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被尿淋醒的重生英雄 > 第一章:被尿淋醒的尸体
被尿淋醒的重生英雄  作者:享耳十二
    “当痴醉成为一种常态,那清醒便是一种罪”。

    响雷横空,苍穹轰响,暗夜落下雨滴,一滴滴轻轻的敲打在土地上。

    在这个众人早已沉入梦乡的夜晚,白星宫紧急召开公会会议,会议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一只尸体从白星宫的圣时墓地爬了出来。

    “你管这个叫简单!一只尸体从墓地里面爬了出去!这叫简单!”。

    这个用生命在咆哮的女人是白星宫七大干部的一员,愤怒之罪花绮罗,她身材比例匀称,一头粉色的头发,脸上鼻梁部分长这一些雀斑,说话的时候,仿佛灵魂都在颤抖,真可谓是好好一美女,可惜长了一张嘴。

    而此时坐在高堂上的傲慢之罪路西法示意花绮罗安静,俯视台下众人,平淡的说道:“第十队队长逍遥子,你把当时的情况再说仔细一点”。

    “是!”,站在大堂中间部位的逍遥子,也就是目睹整体事件的目击者,声音略带颤抖的说道:“我…..我刚刚按规定去巡逻”。

    那时的逍遥子的确是在按规定路线巡逻,他将白星宫的各个区域划分给了手下的队员,非常负责任的承担起来整个白星宫最恐怖的地区,也就是圣时墓地,一块转门划分出来埋葬死者尸体的区域,恐怖阴森,就是老鼠跑了进去也要吓破胆子,逍遥子作为队长,自然是接下了最难啃的骨头。

    整体是没有问题的,巧就巧在逍遥子竟然一时尿急,不是普通的急,是十万火急!滔滔江水连连不绝的急!是大河上下,鹏腾万里的急!

    于是逍遥子就找了一块墓地,解开了自己的裤腰带,释放自己心里的灵魂,可就在这时,卸下灵魂的土地上,一只手瞬间从土地里面伸了出来!

    一只手?没错就是一只手!

    “卧槽!我听过撒尿滋养植物!没听过撒尿还能长植物的啊!而且你他妈长的也太快了吧!”,逍遥子急忙向后退着,因为顺着这只手,竟然慢慢从土里爬出了一个人!这人全身黑漆漆的根本看不见长什么样子,天空一道闪电划过,借着那点微弱的光,逍遥子看见了这黑漆漆的尸体上,不动转动的瞳孔!

    逍遥子抬头看向路西法:“会长,我的尿真的没有问题,就是普普通通的尿”。

    “尿没有问题能浇出一具会动的尸体?我可真羡慕你的尿啊,呦呦呦”嫉妒之罪的利维坦阴阳怪气道。

    花绮罗也感到奇怪:“要不你再尿一泡,我们检验一下”,花绮罗说着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个插着吸管的牛奶瓶:“用这个怎么样?”。

    “你从哪掏出来的牛奶瓶啊!你喝完牛奶不扔瓶子的嘛!还有那个吸管那么小你是在看不起谁啊!”,逍遥子用力的吐槽着,自己绝对敢保证,这不是尿的问题:“各位大佬,我发誓,我的尿是清白的”。

    “现在不是讨论尿的问题,而是关于那具尸体,他跑哪去了?”,路西法控制着现场的讨论节奏,他对逍遥子的尿才没有兴趣。

    逍遥子点点头:“我因为被吓晕了过去,等到被我的队员发现才醒过来,尸体的去向,我一点都不知道”。

    “他走不出白星宫的领地,五大公会每一个的领地都设有结界,他出不去的,今晚到此为止,明天六个干部各领一支小队,将领地内每一个地方都搜一遍”,路西法下达着命令“对了,逍遥子,从花绮罗那边拿走一个瓶子吧,我们对你的尿液还是要进行观察”。

    “是……会长”。

    谁都没有想到故事的起因是因为一泡尿,不过正是这一泡尿,给这里的人们带来了希望,带来了打破困局的办法,后来的人们将这场变革的起因称为“圣水的洗礼”。

    “好骚啊?身上什么味儿啊?我得找个地方好好洗洗”。

    黑色的尸体依旧在不停的移动着,他是死了吗?他当然没有死,他是活的,只不过淤泥盖住了他皮肤的颜色,可是活人有怎么会从土里爬出来呢?这件事,就要问他自己了。

    在不知道走了多少个小时的他,终于走到了有水的地方,疲劳困倦让他想都没有想就一头扎进了水里,他的大脑一片空白,那里没有留下任何东西,就像平阔的海面,就像无边的沙漠。

