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UP主的恋爱准则 > 35.第三十五章 挑拨
UP主的恋爱准则  作者:月竹
    花坛边站满了吃东西的人,很是拥挤。

    乐子铭刚对女孩儿说完被妨碍约会的话,旁边就有个陪女朋友的男人,先于女孩儿反应,愣住了,之后就像逃避过敏源似的,立即往女友身边凑。

    乐子铭不以为意,脸上依旧挂着他那惯有的绅士笑容,继续对女孩儿温声说:“明白了吗?”

    女孩儿这才缓过劲,马上收起那所谓平日营业状态的笑容,然后翻了个白眼,撇下一句“早说啊”,满目嫌弃地走了。

    而周围听见乐子铭说话的人,也随之投来了异样的目光,甚至是怀有调笑、歧视的意味。

    凌非冷眼扫了过去,觉得自己吃东西的心情被影响了,于是,若无其事地拉了一把乐子铭道:“走了。”

    乐子铭抬眸笑了笑,说了声“好”。

    广场上的人比较密集,想找个比较松散的地方确实不容易。

    两人一直往商业街的深处走,渐渐偏离了先前的区域,后来靠近了某个已经关门的办事大楼,明显感到比之前安静许多。

    凌非手里还端着装鱼丸的食盒,里面剩下的两颗,已经凉了。

    可能是因为食物现在的口感会变得很差,也可能是觉得先前本来能一起吃的愉快气氛被莫名破坏,让凌非有点失了兴致。

    他不自主地蹙眉,小声地、淡淡地含着遗憾道:“你还没有尝。”

    乐子铭背对办公大楼外面的小喷泉,里面的水已经被抽干了,池底堆积了一层厚厚的污垢,应该不是近期才停的水。倒是喷泉外围池边看起来勉强算干净,他就像没注意到这些,直接坐下,望着凌非说:“那一起吃。”

    短短几个字,是温暖的,柔情的,还透着几许讨好。

    凌非往乐子铭跟前又站近了些,用叉子挑起食盒里比较中间的那颗,稍微抬了抬手,很嫌弃地看着鱼丸,对乐子铭犹豫道:“真没关系吗?”

    其实这类食品,常健身的人是不怎么吃的,但乐子铭似乎对此无所谓,想了想,便看着凌非那细白的手指捏着的粉色叉子,低低笑着说:“只要你不介意。”

    凌非的目光蓦地凝滞了,他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他长期以来在意的问题。

    他从小就不喜欢别人碰他正用的餐具,家人也不行,可刚才买东西时,大约是因为太习惯平时独来独往,一时没想起来多要个叉子。

    乐子铭会在初次碰到共用餐具时,担心他会介意,无疑是细心地、用心地在顾及他。

    凌非没说话,只是边将东西小心地送入乐子铭嘴里,边用食盒接着,而后口吻略显无奈地低声说:“都冷了。”

    乐子铭吃东西很斯文,即使嘴里是路边摊的小吃,嚼咽的动作看起来也是优雅的,赏心悦目的,吃完这一颗后,就好像上瘾似的,抬起下巴示意凌非喂他最后那颗。

    凌非觉得这更像是在索吻,很有趣。

    所以,他将鱼丸喂给乐子铭后,低头吻了乐子铭的眼窝,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凌非觉得心底似乎沁着一丝从未有过的感觉。

    尤其在乐子铭有些迷恋地,呵护地看着他的时候,他又一次心动了。

    这种感觉真的不赖。

    凌非看乐子铭嘴角沾了些油渍,便拿出风衣口袋里的纸巾去擦了擦,之后将纸巾叠成小方块,丢入了那个已经没有食物的食品盒,并放在了池沿上。

    “很好吃。”乐子铭忽然搂了凌非的腰,让凌非不得不扶着他的肩膀,用以支撑身体平衡。

    喷泉周围很空旷,附近的树又刚被修剪过,枝叶看起来十分稀疏,会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

    凌非一挨近乐子铭,就不由沉溺进对方温暖的怀抱,有些亲昵地、享受地搂紧了乐子铭的脖子,甚至放松得连思维都开始倦怠了。

    乐子铭也把凌非抱得更紧,尤其视线落到凌非喉结旁边那颗很小、颜色也很淡的痣时,又将脸贴上凌非脖子的皮肤,用嘴唇轻轻撩拨似的蹭了蹭那颗痣。

    “皮肤这么薄,也不见你保养过。”对方口吻沾染着暧昧色彩的喜爱,凌非一时间才有点类似于被酒劲渐渐渗透似的,慢半拍地反应过来,自己好像正在依赖着乐子铭,依赖到只想让时间这样静止,一句话也不必多说。

