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蹦哒在修罗场 > 61.第 61 章
穿书后我蹦哒在修罗场  作者:萌萌熙
    她生硬地笑着,同时加快步子上了台阶。

    兴许是太过于心不在焉,终究没能免掉在最后一阶绊了一下。

    虽然很快站稳,但也实在窘迫不已。

    这跟当着容知衍的在告诉他,我一看见你紧张得路都走不好了,有什么区别。

    “你又是来干什么的。”

    容知衍靠着椅背面无表情地望过来,一缕额发在风里轻动。

    顾湘好一番挣扎下才恢复了从容。

    她憋着呼吸开口,“我就是上来透口气,没打扰到您吧。”

    夜色朦胧,银白的月光倾洒而下,容知衍的表情却不甚明朗,也可能他根本就没什么表情。

    顾湘的“察言观色”在他这儿几乎就失效了。

    正想着找个合适的借口赶紧离开的时候,就看见容知衍对她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

    跟容知衍坐在一张长椅上?

    不不不,那不知道得有多煎熬。

    顾湘本是想放自己一马,可对上容知衍那双墨如点漆的眼时,就相当怂地坐了过去。

    他其实仅仅只是这样望着,却总能带着点不怒自威的气息来,再强势的人被他冷冰冰注视三秒,几乎都会败下阵去。

    顾湘怀着矛盾的心情,坐在长椅的最外延,恨不得与容知衍隔一条银河。

    在她毫无察觉低着头看脚边青草时,容知衍垂着眼皮静静打量了半晌空出的那段距离。

    “你身体很好啊,坐在风口都不觉得冷。”

    说话间,视线不着痕迹地掠向前方。

    顾湘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没想到山坡上会这么凉快。明明今天白天都已经有二十五度了。”

    容知衍意味不明地看了顾湘一眼。

    但还是从容接话,“你显然还不了解C城。”

    顾湘语调柔柔应了声,面色颇为局促。

    她觉得太尴尬了,怕到时候自己还会无聊的说出“你看,今天的月亮又大又圆”这种话。

    在顾湘身子稳如泰山,而灵魂躁动无比的时候,容知衍抛了抛手中一颗透明的石头。

    容知衍将那石头递到顾湘面前时,顾湘还处于矛盾挣扎中。

    她愣愣地问了句,“这该不会是钻石吧。”

    容知衍手中那枚蓝色的三角钻在月光映照下正璀璨生辉,看起来很是珍贵圣洁。

    他却否认,“不是,就是普通的玻璃。”

    说实话,顾湘长这么大也没见过鸽子蛋尺寸的钻石,所以自然也敢没怀疑容知衍的话。

    “那这块玻璃也太好看了。”

    容知衍手腕微抬,掌心的漂亮石头就随着轻轻跃至半空,最后被他驾轻就熟地固在了指间。

    他迎着天空那轮明月放到顾湘眼前,“有个传说,经过特殊处理的玻璃,可以成为一双通灵的眼睛。”

    如果换做是其他人,顾湘可能会觉得这人是在忽悠她,可如果是容知衍,顾湘就完全没这种怀疑,甚至还认真地不寒而栗起来。

    “能看见鬼吗?”

    容知衍眼神淡淡,透着股认真,完全没有故弄玄虚的味道。

    “不确定那究竟是神,还是鬼,亦或是精灵。”

    顾湘完全不敢直视那枚石头。

    “意思是你看见过?”

    “不清楚,可能是浸泡方法不对,也可能是时间上出了差错,不过改天可以做一双更清楚的眼睛。所以你要不要试试看?”

    顾湘疑惑地指了指漂亮石头,“我现在看吗?”

    容知衍动了动身,将石头又放过去了些。

    “看吧,反正也看不清楚。”

    顾湘本就好奇的心痒难耐,听容知衍一鼓励,就忍不住了。

    她闭着一只眼,凑过去仔细对着月亮看去。

    “我怎么什么都没看见?”

