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艾泽拉斯时光法典 > 【先拿便宜老子开刀】
艾泽拉斯时光法典  作者:抄录姬
    晚些时候,宅邸的二层餐厅里,奥里克斯·瑞文戴尔坐在餐桌前,桌上是仆人刚刚呈上的面包,喷香扑鼻羊排和以香草佐味的煎鲱鱼。

    作为一个来自大吃货帝国人,在他看来,其实这个世界的食物也没想象中那么差。

    当然了,主要还是瑞文戴尔家族财大气粗,用得起品类丰富的调味料。

    在这个生产力相对落后的时代,香料不是一般人消费得起的。光是这种洋葱搭配多种香料熬制而成的黑胡椒汁,连拮据一点的贵族都不见得能顿顿吃得起。

    其实说到底,对普通人来说,食物的好吃与否,主要取决于调味料。

    没调味料,那就只好像那些顶级美食家一样,去追求食物最本质的鲜美了。可区别在于,你是买不起,人家是在味蕾是饱受调味料轰炸之后才开始返璞归真的。一个觉得对方臭讲究,一个觉得对方没见识……

    幸亏奥里克斯出身大地主家族,不用做这种两难的选择。有了调味料,至少对他这样的底层大众口味而言,食物就不可能难吃。

    他舀了一勺黑胡椒汁,往烤的外焦里嫩的羊排上一淋,膻腥味全然无踪,只留咸辣,放进嘴里一咬滋滋冒油,唇齿留香,那叫一个好吃。

    看着狼吞虎咽的自家少爷,仆从们都觉得他从昏迷中醒来以后,似乎变得不太一样了。

    实际上,奥里克斯的心思全在接下来的剧情上。

    斯坦索姆地区是东洛丹伦的重要粮食产地及全国仅次于提瑞斯法林地的人口重镇,仅地区首府就生活着三十万居民。

    黑门历20年,在本地贵族的帮助下,诅咒教派在城中大肆散播瘟疫。赶来调查瘟疫问题的王子,在城市南门做出了为巫妖王引领自己堕落的阴谋拼上最后一块拼图的决定:屠城。

    这位王子带领数千名精锐士兵,屠杀了城内大半的居民,结果却仍然无法改变这座城市的命运。

    或许阿尔萨斯是对的,将规模庞大的尸潮扼杀在摇篮之中,延缓了东洛丹伦的陷落。

    或许他是错的,不该武断地做出决定,也不该毫无逻辑地以联盟成员国王储的身份,革除由圣光教会组建的、隶属于全联盟的白银之手骑士团团长乌瑟尔的职务,更不该希望身份敏感、一举一动都有可能引发莫大政治影响的邻国王女兼达拉然领袖高徒吉安娜与自己一同做这冒天下大不韪之事。

    然而奥里克斯明白,对于大局而言,细节的改变无济于事。不管阿尔萨斯是否屠城,不屠城的话,又用怎样的方法拯救了斯坦索姆,全都于事无补。

    纵使斯坦索姆问题得以解决,也会有郭达斯坦森索姆,巨石强森索姆冒出来。大环境使然,想要阻拦这道滚滚碾来的历史车轮,无异于螳臂当车。

    因为第三次战争前,艾泽拉斯还远远不及后世那个在一场场浩劫中不断成长,最终拥有了足以推平燃烧军团老巢的实力的“百万大领主之乡”。面对开了挂的巫妖王耐奥祖,可以说是毫无防备之力。

    关键有两点。

    首先,如今的联盟四分五裂,为谁来承担收容所运转负担而推诿扯皮,早已名存实亡。

    高等精灵退出了,吉尔尼斯退出了,斯托姆加德退出了;南边的暴风王国之前忙着重建,欠了一屁股债,近几年还被奥妮克希亚化身的卡特拉娜·普瑞斯托搅风搅雨,被拖欠工程款的石匠兄弟会成了为祸西部荒野重要产粮地的迪菲亚兄弟会,举国上下被搞得焦头烂额,就算还是联盟成员,可哪还有心思帮助盟友?铜须矮人掌控的卡兹莫丹王国也与其相差无几,自家事都处理不完,没余力支援诸国。鹰巢山的蛮锤矮人倒是热心肠,可那一个小小的矮人部族,体量有限的很,就算砸锅卖铁,又能帮上多少忙?

