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长去哪了 > 第十章 追攝之法
道长去哪了  作者:八宝饭
    此时此刻,顾佐有一种想把对方捏死的冲动!

    长长吐了一口憋在胸前的浊气,所有的无奈只能全部收起,脸上强行挤出笑容:“魏公子,哈哈,你好你好,你好你好......”

    院子里正房的房门吱呀一声推开,蒋七走了出来,看了看柴扉外的顾佐,又看了看顾佐对面的魏计。

    顾佐扭头打招呼:“早啊七哥,那什么,贵客上门啊七哥,哈哈。”

    蒋七面无表情的冲魏计抱拳点头,走到顾佐住的茅屋处,盯着拴在门上的铜铃,然后伸手拨了拨,铜铃发出“叮当叮当”的鸣响。

    顾佐伸手延请:“魏公子请进,一大早的,怎么有空过来啊?七哥就这个性子,不擅言辞,魏公子莫怪。”

    两人进了院子,魏计道:“老七的性子我了解。”

    蒋七转过头来问顾佐:“你在干嘛?”

    顾佐偷瞄了一眼屋后自己挖的坑,还好被挡住看不出来,于是笑指魏计:“这不是魏公子登门么,我出去迎候迎候。”

    魏计抱拳:“顾仙师客气得紧。”

    蒋七试着开门、关门,关门、开门,问:“你怎么出来的?”

    顾佐在铜铃的清脆鸣响声中回答:“就这么出来的啊。”

    “那怎么没响呢?”

    “什么没响?啊,七哥说铜铃啊,响了的。”

    “我怎么没听见?”

    “七哥或许太累了,睡得熟了些,呵呵。”

    “你背着竹篓做什么?”

    “啊?哈哈,出门习惯了,见笑见笑。”说着,顾佐从蒋七身边挤进屋中,把背篓放在挖出来的坑道边,大略挡住了一大半。

    回头看了看蒋七,见他没有跟进来,还在门外执着的捣鼓铜铃,于是三两下把旁边堆着的土又填回坑里,匆忙间大略填平,这才出来把门带上。

    见蒋七皱着眉还在疑惑,顾佐赶紧打断他:“七哥,魏公子一大早前来拜山,想必肚子饿了,你那里的吃食,还请取一些出来?我去烧些热水!”

    蒋七疑惑着进屋去取面饼和熟肉,顾佐把水烧好,三人围坐在院中,一边吃一边谈。

    魏计道:“昨日魏某和家父谈起怀仙馆,言及顾仙师,家父提醒我,说是三个月前的家父寿宴上,顾仙师是来过岱岳馆贺寿的,顾仙师是王道长的弟子,当时在王道长身边。我这才想起来,总觉得自己失了礼数,怎么都坐卧难安,干脆一早赶来向顾仙师致歉。”

    顾佐无奈,心道真不用,嘴上客气:“不敢不敢,何须如此。”

    魏计又道:“说起来,恒翊馆关张,实在是山阴县的损失,王道长虽然没有牌票,但一身道法是极好的,家父也钦佩不已。对了,怀仙馆拿到牌票了么?”

    顾佐看了看蒋七,蒋七没搭理他们,自顾自的吃肉。

    于是顾佐只能自己斟酌言辞回答:“拿到了,多亏了六哥和七哥。”

    魏计点头:“那就好!既然有了牌票,将来很多事情就好办了,不知王道长去了哪里?何时能回来?”

    顾佐道:“他临走时告诉我,要出趟远门,半月即归,但至今还没有回来。”这也是实话,顾佐没有骗人。

    “有办法联络上么?”

    “这就难了,他没告诉我去哪里,只说是去捉妖。”

    魏计想了想,道:“既然王道长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请顾仙师也是一样。顾仙师......”

    顾佐打住他:“魏公子莫叫我顾仙师了,我这点微末道行,当不得仙师的称呼。若是愿意交我这个朋友,干脆叫我小顾。”

    魏计摇头:“焉能如此?顾仙师有字么?”

    顾佐抬头看了看新换的匾额,想了想,道:“怀仙。”

    魏计点头:“好字......怀仙老弟师承王道长,于追摄法术上必有独到之处,我这次来,也是顺便想请怀仙上门,家父在岱岳馆中恭候,有点事情想请怀仙出手相助。”

    顾佐有点懵,王道长在山阴县立馆三年,的确以擅长追攝闻名,自己偷偷誊抄的《搜灵诀》,也的的确确就是这门道术,但问题是自己才修炼了六天,吸纳了两块残次品灵石的法力,别说王道长两成的本事,连半成都没有,如何帮得了堂堂筑基修士、岱岳馆馆主的忙?

    当下拼命谦虚,可着劲儿的承认自己“学艺不精”。

    他越谦虚,魏计那边却越是言辞恳切,并且一再表示事情不难,而且愿以重礼馈赠。

    正谈论之际,陈六回来了,听了魏计的来意,直接将话题转到了“重礼”上。

    魏计表示,事成之后,岱岳馆愿以两贯之资酬谢,又或者是两块灵石,一切好说。

    陈六当即做主:“行,就这么定了!灵石……就算了,我们要钱!”

    顾佐有点着急,忍不住道:“哪里就那么容易成事的?”

    魏计笑道:“怀仙此言有理,天下没有万全之事,不到最后一步,都难说成与不成。家父也说了,只需尽力而为便可,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不论最终如何,都会感谢的。”

    话说到这份上,顾佐再要推脱就真说不过去了,而且他也不打算推脱了,财帛动人心啊,有陈六和蒋七两个地头蛇相助,或许真能办成!于是问道:“不知究竟是让我去找什么?”

    魏计看了看陈六和蒋七,满怀歉意道:“两位恕罪,此事不便让他人知晓,就连怀仙,也需到我家之后才能告知。”

    陈六很痛快:“小顾去就是了,江湖规矩嘛,我们哥俩懂!”

    顾佐跟着魏计下山,陈六和蒋七也跟了上来,边走边解释:“我们哥俩刚好进城办点事,同去。”

    到了城里的怀仙馆,陈六和蒋七告辞,陈六叮嘱顾佐:“我家在哪里你是知道的,事情办完来寻我,我和老七就跟家等你消息。”

    顾佐笑着答应:“六哥放心,我一定去找六哥,等着好了。”

    岱岳馆虽然不是本地的传世老馆,但开设已历三十载,还是很有底蕴的,财帛之丰厚,由其门面可窥一斑。

    两根门柱以金丝楠木而成,各自雕着十几只仙鹤,绕着柱子由下盘旋而上,最后钻入云中,雕工极其精美。

    “岱岳馆”三个字镌刻于横匾上,遒劲有力,笔势浑厚如山,一望而知必是名家所书。只是落款略草,顾佐一时没看明白究竟是哪位书法名家,就被魏计热情的拽进了大门。

 

道长去哪了: 第十章 追攝之法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