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刺杀魔法师 > 第一章
刺杀魔法师  作者:弓不唐捐
    【义军成功突破天庭在塞纳河布下的天堑,他们终于来到亚斯蓝帝都——亚特兰大,数十万大军兵临城下。

    预知到即将到来的毁灭,人皇背靠王座,看着自己的族人,他露出少有的笑容:“你们,就用我的头颅,迎义军入城吧。”

    说完,他那双湛蓝的眼睛,微微眯下来,透着一种古怪的意味,没有绝望,没有悲恸,没有愤怒,也没有悔恨。

    似乎是某种带着悲伤的希冀,但没有人能够读懂。

    那个表情,永远消逝在了历史的长河里,像是一部写满了失传已久的密语的古籍,再也没人能够翻阅与知晓。

    全书完。】

    在飞机上艰难地敲下最后一段话,路燃擦了擦冻红的鼻尖,将电脑扣上,扭头看着机窗外。

    只见白茫茫冰雪连着天际,太阳斜挂在远处连绵的冰山上。

    这里位于恐怖的无人区腹地,路燃为写出小说结局那场惊风雨、泣鬼神的雪原之战,亲赴无人区找寻灵感。

    结果持续半月的暴风雪将他困住,耗得五内俱焚,堵得六神无主,眼看着新书发布会即将开始,路燃要求机长立即起飞。

    机长一开始不答应,觉得暴风雪刚停,天气诡异莫测,最好等安全了再飞。

    路燃开出了数倍价钱,于是机长仗着经验丰富,并获得众人同意后,带领大家登机了。

    这架小型飞机是隶属私人的,尽管机长躲过了两次危险,可很快出现异常。

    驾驶舱挡风玻璃忽然破了洞,一根冰刺直直插进机长的胸口。

    他奋力控制手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道:“前方即将遭遇雷暴,无线电失灵,所有人准备跳伞!”

    可还未来得及惶恐,一股凛冽至极的冷气骤然降临,转瞬将飞机卷入轰雷掣电的漩涡中。

    坠落前,路燃将那台完稿的笔记本死死抱住,带着喟然长叹的遗憾。

    ……

    当路燃冻醒时,发现自己被安全带绑在座位上,脸朝下趴在冰面上。

    他急忙解开安全带,哆哆嗦嗦从座位里爬出来,先忍着颤抖搓搓发僵的手指,从头顶开始摸起,一直到脚后跟,摸得很仔细,直到确定自己胳膊、腿儿什么都还完好,才松了口气。

    抬起头,日不落的天空下,视野所及范围全是冰山,有成片裸露的黑色岩石在极远处出现,有座尖顶的高山被冰雪盖着。

    失事飞机不知坠毁到何处去了,只有路燃带着座椅砸到这片冰川上。

    从无人区起飞时,这架飞机总共有六个人,连带着死去的机长,所有人纷纷不见了踪影。

    这里是天国吗,自己是不是死了?

