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热恋到老 > 32.第 32 章
热恋到老  作者:木染秋
    周一,顾旸特地起了个大早,将车开到了小区楼下。

    他拎着买好的早餐靠在车门上,换了几个姿势,最终选了个随意又帅气的。

    然后期待的看向紧闭的大门。

    小鹌鹑是个极其有规划的人,几点起床、几点下楼、几点坐车,观察两天,基本就了如指掌。

    这个点,正是她带着做好的双人午餐下楼买早点上班的时间。

    顾旸想给她个惊喜,于是没有提前通知。

    第一次做这种事,大少爷还有点手生。

    但更多的是兴奋。

    想象着待会儿小朋友见到他惊讶的样子,他就觉得起个大早又开一个多小时的车算个屁。

    没有女朋友的懒觉有什么好睡的?

    正暗自琢磨有女朋友的懒觉是怎么个好睡法,大门处突然传来动静。

    顾旸一个激灵,立马单手搭在车身上,指尖勾着早餐袋,勾唇抬眸看过去。

    门被推开。

    一老一少从里面慢吞吞的走出来。

    送孙女去幼儿园的老奶奶和顾旸面面相觑:“……?”

    老人家哟了一声,回过神的下一秒竟然是朝四周打量了一圈,“没听说我们小区要拍电影啊。”

    顾旸:“……”

    大概是大少爷装逼气场太强,老人家拉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往旁边让了让,然后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奶奶,那个哥哥好漂亮。”

    “嘘——哥哥可能是在拍那个什么真人秀,咱们别打扰他。”

    “……”

    老人家还挺新潮,连真人秀都知道。

    顾旸抹着脖子哂笑了一声,也觉得自己这样挺煞笔的。

    懒得再制造什么惊喜,他直接掏出手机,拨了个号。

    电话过了几秒才接通。

    “小鱼儿,今天怎么磨磨蹭蹭的?快下来吃早饭。”

    “什么早饭?”

    “我……正好路过你家小区,就买了早餐,顺便让你搭个顺风车。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

    电话那端安静了几秒,顾旸正等着她惊讶,就听到她小声平静的说——

    “可我已经到公司了。”

    “……”

    顾旸一路杀到公司,却没捉到人。

    “桑榆?她出去谈项目了。”王森在偶像面前,向来是知无不言。

    “这破公司能有什么项目?我怎么不知道?”顾旸皱着眉问。

    “……额,我也不太清楚。她一早跟人事请了假就出去了,看样子还挺急的。”

    “……”

    顾旸看了眼手里已经凉透的早餐,直接丢进了垃圾桶,然后冷着张脸边拨电话边往外走。

    王森看着他气场两米八的背影,缩了缩脖子。

    怎么觉得有人要遭殃了?

    “喂,你在哪儿?”

    “……怎么了,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小鱼儿,我可是你老板,你去哪儿总得跟我报备一下吧?”

    “……我今天来找一个作家谈签约的事情,不一定什么时候回去。午饭我做好了,在茶水间的微波炉旁,你中午自己先吃吧,不用等我回去。”

    她的声音很正常,今天一切的流程分开看也都正常,但串在一起,就巧合的让人很不爽。

    顾旸舌尖抵了一下脸颊,皱眉盯着挂断的手机看了几秒。

    然后他抬脚朝茶水间走去,看到那只眼熟的保温盒。

    拧开,里面只有一个人的量。

    她根本就没打算和他一起吃午饭。

    顾旸眯了一下眼睛。

    他不知道哪儿出了错。

    难道是昨天抱她让她不高兴了?

    可她昨天晚上下车的时候,明明是开心的。

    散漫不羁了二十多年的大少爷第一次觉得女孩子这种生物真是让人费解。

    但人是他自己喜欢的。

    费解也得解。

    自己解不出来,就找有经验的不耻下问。

    等到万能助理高攀打听到桑榆去找的人是谁,顾旸直接把车扔给了他开。

    坐在后座,他点开了“两人一狗”的微信群。

    这群名也是艹了蛋。

    两人指影视大佬谢岐琛和设计师超模严烈。

    一狗自然就是单身狗——顾旸。

    当初谢岐琛取这个群名的时候,他是非常无所谓的。

    甚至还觉得这是两个有妇之夫对单身人士的羡慕打压。

    可现在再看着这个群名,只觉得心酸……

    想吃鱼:哥哥们,江湖救急!!!

    谢岐琛:怎么了,终于忍不住要对谁家小姑娘动手了?