    种种原因导致,联盟军队全然不复鼎盛时期那般强悍,更是因债台高筑而削减军费及军队规模。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是绝无法对抗天灾军团的。

    其次,在这个时间节点,艾泽拉斯对敌人一无所知。

    甚至直到天灾军团攻破达拉然,用麦迪文之书记载的,由萨格拉斯的一缕灵魂控制着守护者麦迪文,写下的宇宙间最为精妙的传送魔法,开启通往扭曲虚空的传送门,让阿克蒙德和无尽的恶魔大军降临时,世人才幡然醒悟,原来天灾军团是燃烧军团的马前卒!

    原来天灾瘟疫不是孤立事件,而是燃烧军团在发起总攻前,削弱这个世界的手段!

    想要改变这段历史,所需面临的阻力可想而知。

    奥里克斯必须让人们明白浩劫就要到来,关键得讲究方式和方法,否则……君不见麦迪文的警世预言都被视若无睹?而且对此嗤之以鼻的,还是以英明著称的洛丹伦国王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以及智慧非凡的达拉然领袖安东尼达斯。

    所以说,用对办法真的很重要。

    可又该从哪里下手呢?

    奥里克斯左思右想,觉得还是拿自己的便宜老子瑞文戴尔男爵,以及尚在襁褓之中的诅咒教派开刀比较好。

    ……

    “家里还有多少钱?我是说活钱,能马上用的。”奥里克斯一边撕羊排,一边发问。

    管家兰顿困惑不已,但还是摆手挥退仆人,不假思索地答道:

    “库房里约有四千枚金币,去年的盈余则大多在年中以贷款形式外放出去了。如果顺利的话,年底应该能连本带利收回其中一部分,大约两千金币。本月月底的秋季末,也能从首府的各处房产收回五百金币的租金。但今年粮食贩售收入应该不及以往,安多哈尔地区的收成状况远好于我们这边,大量作物涌入粮食市场,我们靠贩售粮食作物赚取的收入恐怕会不及去年……”

    作为一个在瑞文戴尔家族供职了几十年的老管家,兰顿对家族财政了若指掌。

    “少爷,您需要用钱吗?”

    说完老管家还追问了一句,因为在他的印象里,少爷从不会过问家族的财政状况。

    “没什么,只是问问而已。”

    奥里克斯摇了摇头。

    四千金币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洛丹伦王国幅员辽阔,实际掌控的土地面积,比南方的暴风王国还要多上几分,更是远远超过其余的小国。即使第二次战争后,为了维持收容所的运转而支出了大笔金钱,导致债台高筑,经济崩溃,可民众生活状况也仍然比较乐观。

    在这里,一枚铜币就能买一大块掺了麦麸的硬面包,三五枚铜币就能满足一个人一天最基本的饮食需求。就连奥里克斯·瑞文戴尔这样出身贵族的大家少爷的每天用度,充其量也就两三枚银币罢了。

    斯坦索姆城里的熟练技术工种,诸如能够为冒险者打造上好甲胄武器的铁匠,亦或是皮匠、裁缝师,一个月到头能挣十枚银币就算多了。

    在出产良种马的东洛丹伦,一匹上好的战马售价五金币。洛丹伦王国最精锐的骑兵部队,一套装备造价大概为两到三金币。

    换言之,仅瑞文戴尔家族的流动资金,如果不算训练开支的话,就够武装一支规模在500人左右的最烧钱的骑兵部队了。相较起家族的男爵头衔,这可是相当难以置信的数字。

    更何况,这还是多近况的洛丹伦王国铸造的足量金币,一枚的价值比其余六国铸造的金币都高。

    得尽快把这些钱换成有用的资源,否则一旦瘟疫爆发,空守着一座金山也毫无用处……这样想着,奥里克斯对管家兰顿说道:“今年收获的粮食作物先不要卖,囤积一段时间再说。”

    粮食才是打仗的根本。

    几个月后,对于七零八落的洛丹伦军队而言,天灾军团确实是不可战胜的。可实际上,粮草匮乏也加剧了这种现象。诅咒教派为祸洛丹伦期间,不管是粮库,还是市面上流通的粮食,绝大部分都感染了瘟疫,变成了传播疫病的媒介。

    到堕落的阿尔萨斯率领亡灵毁灭的时候,洛丹伦残军粮草不足,战斗力十分堪忧,许多战略战术的制定都因此掣肘。

    管家兰顿愈发困惑,少爷这是怎么了,以往他可从不会管这些事情的,迟疑着问道:“少爷,要不我们还是征询一下老爷的意见吧?”

