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把魔头逼逼醒了 > 2.魔头醒了
我把魔头逼逼醒了  作者:花心者
    记得刚被师父领进门的时候,师父便告诉她,她们修仙者绝对不能被一些琐事影响,心思太重会走火入魔。

    于是她便想到了这个法子,把郁结于心的东西说出来,心情会好很多。

    以前尝试着对人说,结果没几天把她卖了,她们当成笑话一样,一传十,十传百,整个青峰山的人都知道了,令人头疼,不如来这里自在。

    余玉背着手,踩着结了冰的石块走来走去,“都已经被拒绝了那么多次?为什么我还会难过?”

    被拒绝了那么多次,为什么我还会难过~

    为什么我还会难过~

    会难过~

    “我是不是应该学着脸皮厚一点?”

    应该学着脸皮厚一点~

    学着脸皮厚一点~

    厚一点~

    “如果我有百毒不侵的心该多好啊!”

    我有百毒不侵的心该多好啊~

    不侵的心该多好啊~

    该多好啊~

    “这样别人说我的时候,我就可以像师父一样无视了。”

    说我的时候,我就可以像师父一样无视了~

    我就可以像师父一样无视了~

    一样无视了~

    “师父真的很强大,上次有个人找上门,让他还钱,他都能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

    上次有个人找上门,让他还钱,他都能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

    让他还钱,他都能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

    没有听见的样子~

    “师父别的都好,就是爱超前消费。”

    别的都好,就是爱超前消费~

    就是爱超前消费~

    消费~

    师父的观念有点像现代贷款买房的年轻人,反正都要买,与其攒够了灵石,结果宝贝被别人买去,不如先借点钱,把宝贝买下来,事后再还。

    师父因此欠下很多灵石,隔一段时间便有人上山找他还钱,还不了便装缩头乌龟,任由别人怎么骂都不出来。

    师父其实不赌钱不喝酒,没有任何不良嗜好,唯独有一点,他似剑如老婆。

    他是元婴期,武器对应是魂器,但是他的武器是道器,道器何其之难,可以这么说,整个万剑仙宗不超过三件道器,他占了一个。

    “师娘都没有着落,一门心思扑在剑上了。”

    都没有着落,一门心思铺在剑上了~

    一门心思铺在剑上了~

    剑上了~

    师父的剑是他自己找人炼制的,此后每次自己升级之前,都会先给剑升级。

    也因此,他的剑始终比他高一级,也一直都是原来那一把,很亲他,除他之外,不让任何人碰,余玉跟随师父十几年,也不让她摸。

    “我什么时候也能有把剑啊?”

    什么时候也能有把剑啊~

    也能有把剑啊~

    把剑啊~

    “师父把剑当老婆,我可以把剑当老公。”

    把剑当老婆,我可以把剑当老公~

    我可以把剑当老公~

    老公~

    “谁当我的剑?”

    当我的剑~

    我的剑~

    剑~

    余玉莫名想起桂月剑,整个人都无力了。

    “好无聊啊。”

    无聊啊~

    聊啊~

    聊~

    桂月剑没到手,她一点想干别的事的心情都没有。

    “假如有一天,我是说假如,我到了元婴期,桂月剑到了魂器,器灵化形的时候,它会化成男的还是女的?”

    我是说假如,我到了元婴期,桂月剑到了魂器,器灵化形的时候,它会化成男的还是女的~

    器灵化形的时候,它会化成男的还是女的~

    男的还是女的~

    这个似乎完全看天意,有的剑化成男的,有的剑化成女子。

    师父说剑化形的时候于剑修而言不亚于第二次重生。

    细想一下也是,万剑仙宗百分之八十都是男修,个个清心寡欲,钢铁直男,对娶媳妇双修没什么欲望,倒是在供剑上,恨不得掏光棺材本。

    对剑这么舍得本钱,也是希望剑能化成女子,如此老婆和剑都有了,一举双得。

    当然也是有意外的,比如十分十分想要个女子,结果化成了男子,那剑主人……

    突然有些同情他们。

    余玉其实无所谓,化成女子,就当姐妹,化成男子就当老公呗。

    她突然撇了撇嘴角,苦笑。

    桂月剑肯不肯认她还是一回事,从练气到元婴,又有多少门槛?

