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痞仙胡不归 > 第十三章 施药
痞仙胡不归  作者:代晓·
    第一章无名谷

    山谷里云雾缭绕,在山坳处忽隐忽现,错落有致地闪现出一些草庐。从一间草庐里传来了朗朗的读书声。

    “……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为鲲。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

    在草庐的不远处,一个少年躲在一棵大树后,探头探脑地向草庐里张望着。

    啪的一声,一根戒尺敲在少年人的头上。少年扭过头一看,背后站着的正是文武堂的教授——了无大师。

    “胡不归,你枉费我的教导,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了无大师又在胡不归的脑袋上敲了两下,无可奈何地说:“还不滚回课堂!“

    胡不归的长袍袖口里,传来两声犬吠和磨牙的声音,胡不归咳嗽了两声,袖口里的袖犬才没有了动静。

    了无大师看着胡不归走入草庐,不禁叹了一口气。

    胡不归刚走到草庐的门槛,一不小心,踩在了一块新鲜的苔藓上,他惊呼了一声之后,便四脚朝天摔倒在了地上。

    一只头大身细的袖犬,也从袖子里被甩上了半空,袖犬凄厉地叫了一声,大头朝下,一颗脑袋活生生地插入了青石板,不停地用力踢蹬着露出来的四条腿。

    学堂里的三十七个学子们都哄堂大笑,一些好事者还拍手称赞。

    胡不归在哄笑声里爬了起来,面红耳赤地跑了过去,把袖犬硬生生地拔了出来。

    等胡不归回头看那块凭空出现的苔藓时,却发现青石板上干干净净,苔藓已经不翼而飞。

    袖犬的脾气很大,当它听到哄笑声之后,就狂吠了几声,张开大嘴露出锯齿一样地牙齿,威胁着学子们。

    一个衣着光鲜的相貌英俊的少年,嘴里发出“咄”的一声,只见从他的袖口里窜出去一道黄光,黄光落在胡不归的面前,化作一头斑斓猛虎。而后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大吼:“嗷呜!”

    胡不归感觉手上一热,被大头袖犬的热尿淋了一身。

    学堂里更欢乐起来,嘲笑、讽刺的话此起彼伏。

    “胡不归,带着你的瘦狗回家去吧,你不配坐在这里谈武论道。”

    “笑死我了,这条瘦狗刚才还张牙舞爪,现在竟然吓尿了。”

    “胡不归,哈哈哈,四脚朝天的样子像不像乌龟?”

    ……

    胡不归羞愧难当地看着大头犬,眼神儿变得逐渐凌厉起来。

    大头袖犬吓得一哆嗦,它心里想,晚上会不会被煮在铁镬里,变成胡不归餐桌上香气四溢的晚餐?大头犬灰溜溜地钻入胡不归的袖口里,连大气也不敢出。

    “肃静!”了无大师站在胡不归的身后说道。

    课堂上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那头斑斓猛虎也化作一道黄光,钻入了那个少年的袖口里。

    胡不归蔫头耷脑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狠狠地往袖子里捏了一把,袖犬疼得叫了一声。一人一犬心意相通,袖犬大头知道,主人不会把它变成狗肉了了,心里又快乐了起来。

    了无大师捋了捋下颚垂下来的雪白长胡须,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们少年人不知亡国之恨。我们人族已经到了危亡时刻,你们却不思进取,以胡不归取乐。云起,你是哪国人?”

    适才放出斑斓猛虎的少年站起身,恭恭敬敬地答道:“回教授话,云起是大夏国人。”

    “紫苏,你是哪一国人?”了无大师向刚才笑得最开心,说胡不归四脚朝天;像乌龟的那个明眸皓齿的少女问道。

    紫苏也站起身,毕恭毕敬地回答道:“教授,紫苏是滇国人。”

    “圆空,九难,你们两个是哪国人?”

    这两个也是适才闹得最欢,嗓门最大,冷嘲热讽胡不归的少年人。

    “弟子圆空出生在北罗丹国。”

    “教授,弟子九难是云国人。”

    了无面无表情地说:“伸出手来。”

    云起、紫苏、圆空、九难四个人都伸出左手,了无大师拎着戒尺,依次重重地在他们四个人手掌上打了两下。虽然没有灌注真气,但竹戒尺打在手掌心,也让云起等四个人疼痛难忍。

    少年人基本都挨过戒尺,痛感过后倒没什么大碍。但紫苏还是第一次被惩戒,她看到自己白嫩的手掌在瞬间红肿起来,不禁疼得落泪。

    “云起,你说一下,你们为什么受到惩戒?”

