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媳妇总怂恿我造反 > 浮云镇阴谋9
我的媳妇总怂恿我造反  作者:孟灵筠
    上官玉:“你找到什么线索了吗?”

    月有缺:“这些人用来自杀的毒药是醉梦。”

    “醉梦?这是什么东西?听都没有听过,该不是你编出来的吧?”上官玉质疑道。

    月有缺:“醉梦乃是一种无色无味且不会带来痛苦的毒药。”

    “这么厉害?岂不是很珍贵?居然这么大手笔给那么多人用?你莫不是在开我玩笑吧?谁家会用这么昂贵的毒药来给下人自杀用?”

    月有缺和上官玉相处的久了之后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一个与上官玉性情相近的人,也是这么爱说话,也是这么有逻辑,也是这么的喜欢讲道理,抢话茬…

    是谁呢?这种熟悉的感觉。

    月冬脸上有一丝愠色,喝道:“你能不能让我家公子把话说完?你老是打岔,我家公子还怎么说?!”

    月有缺终于找到了这股熟悉感的源头了。

    上官玉看了这一个插嘴的姑娘一眼,这没大没小的样子,像极了自己那个离家出走的妹妹。

    上官玉:“你倒是给我解释,为什么给一个下人用那么珍贵的毒药。”

    月有缺:“醉梦并不是什么珍贵的毒药…”

    上官玉:“无色无味难道不珍贵?你知道天下无色无味的毒药有多难找到吗?”上官玉再次打岔。

    “醉梦不珍贵的原因在于起效速度慢,而且可救治。用来下毒毒害别人,被毒害之人很快就会有症状,并且能够及时得到救治,起不到害死人的效果,所以醉梦已经被淘汰出害人命的毒药行列了。”

    “既然不能害死人,那地上这些人又是怎么回事?”

    “醉梦用来害人是下下选的毒药,但是用来自杀便是最好的毒药,吃了之后要是后悔了还能求医,要是想要起效快一点的话,只需要用内力加快血流速,自然就能立马见效的。所以这些人是自杀的。”

    “可是,无色无味的毒药应该很难求的吧?”

    “不能用来杀人,就算无色无味也不珍贵了。而且制作醉梦的材料并不罕见,所以算不上珍贵。”

    “那你把醉梦说出来的意义是什么?既然这不是珍贵的毒药,那是不是代表大部分人都能拥有?”

    “并不是,就是因为醉梦没有杀人的价值,所以制作醉梦的工艺已经失传了,当今世界,能够制作醉梦的人屈指可数。”

    上官玉的眼睛一亮,难道这么快就找到了罪魁祸首了?

    上官玉:“都有谁?”

    月有缺:“我师父,我,神医门的门主,以及神医门门主的亲传弟子。”

    上官玉:“神医门?神医门不可能将神将门的人杀死,而你们…”一脸怀疑的看着月有缺。

    月有缺:“或许这世界上还有人拥有这种技能,只是我还不知道,要是上官兄能够查到醉梦的出处自然就知道这起事件的元凶了,想来醉梦不会在市面上流传的,拥有醉梦的人也很少,只要找到还在使用醉梦的人,到时候再排除,便能找到那个元凶了。”

    上官玉点点头。

    月有缺:“还有第二条线索。”

    上官玉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月有缺,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眼睛里充满了欣赏,这是一个人才。

    月有缺:“这些女子身上穿着的衣服,虽然料子很普通,但是上面绣着的花纹应该是合欢派独有的针法。这些女子应该与合欢派多少有点关系。”

    “合欢派?据我所知,合欢派的人都是穿红色纱裙的。”

    月有缺点点头:“的确是这样的,但…这些花纹的确是合欢派的。至于为何是白衣,这还需要调查一下。”

    上官玉:“除了这些呢?还有什么线索?”

    月有缺看了上官玉一眼,随即视线转向了那些女子,深深地凝视了好一会儿后,月有缺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月有缺摇了摇头。

    上官玉顺着月有缺的视线看向了那些女子,眉头微微一皱。

    月有缺:“上官兄呢,有没有找到什么线索?”

    上官玉回神,一愣,有点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上官玉没想到对方这么轻易就将线索告知,上官玉脸色有点不好了,人家坦坦荡荡的样子,自己倒有点小人之心了。

    上官玉等人到现场去查看了,但是结果也就和月有缺查到的一样,没什么有用的线索,就算有,上官玉也不会跟月有缺说的。可是现在月有缺这么大方就将线索分享,上官玉也不好藏着掖着了。

    上官玉:“将毒藏在后槽牙,这是京城名门大家族中养私兵的时候常用的手段。因为皇帝禁止皇宫贵族豢养私兵的,所以一旦发现是要杀头的,所以一旦被发现,私兵便服药自尽,这样一来就逼问不出是谁家的人了。可是在二十多年前因为你们影月宫的那位不可一世的宫主,潜入大宅中杀人,闹得那些大臣人心惶惶,后来养私兵法律便放松了,并不至于死罪了。”

    月冬翻了一个白眼:“用得着你来解释吗?你以为我家公子不知道?”

    上官玉越来越不喜欢月冬了,真的是像极了自己的那些姐妹,对待自己的态度总是那么的轻蔑,让上官玉没有身为男子的尊严。

    上官玉瞪了月冬一眼,很凶狠的,希望月冬会害怕,可是…上官玉瞪了月冬,引起了月冬更加凶狠的回瞪:你小子瞪谁呢?不知道我年龄比你大吗?

    月有缺扫了月冬一眼:“月冬,不可放肆。”

    月冬被月秋拉到了远处,免得月冬打扰到公子的交谈了。

    上官玉心情非常不好,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为什么自己的凶狠从来无法吓到那些女子?就连上官长乐那胆小的家伙也不买账?上官玉非常郁闷,都怪娘亲将自己生的太过漂亮了。

    回想起初见面时的情景,月有缺的气度是上官玉羡慕的,想要拥有的,可是却无法拥有的,明明当时月有缺处于一种被钳制的困境中,但却能够无悲无喜,不慌不忙,也不跳脚,除了温和,似乎就没有别的脾气的样子,让上官玉可望而不可即。要是当时自己被一个这么嚣张的小子那般无礼的对待了,想来自己肯定是会跳脚的,并且跟对方叫板起来的。

 

我的媳妇总怂恿我造反: 浮云镇阴谋9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