    在满眼金色的阳光中,世界由湛蓝的天和洁白的雪构成。

    路燃甩甩头,不管死没死,总得找个出路。

    他慢慢站起身,试着走了两步,犹豫着向远处那座高山走去。

    路燃明白,那里才是陆地。

    突然脚下的冰面发出一声怪响,像闷炮,紧接着有流动的海水从冰缝里渗出。

    路燃毫不犹豫,拔腿就跑。

    身后的位置喀嚓破裂数道冰缝,迅速蔓延开来。

    整座冰面都开始断裂,不断有海水从缝隙处涌出。

    他咬了咬牙,手脚并用,连滚带爬,一口气逃出去数百米。

    此时冰面开始加速倾斜,几乎有侧翻的趋势,路燃发出一声暴喝,加速前冲,脚下冰面踏出一个个碎裂的脚印。

    跑出数十米远后,他飞身跃过迅速变宽的冰缝,险险地落在安全冰面的边缘。

    落地,路燃双手插着腰剧烈地喘气,风越来越大,他顶着风继续朝陆地的方向赶路。

    空气里弥漫着纯净的寒风味道,发出瘆人的呜咽声,日光却美得如梦如幻。

    大大小小的冰山错落竖立在整片被冰雪覆盖的海冰上,在金色阳光中呈现出某种不一样的光彩,就像梦境里的画面。

    路燃喘着粗气,走了大约半个钟头,就已经累得腿肚子抽筋,不过终于接近了高山边缘。

    他回头望了眼缩小成黑点的飞机座椅,准备徒手登山。

    风越来越大,路燃被冻得脑袋发懵,他在这里没有见到北极熊,也没有见到企鹅,这片天地仿佛仅他一人而已。

    这令人感到恐惧。

    这座山大概海拔一千米,有过攀登经验的路燃没多久就到了山腰,这里的坡度已接近垂直。

    距离山顶越近,他越感到疲劳,体力在迅速流失,他忽然有些害怕抵达山顶。

    他怕山后面还是山,他怕这里只有冰,只有风,只有石头。

    他更怕没有人。

    爬到山顶,山风回荡,路燃不由为之一振,他看到一座小城遥遥矗在广袤的土地上,天地间终于有了一丝生气。

    他眼前一晕,支撑不住,从雪山滚了下去。

    ……

    “长得还行,就是瘦了点。”

    “瘦没事,你看这有腹肌呢……”

    “妈妈你看,展览馆的冰雕是不是动了!”有小孩子拉住妈妈的裤管叫。

    路燃睁开眼时,有不少目光移过来,齐齐看着他。

    有病啊喂,瞧什么瞧,没见过帅哥啊!

    路燃白了这些人一眼,却猛然发现,自己手脚动弹不得了。

    他转着眼珠子打量四周,当迟钝的神经末梢感受到冰块传递来的彻骨寒意时,他才明白,自己被冻在冰里了!

    卧了个草!

    路燃骂了一句,使劲挣扎起来,奈何冰层太结实,看不到丝毫破碎的希望。

    就这样被男女老少围观着,没多久,陆燃更羞耻地发现,自己居然是裸着身体冻进冰里的!

    天知道将他当做野人标本从冰山扛回来的家伙,将他搁在展览馆多少天,又有多少人脸红心跳地欣赏过他的‘身子’!

    “妈妈,冰雕的脸怎么红了?”小孩子蹦跳指着路燃的脸喊道。

    还有不少姑娘躲在远处假装捂眼睛,一边口嫌体正直的偷看,一边拿手指跟身旁女孩比划什么。

    路燃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可他动不了。

    突然,他从围观群众的眼里看到一点光亮,展览厅渐渐开始骚乱。

    刚才讲话的小孩被妈妈抱起来,一溜烟跑没影儿了。

    路燃艰难转动眼球,终于勉强能看到展览厅发生的状况。

    有一座木质佛陀的僧头被烧成了大火球。

    整座展馆已经烈焰熊熊、热浪袭人,被冻在冰里的路燃也感受到温度急剧升高,冰块有些融化的趋势。

    可远比不上火焰吞噬的速度。

    展馆的看客跑的跑、叫的叫,乱作一团涌出去,几个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

    “救我啊……”路燃的嘴皮轻轻颤抖着。

    充斥在展馆里的浓烟越来越重,路燃的视野也越来越模糊。

    他拼命攥紧拳头,想要从冰里出来,他甚至能感受到火焰正在背后‘摸’自己的屁股。

    “嘭”的一声,路燃终于打破冰层,从冰里解放出来。

    此时浓烟已经熏得他睁不开眼睛,喉咙里仿佛被人塞了一大把稻草一样,格外难受。

    路燃咬紧牙关,朝早就观察好的展馆大门冲去,当他一鼓作气撞开那扇被火焰烤得滚烫的木门时,几乎雀跃出声。

    逃出生天了。

    刚走上街没几步,路燃顿时感受到来自这个世界的恶意——冷。

    他眼里仿佛又回忆起在冰山栽倒前的一幕。

    路燃哆嗦着打量了下自己,简直好悲惨一男的。

    身后的展馆被大火烧塌,他赶紧赤脚踩着街面逃离此处,找衣服穿先!

