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监司大人,我可以! > 53.第 53 章
监司大人,我可以!  作者:江甯
    六月初八,卫老太君寿辰,镇国侯府于东园设宴。

    作为盛京城中举足轻重的人物镇国侯,侯府宴客,宾客纷至沓来。卫暄在前院迎接宾客,秦氏在后院招呼各府女眷。往日关系亲厚的几家早早便到了,女眷们正在后院正厅陪着卫老太君聊天。

    因北燕一事,卫淑宁一直不得出宫。北燕使臣等待本国商谈赔偿事宜的结果,又在京中逗留月余,这几日方才交涉完毕。卫昭早便替她安排了入护国寺礼佛事宜,也是昨日才出宫来。

    卫淑宁恐她在此会惹得众女眷不自在,便在昨日提前替卫老太君祝寿,同家人吃了家宴。卫晞生母余氏素日也虔诚礼佛,卫淑宁未出嫁时,每年都会同余氏一道去护国寺。今年也不例外。吃过家宴,余氏便同皇后仪仗一并前往护国寺去了。

    镇国侯府极少宴客,盛京城中不知多少人家盼着老太君寿诞。世子夫人可悄悄放话了,这次宴会是要替家中两位小叔相看的。来参宴的得有大半京中权贵,就算攀不上镇国侯府,也能同其他几家联合联合不是。

    卫老太君看着活泼明朗的少女们,心中亦是高兴,不由感慨:“一晃咱们都老了,孙儿辈的都长大啦。”

    “可不是,老太君倒是连曾孙儿都有了,咱们这几个老太婆可还巴巴的等着呢。”

    卫老太君笑骂道:“那日听我孙媳秦氏提起,贵府少夫人日子近了,想来要不了多久老妹妹也能抱上曾孙儿了,何必眼馋我家。”

    周老夫人听言笑意更甚,握着小孙女的手道:“如今只剩这一个嫡亲的孙女,早些年舍不得早早嫁出去,如今便是再不舍也不行咯。”

    周言害羞的低下头。

    卫老太君微微颔首:“儿孙自有儿孙福,孩子长大了,主意就多了,可不是我们这些老婆子能管得了的。”

    周老夫人道:“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能由着他们自在。”

    卫老太君笑道:“总要叫孩子中意才是,殊不知日子是自己过的呀。”

    周老夫人便不再言语。其实她心中早有数,这事怕是不成。只是自家这孙女固执,认定了卫家老三,怎么说都不听劝。今日最后一番试探,侯府既无意,他们周家也没必要再巴着不放。

    周老夫人同卫老太君同出一族,又都在盛京安定下,素日来往颇多。卫昭幼时,周家人有心想同侯府结亲。只是卫昭从小心思便不同常人,又是褚氏耗尽生命留下的孩子,卫老太君十分疼爱。见那时小孙子懵懂,便不想过早替他定下,免得日后多有束缚,便委婉回绝了周老夫人,等俩孩子大一些时候再说。

    周言是记得这事儿的,每每来侯府总要跟在卫昭屁股后面。但卫昭打小便不爱同女孩子玩儿,每次周言来都要叫卫淑华替他遮掩。为此周言可谓费尽心机,知道他身边那小厮爱吃,可没少给他送东西。只可惜那些东西有去无回,连个响儿都听不见。

    眼见着年纪一年比一年大,家中姊妹都定下了,周言更是心急。转过年就十八了,京中如她这般大的女子少有没定下的。再见今日来侯府的女子多是刚及笄的,周言愈发觉得紧迫了。

    可见卫老太君似乎无意,不禁眼眶微红。其他人家见周家人碰了软钉子,心中欢喜,忙将自家适龄的女儿往前推。卫老太君只淡笑着,一一夸了几句。

    “祖母,是时候开宴了,父亲请您到前院去。”秦芜笑着将一众夫人们引到前院。

    徐嬷嬷登时松了口气。这些后宅夫人们最是难缠,若换做往日,老太君早已没耐心陪她们兜圈子了。只是今日老太君寿辰,不好拂了众人面子。不过瞧老太君的态度,看来这些人家都不合她心意。

    徐嬷嬷是知道卫老太君心思的,虽然世子夫人提了一句要给三少爷相看,似乎老太君并不着急,只道先看着。就算是给二少爷相看,只怕最后也要二少爷亲自点头才行。

    卫淑华见众夫人离开,跟着徐嬷嬷扶着卫老太君,瞧周围人都忙着,无人注意这边,忙低声道:“祖母,我瞧见嫂子说的秦家小姐了。”

    卫老太君嗔她一眼:“莽莽撞撞,也不怕吓着人家姑娘家。”

    卫淑华理直气壮:“这怎么叫莽撞,咱们府上办宴,我这不是帮着嫂子招呼客人嘛。”她嘿嘿一笑,道:“祖母,那秦小姐倒跟咱家二哥挺配的。我虽不大懂她们说的诗词,但见别家小姐一脸钦佩,便知这秦小姐学识不低。人又低调谦和,温温婉婉,不多言不多语。模样虽不惊艳,但清清和和的,瞧着舒服。”

    卫淑华说起来便收不住,又道:“我还叫阿昭打听了秦公子呢。他今年应考,成绩名列前茅,足见其博学。阿昭说此人可交,品性不错,若有秦家举荐,在朝中谋个清贵文职不算难事。能教养出兄妹二人如此性情,看来秦家家风也不错。”

    卫老太君早就听秦芜说起过秦氏这一支,往前数两代,他们这一支并无出仕之人,但在当地也算颇有名望。如今再听淑华所言,看来这门亲倒也可成。

    她叹了口气:“若晞儿康健,他也不会这么多年将自己封闭起来。只盼着晞儿能想开些。”说罢,又幽幽看了眼卫淑华,这也是个不叫人省心的。

    ……

    宾客皆已落座,男宾在东侧,女眷在西侧。卫昭四顾打量,见大门外长孙恪姗姗来迟,忙朝他挥手:“这儿呢,这儿呢!”