    ……

    只能说谢岐琛、苏漫尘这两口子解题思路同等优秀……

    顾旸眼睛一闭,没法反驳。

    想吃鱼:如果是呢?

    谢岐琛:是桑榆?

    顾旸:……

    这他妈是个挂吧?

    还是在他身上安了天眼?

    怎么他妈什么都知道!!!

    顾旸往后一靠,鉴于他哥的挂逼气质,终于诚心诚意的开始求教。

    媳妇儿和面子只能要一个的话。

    他选媳妇儿。

    想吃鱼:哥你怎么知道[微笑]

    谢岐琛:知道你把房子买在桑榆对门,你嫂子在家就不止念了一次让我看着点,别让你对人下毒手。我这不是可怜你大龄单身小处男的身份,一直忍着没动嘴么。

    顾旸:……

    我可真是谢谢您了!

    不想再给某个毒舌腹黑的人机会羞辱自己,顾旸直接开门见山——

    想吃鱼:那你们是怎么追老婆的?

    他这话问出来,群里安静了两秒,然后一直冷淡的几乎是查无此人的严烈突然冒了泡——

    严烈:我不用追,是媳妇儿追的我。

    谢岐琛:我也不用,我们家走的养成路线,我跟漫尘小时候就住一起。

    Ojbk

    他为什么要上赶着找虐?

    顾旸无声扯唇,翻了个白眼,瘫在后座上,生无可恋脸。

    想吃鱼:打扰了[再见]

    谢岐琛:不过看在你这么欲求不满的份儿上,哥哥还是可以给你指条路。桑榆不是在写小说吗?作家都喜欢在自己的创作中融入自己的价值观和喜好。你想知道怎么求人家,去多看看她的小说不就行了?

    要不说他琛哥是个挂逼呢。

    连他欲求不满都能猜到……

    顾旸终于服了的点开点江后台。

    《盛世江湖》他之前为了砸蛋,只看了个开头,这会儿一看,已经更到了三十几章。

    随手点开最新的一章,他印象中没头发、揍人还凶的小光头女主已经恢复了女儿身,但跟林飞扬成了对立的仇人。

    这一章正好讲到七夕节,林飞扬为了讨她开心,使用轻功,漫山遍野捉了几麻袋的萤火虫。然后在流萤桥上,为她点亮了半片夜空。

    车子穿梭在大街小巷。

    高攀兼专业司机从后视镜看了眼后座上的人。

    大少爷刚开始还火急火燎的,一副要去捉小逃妻的架势。

    这会儿又不急了,一副看什么看入神的架势。

    高攀摇了摇头,觉得自家老板倔强废铁的位置依旧坐的稳稳的。

    “到了。”

    车子停在一家高档小区外面,高攀拿出手机对了一遍资料上的住址,开口提醒后面的人。

    顾旸视线从手机上抽开,往外看了眼,“这是哪儿?”

    “……冯城的家。”高攀说完,又补了一句,“就是桑榆今天来见的那个作者。”

    顾旸扫了眼小区外面的景致和配置,扬眉道:“现在的作家都这么有钱了?”

    那他家小鹌鹑怎么过的可怜巴巴的?

    “也不都是,哪个行业都有站在金字塔尖的人。”高攀说。

    顾旸扯唇哂笑,不置可否。

    “那这人什么情况?不想签约?”

    “……额,”这话高攀觉得自己没法接,“就现在的状况,应该没几个人愿意签吧?”

    总不能签完就看着公司倒闭吧?

    图什么呢?

    “那她还来?”顾旸皱起了眉。

    就她那跟陌生人搭讪都费劲的性格,顾旸实在想象不出来她为什么愿意来。

    一想到可能是为了躲自己,顾旸又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直接让高攀先回去,顾旸一个人混在一群买菜归来的大妈后面,进了小区。

    桑榆确实非常不想来。

    一个是传言冯城性格古怪,在聊天软件上都能把编辑们给冻死。

    另一个原因是她也根本没想好要怎么说服这个巨佬签约。

    此时,她已经抱头蹲在人家小区楼下将尽快两个小时了……

    她绕着小区走了十圈,又兀自举着手机把想好的话先录下来,然后播给自己听。越听越尴尬,就更加迈不开去按铃的腿。

    那栋大楼现在在桑榆眼里就跟张着嘴能吃人的怪物一样。

    她只要一脚踏进去。

    就会被羞辱的体无完肤。

    稍微好一点的下场就是碰一鼻子灰,人家直接不接见。

    在心里排演了几百遍可能发生的状况,桑榆咬着牙琢磨了片刻,终于下定决心去试一试。

    来都来了,起码要对得起车钱……

    结果一起身,人直接从花坛边上跌了下来。

    腿麻了。

    而更惨的事,她跌下来的瞬间,大楼的门从里面推开,一个穿着格子衬衫、戴着眼镜的男人从里面探出头。

    桑榆趴在地上和人四目相对:“……”

    “城大?”