    顾湘小心翼翼咕哝着。

    “你找找角度。”

    容知衍声音低低地飘进顾湘耳朵里,口齿间的热气舐得她耳根发烫。

    她心跳如擂鼓不是一天两天了,反正心跳就没正常过,此刻顾湘也发觉不了任何区别。

    就是温水煮青蛙,水温一点点攀升,深陷其中的青蛙是难以察觉的。

    即便自觉是战栗的,却反倒会怪自己想太多。

    顾湘极力找回注意力,专注地盯着那枚透着月光的石头。

    在某一瞬间,她仿佛真的有看到黑影掠过。

    “那是不是?”

    “什么。”

    “那到底是鬼还是精灵?”

    容知衍漫不经心:“哪一个?”

    “你来看。”顾湘惊喜地发出邀请,急切等待容知衍来确认。

    容知衍煞有介事地慢慢看去,碍事的手也慢慢搭在了姑娘身后的椅背上。

    “没看见,你再拿近一点。”

    顾湘依言移近一分。

    那颗玻璃精致地被切割成几面,光线在里面不断进行折射,就好似困在牢笼的美好生物,不断冲撞挣扎,最后留下满世界流光溢彩。

    “那应该是吧。”

    随着容知衍一句低沉的呢喃,顾湘心情顿时兴奋起来,很快又归于一种沉醉和满足。

    这时,身后林子突然传出一声闷雷般的兽鸣。

    顾湘一个激灵,吓得赶紧侧过头向容知衍求证,然后就撞进他那双潋滟如水的眼睛里。

    恐惧的情绪一扫而光,惊慌失措翻涌而来。

    不知不觉中,两人离得竟然已经这么近了。

    顾湘往后退了些,“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按理说,顾湘该是不敢看他的,可直至现在,视线却也没有落下。

    感觉就好像是一脚踩进了泥沼,被禁锢得脱不开身。

    容知衍毫无避意地注视着顾湘,眼睛里柔和地盛满了笑。

    “有听见,可能是山那头的黑熊吧,毕竟这里经常会钻进来一些猛兽。”

    容知衍好笑地望着顾湘,弯着眼睛的时候,眼尾却漫不经心挑起。

    顾湘显然没有看透容知衍那抹流转戏谑。

    “那……我们是不是该跑?”

    她的慌张落尽容知衍温柔深沉的眼里,就变成了一种可爱。

    “或许吧,你先去通知安保,然后上来的时候顺便给我带条毯子。”

    如果不是觉察到内容不太对劲,顾湘可能就真的相信了。

    她这才意识到什么,后知后觉地问了一句。

    “您是不是在……逗我玩呢?”

    真可怜,连质问的语气都是怂的。

    容知衍望着顾湘一脸正经地表达困惑时,表情没什么变化,只是笑意深了深。

    他往后靠了靠,视线放远。

    “这里是真的冷,你没感受到吗。”

    对于他避重就轻的回答,顾湘有点懵。

    “是有点冷。”

    顾湘其实已经在寒风中饱受折磨,冻得脚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如果不是容知衍在身边,可能她早就撒蹄子奔回宿舍了。

    “那还不赶紧下去拿条毯子上来。”

    容知衍语气很轻,却让人完全生不出反驳的胆量。

    顾湘怔怔地应了声,站起身来,将那颗漂亮的玻璃石头还给了容知衍,就匆匆往坡下跑去。

    她先是跑得很急,后来想着想着就放慢了脚步。

    虽然容知衍的命令她不可能不听,待会必须还得回去一趟,但何不在给他毯子的时候借机有急事离开?

    想到自己就要从容知衍的魔爪中解脱,顾湘心里就松了一大口气。

    可事实上,不是所有人都像顾湘一样,把容知衍视为洪水猛兽般躲着。

    她在想着如何找台阶逃跑时,有人却在绞尽脑汁纠结着如何接近。

    谭星已经在树林背后待了不止一刻钟了。

    自从上次看到茶水间的一切,谭星就一直有意无意跟着顾湘。

    容知衍与顾湘一同研究神秘世界时,谭星就在一颗香樟树后。

    她眼见着,青年慢慢靠近,和姑娘窃窃私语有说有笑,那臂膀就这样自然而然搭在了姑娘身后,两张脸几乎就要贴在一起。

    那暧昧的距离和姿势,以及染了笑意的眉梢和嘴角,都是那样刺眼。

    谭星内心妒火中烧。

    如此模棱两可的距离,他们是在亲吻吗?