    且不说小的,光是大的就有三个,每一个都九死一生,需要渡劫,现在就肖像器灵幻化男的女的,有些异想天开。

    “我还是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吧。”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吧~

    定个小目标吧~

    目标吧~

    “搞定桂月剑,然后筑基。”

    桂月剑,然后筑基~

    然后筑基~

    筑基~

    没有桂月剑,她不敢筑基,筑基会被雷劈,没得武器护着,等于找死,不仅是攻击方面的,还有防守的。

    余玉目前只有一把伞,和几张护身符,护身符是用功德分换的。

    做任务能得功德分,比如帮宗门看仙草,或是养灵兽,余玉也有接任务,平时都在照顾药田。

    她是水木系灵根,两个都很滋养草木。

    “如果能把这么多寒冰草卖掉就好了。”

    能把这么多寒冰草卖掉就好了~

    寒冰草卖掉就好了~

    就好了~

    无论是筑基,还是养护桂月剑,都需要不少灵石,卖掉就有灵石了。

    “我就不用为灵石发愁了。”

    不用为灵石发愁了~

    为灵石发愁了~

    发愁了~

    一开始余玉根本不认识寒冰草,只觉得它发着光,像萤火虫一样,很漂亮,后来无意间在书上看到,千年的寒冰草吃下可长十年修为,万年可涨百年。

    十年百年是个什么概念,等于可以少修十年百年,省下不知道多少功夫,这样的东西一向珍惜,一颗怎么也能买个万把灵石吧?

    “灵器也是万把块灵石的样子,一颗我就能买灵器了。”

    万把块灵石的样子,一颗我就能买灵器了~

    一颗我就能买灵器了~

    买灵器了~

    “只要卖掉两颗我的法衣和护身符就有着落了,还有剩余的话我就买个阵法。”

    两颗我的法衣和护身符就有着落了,还有剩余的话我就买个阵法~

    还有剩余的话我就买个阵法~

    买个阵法~

    这些都是筑基必须要用到的东西,可以增添成功率。

    “可惜,我现在很弱小,卖的话会引来杀身之祸。”

    我现在很弱小,卖的话会引来杀身之祸~

    卖的话会引来杀身之祸~

    杀身之祸~

    这不是假话,修仙者逆天而行,一应修炼的东西都要靠自己争自己抢,即便是万剑仙宗,也不敢保证私底下没有弟子为了争一件宝贝厮杀。

    “这么多寒冰草好可惜啊。”

    寒冰草好可惜啊~

    好可惜啊~

    惜啊~

    寒冰草虽然好,但是它有个问题,借助外力修炼始终不是正途,是药三分毒,会有药力残留。

    这个余玉倒是不担心,她有太乙木经,可以用心法将体内的杂质去除。就是这玩意儿好像不止千年,不是练气期能吃的,她不知道,一时贪图急进,吃了一颗差点爆体而亡。

    后来把所有灵气引去冲击筑基期瓶颈,虽然失败了,但是把乱窜的灵气压了下去,巩固了一阵子才消化完。

    说起这个,余玉想起来。

    “我是不是练岔了气,为什么我感觉我冲击筑基期失败后,摸到了练气十三层的瓶颈?”

    为什么我感觉我冲击筑基期失败后,摸到了练气十三层的瓶颈~

    摸到了练气十三层的瓶颈~

    层的瓶颈~

    “不是只有十二层吗?怎么会有十三层?”

    只有十二层吗?怎么会有十三层~

    怎么会有十三层~

    十三层~

    她明显感觉自己快要破了十三层的瓶颈,筑基期的瓶颈不可能这么薄弱。

    可以这么说,筑基期的瓶颈是大海,练气期的瓶颈就是小水沟,不能同日而论。

    “难道我走火入魔了?”

    我走火入魔了~

    入魔了~

    魔了~

    余玉很是不解,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师父也不在,我查了所有古籍,问遍了能问的人,都说不知道什么情况?”

    我查了所有古籍,问遍了能问的人,都说不知道什么情况~

    问遍了能问的人,都说不知道什么情况~

    不知道什么情况~

    “好烦啊!”

    烦啊~

    啊~

    啊~

    最后一个音拉的极重极长,震得山洞抖了抖,不少冰渣落下,水面荡起一圈圈涟漪。

    噗!

    一块洞顶的冰块掉进深潭里,砸出许多细小的泡沫,那冰块不小,依旧滴溜溜的往下坠。

    越是深处,亮光越少,也越发的阴寒,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块冰终于落了地,轻轻地磕在谭底的冰块上。

    似乎触动了什么,周围陡然亮了起来,无数符文连接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大型阵法,经过多年沉淀,依旧运行无阻,一道金光射出,将那块冰块击碎。

    阵法重新归于平静,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只中央被锁的人黑发飘荡,卷入四处流窜的小漩涡里,兴许是扯的有些疼,半隐在发间,精致漂亮的眉眼微微蹙起。

    像个冬眠的妖精被吵醒了似的,狭长的睫毛轻轻颤了颤。

    “为什么以前没有先例啊。”

    以前没有先例啊~

    没有先例啊~

    先例啊~

    谭底那人紧闭的双眼蓦地睁开,宛如星空一般的瞳子亮起,幽幽地朝上望去。

 

我把魔头逼逼醒了: 2.魔头醒了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