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云仙君 > 第28章 名字(上)
云仙君  作者:黑弦
    狡猾的狐王打算在严明施展引雷术的空当来击杀强敌。

    飞扑而出的庞大妖物在半空探出了利爪獠牙,低吼声充斥着嗜血之意。

    严明刚刚以引雷术轰飞了独眼狐王,这时连身体都没转过来,后背毫无防备,远处的飞剑一时难以回援。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觉得下一刻严明就要血溅当场。

    听闻耳后恶风扑来,严明知道是那无尾狐王趁机偷袭,他嘴角错动,依旧在默念咒言。

    石块摩擦的怪响在空气中起伏。

    严明的身后出现一片尘土,顷刻间尘凝成石,遮蔽了整个后背,宛如披上一副重甲。

    重甲完全由岩石构成,异常坚固,由于时间紧迫只形成了半幅。

    别看只有半幅重甲,足够挡住狐王的袭击。

    “石铠术,这可是我们大人压箱底儿的招式。”封石在一旁得意的解释。

    封石话音还未落,就听闻咔嚓闷响。

    狐王的利爪与尖牙同时扑在严明身上,能看到石屑纷飞,严明的身体蹬蹬蹬往前一阵踉跄。

    狐王力大,爪牙尽管没能抓破石铠,却差点将严明撞出城外。

    严明拼力稳住身形,再调灵力,一侧的飞剑旋转而来,猛攻狐王。

    一旁的云极与古宣等人纷纷援手,配合严明终于将狐王打出城外。

    狐王跌落城外的黑暗,城墙上却并没有欢呼。

    因为人们都知道这种程度的跌落,基本摔不死高阶妖兽。

    将狐王打出城外,只能延缓一阵妖族的攻势而已,此时最为关键的还是开启防御法阵。

    “严大人请看,这种泥偶是不是摄魂之物。”云极将泥偶递了过去。

    “幼狐泥偶?”

    严明抓过泥偶看了看,将其他的泥偶尽数摆在石柱旁,而后举起长剑,一剑一个,将泥偶全部摧毁。

    十三个泥偶相继碎裂,一旁石柱里的妖傀立刻现出痛苦的模样,竟停止了啃噬。

    “果然是摄魂之物!”严明大喜,追问泥偶的来处。

    当得知泥偶是在书塾找到的之后,严明一皱眉。

    “夫子?”严明缓缓摇头,自语道:“不可能……”

    夫子住在望海镇多年,受人敬重,是真正的人族绝非妖类,如果说是夫子炼制的妖傀,严明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

    不仅严明,在场的没人相信。

    “定是那妖物狡诈,将摄魂之物藏在了书塾,想要借夫子的名望来掩盖妖傀。”

    “夫子德高望重,绝不可能与妖族为伍。”

    “可恶的妖族,竟要陷害夫子!”

    封石等人气愤不已,连云极和古宣也如此认为。

    “夫子可在书塾。”严明问道。

    “夫子不知所踪,怕是遇到危险了。”古宣答道。

    “不见了?”严明担忧的吩咐道:“你们若在城里看到夫子,定要好好守护,莫要让妖族伤了夫子。”

    军兵们齐声应是。

    “大人,这妖傀要怎么弄出来?它们留在阵基里,大阵还是无法开启。”封石围着石柱转了一圈,发现了问题。

    “能不能将妖傀震出来。”古宣出主意。

    “我来试试。”严明将手掌按在石柱上,运转灵力。

    一道道无形的气息没入石柱,缠绕住妖傀,要将其拉扯出来,结果妖傀一动不动。

    灵力无效。

    “这些鬼东西真是难缠。”封石骂道。

    “要么试试真气。”古宣得到严明允许后学着对方的样子将真气灌入石柱,结果妖傀还是不动。

    “控制妖傀的摄魂之物已经被毁,妖傀身上的狐妖魂魄应该一并消散了,如今的妖傀只剩下孩童之躯。”云极的耳边没有了剑啸,于是分析道。

    “如果只剩下人族肉身就麻烦了,它们相当于从妖傀变成了尸傀,更难驱逐。”古宣道。

    “妖傀本就罕见,若成了尸傀我也没有办法。”严明的眉头紧锁。

    本以为破坏了摄魂之物就能驱逐妖傀,不料失去妖族魂魄的妖傀竟成了死物般的尸傀,赖在阵基石柱里不肯走。

    灵力与真气都无法驱逐,此时的局面又回到了原点,除了摧毁阵基石柱之外别无他法。

    远处的城墙上依旧喊杀声不断,狐王被打出城外,还有很多狐妖在城墙上与军兵厮杀。

    局面对人族一方极为不利。

    一旦那两头狐王重新出现,耗费了不少力气的严明是否还是对手都未曾可知。

    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封石抡起巴掌砸着石柱,边砸边吼。

    “嘿!小崽子!给老子滚出来!”

    封石是个粗人,平常就喜欢骂骂咧咧,还别说,他这一骂,那尸傀竟动了动,抬起头来。

    尸傀的五官已经收缩在一起,抽抽巴巴看起来尖嘴猴腮,就像一条人形的狐狸,双眼空洞无光。

    尸傀抬头,无神的眼珠好像晃动了一下,盯着封石发呆。

    “老子让你滚出来!”封石拔高声调,大骂道。

    他这一吼,尸傀缩了缩身子好像被吓到,卷缩成一团不在动弹。

    “没用的,尸傀是死物。”古宣摇头道。

    “他们应该听得懂人言,他们还是孩子。”

    云极的心头有怒火在烧,妖族实在残忍,连这些半大的孩子都不放过。

    “如果能听得懂人话,他们就该爬出来,而非堵在阵基里让全城的人都陷入险地。”古宣冷漠道。

    在他眼里,既然成了妖傀就不再是人,而是怪物。

    “或许他们在害怕。”

    云极按着石柱,轻轻敲打,自语道:“他们是人,他们都有名字,他们会恐惧。”

    “白费力气,这些鬼东西早已不是人了。”

    古宣不再多看石柱,将目光转向城外,提防着妖族攻上来。

    对于古宣来说,不管妖傀之前是人族孩童还是妖族幼兽,在他眼里都一样,成了妖傀就是怪物。

    但在云极眼里则不同。

    石柱里的妖傀是恶人的工具,是妖族的手段,究根结底,都是些无辜的孩童。

    兄弟之间,配合无间,默契天成,却有理念的不同。

    这世间的道理,在每个人的心里都不一样。

    “你的名字是什么,出来吧,该回家了。”

    云极的眼里满是悲意。

    他想起了自己的童年,想起了被妖族杀掉的村人,想起了悲壮的将军冢,想起了下葬的空棺。

    “回家了,阿骏……”

    想起空棺下葬的同时,云极下意识的念出那女人当时所哭嚎着的名字。

    阿骏是空棺的主人,是望海镇丢失的孩童,也应该是十三根石柱里的妖傀之一。

    当云极轻吟出阿骏这个名字,石柱里的妖傀突然颤抖了起来,空洞的眼眶里竟有血泪流淌,伸出小手,从石柱里缓慢的爬了出来。

 

云仙君: 第28章 名字(上)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