    奥里克斯暗暗冷哼一声。

    瑞文戴尔男爵要真是如那个被大多数人当做正史的同人短文里写的那般伟大就好了,可事实正与其相反。这是一个为了追求力量,就残害了数以十万级的同胞的恶棍,十恶不赦,杀一百遍都死不足惜。现在恐怕正和克尔苏加德商议组建诅咒教派的事情呢,马上就要开始在斯坦索姆地区散布瘟疫了。

    他和这个便宜老子可没半点亲情,本就打算先拿这个恶棍开刀,还征询意见?

    “不用了,回来之后我会向父亲说明的。就先按我说的做吧,嗯……这将为我们带来更大的利益。”奥里克斯摆手说道。

    “是。”兰顿只好领命。

    奥里克斯又想起什么,“对了,今年的秋收税,就别上缴粮食了,用金币替代吧。”

    按照洛丹伦律法,各地领主每年秋收都要上缴田产的百分之五作为税款,也可用等价的金币替代。

    兰顿眉头一皱,急忙阻拦:“少爷,这可不行,如果我们上缴金币的话,依旧会按照去年秋收时的粮价计算税额,可乘数却是今年大丰收的粮产,这一来一去,我们得多缴好几倍的税款。丰收年粮价剧降已成必然,上缴粮食才是最合理的选择。”

    战争中金币还有什么用?

    奥里克斯倒是想用这四千金币采购一批军备,或是采购金属,招募大量铁匠,为即将到来的战争打造装备。

    然而这是痴心妄想,军备就不用说了,大宗的金属矿物交易都会受到王国的管控,闲着没事你一个领主买这么多金属矿物干什么?还打造军备?好啊,我看你是要造反,抓了抓了。

    “你不用管,就听我的。父亲回来我自会向他解释清楚。”奥里克斯又搬出便宜老子来。

    管家兰顿犯了难。这种时候,最好给老爷写封信问询一下,可谁知道老爷去了哪里?

    最终老管家也只好表面上点头称是,准备拖到老爷回来再做定夺。绝不能由着少爷的性子胡来。

    “兰顿,不必担心无法向我父亲交差,这件事关乎瑞文戴尔家族的命运。按我说的做,半点都别打折扣,好吗?这是恳求。”就在这时,正在啃第三块羊排的奥里克斯少爷忽然满嘴油花地回过头来,目光诚恳地看向了兰顿。

    心思被看破的老兰顿叹息道:“少爷,满打满算,我服侍您和老爷已有四十三年了。我了解您,就如同了解我的孩子……可我从没见过您这个样子。您到底是怎么了?”

    “我所了解的一切,即便说出来,你也不会相信。按我说的做吧,相信我。”奥里克斯悠悠说道。

    “好,我会的。”老兰顿长出了一口气,深深点头。

    ……

    一名远道而来的瘦弱骑士,来到了瑞文戴尔庄园的大门外。

    骑士穿着白银之手骑士团的训练软甲,外面罩着一件印有白银之手徽章的战袍,脸上则裹着面巾。斯坦索姆地区什么都好,唯独风大,尤其是秋收前后,大风把哪哪都是的小腻虫吹进眼睛里,骑马赶路的人要多难受有多难受,所以面巾头巾一类是这一地区居家旅行的必备之品。

    相较起瘦小的身材,这名骑士的胸肌高高鼓起,壮硕得有些不正常。

    原来是一个女人。

    女骑士解下面巾,露出一张一看就是常年经受风吹雨打,以至于皮肤多有些粗糙的容颜,鼻翼两侧还长着一些小雀斑。可其底子却是好的很,五官恰如其分,称得上标致二字。

    看门的仆从看清她的面容后脸露喜色,急忙行礼:“布丽奇特小姐,您来了!”

    “他好些了吗?听说他昨天就醒了。”布丽奇特·阿比迪斯翻身下马,笑着问道。

    “好些了好些了,就跟没事人一样,正在餐厅里用餐呢!”仆人上前接过女骑士手里的缰绳,恭敬地说道。

    布丽奇特道了声谢,轻车熟路地走进了瑞文戴尔庄园。

 

艾泽拉斯时光法典: 【先拿便宜老子开刀】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