    他就这么落在水里,不断的下落着,不用思考就是他最想要的舒适。

    这水凉的透心,凉的沁肺,凉的让他无法呼吸,水下窒息的感觉让他的大脑瞬间清醒,他猛的睁开眼睛,奋力的向上游着,突的一声,冲出了面,这时身上的淤泥已经被海水冲洗的差不多了,仔细看去,这淤泥包裹下的竟然是一个少年,星目剑眉,皮肤白皙。

    “我不能淹死在这里”,他这么想着,开始了游动,他要游出这边海洋,游到岸上去,游到自己能站立的地面上去。

    三个月后

    “我就这么和你说,铁皮做的可以在天上飞的叫飞机,在地上跑的叫骑车,人都住在高楼里,天热了吐冷气的空调,冷了北方的家里就会有暖气,说这个南北啊,是以秦岭淮河为分界线,以北叫做北方,以南叫做南方”。

    共有城艾欧尼城中的一家酒馆中,一个穿着黑色休闲服饰,带着黑色防毒面罩的少年,坐在酒馆无数凳椅垒起来的高点上,兴高采烈的讲着自己的故事,周围的酒客对于这种情况已经习以为常,每天喝着小酒,听着一个疯子讲着什么现代世界的故事,也是一种打发时间的好方法。

    “喂,小疯子,那个世界里面,有活性被动吗?”。

    活性被动是这个世界中,超能力的一种叫法,每个人拥有活性被动,在觉醒后通过自己不断分解活性被动,便会拥有相对应的技能,只不过每个人所拥有的活性被动只有一种。

    “有没有点礼貌,叫谁小疯子呢?你是不是蠢,人有汽车了,有飞机了,还要活性被动干嘛?也就你们一天天不好好上学,不好好上班,喜欢打游戏,才让我废这么大的神,现在还在想着超能力!”。

    这小子的一席话逗得大家笑得合不上嘴,什么上班,什么飞机,什么汽车,太搞笑了。

    “老板,你从哪找来的小疯子,太好玩了”,有的酒客是在忍不住向老板打趣道。

    酒店的老板摸了摸自己花白的胡子,笑着说道:“不是我找的他,是他找的我,你不觉得这小子,很有趣嘛”。

    “有趣!,太有趣了!哈哈哈哈哈”。

    周围的人都在笑,他们每个人都在开心的笑着,只有他,这个被人叫做疯子的少年,挡在面罩底下的是毫无笑容的面庞。

    “很好笑吗?你们为什么都在笑?没有一个人能懂我吗?我不是疯子”。

    他心里越这样想,心中的委屈就越大,自己来这里三个月了,三个月!只有自己能还记得世界本来的样子,再这样下去,他真的会疯掉的!

    “各位看官,勿笑,勿笑,今日有奖问答”,少年大声说道,这是他的规矩,在“表演”快结束时,自己就要进行有奖提问。

    “小疯子,什么奖啊!”。

    “当然是我的一个吻了,给你一个吻,可以不可以,亲吻在你脸上,留下小星星”。

    “呕!谁要你吻干嘛,说不定那面罩底下,是一个丑八怪呢,哈哈哈哈”。

    少年停顿了一下,大笑着说道:“你要我还不给你呢,好了现在开始提问了,第一个问题,奇变偶不变”。

    又是这样奇怪的问题,这小子自从开始表演,提出的问题就没有一个能是大家看明白的。

    面对周围人的嬉闹,少年大叫着说出第二个问题:“一价氢氯钾钠银,后面是什么”。

    “不知道!我们不知道!”,已经有酒鬼开始瞎起哄了。

    少年则完全没理会起哄的人,再次大叫道:“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哦,最后一个问题,我国是”。

    三个字,就这三个字,依旧没有人理睬,依旧是喧闹,果然又是正常的一天,少年叹了口气,轻轻一跃,向地面跃去,突然一个女声大叫道。

    “我国是以工人阶级为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

    “嗵!”。

    少年听到这句话,心中一惊,一个没站稳跪在了地上,少年抬头看向眼前回到上问题的少女,她浑身散发着光芒,就像女娲娘娘一样,少年不禁流下了泪水,这泪水中,包含着激动,包含着感恩,包含着自己的委屈。

    “你哭什么?”,少女诧异的问道。

    少年45°仰望,泪水流划过面罩,双眼失神,缓慢的说道。

    “社会主义太伟大了,我忍不住”。

 

被尿淋醒的重生英雄: 第一章:被尿淋醒的尸体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