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穿成落魄亲王的恶夫君 > 4.火烤板栗
    虽然荠菜长了一片儿,但是到底是野菜,不是经过人工种植的,数量不是太多。宋景文将这块儿搜刮干净了,荠菜暂放在树下,又往上走了走。

    答应了不上山?宋景文表示自己没说过。

    宋景文的运气不错,在山上发现了栗子树。西汉时期就有了板栗,而且板栗多长于山丘缓坡上,好养活得很。

    宋景文当即爬上了树,敲了些下来,没打算土匪挪窝似的的都带走,只拿够了今日的份。

    待会儿就用这个做奖品吧,没有锅,也没有糖,宋景文只能退而求其次的烤栗子。想想糖炒栗子的滋味,宋景文就忍不住的咂咂嘴。

    宋宇一帮小孩子气喘吁吁跑回来的时候就见着宋景文老神在在地翘着腿,哼着歌,靠在粗脖子树下的一副没骨头的样子。

    宋宇朝后面的小伙伴做了个手势,场面顿时安静下来。他心下一喜,踮着脚尖,悄咪咪地朝宋景文怀里的果脯下手。

    宋景文闭着眼睛,可神经却没松弛下来,老远地听到了一群小鸟归巢的叽叽喳喳声。

    “小子,干什么呢!”宋景文突然睁眼大喝一声。

    宋宇的手还未及收回去,一下子吓软了脚,瘫坐在地上,泪包凝聚在眼角,一眨眼就会破碎。

    宋景文提着他的手,自己没那么吓人吧,压低声音,“行了,男子汉动不动就掉眼泪,你这群小弟还能服你?”

    宋宇立时将眼泪憋了回去,硬气地拍拍手,提溜过来两草藤的大红虾,“你数数,我肯定是最多的。”

    其实他们在河边比过多少了,宋宇就是故意看宋景文识不识数的。总是听阿奶念叨堂哥没傻之前是个小神童,他就不信宋景文傻了这么多年还能有多聪明。

    宋景文有模有样地在地上写正字,将每个人的数量报了一遍,做到公平公开公正,完了点点头,“你确实是最多的。”

    二狗比宋宇还高兴,“那你快把果脯交出来啊。”

    二狗拿到手就将果脯塞给了宋宇,又转头冲着宋景文嚷道,“你回去可不能跟宋阿奶说我们偷你的东西,这是我们自己挣来的。”

    其余小伙伴也都点头附和,宋宇这个小头头做的还挺受爱戴。知道他先前一点没吃着,都有意让着他呢。

    虽然宋宇带着这群小屁孩给原主找了不少麻烦,但是原主对宋宇的情感中恨所占比重并不大,更多的惧。

    原主知道宋宇是自己的家人,无论他怎么犯错都有着一份包容。正是这种纵容导致了宋宇这个小团伙的无法无天。

    宋景文此番借了原主的身体,心里有了打算,好歹要把宋宇给掰正了,长大再矫正就迟了,祸事当头被拖累的可是这一大家子。谁让古代父母在不分家呢,除非特殊情况去衙门作登记。

    宋景文不得不叹口气,这该死的血缘。

    宋景文只能从原主模糊不清的记忆中探寻这个世界的生存规则。

    宋景文因着职业的问题,对人民群众都怀着保护的欲望。对小孩子虽算不上喜爱,但还是比较宽容的。

    宋景文扒开烧成灰的小土坑,一个个黑乎乎的栗子地藏在下面。所有栗子顶端都被划了个口子,“给你们尝个东西。”

    他得意地将一堆栗子在摘好的绿叶上滚了一圈,擦干净栗子上的草木灰。

    “你这是什么?”二狗也学着宋景文扒开一个栗子,“哇,甜的!”

    宋木头几个人一拥而上,“哇哇哇,烫!”

    “真的是甜的,软软的,好吃!”

    宋景文看宋宇站在原地扭捏着,既想过来,又不好意思,一张小脸憋得通红。

    “你过来啊,站那么远干嘛,还想把我踹河里去啊。”宋景文打趣道,随手甩了一颗栗子过去,直接砸在了他的脑门上。

    宋宇捂着脑袋瞪着宋景文,自己这群兄弟刚刚还特别有义气的让他得第一,转头就投了敌方阵营。宋宇自己跟自己怄气,二狗脸皮厚,笑呵呵地拉着宋宇,“可甜了,等他告诉我们在哪找的,我们就自己去找。”

    宋宇嘴上说着不稀罕,手上扒皮的速度比谁都快,赞赏地看了二狗一眼,“你说的没错!”

    宋宇哼了一声,昂着脑袋,一开口,栗子沫直飞,“你这东西在哪找的?”

    宋宇还担心他藏着掖着不告诉自己,结果宋景文特无所谓地指着山上,“就山上,多走几步,有点远。从这个方向上去,途径一块巨石。绕过去再往里走走,就能看到了。这叫板栗,外面长刺的,剥开来就能看到了。”

    宋宇傻兮兮地张着嘴巴,“你怎么跑深山去了?”