    此时,一团不可名状的马赛克在街头裸奔。

    性情敦厚的王大娘被变态裸男纠缠上,她战战兢兢地喊道:“干什么?!”

    “救命啊大姐——”路燃吸溜着鼻涕,抓住王大娘的胳膊,“大姐给件衣服穿吧,要冻死人了!”

    王大娘极其干脆利落、眼疾手快、老当益壮的踩了路燃脚丫子一jio,推开他,“臭流氓,想吃大娘豆腐,没门!”

    随即柔弱地转过身子,娇滴滴朝街坊们喊道:“来人呐,抓流氓啊——”

    路燃连滚带爬,拔腿就跑。

    街尾正调戏姑娘的小混混眼前一花,追着疯狂裸奔的人影吹了声口哨:“靓仔~屁股好翘噢!”

    “啊啊啊啊啊,丢人丢到家了!”路燃要发疯了。

    他逃进一条巷子里,终于躲开外面那些大爷们的堵截。

    长长出了口气,路燃捂着冰凉的胳膊,厚着脸皮去借衣服穿。

    叩叩叩!

    路燃哆嗦着问道:“有人没,借件……”

    “没人!”

    在连续十二户人家得到相同答复后,路燃气恼得一拳砸在墙上,“唉,丢死人了!”

    似乎是给路燃的囧态逗乐,有人在附近嘻嘻嘲笑,声音透过末巷,于四周回荡。

    路燃抬头望去,巷子里却无人。

    声音仿佛就在耳边似的,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凄凄哀哀叫唤着。

    路燃倒不觉得是有人刻意装神弄鬼,一来自己人生地不熟,二来巷子就这么大根本没有藏身之所。

    那便是真的有什么神神怪怪作祟了。

    对此路燃倒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了,这位写过十几部‘佳作’的小说家什么场景没见识过?

    他只是觉得有些匪夷所思,望着眼前空荡荡的怪声空巷,默默发呆。

    那道故弄玄虚的声音停了停,更加阴沉道:“你不怕吗?”

    路燃推了推不存在的‘眼镜’,笑道:“按照小说常见的套路,对付你这类只敢吓唬凡夫俗子的山魈野魅,主角只需接一捧童子尿,灭了你应该不难。”

    巷子里立即响起带着哭腔的求饶声,似乎略带稚气:“怕了怕了,我出来还不行嘛!”

    ————————————————————————

    这句话说完,路燃忽觉掌心发烫,右手之中,有个小人儿探头探脑,从里面冒出来。

    路燃有些难以置信地盯着小人儿,觉得很奇妙。

    他伸过另一只手去捉,吓得小家伙赶紧起身,一个蹦跳,身形直接没入掌心。

    路燃哈哈大笑:“你跑什么啊?”

    “你不许捉我。”

    路燃理直气壮道:“你住我手里,还不许我碰了?”

    “你太丢人了,配不上我。”小家伙的语气更理直气壮。

    路燃无语,耐心等了半天,小人儿也躲了半天,才敢鬼鬼祟祟出现,见路燃守株待兔呢,瞬间又消逝不见。

    小人儿生性胆小,就这样反复几次,路燃没了兴致,兀自坐在一条长石上发呆。

    待确认路燃确实没有捉弄自己的想法后,小人儿从掌心游曳而出,悬浮在空中。

    小人儿身长不到三寸,额头有双角似龙,两须如麒麟。

    它猛然间迅捷如闪电,下一刻便飞至怔怔发呆的路燃面前,抬起那颗小脑袋,炫耀一般朝他摇头晃脑。

    路燃笑了笑,伸出手推开,没什么心情闹了。

    小家伙忽然游转身躯,停在他腿上跳起舞来,模样憨态可掬,别有一番意趣。

    路燃弯曲手指比划成手枪的样子,朝它脑袋上轻轻一点。

    小家伙啪嗒一声摔在膝盖上,纹丝不动,看样子是装死了。

    路燃回过点神来,哑然失笑道:“你要真想逗我开心,那么现在,不管你是神灵还是鬼魅,能不能先给我变出件衣服穿?”