    桑榆看过冯城的照片,但一瞬间,还是没和眼前的人对上号。

    照片上的人起码收拾的人模狗样,不是,端端正正。

    可眼前的男人……

    一头鸡窝似的卷发、衬衫扣子扣到最上一颗,脸色有点病态的白,眼神倒很清亮。

    看起来更像是个不修边幅的程序猿,一点也不像年入百万的大神作家。

    “你就准备一直趴着?”冯城在门里面这么说。

    “……”

    桑榆脸一红,立马从地上爬起来。

    拍了下手,忽略被碎石子磨到的手掌心。

    “城大……我、您好!我是点江的编辑,我叫桑榆。”桑榆一紧张,直接冲人鞠了个躬。

    冯城:“……”

    顾旸找到地址上的楼下时,看到的就是隔着十几米的距离,正说着话的两人。

    搞什么?

    特务接头吗?

    他扫了一眼站在门内的男人,皱了下眉。

    “你怎么来了?”桑榆一下子就发现了他。

    顾旸站到她身边,皱着眉视线从她脸上扫过,“我还没问你呢,你来这干嘛?”

    “……当然是来找城大签约的。”桑榆瞪了这个没眼色的家伙一眼。

    顾旸却受用的勾着唇笑了。

    笑屁啊。

    还有脸笑。

    态度再恶劣一点,她刚燃起的一点希望就要被泼灭了。

    “你在我楼下来来回回十几遍了,这么害怕,干嘛还要来找我?”

    倒是一旁的冯城,没理两人之间的互动,只问出了自己下楼来的原因。

    桑榆:“……”

    她没想到自己之前踌躇纠结的样子全落在了人眼里。

    就像是偷偷暗恋的对象突然站到你面前,问为什么要喜欢我。

    顿时尴尬的只想抱头。

    旁边甚至还有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对啊,为什么?”顾旸问。

    桑榆想捏死他。

    “没为什么啊,就、这是我的工作……”桑榆支支吾吾的说。

    冯城却皱眉看了她一眼,然后摇了摇头:“不想说就算了,你们回去吧。”

    说完,就要关门。

    “等等——”

    桑榆立马上前一步,喊住了他。

    她咬牙看了眼身旁的人,然后扣着磨破的掌心闭了下眼睛,“因为我们公司现在情况不太好,但是有业绩的压力,得在短期内提升……十个点。我们现在很需要有影响力的的大神坐镇,抢救一下业绩,不然……”有人就要一无所有了。

    桑榆说不下去了。

    顾旸却神色一震,猛地扭头去看她。

    “公司是你家的?”冯城问。

    “……不是。”

    “那你这么尽心尽力?你应该不喜欢求别人。”冯城说。

    桑榆一愣。

    顾旸却再听不下去。

    他忽然攥着女孩细白的手腕,眼底潮热,嗓子又干又紧,“算了,我们走吧。不签就不签,再想别的办法。”

    说完,就拉着人要离开。

    身后却传来冯城没什么感情的声线——

    “谁说我不签?”

    “……?”

    两人一起回头。

    冯城依旧站在门内,然后慢悠悠打了个哈欠——

    “我喜欢逆天改命的剧本,回去准备合同吧。”

    说完,咔嚓一声,面无表情的终于阖上了门。

    桑榆:!!!

    顾旸:……

    好不容易消化完好消息,桑榆这才回过神来。

    手腕还在人家手里。

    她刚扬起的唇角顿了一下,然后使了点力,想把手抽出来。

    却不小心蹭到了泛着血丝的掌心。

    “嘶——”她小口吸了一下气。

    顾旸视线从她脸上移开,捉着她的手,皱眉查看。

    他的神色很认真,眼尾潮气很重,垂眸的时候只能看到抿直的唇线。

    桑榆晃了一下神,倏然移开视线。

    却在下一秒又看了回去。

    因为一向疏懒张狂、玩世不恭的大少爷正小口的吹着气,帮她小心翼翼的清理掌心的碎石,像是捧着什么珍宝,然后低声自言自语的开口——

    “你个傻子。”

 

热恋到老: 32.第 32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