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联姻吗,我超甜 > 2.第 2 章
联姻吗,我超甜  作者:城下烟
    舒念没想到他会说这话,愣了两秒,没转身,只低头轻声说:“认错人了。”

    “嗳嗳嗳,”桑柠早就戴上了她的黑超大墨镜,毕竟预备役影后的身份摆在这儿,别人认出来了硬要合影签名怎么办?于是装作不认识纪放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啊?不要看我朋友长得好看就随意搭讪啊,快,赶紧撒手。”

    边说,边伸手去拉舒念。

    旁边医生护士把人搬上担架,围观的吃瓜群众也还没散,闹哄哄地往他们这边挤,嘈杂混乱。纪放攥着她手腕的力道并不大,舒念用力一挣,跟着桑柠,趁乱快步往另一侧的出口走。

    女孩儿手腕凉得不正常,纪放捏了这么一会儿,都没捂热。本来拽住她也是情急,那句不带任何感情的“认错人了”,更是戳住他心口,让他下意识地松了力道。

    看着消失在人群里的那道纤瘦背影,纪放长睫开阖,没追上去。指间夹着的铅笔利落一转,攥进手心,塞进了裤兜里。

    纪放几个从那间叫“诉衷情”的包间出来后,一样听见了走廊里的动静。问了服务生情况,学医的任清识二话没说,立刻赶了过来。

    知道会馆已经叫了医生,只是还没到。三个人陪着任清识一块儿过去的时候,就看见有个戴着棒球帽的女孩儿比他们快了一步。

    看着那个大热天还套着长袖长裤,跪在邦儿硬的大理石地面上的女孩儿,莫名的熟悉感,让纪放有一瞬间的恍神。

    女孩找东西给陌生男人垫脑袋的时候,不小心打落了帽子。垂落肩侧的黑发如瀑,四散的发梢,搔着胸腔里某个点似的,又加深了那点熟悉感。

    抬头的瞬间,耳边几声惊艳的轻呼和甄楠那句“卧槽好漂亮!”,悉数进了他耳朵。

    纪放俯身,捡起从女孩儿背包里滚出来的东西。结果对方一抬头,正好对上他的眼睛。

    就舒念顿住的那两秒,在纪放眼里看来,绝对是认出他来了。只是他没搞明白,这人为什么认出了还要急着走。

    “哦豁,”见纪放如此“主动”,人家小姑娘还利落地跑了,甄楠好起劲,“原来我们阿放,不喜欢身娇肉贵的大小姐,喜欢这种人美心善的灰姑娘。”

    说完,还不忘补刀,“啧啧,舒家小丫头这回是真没戏了。”

    “……”神游的那点念头被甄楠拉回来,纪放一听见“舒家小丫头”五个字就躁。偏头过去,凉凉瞥了甄楠一眼。

    甄楠识趣闭嘴,就是还忍不住笑得肩膀乱颤。

    几个人刚准备走,就听见曲鸣开了口,“……艹,我好像,也见到熟人了。”

    甄楠顺着曲鸣的视线看过去,正巧,就是刚刚纪放望妻石似的看着人小姑娘离开的方向。

    甄楠哈哈哈,“不是,我说你们俩没事儿吧?这都玩儿的哪出啊?现在流行复古怀旧了?”

    纪放不想理他,抬腿先走了。曲鸣跟在后头,忍了一晚上,终于没忍住,飞掌削过甄楠即将退役的发际线,“闭嘴吧你!”

    甄楠嗷了一嗓子,嘻嘻哈哈跟上去,接着乐,“你们俩这恼羞成怒的样子,可真太逗了。”

    大厅里人声渐歇,任清识解了鼻梁上的眼镜擦了擦,往无人走廊瞥了一眼,转身跟了出去。

    -

    回到车里开上马路,桑柠拍拍心口呼了口气,“还好没追上来。”

    说完,又好奇道:“念念,纪放之前见过你?”

    搭在膝盖上抠牛仔裤的手一顿,脑袋里那天朦胧的影像一闪而过,舒念顿了两秒说:“大概认错人了吧。”

    桑柠也没多想,笑说:“也是。要是知道你是舒念,看他今天的样子,也不像是会‘手滑’给坐等离婚热搜点赞的人。”

    “啧啧,”桑柠说完,还不忘给纪放发一张恶人卡,“我看他就是图你美色,你是没见他看见你脸时候的样子,都快愣成雕塑了。这种男人,要不得,明天我得好好劝劝外公。”

    桑柠一路絮絮叨叨,舒念垂着眼睫听着桑柠车里的音乐,并没多大反应。好像桑柠讨论的女主角不是她一样。只是无意间,总觉得手腕儿那一圈有些热,下意识地用手箍了箍。

    “我看那个和你一块儿急救的帅哥倒是不错,”桑柠转着方向盘又说,“就戴眼镜那个,斯斯文文的,看着像个好人。”

    舒念闻言,偏头看了她一眼,心说那人长什么样,自己压根没注意到。倒是站纪放身边那个男的看桑柠的眼神,她瞟到一眼。

    “纪放的朋友,认识你?”舒念轻声问。

    “啊?”桑柠满头问号,“不可能啊,我和他朋友能有什么交集?我可是混娱乐圈的人。”

    “……那可能是他,也认错人了吧。”舒念替纪放的那位朋友默哀一秒,又忍不住开起桑柠玩笑,“桑影后现在微博粉丝多少了?”

    “??”桑柠差点一脚刹车,“念念!你学坏了啊!”