    在一众喧闹声中,长孙恪立刻就分辩出卫昭的声音来,见他如此兴奋,嘴角微微翘了翘。他将贺礼递上,便朝卫昭走过去。

    卫昭往前迎了两步,絮絮叨叨说道:“那边都摆上席了,你怎么才来?”

    长孙恪道:“送完颜鸿上路,回来迟了。”

    卫昭松了口气:“走了好,省得搁在南府还劳你费心盯着。”

    完颜哲收到齐国来信,得知梅苑案原委,登时便气病了。连骂完颜祯废物,当时便不该承认那孽子是北燕皇子!

    尹贵妃哭唧唧,好歹都得将人赎出来。此次赔偿给齐国的金银粮草,有小半都是尹家所出,完颜哲哼哼两声,也算消了几分气。只是此次无功而返,又折了这么大颜面,于朔北六州更是志在必得。

    “边关消停不了咯。”卫昭摇头叹道。

    这边才领着长孙恪落座,宴席便开了。陆承逸冯遇同卫晞坐在一处,还十分贴心的将秦策带上。

    韩崇良挨着卫昭坐下,用胳膊怼了怼卫昭,朝陆承逸那边努努嘴,道:“瞧你家这意思,是要给卫二哥说秦家小姐了?”

    卫昭也往那边看了眼,几人正在谈一副古画,秦策虽出身不高,见识倒算广博,几人相谈甚欢。

    “听我二姐说,秦筝小姐性情温和,人也稳重,祖母似乎也有意。”

    韩崇良跟着点点头:“也算良配。”

    卫晞虽不良于行,但也是镇国侯府的公子,虽是庶出,也不是小门小户能攀得上的,更别说卫晞在盛京素有盛名。

    韩崇良一脸同情:“卫二哥定下,可就剩阿昭你了。我听说今日来府上的多半是冲着你来的。”

    卫昭眉头一扬:“我早就定下了。”

    韩崇良八卦之心熊熊燃起:“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不知!哪家小姐?我见过么?漂亮么?”

    卫昭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见过,漂亮,很漂亮!”

    韩崇良瞪圆了眼睛:“谁呀!”

    卫昭一脸神秘:“秘密。”

    他借着宽大袖子悄悄在桌下勾了勾长孙恪手指,长孙恪心口微微一颤,偏过头无声的笑了笑。

    “到底谁呀!”韩崇良使劲儿想了很久,都想不出能让阿昭称之为漂亮的是哪家小姐,还是他们见过的!!!

    卫昭但笑不语,韩崇良都要急疯了。

    正当他准备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时候,突然有个青年人起身走到正中,他手里托着一个盒子,先朝主位上的卫老太君行了礼,又朝镇国侯行了礼。

    大家吃酒正尽兴,忽然有人出列,难免好奇了一下。韩崇良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过去。

    “那人是谁,倒不曾见过呢。”

    卫昭觑他一眼:“盛京城中权贵不知几何,没见过也正常。”

    那青年行礼过后,笑道:“昔日卫老将军忠肝义胆,跟随齐国公起义,平定楚末战乱,还天下百姓清平。后有镇国侯爷扫平后楚,佑我大齐百姓安居。在下仰慕已久,今卫老太君寿诞,在下便想趁此献上贺礼,恭祝老太君松鹤长春。”

    “原是献礼的。”韩崇良眼睛亮了亮。

    常有找不到出路的有识之士上门投贴,希望得贵族门阀青睐。趁宴客之际献上贺礼也是一条路子。而往往此时献的礼多是世间稀罕之物。所以韩崇良特别期待。

    “阿昭,回头记得给我仔细瞻仰瞻仰。”

    “出息!”卫昭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还不知是什么东西呢你就惦记上了。”

    说罢,也一脸稀奇的盯着那青年看。

    长孙恪无奈的看了他一眼。

    镇国侯倒是见惯了这种事的,当然,镇国侯府的门客皆是卫儒三番相请而来,似这般自荐者,他寻常都是谨慎待之。几乎少有被他留下的。

    他不甚在意,只叫卫管家收下贺礼,又命他记下此人,待宴会之后再行商谈。

    卫昭与韩崇良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默契。往年他俩也没少干这种事儿。

    “你在此等我,我去后头看看贺礼去。”

    长孙恪想了想:“我也去。”

    韩崇良惊讶的看了他一眼,长孙恪不给他打量的机会,已拉着卫昭走了。

    “长孙大人居然也这么八卦。”他嘀咕了一句,赶忙跟上。

    卫管家隐约瞧见身后有人影鬼鬼祟祟的,抿嘴笑了笑,只当看不见,还特意将盒子放在了显眼的位置上。

    卫昭见卫管家走了,这才招呼两人上前,毫不犹豫的打开盒子先一睹为快。

    韩崇良伸过脑袋看了一眼:“扇子?”

    卫昭好奇的将扇子拿出来,就着屋中灯火可见扇面薄如蝉翼,扇面上画着一枝寒梅,花瓣鲜红,如鲜血欲滴。

    长孙恪当即眸光一凛。

    “阿昭,我怎么瞧着这扇子怪怪的。”韩崇良伸手摸了摸扇面:“难道是这扇面十分难得?可我怎么看不出来是什么质地啊。”

    “人皮。”长孙恪道。

 

监司大人,我可以!: 53.第 53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