    他们到底是哪种关系?是明目张胆的走肾,还是煞费苦心瞒着的走心?

    顾湘有什么好,为什么容知衍要单单接近她?

    无数的疑问就像猫爪子,一下下挠着谭星的心尖,让她备受煎熬。

    那棵香樟树皮,就这样被她抓出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谭星不得不睁着眼睛看着,气团沉沉压在胸口上,脑海里生出的幻想被现实照得血淋淋,不知是风迷了眼,还是痛苦难以克制,她的眼眶也渐渐红了。

    大约两年前,谭星跟姑姑在东方家的时候,容知衍因外公的寿诞回去过一次。

    也就是那时,谭星见到了传闻中这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容家大少爷。

    骤雨初歇,山林间清幽雅静,少年就蹲在一颗老榆木下,给东方家院子里的流浪猫喂食。

    三只小奶猫急切地舔舐着他手里的能量棒,少年目光温柔地注视着小生灵,嘴角扬起浅笑。

    那时候的容知衍,五官还透着一股青涩,脸颊上也比现在更有肉,尤其是眉眼间完全不见阴郁,只有一派天真单纯。用可爱来形容也不会过分。

    所以,那时候在谭星的眼里,容知衍就像是一个不染人间烟尘的天神。

    她见过大厅中被众星捧月着,却不发一语的容知衍。

    那样的神色,同“阴郁”一词无异。

    可这样目空一切的人,却愿意无私眷顾这些被抛弃的脆弱生命。

    那时候谭星明白,他高高在上,是因为和这个俗世格格不入,于是孤独地守着自己一方净地。

    从灵魂到躯壳都干净到不染尘埃的人,是那样可望不可即,他从此镌刻在了谭星的记忆里,她却又不敢轻易肖想,唯恐玷污。

    但人也有妄念,也会得寸进尺。

    慢慢的,谭星再不甘于隔着遥远的距离,望着容家所在的那座山朝思暮想。

    盼不到容知衍的到来,就只好她自己找过去。

    她索求不多,只要能缩短直线距离,走他走过的路,抚摸他触碰之物,亦或是无意冲撞后与他说句抱歉,她都已知足。

    天神本就该在神坛上,无暇到没有七情六欲。

    他不会爱上任何人,大家都得不到他,谭星内心就会平衡。

    可顾湘,却将容知衍拉下了神坛。

    谭星对此实在难以相信。

    一瞬间,她又否定了自己猜测的所有。

    就在她内心激烈挣扎之下,顾湘突然起身走了。

    在茫茫的月色下,就只余容知衍一个人。

    他悠闲地靠在长椅上,似半阖着眼打量那高远的月亮。

    谭星捏紧了手,心中浮上的想法,让她忐忑起来。

    说不定,是她想多了呢?

    容知衍或许只是表面上看起来不欲与人亲近,实际上是个礼貌有温柔的人。

    怀着这样的想法,谭星鬼使神差地挪动了步子。

    如若不是看见顾湘也做了同样接近的事情,谭星是绝不敢轻易叨扰。

    流动的云彩遮住了月亮,天地间忽然就黑了下来。

    容知衍把玩着手里的石头,敏锐地注意到有人接近。

    那是个陌生人,她的眼睛正直直地看来,脸上带着一种类似于紧张和激动夹杂的神情。

    容知衍感到莫名不舒坦,于是直接站起来,走了。

    就这样,谭星就连句话都没说上,就看见容知衍迈着悠闲的步子,往山坡下远去。

    她整个人石化在了原地。

    没有任何的情绪,因为谭星已经被打击得全身麻木。

 

穿书后我蹦哒在修罗场: 61.第 61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