不对劲。

    叶邵旸进行下一步的措辞,突然感觉一道视线黏在自己身上,一抬头就对上了王筠探究的眼神:“学长,你看我干什么?”

    王筠眼睛依旧盯着他:“我总觉得你好像有什么企图。”

    “噗哈哈哈,”叶邵旸没忍住笑了出来:“这么明显吗?”

    果真如此,王筠皱眉:“你想干什么?”

    “我没想干什么,”叶邵旸收起笑:“就是觉得你跟纪雨瑶现在虽然是法律上的兄妹,但毕竟……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他收起笑一本正经的样子让王筠心头一滞,小说里王氏的破产,原主的落魄就是因为对女主表现出了不轨的心思,所以导致王筠对这类的误会格外敏感,马上反驳道:“你胡说什么,我把雨瑶当成亲妹妹!”

    叶邵旸没想到王筠反应那么激烈,楞了一下,放缓语气:“学长,我没有不相信你的意思,只是觉得异性住在一起总归不太方便,对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王筠眯眼,充满警惕的看着他。

    叶邵旸看见王筠警惕自己的眼神,有些受伤,但事已至此,还是一咬牙说了出来:“我想说,我家里有空着的客房!”

    王筠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绕了这么一大圈,目的在这儿呢,自己跟纪雨瑶同处一室不方便,那让纪雨瑶去他家岂不是更危险?

    看了一眼阳台外,对此一无所知的纪雨瑶,王筠果断拒绝:“不行,去你那里就更不合适了!”

    叶邵旸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了纪雨瑶,意识到他说的是谁之后,有点哭笑不得:“你想什么呢,我的意思是你今晚先去我家住一晚。”

    王筠:“……”

    纪雨瑶打完电话回来,看见的就是分坐在两张沙发上,相继朝自己欲言又止的两个人。

    “你们,这是怎么了?”纪雨瑶收起手机,走到两人身边。

    “没事。”

    “没事!”

    两人异口同声。

    纪雨瑶更觉得奇怪了,视线在两人中间来回扫扫:“真没事儿?”

    “是有点事儿,”叶邵旸轻咳一声:“学长怕你跟他单独住不方便,所以今晚先去我那住一晚。”

    纪雨瑶的眼神飘向王筠,似乎在问是他说的这样吗,王筠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对,我今晚先去邵旸家里睡,明天早上我上来找你,送你去上学。”

    纪雨瑶感动于王筠的细心,有些害羞地淡淡一笑:“谢谢哥哥。”

    叶邵旸目的达成,低头偷笑了一下,起身道:“学长,走吧。”

 

穿书后我成了男二的白月光: 20.第 20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