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到自己绝美以后[重生]  作者:一笔三花
    “多久了,”臧南渡看了一圈儿臧栖山从柜子里扒拉出来的药,最后坐在岐林旁边哪个也没碰,抬手碰的是岐林脖子上的皮肉。

    发炎了,今天再看周围就有一圈儿红肿。

    岐林知道臧南渡问的是葛孟平的事儿,也就实话实说,“两年。”

    臧南渡没接话,就这么听着。

    “以后这事儿能找臧栖山,”臧南渡收手回来,电话开始响,等看了眼名字没接,但是人已经站起来了,“葛孟平不敢动他。”

    “跟我走么?能请半天假,”臧南渡说完这话的时候顿了一下,穿衣服的手也跟着一停。

    多事。

    他现在的工作性质和生活状态其实对于放进去一个岐林来说,不合适。

    臧栖山这个年纪无所谓,但是他不行。

    “不用,下午还有体测,我在这儿休息一会儿就好,”岐林话讲出来,自己也往自己脖子上碰。

    伤口的地方比刚才要更烫。

    “我知道,”岐林头没抬,自己盯着脚尖儿在床沿上来回晃,“你说的我都知道。”

    岐林突然抬了头,给臧南渡露了个笑。

    这个笑里,缠杂着岐林一多半儿的真心。

    臧南渡盯着笑脸,伸手从兜里掏出一块儿白手帕,往岐林手里塞。

    “擦汗,”臧南渡没回头。

    岐林低头把那张丝丝滑滑的料子缠在自己手指上,然后轻轻抬着胳膊。

    对着自己的嘴,轻轻一碰。

    夏风在自己身边兜兜转转直到把臧南渡留在这里的气味全部带走,岐林才仰着往床上趟。

    最后轻不可闻的笑了两声。

    等睡醒的时候已经过了吃饭的点儿,旁边做着一个挺年轻的老师,“你醒了?”

    “您一直在这儿?”岐林眼睛还没聚焦,转头的时候脸上还带着茫然,“该上课了。”

    “那先吃饭,”老师年纪不大,斜挂着件儿白衬衫,皮腰带规规矩矩扎在腰上,“等会儿上课。”

    岐林坐起来,醒了会儿才说,“您不用这么麻烦,刚才叫醒我就好了。”

    “你别推辞,我也是被托着办事,饭还热着,这里是我从外面捎的两瓶儿药,我帮你涂上?”

    岐林轻轻摇头,说了声谢谢。

    挺客气把人请出去了,知道是臧南渡离开后特地留的老师。

    然后看着把该吃该涂的都自己收拾了,然后拎着乖乖去洗漱。

    刚出卫生室的门,就能听见迎面同学的指点。

    好坏都有,但是岐林没所谓,自己进了教室找位置,但是上面自己的东西都没了,前桌儿的小姑娘满脸惋惜,“老师让你去趟教导室。”

    “林同学,”三班的班主任抱着教案进来上课的时候,指了指隔壁,

    “以后去四班上课,你的东西我找同学帮你搬过去了,等会儿上课直接过去。”

    他被调班了。

    三班群里因为这事儿就又开始变得热闹。

    -四班是个什么神仙运气,校草扎堆儿啊。

    -颜是真的能打。

    -而且岐林貌似被臧栖山罩了,这班说动就动,这不明摆着了。

    匿名-我看葛孟平这次拽不起来了,岐林现在贴上臧栖山,他怕是连冲他叫一嗓子都卡痰吧?

    匿名-我就看他不爽,长得跟个女人一样,骚、着呢,估计自己偷偷来大姨妈。

    -我们女生招你惹你了?

    -同意,楼上有病。

    匿名-岐林脖子上那道吓人的口子听说就是葛孟平昨天放学堵人干的,讲道理,这算犯法了吧。

    匿名-岐林平时那么老实,葛孟平也下的去手。

    -操、你大爷,几个狗敢在群里叫,有本事这话当着我的脸说。

    因为葛孟平的突然加入群聊,导致群里安静了不少。

    岐林趴在新的课桌上看消息,现在因为葛孟平故意伤人这事儿学校闹得挺大,葛家压着消息摁着自家儿子的头给岐林赔不是,所以姓葛孟平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岐林觉得自己现在能消停几天。

    他书包里还有上次做了半本二的习题,他自己垫了胳膊歪着头又开始写写画画。

    四班现在所有人都在一边儿打量岐林。

    因为人人都知道他现在趴的位置的旁边是臧栖山。

    臧栖山发混,跟三班葛孟平都是齐名儿的混账,有人说长得好看的其实命都不好,岐林现在是刚脱虎穴又入狼窝。

    臧栖山现在去了老师办公室还没出来,等一会儿来了,看见岐林还不知道要怎么欺负人家。

    周围叽叽喳喳的声音渐渐远了,岐林在桌子上支棱着手机。

    阳光平洒在岐林手背上,顺手点开一档综艺。

    排的梁戍星的档期。

    现在都知道演戏火,所以现在他着急转型,但是毕竟资历浅,很多娱乐公司不买账,他这次能顺着关系找到臧南渡,也是下了不少功夫。

    梁戍星模样好这是公认的,因为磕颜所以粉丝数量还算勉强过得去,但是娱乐圈里更迭太快,好作品好演员还是有分量。

    岐林曾经对梁戍星做过一次客观的评价。

    长得好,嗓子好,演技不行。

    这样的想转型能仰仗的除了自己的脸,就是剩下能疏通的关系。

    所以他还算聪明,找人也准。

    臧南渡虽然不明着蹚圈儿里的浑水,但是架不住想往高处走的人。

    所以围在他身边圈儿里的人到不少。

    “新同桌儿,够勤快,”臧栖山嘴里嚼着口香糖,扯了椅子往岐林边儿上坐,“看的什么?”

