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是月华退下,新日初生。七海中心的摆月殿内虽不得日光,却已有轮值的仙君匆匆来报。

    八荒使者求见,有礼送于西辞神君。

    邯穆挡了一把,“即是八荒之礼,扔出七海便罢。”话虽这般说着,到底欲随来人出海接见。

    扔掉礼物,自是按着西辞的心意。这一万年来,每隔一千年,珺林神君便送上一份大礼,说是为当年之事聊表歉意。而西辞从未看过,皆是原封不动扔出了七海。故而毓泽晶殿内的护殿仙君皆知此道。而出海接见,那是七海同八荒数十万年的盟约犹在,面上功夫不可少。

    邯穆才要转身离海,却见得摆月殿大门豁然打开,黑袍墨发的少年女君,怀中抱着两只雪白兔子,一手轻搂安抚,一手持了根橙黄灿亮的冰糖萝卜喂给它们。

    边走边道,“传八荒使者入毓泽正殿,本君候着。”

    此令传入洛河等人耳中,一行人怔了怔,以为邯穆传错了谕令。

    邯穆挑眉,“本座初闻此令,亦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洛河摇头叹了口气,无声随在邯穆身后。

    邯穆君话多,只问道,“便是本座占了范林,尔等不会是在入口处苦等三月才来的吧?”

    洛河的叹气声更重了些,“吾等一路游山玩水而来!只当还是同前几次一般,扔了便完。谁能想到,西辞神君这……当真是海底针!

    话至此处,洛河疾步上前,转到洛河身侧,将他拉至一旁悄声开口,“你且同我说说,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我这心里没个底!你们那君上不会还在生我家君上的气,要迁怒吾等……吾等法力低微,可受不住她那修为!”

    “这个……”邯穆沉吟道,“本座虽常日侍奉君侧,然君心难测,不好说不好说!”

    “这……”洛河心中戚戚,面如霜打。

    “总而言之,若是我家君上当真不爽,欲对尔等下手,本座且拼命劝着便罢,保你们安全退出七海!”

    “当真?”

    “当真!”

    当真个鬼!邯穆心下暗思,自家那位君上连你们君上都是说打便打,当年双主三尊皆在,也没能让她住手,我算个什么玩意,要是真是请尔等入瓮的,我且先跑了再说。

    邯穆这样想,并不算夸张,原是他听过,七海的上一任君主,凌迦神尊,并着神族仙界里的首代司战之神御遥神尊,皆说过,丛极渊一战后,西辞神君便是要重新颠覆了神族仙界,亦是可以随了她的。

    *

    毓泽晶殿内,邯穆带着一行人入殿时,西辞正坐在正座上,给吃完冰糖萝卜的兔子喂汁子水。

    殿下众人一时屏息凝神,睁大了眼。因为他们瞧得真真的,西辞案几之上,摆着的乃是崔芽树叶和流桑花。崔芽树叶翠绿欲滴,如珠饱满,碧光盈盈,丝丝灵气流转开来。流桑花则白玉金盏,竟是完完整整的两朵,而非花瓣。

    此刻皆在西辞手中,被捣碎成汁,一点点喂给兔子。

    自然,众人心中皆是一样的两重想法。

    赐我喝一口,不,一滴就好。

    败家,不,简直是败国!败族!

    崔牙树世间只有一棵,长在九天云霄里大宇双穹之上,乃是相安少主用来果腹之树,根须树叶皆可炼药为丹,是修补元神的唯一法门。

    流桑花生于巫山,乃是御遥神尊护殿之花,一嗅凡人飞升,一瓣入喉神位即得,一朵在身可抗天雷。

    而在这位女君手里,皆不过是给她宠物的饲料罢了。

    邯穆率先回过神来,推了推洛河手肘,洛河愣是没反应过来,还是呆呆望着案几上专心喂养兔子的西辞。

    “崔芽树是她母后的,流桑花是她姑母的,说到底都是她的!”邯穆以密音相传,“瞧你心疼的没见过世面一样!”

    世面自是见过一些,只是没见过这般奢靡爱宠一介宠物的。

    洛河敛正仪容,躬身拱手拜倒:“小神八荒青丘君殿掌殿使洛河,拜见西辞神君!”

    昨夜一梦,西辞醒后,确实有一个瞬间对玉冰白兔失去了兴致。本想将其一同放回,却又转念想来,白色圆毛至此便只有它俩了。现下放开,无物可续,她撸什么去。遂而又抱着睡了半夜。只思虑着,如何诓了北顾回来,借她使一出美人计,迷了珺林神君,换些长着大尾巴的白毛乖乖再说。

    却不料,八荒使者先来了七海,正中她下怀。即便如此,她还是做了两手准备,方才在在摆月殿中,便已传水镜传信给了北顾,想来此刻对方已经收到。

    如此,再应了当下,说不定可以得到更多宠物。

    这般思虑间,西辞噙了抹极温和的笑意,声色柔柔道:“仙君免礼!快快请起!”