    宋景文顶了顶颊肉,“那边是深山啊,不是特别深。有些蛇虫都是正常的,大山里还有猛兽呢。”

    就连上次将宋景文骗到山上,宋宇也没胆子去深山,只到巨石附近。巨石是村里人做的标记,再往上只有猎户敢上去了,不然容易遇到野兽。宋景文那次算是倒霉了,看到一只大虫。

    不过大虫吃饱了,腹部鼓囊囊的,只看了宋景文一眼,没花力气去捕个没几两肉的人。

    宋宇看宋景文的眼神里多了丝崇拜,几个小孩也痴痴地看着他,平时大人都不让他们跑山上去。

    饥荒年过去,大人们说山上活下来的野兽都更凶残,很危险。

    荒年期间人们也没到吃草啃树皮的地步,更不可能冒着危险去山上找稀奇古怪的东西吃,最多打些野兽吃口肉。现在村里的人都只盯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没人肯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哎呀,我的景文啊。”宋老太跑得飞快,完全不像是个老太太,想一颗炮弹冲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宋景文的脑袋。

    “哎哟哎哟,我的乖孙啊。我是你阿奶啊,你爷爷也回来了,在后面呢,快给奶奶瞧瞧。”宋景文身上的泥干在了衣服上,宋老太心疼地拍拍他的后背。

    一时不知道该骂还是该笑。宋景文不傻了可是天大的好事,但是她家大孙子被推进了河里又让她气得直打颤。

    一开始宋老太听人说自己孙子不傻了,直接就骂了起来,“你个缺心眼的东西,呸,一天天地胡咧咧。宋景文再傻也是我的心肝宝贝,你再胡说八道我撕了你。”

    不怪宋老太这么大反应,宋景文傻了这么多年,总有一些嘴碎的喜欢开玩笑。宋老太气得不行,隔天就要报复回去,故意将水倒在人家门口。

    宋老太一路找到宋志和,听他说了心里顿时有了底。宋志和的人品在村里是没得说的,人缘极好。

    宋老太慌慌张张地跑回家,跟丢了魂似的突然跳了起来,吓得几个儿子跟媳妇跟在后面追了出来。她没停歇地往河边跑,路上遇到宋老汉,拉着就跑。

    “阿奶,我好了,我还找到了好吃的。”宋景文又是羞又是感动,蹲下|身子抓了一把板栗给宋老太。“阿奶,这个可好吃了,快尝尝。”

    宋老太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了,皱着眉头,“饿了咋不跟奶奶讲,吃些乱七八糟的。走,奶奶回去给你煮鸡汤。”

    宋景文揉着眼睛笑了,被关心的感觉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感受到了。他剥好一颗塞进了宋老太的嘴里,“好吃吧,要是热得就更甜了。”

    宋老太心一横闭着眼睛吃了,这可是乖孙剥的。不过要是她在,肯定不会让乖孙乱吃东西。

    干瘪的嘴皮动了动,宋老太惊奇地瞪大了眼睛,“真好吃!”

    宋老太一路跑来后面跟了不少看热闹的村民,他们顿时站不住,全都伸长了脖子,“宋家小子,这是什么啊,好吃不?”

    宋景文大方地将剩下的板栗全都分了,又将跟宋宇他们说的话给复述了一遍。

    几个汉子眼睛发亮,“娘唉,真好吃,跟放了糖似的。”

    还有妇人关心的是这个傻子,村里的日常谈资之一,“宋景文真的不傻了!”

    “看着挺正常的,当年大夫都没治好,结果生了场大病就好了。”

    “你说的不对,村长家那小子说了,宋景文刚又掉水里去的,丢掉的魂被吓回来了。”

    李大嫂看着手里的板栗,有了想法,这可是吃食!

    “山上还有不?”

    宋景文有礼貌地叫了声婶婶,“有呢,不过我也不知道这东西叫什么,我瞎取的名字。”

    “我就是看到这种树上都是果子,又没有人摘,我就爬上去敲了些。想尝尝看,结果没成想我运气好,刚好这种东西能吃。”宋景文睁眼编瞎话,他谨慎地将板栗的发现扯到运气上。

    “我之前傻了那么多年,刚清醒过来,也不知道什么东西能吃,什么东西不能吃。”宋景文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实则心虚地不敢看人。

    总不能让人察觉他不是本朝人吧,那他说不准会被当成怪物烧死。

    宋老太心疼死了,浑浊的眼泪从遍布沟壑的眼睛里冒了出来,捂着眼睛像是要替宋景文把这么多年的委屈哭干净。

    宋老汉也就是宋兴平也红着眼眶,“好好好,我就知道你小子不会一直傻下去。”

    村里人一方面感叹宋景文因祸得福,另一方面对板栗的新鲜劲还没过去。顿时坐不住了,自己一个人不敢山上,三三两两地商量好了明日去敲些回来。

 

穿成落魄亲王的恶夫君: 4.火烤板栗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