    “教授,我们不该用幻化术去戏弄胡不归。”云起答道。

    “紫苏,你说一下。”了无大师说。

    “教授,我们肩负着家国的血海深仇,不应该如此嬉闹。”紫苏低着头答道。

    “国破家亡,山河破碎。你们还有心思胡闹。未来还要靠你们去收拾旧山河,复兴人族大业。如此下去,我们人族还有什么希望?”了无大师声音有些颤抖地说。

    “弟子知错了。”云起说。

    “弟子错了。”紫苏说。

    自从胡不归重生到中州大陆,根据这十几天的了解,无名谷是一个上千户人家的小镇,这里所居住的大多是大夏国,以及云国、滇国、、北罗丹、东古晋,西川城等大小十几个国家的遗民。

    自从人族被魔族联合妖族里的一些妖人,经过几十场惨烈的战役后,人族仅存在世上的数量,已经不足千万人口,分散在荒山野岭,洼地沼泽以躲避妖魔族群的杀戮。

    曾经辉煌灿烂的大夏,云国,滇国等人类文明,已经灰飞烟灭,大量的人族神级将士;在最后一场决战中消失殆尽。各国国主,文武宰相,天王,学士,将军所剩无几。劫后余生的遗民,也都隐藏在诸如无名谷这种地方,韬光养晦,希望有朝一日光复中州大陆。

    胡不归还在想着,猛然听到了无大师说:“胡不归,伸出手来。”

    胡不归吓了一跳,但不得不把手伸出来。

    “你可知我为何要罚你?”

    “知道,弟子经常迟到早退旷课逃学。”胡不归哭丧着脸答道。

    “啪啪!”两声过后,胡不归的左手掌立马肿得像小馒头。很显然了无大师盛怒之下,在竹戒尺里注入了真气。

    恨铁不成钢的真气!

    打别人不用真气,为什么打我用真气?

    嗡的一声,胡不归感觉脑海里多了一串文字:了无大师,元神修为渡劫境初期,经脉受损。武道功法,大乘佛法龙象般若功七层。弱点:功法至刚至阳,威猛有余而失柔和。命门:风池穴。

    胡不归大喜过望,做为重生者,自己一直苦苦寻找的金手指,就这样石破天惊地出现了。

    “教授,你能不能再打我两下?”胡不归异常诚恳地说。

    学堂里的学子们都目瞪口呆,以为胡不归被打迷糊了,或是突发失心疯,竟然贱兮兮的还要求挨打。

    了无大师气极反笑地把竹戒尺抡圆了,狠狠地敲在了胡不归的脑门上。

    胡不归脑袋里轰的一声,他感觉眼冒金星,天旋地转,一头就扎在了地上昏死了过去。

    “罪过,罪过。阿弥陀佛!”了无大师口颂佛号,心里暗暗后悔自己下手太重,便急忙挥手渡过去一丝真气。

    胡不归慢悠悠地醒转过来,脸上竟然露出一丝喜悦的表情。

    “教授,能不能再打一次?”

    了无大师愕然地看着胡不归,差一点吐出一口老血。

    受虐狂魔吗?云起,紫苏他们大眼瞪小眼,心里都在想,这家伙原本脑子就不灵光,现在一定是被了无大师一戒尺打得更傻了!

    了无大师虽然经脉受损,但毕竟是渡劫境的宗师级人物,他心知胡不归有点不对劲儿,便搭上胡不归的脉搏,用一缕真气去查找原因。

    猛然,了无大师感觉到自己的真气,像开了闸的洪水一样汹涌着冲出去,便慌忙把手指收了回来。

    难道是被种了魔胎?了无大师想到此处,面色不禁变得惨白。

    了无大师站起身,稳定了一下心神说:“五日之后,无名谷挑选六十七名学子去龙陵渡会试,你们抓紧时间学习,我希望有半数的人,就出在我的课堂。下课!”

    了无大师刚要迈出门槛,又听到胡不归声嘶力竭地喊道:“教授,能不能再打我一次?”

    噗通,噗通!课堂里学子们摔倒了一片!

 

痞仙胡不归: 第十三章 施药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