    洛河垂首不敢起身,只眼峰扫向邯穆,邯穆亦吃惊地望着西辞。倒是随同洛河前来的三个下属,因未见西辞从前为君为神的模样,反而自然地想应声而起。

    “仙君请起!”西辞耐着性子。

    洛河终于颤颤起身,继续恭谨道:“小神奉珺林神君之命,特向西辞神君送来一分薄礼。”话毕于掌中化出一个锦盒,交给邯穆。

    “呈上来吧!”西辞示意邯穆,转而冲洛河笑道,“替本君谢过珺林神君!”

    洛河越来越觉的莫名,这西辞殿下莫不是改了性子,竟然开口对君上言谢,这厢还未想明白,却听得西辞话语再度传来,“这些年,珺林神君可好?”

    “好……不、不好……好……”洛河已经不知该如何回话,只木木立在殿下,僵着一脸笑意来来回回重复这那几个字,最后也不知道到底好不好,索性没有了声音。

    却不想,殿上那女君,掀开锦盒后,亦没有说话,只定定看着河中之物,半晌方才拿出摊开细读。

    洛河看着那描金绘印的帖子,一颗心几乎要跳出口来。

    虽然他作为珺林神君的首席掌殿使,又是自小陪伴长大的情分,对这名为送礼实为求亲之事,从第一次接这差事起便是知晓的。但他也清楚,按着西辞对珺林的嫌恶,这礼是无论如何也进不了毓泽晶殿的。是故每千年领一回,便当得了假期出青丘玩乐。

    既然他一介属臣这般明白,珺林神君自然更是清楚,只是万年来依旧如同习惯般地送入七海。每次他回命礼物被扔,青丘君殿内的少年君主亦无甚反应,只笑笑便处理其他政事,仿若这只是一件极平常的小事。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得了这差事,心中恐惧,只当有去无回。珺林却拍着他的肩膀劝慰:“她若肯看一眼,当是本君之幸。然本君无此幸,便是你之美差,可全了你周游列国的心,偶尔还能下凡逛一逛。”

    果然,为君者诚承不欺他!

    可如今是个什么意思,君上啊君上,可是你之幸要来了?而臣下可还出的了七海?

    洛河看着上座之上的女君,将帖子来回看了数遍,却仍旧一言不发,只是眉头皱起又松开,松开又皱起。

    一旁的邯穆亦识得,此乃玄黄玉之帖子。神族仙界内,只有一桩事需得以玄黄玉上贴,那便是求亲庚帖。不禁张大了嘴,望向洛河!连密音都忘了使用,不敢置信地以嘴型发出“求亲”二字,以作疑问。

    洛河自没空理他,只想着如何快些逃脱这是非之地。

    良久,两人听得上首处声音传来,竟是又问了一遍,“珺林神君近来可好?”

    洛河深吸了一口气,亦作了最坏打算,却还想着为自己君上搏个同情,只拱手道:“君上自万年前重伤,至今难愈,并不太好。”

    话既至此处,索性便又添了句,“此番来时,君上愈发不好了。臣下此刻尚且忧心不已,故而不敢久留。索性今宵礼已献上,使命已了,就此拜别神君!”

    邯穆鄙夷地望着与他同阶品的仙君,啧啧,半个时辰前也不知是谁说一路游山玩水而来!这为了保命,真真是连着自家君上亦可为借口。

    “可着人医治?”西辞此言一出,两人又惊了一惊。

    可着人医治?洛河默念了一遍,心下暗思,最好的医者便是您的父君,接下来的便是您七海之中央麓海的守护神白姮,他们不都随着您的心意,半点不肯援手吗?

    如此想来虽是气愤,却到底还得回话,“青丘之中,尚有药君勉强可看顾!”

    重伤难愈,愈发不好,无上佳医者医治……西辞看着殿下回话的来使,又想起这些年频频听到珺林神君缠绵病榻,不日羽化的传闻,想来当是真的。

    她的目光重新落在庚帖上,半晌后做了最后询问:“神君身子这般孱弱,咏笙殿下可携本君胞妹前往青丘君殿探望?”

    “咏笙殿下同北顾公主随桑泽和御遥两位神尊长居巫山,许是怕扰了君上养病,甚少回来。不过,每百年都会差人送来流桑花给君上滋补。”此番,洛河倒是据实回答。

    只是此言一出,于西辞算是彻底了悟,她同珺林神君不过一面之缘,呸,一面之孽,如何便劳驾他来求娶自己!初见此贴,当以为他是有着受虐的癖好。此刻已然一清二楚,定是因为自己这张同胞妹□□分相似的脸,想在弥留之际求来聊以慰藉。

    唔!当真是万年情深!奈何君王有意,神女无情!

    西辞深吸了口气,看来这美人计当由自己亲来上阵。本来为了大尾巴乖乖,原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只是如今反倒是便宜了对方,加之想到当年自己被无礼轻薄,一时又心有不甘。

    思来想去,这美人计,若让北顾去,原也就是让她在他面前晃两下,待迷了他眼,乱了情智,换两只圆毛撸一撸便罢。可是若由自己亲去,便不是三两只这般简单了,她以攻城掠地之心算计,轻抚怀间两只玉冰白兔。

    半晌,腾出一只手,将案几沙盘上林立的旗帜拂袖间拔了个精光!

    不入毛穴,焉得毛毛!

 

师妹的第九十九只圆毛宠物: 4.八荒来使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