    他还特意抽了抽鼻涕,好像在表态自己是真的冷到瑟瑟发抖啊。

    小人儿脑袋抬起,与双手微微后仰,弯出一个可爱小心,它稍作休整便张开嘴巴,吐出一支透明可见的毛笔,分明短如小指,却仿佛能散出日月光辉。

    紧跟着,小人儿紧紧搂住这支相较它而言体型巨大的毛笔,凭空画起来。

    路燃瞧着它像是画了身衣服,正要嗤笑一声“搞什么天方夜谭”,下一秒,那身衣服竟活了过来,啪的一声落在地上。

    路燃使劲瞪大眼睛,走过去捡起那身衣服,连拉带拽,确认这真的是衣服,不是什么‘皇帝的新衣’。

    又有一双鞋“砰”的砸在脑袋上。

    路燃实在要冻得不省人事,他担心下一秒睁开眼看到的不是小人儿,而是太爷爷了。

    于是不追究衣服怎么来的了,赶紧穿在身上暖和起来再说。

    穿好衣服后,路燃并没觉得有什么不适,反倒是斜抱着巨大毛笔的小人儿,坐在膝盖上,笑眯眯望着他,终于开口了:

    “放心吧,你是我主上,我可不敢祸害你。”

    路燃指了指自己鼻子,“我是你主上?”

    小人儿趾高气昂点头,“对,是不是觉得踩了狗屎运?”

    路燃自言自语道:“我上辈子得罪谁了?”

    小人儿气得在膝盖上撒泼打滚。

    路燃赶紧给它顺毛,“好了好了,骗你的,我踩了狗屎运,行吧。”

    小人儿这才哼哼着重新坐好。

    路燃严肃问道:“你到底做了什么,我现在又是在什么地方,死了还是活着?”

    小人儿双手撑在膝盖上,摇晃着双腿道:“你呢,可以说已经死了,也应该没死。”

    它又低着头琢磨了会儿,总算想出个合理的说辞,“你在原先的世界已经坠机失踪了,而现在所处的世界,正是你自己创造出来的。”

    路燃摸摸鼻子,“我是上帝?”

    小人儿嗤笑道:“这地方名叫亚斯蓝大陆。”

    路燃立即歪着眉看它,“这不是我小说《剑与魔法》的世界吗?我穿越了?”

    “bingo!”小人儿打了个响指,“恭喜你蒙对了。知名小说家路燃乘坐的飞机遭遇百年难得一遇的雷暴,导致失事,顺便穿越进了自己的书中。”

    路燃指了指它,“那你是谁,系统还是金手指?这年头穿越要没有个金手指,都不好意思出门混啊。”

    小人儿躺在膝盖上,翘起二郎腿道:“我顶多算个大腿挂件。你看看左手。”

    路燃抬起左手,看到一些掌纹。

    “你点一下掌心!”

    路燃轻轻一戳。

    下一秒,路燃心湖上响起一道软糯悦耳的声音:“检测到小说家路燃,开始绑定……潜意识反抗,开始强行绑定……绑定成功!”

    紧接着,路燃看到一副无比神奇的玄妙画面,称不上壮观,但绝对惊世骇俗。

    在他左手掌心浮起一本半透明的天书,共分前后两卷,名为河图、洛书!

    “这这这这这……”路燃舌头打了结,“是传说中象征万物本源、终极轮回的的上古天书?”

    小人儿虽瞧着脸庞稚嫩,却不知已活过了多少岁月,见路燃这副没世面的表情,懒散解释道:“你先翻翻看。”

    路燃点点头,手指翻开《河图》一卷,发现这一卷全是人物插画。

    “阿离,著名异能小说《先婚后爱:计生主任的小娇妻》作品的角色。一个和母亲住在老旧公寓里,需要靠社会福利组织帮助,不断服用精神疾病药物的小丑女。她想成为一名喜剧演员,但并不成功,人们只是嘲笑他,并迫害了她的母亲。

    被压垮的梦想催生出仇恨,她的世界,就此一点一滴崩塌,最终蜕变成一个黑暗、暴力且极具魅惑的‘暴徒’。她偏执、疯狂、变态,不断制造社会恐怖,喜欢带着强迫性的和痛苦的笑声把人间变成地狱。”

    插画里的小丑女身材火辣,扛着根橡木锤,双马尾彩辫儿,搭配她瘦长的脸型,病态的笑容及与生俱来的妩媚,两道狭长匕首般锋利的眉头下有双漆黑的眼睛,明亮如星辰,仿佛在看着你说:“Why so serious?”