    “梁戍星?”臧栖山瞄了一眼,然后不怎么感兴趣,伸手抽了岐林胳膊底下的本子“你还看这个,题本儿借我抄抄。”

    被抽了本子的岐林关了手机,扭脸问,“臧哥安排的?”

    “臧哥”两个字扎着臧栖山的耳朵,“你们怎么认识的?叫他就行?”

    “认识挺久了,”岐林看着窗户外面下面陆陆续续开始跑学生,“上体育课么?”

    他认识臧南渡24年了,人就朝着自己眼睛里撞。

    但是臧栖山不一样,记忆里臧栖山只在成渝混了半年高中,最后出国了。

    而且对方也是这个夏天才接住到臧南渡家来的,对他上辈子的交情就更弱。

    以至于岐林度臧栖山很陌生。

    “体育课那玩意儿多无聊,我哥下午又得来抓我,烦,”臧栖山手里的本子没做两道题,自己在凳子上坐没坐相儿,看着岐林站起来,自己伸了条长腿搭在桌子对面,“跟我翘课,带你玩儿刺激的。”

    岐林的手放在臧栖山的小腿上,没用多大力,就是轻轻一搭,“我得上课。”

    臧栖山从岐林的脖子一直打量到他的手背。

    上面有微微凸起的青筋和修长的手指。

    就这个巴掌打过人。

    臧栖山两腿一勾,把人夹在中间,“确定不去?”

    岐林回的礼貌,“不去。”

    臧栖山没放人,自己使劲儿把人往自己这儿兜了兜,“你跟我哥什么关系?”

    臧栖山知道臧南渡,在他眼里臧南渡简直刻板严肃的要命,尤其是个人的私活儿最难走,中午臧南渡交代这些事儿的时候,他有点儿不敢信。

    臧南渡最烦麻烦,也忌讳别人往自己地盘上插一脚。

    但是在岐林在他那儿又是特殊。

    “要迟到了,”岐林看着下面已经站好了队,没怎么有感情催他,“我时间不多了。”

    臧栖山皱着眉头看人,最后撤了脚。

    有时候他觉得岐林跟臧南渡在某个时刻还挺像。

    岐林是最后一个到的,小跑了两步有点儿出汗。

    代课的是之前的体育老师,冲着岐林招了招手,让他先去换衣服。

    成渝中学是市重点,里面软硬件儿都是顶配,所以这所重点高中里不是有钱就是成绩好。

    两边儿多少都得占一个。

    岐林是后者。

    他去换衣间换下成套的衣服,出来的时候赶上第一轮慢跑热身。

    夏天的尾巴还在,几圈儿下来就有人开始遭不住。

    岐林自己找了个凉快儿地坐着,伸手擦汗。

    周围几个小姑娘人手一瓶儿水,堆在旁边看着岐林都一个个都不敢往前走。

    几个打球的男生投着篮往这儿斜眼,“不至于吧,就他那小白脸样儿,那群女生图什么啊?”

    “三班来的到这儿还成了个稀罕,真有意思。”

    抱着球的几个男生觉得没劲儿,其中有人拍着篮球叫板,“岐林,你来不来?在阴凉底下等着女生给送水,真有脸。”

    岐林带着儿耳机不怎么搭理。

    几个男生急了眼,“还带不理人的。”

    里头几个脾气暴的扔了球。

    力道大。

    几个女生叫着躲。

    岐林起了个身,接了,就站在原地,往框里扔。

    很利索,篮球转着圈儿蹭着球网钻进去,刚才扔球的男生直了眼,嘴里酝酿着一嘴的讽刺没地儿放,最后操了一小声。

    男生最烦长得好看还一身本事,以前没听说又岐林这号儿人,这个投篮准度的肌肉记忆无疑很可怕。

    岐林至少玩儿球的时间不会短。

    岐林自己知道,他现在的身体是拥有超过十年的经验

    “靠,什么鬼,他那样儿的怎么搞?”四班男生最近看岐林都不怎么顺眼,但是特地被调到臧栖山的同桌儿,谁都不敢做的太明白。

    人群里不知道谁说了一声,“那就玩儿阴的呗。”

    “反正臧栖山又不上体育课。”

    几个人刚商量完,后头臧栖山欠着出声儿,

    “你姥爷从今儿开始,天天上课。”

    臧栖山过来,捏着讲话男生的肩膀,示意他传球。

    几个人才脸色铁青尬笑,幸好前头那句臧栖山没听着。

    臧栖山手里的球没捂热就瞧见坐在树底下的岐林,手痒过去。

    岐林低着头,修长的手指就捻在页角上,不紧不慢翻着,臧栖山想伸手朝人肩膀上搭,看见一眨一眨的睫毛改了主意。

    脑袋往岐林腿上一杵,占了放书的位置,眼睛往刚才的地方瞄,

    “我打听的,他们要搞你。”

    岐林想扭头瞧,突然脖子上多了一只手,猛地拉扯向下,幅度大到碰上臧栖山的鼻尖,

    “嘘——”臧栖山乐着故意小声,强制保持这种距离,

    “我就来讨个报信儿的赏,”

    “亲嘴那种,成么?”

 

意识到自己绝美以后[重生]: 5.第 5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