    都说是预备役了!当然是算上买的,也就十来万啦!

    -

    纪放平时一个人住在江悦路九号,江边平层。落地玻璃窗对面,就是江城标志性建筑和金融中心,离潇江会馆不远。

    到家洗完澡,随意擦了擦头发,光脚踩着木地板到了书房里,纪放拿起桌上的那支2B铅笔又转了一圈。

    纪放回家看见2B二字,第一反应就是,这玩意儿是拿来涂答题卡的。随身在背包里带着2B铅笔的女孩儿,舒念在他心里的身份,自动降成暑假出来补课,开学就要升高三的苦逼高中生。

    心里那点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旖念,又被摁了回去。不过,既然知道了她就在江城,倒是好办多了。就算没什么别的想法,总该好好谢谢人家小姑娘。

    除了那个明晃晃的2B,铅笔末端,还用小刀刻着一个“栀”字。指腹划过那个小字,感受着木质的凹凸感,纪放无声笑了笑。

    -

    第二天,无所事事的桑柠一早就来接了舒念,一块儿上舒念外公家给老人家洗洗脑。顺便蹭饭。

    结果,赵铎的演技和桑柠比起来,倒是不相上下。像是微博有20万粉的人。

    “外公啊,”桑柠从小跟着舒念一块儿这么叫,在舒念家比在自己家还自在,手里蟹钳用劲,吧嗒一声,剃了蟹肉往舒念碗里塞,“念念还那么小,你舍得现在就把她嫁出去?”

    “你自己吃吧。”舒念戳着蟹肉笑。

    桑柠“嗯”了一声,“蟹黄寒,你别吃了,蟹腿少吃点没事。”

    赵铎看着俩人“姐妹情深”,忍不住笑说:“柠柠啊,主要是你看外公这么大年纪了,就想趁着这两年脑袋还清楚,看着念念结个婚能有人照顾不是。”

    桑柠笑嘻嘻,“要有人照顾多简单,有我啊。”

    赵铎笑,“你再过两年,不也得嫁人?”

    舒念撑着下颌,听俩人你来我往。

    要不是手上脏兮兮,舒念觉得桑柠铁定得把胸脯拍得震声响,“外公你放心!念念不嫁人我就不嫁人!我拍戏养她!养她一辈子!”

    怕赵铎不信,桑柠再度补充,“不是让她在家做家务带孩子的那种养,是吃喝玩乐的那种养!”

    言辞恳切,掷地有声。舒念笑,觉得自己要是个男人,这口软饭大概真就感动地吃上了。

    “用你微博的十万粉丝养吗?”在桑柠和赵铎面前,舒念整个人都是放松的,时不时就忍不住想逗逗桑柠,给她来一小刀。

    “???”桑柠眼睛都圆了,一脸“念念我这可是在替你说话啊,你这么拆我台良心不会痛吗”的表情看着她,佯装痛心道,“念念你变了,你小时候不是这样的。”

    说完,还不忘用她演个祸国妖后也撑得起来的美颜,假装柔弱地嘤了会儿,嘴里不清不楚地念叨着,“天啦~你把那个萌萌哒小念念还给我~~”

    舒念听见“小时候”三个字,笑容倏地一顿。见桑柠没注意,垂睫抿了抿唇,赶紧收了情绪。

    还没等她抬手准备摸摸桑柠脑袋让她别“哭”了,就听见赵铎“哎哟”一声。

    拖腔带调地,用中气十足演出了虚弱感。

    “……”看着一家子戏精,舒念选择投降,“怎么了外公?”

    “念念啊,”赵铎捂着心口,“外公大概,真的年纪大了。最近,胃疼。”

    说完,一脸“你忍心让一个爱你的老人家拖着病体看不到你结婚吗”的酸楚表情看着她。

    “……”舒念嘴角一抽,“外公,你捂的,不是胃。”

    “哦?是吗?”赵铎装模作样地低头看了一眼,接着抬头看舒念,一本正经,“外公良心不痛啊。”

    舒念:“……”行叭。

    抬手舀了一勺汤盛到赵铎跟前的汤碗里,舒念不紧不慢地说:“外公,饭泡泡软吃下去,胃可能就没那么痛了。”

    桑柠撑着桌子笑得不行。舒念又听俩人贫了会儿,桌上的手机倒是响了。

    看见备注的名字,舒念接起来。没说几句,就挂断了。

    桑柠只听见舒念“嗯,嗯,好。”了几声,于是问她,“怎么了念念?”

    “校长让我明天去下学校,”舒念说,“有个资方赞助学校翻新老校区。正好是个游戏公司,想找个原画师,校长把我推荐给对方了。”

    -

    T大还有好几天才开学,不过学校里没回家和准备考研的同学不少。

    桑柠念的江城电影学院,今天正巧有个试镜,没陪她来。舒念戴着成打买来同款同色,乍一看以为她一直没换过的黑色棒球帽走在校园里。零零散散的同学擦肩经过,注意到她的不多。

    “校长,你找我?”舒念敲门进去。

    “对对对,”校长操着他标准的南方口音普通话招呼舒念,“小苏啊,你坐坐坐,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纪总。”

    舒念听见这个“纪”字,心里一咯噔。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双笔直大长腿撑着黑色西装裤,就慢慢悠悠踱到了她帽檐底下。

    锃亮牛津英伦鞋的主人,嗓音清越,语调疏懒,“好巧啊苏小姐,又见面了。”

    舒念:“…………”

 

联姻吗,我超甜: 2.第 2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