    他垂睫静静看着乐子铭,又在某个瞬间,对上乐子铭不经意仰头时,那融入如同告白的认真眼神,毫无意识地笑了。

    唇角微微的笑意在深秋的夜风里,就像某幅水墨画中平添的一抹新绿,含着脉脉的温柔,显得有那么一点欲拒还迎的多情。

    “呦?这么巧,乐总您在这儿呢。”

    熟悉的声音猛然从凌非后方传来,让他顿时僵住了笑容,更确切地说,是某种带有不满情绪的反感。

    来人正是凌非多日不见的周箴,此时对方正笑得一脸戏谑。

    凌非敛了表情,动作没有丝毫扭捏地从乐子铭怀抱里退了出来,然后就见乐子铭还保持着刚才下巴上仰的姿态,完全不留口德地说:“哦,小周总这个时候出来闲逛……晃色倒闭了?”

    周箴一听就垮下脸,咬牙切齿道:“乐总说这话就难听了吧。”

    “开个玩笑。”乐子铭从凌非坐到他身边后,就抓着凌非的手没松开,他漫不经心地、颇有几分不屑地继续表态,“没闲逛?那……去忙吧,不送了。”

    “……”

    周箴个子不高,即使站着也没比坐着的乐子铭高,所以怎么看气势都很弱。

    他生气地皱了皱眉头,扶了一下那自以为高级的金丝边眼镜,后退一步,讥讽道:“好,我不打扰你们。最近场子里不见你,看得出来乐总您很忙,时间金贵。就是可惜了韩想,临死还问你有没有来,真感人呐。”

    乐子铭本来正在揉凌非的手背,觉得凌非太瘦,浑身上下都没什么肉,这会儿被周箴忽然抛出旧事,便停了动作,压声道:“你明知徐昌鸣的为人,那天却不告诉他,怎么?刚失忆?”

    周箴立即提高音量反驳:“那是他自愿的!关我什么事!要不是有些人不收他,他也不会自暴自弃往徐昌鸣枪口上撞,最后人死了,晃色生意也损失了,你以为我想呢。”

    说这几句话的时候,周箴有心瞟过凌非,语气也在某些重音上刻意做了文章,向凌非递话。

    凌非漠然看了他一眼,然后又低头玩儿乐子铭的手指,仿佛刚才的行为不过是为了完成作业,配合对方给了点反应而已。

    周箴愣了愣,又很快冷笑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应该都懂。”

    乐子铭反手捏住凌非专注捣乱的手,目光毫无温度地瞟向周箴,笑了笑道:“当然,尤其是喝酒。”

    周箴闻言,脸色陡变,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该回去了。”凌非侧头跟乐子铭说完,便站起来打算离开。

    他对周箴所说的,根本不会上心。

    应该说,他很不喜欢从别人口中了解某个人的过去,并得出相关事件的结论,尤其这个别人还是怀着特定目的的。

    像周箴这种和凌凯别无二致的挑唆方式,凌非早就免疫了。

    乐子铭抬腕看了眼时间,也觉得时候不早了,于是把他旁边的那个食盒拿起来,说了声“好”。

    两人走了一段路,也没怎么说话,直到乐子铭把食盒扔进街边的垃圾箱后,凌非才若有所思道:“你到底怎么他了……”

    周箴的性格有点小孩气,有什么情绪都会放在脸上,刚才那样生气,却不道明缘由,肯定是先前吃了大亏。

    乐子铭走回凌非身边,口吻轻松道:“只是让老周家给他敲警钟而已。”

    “你喝醉那次的事?”

    凌非总觉得周箴那么做有点太明目张胆,不过周家能为此事对周箴施压,可见在利益面前,任何情理是非都变得不重要了。

    “他的小动作可不止这一件。”乐子铭看起来很平静,语调也很自然,“继续放任下去,早晚会闯祸。”

    “嗯。”凌非向来不对乐子铭的家事做任何评判,而对方与周箴到底有什么恩怨,他倒是感觉可能也不至像面上那么剑拔弩张。

    家族企业,这些东西很难讲清楚的。

    乐子铭跟凌非走在一起,手背偶尔会碰到对方,如此碰了两三次后,乐子铭干脆顺势把凌非的手牵了过去,这才满意地抓紧了。

    夜里人少,路面几乎看不到除他们以外的其他人,凌非也回应似的抓紧了乐子铭的手,渐渐享受于这样的散步方式。

    仿佛这样,就会忘记来自于很多方面的压力,让他没有任何负担地按自己的想法做选择。

    比如生活方式、比如爱情伴侣。

    后来回到车上,乐子铭便直接坐进了驾驶位,轻车熟路地往凌非家开。

    快驶入目的地时,才像是想起什么,忽然侧目问:“你明天要加班么?”

 

UP主的恋爱准则: 35.第三十五章 挑拨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