    在看到人物插画时,路燃的心颤抖起来。

    这是他第一部小说里的角色,当初花费了整整三月构思框架。

    为了写活角色,他每天往图书馆跑,做了许多病态笑容背后的心理分析,阅读了不少社会恐怖的书籍,他还观看视频,研究病理性笑声的特点。

    “崔骃,著名魔幻小说《重生美漫之爱上戏命师》作品的角色。一个如同现代‘罗宾汉’般的魔盗,拥有一双魔术手,是模仿术、神偷术、脱逃术及读心术高手。他的障眼法出神入化,不仅把看客置于自己的操控范围内,还将真实的自己巧妙地掩藏起来。”

    插画里是个穿燕尾服的优雅魔术师,看起来格外英俊,像在世界各地巡回演出的明星。他的笑容好似天上皓白的弯月,多情而勾人,身上仿佛笼罩着说不出来的气质,像镀了层星光。

    路燃有些出神,这是他的第二部小说。

    为了崔骃,他特地学习了一些魔术的基本技巧和基础理论,甚至去找心灵感应的魔术师学习了一段时间。

    接下来的插画,都是路燃小说中的角色,无论主角配角、正派反派,全都无分巨细地出现在河图里。

    “陈七安,著名玄幻小说《霸道公公爱上我》作品的角色。大内巨宦、帝师、当世大魔头,统领十万宦官二十余年,号称人猫,左手缠绕三千红丝,喜欢虐杀高手。擅跨境界杀人,圣人境下几乎无敌,九品太衣境第一,出宫后逍遥于江湖。”

    插画人物是个身穿红蟒绣箭衣、腰系白玉钩黑带的白发太监,右手是修剪干净如女子的修长手指,左手缠满红丝,如同一只常年在宫中捕鼠的猫,看不清那张无须洁白面容上的表情。

    “瞎僧,著名武侠小说《冷酷方丈的冲动情人》作品的角色。生于豪门士族,十二岁剃度为僧,淹博百家,尤其擅长奇门遁甲、阴阳术数。

    武功极高,绰号神拳,擅长无相功,早年为达一己私欲,与魔教教主夫人私通被发现,教主因此毁其双目。他深深不忿,暗地里策动六大派围攻魔教,并控制少林、武当、丐帮等颠覆武林,后被少林囚于冰湖之中。”

    插画人物是个黑衣老和尚,重瞳目,相貌狰狞,形同一头年迈失语的病狼,只是神情淡漠。

    “秋山斋,著名都市小说《杀死那些狗套路》作品的角色。一名传奇的刀客,被称为‘刽子手’的男人,绝技三连斩。

    他是隐世大刀客的关门弟子,并且还是同辈中唯一能够掌握传说中拔刀术的弟子,能够运用风的力量来斩杀敌人。这位曾经春风得意的刀客因为误杀而身败名裂,此后隐姓埋名,带着一把刀独自在世界流浪。”

    插画里的刀客有平静的目光和凛然的气质,眉心中有股被封印的狂气,茶色头发与血红色的十字刀疤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

    接下来,魔丸那咤、僵尸皇帝、女巫漆拉、天气之子……行刑官都彭、司命大帝盛浩元。

    翻到这里,路燃蹙起了眉头。

    司命大帝盛浩元是他最近一部作品《剑与魔法》的主角,插画上充满王霸之气的帝君手执天命剑,挥斥方遒,气吞万里如虎。

    稍稍细看,会发现这幅司命大帝的插画人物与前面有差别。

    路燃抬头问道:“为什么这幅人物插画的色彩是灰色?”

 

刺杀魔法师: 第一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