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嫁给第一美人 > 17.017
嫁给第一美人  作者:喵十一酱
    “男女授受不亲,你这般占我便宜,我要去告诉小师妹!”等人都走远,尹笑拍开嘴上那只爪子,一蹦三米远。

    接连两次听她说要告状,本来也就没做什么亏心事,秦梓萱下巴一扬理直气壮,“你想去找轻颜就直接去,干嘛拿我当借口。”还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她明明知道这里没有‘男’,

    软包子突然硬气起来,感觉还蛮有趣。尹笑被勾起兴致,嬉皮笑脸围着她打转,“看来大姐的灵芝确实有效,变聪明了。有意思,回头我也找试试。”

    没事儿吃灵芝,会补出鼻血吧。秦梓萱也不确定她是在开玩笑还是说真的,怕她真没事儿啃灵芝玩,还是解释了一下,“我本来就不傻。那个灵芝被收起来了,挺珍贵的,等到需要的时候再用。”

    尹笑被她的一本正经逗得直乐,强憋着笑崩住脸拍着她肩膀语重心长,“嗯,你不傻,就是有点呆。”

    这话听着似乎有点耳熟。

    “姑爷,醒酒汤还要一会儿,我给您弄了碗醒酒茶。”商陆端着托盘匆匆赶来,看到尹笑也在忙微微弯腰,“尹姑娘。”

    “厨房还有些茶点我一并拿来了,尹姑娘可要用些?”

    “不了,我还有事要忙。”尹笑收起嬉笑态度,端端正正给秦梓萱行礼,“秦姑爷,恕奴家失礼,先行告退。”

    她突然这么客气,搞得秦梓萱怪不好意思,“无妨...大家演奏辛苦,等下结束别忙着走,我让厨房备些酒菜,大家吃饱了再回去休息。”

    “那我就替大家谢谢姑爷了。”

    商陆惦着脚目送尹笑离开,直到看不见人影,这才神情复杂跟秦梓萱汇报,“姑爷,其实...小姐已经吩咐厨房备好饭菜了,这些点心也是给她们留的,我说了半天才讨了这么一盘。”

    “...”行吧,是她又自作多情了。

    -

    秦梓萱醒了会儿酒回去落座,正赶上有人上台弹琴献艺。

    台上那位打扮比起各位略微朴素些,身着石青绣花袄裙,双耳挂一对翡翠水滴耳坠,头上除一支玉簪外别无它饰。端坐百花台上,似一片翠叶飘落花丛,自在无争,清丽端庄。

    不过会在这种时候登台演奏,怕也不是真就像她表现出来的那样不争不抢。

    一曲古筝悠然清脆,似清风温柔吹拂,似清泉缓缓流淌,又似鸟儿枝头啼唱,似小鹿林间漫步。这身打扮再配上这首曲子,显得弹琴之人更加清秀脱俗。

    秦梓萱端着杯酒装样子,半天才抿上一点润润唇。台上那位姑娘到底什么性格她也不是很了解,但就目前来看,这姑娘要是在娱乐圈混,一定是非常善于利用自身优势,让自己能从一众小花中脱颖而出。

    曲调减缓,似乎快到结尾。秦梓萱放下酒杯准备鼓掌,却听旁边传来萧声,遥遥呼应着琴音。萧声渐近,周围一阵轻呼。柳之珩款步上前在秦梓萱前面一点站定,隔着湖水于那位姑娘又合奏了一曲。

    啧,太酸了,酸得人牙疼。

    这一幕如果发生在十几分钟以前,秦梓萱绝对有可能花痴到流口水。但现在,她看着柳之珩这么做作,除了牙疼以外,就只想一脚给他踹进水里。

    太能装了!

    前脚刚凶了别人,后脚就跑到这儿来装情圣。臭不要脸!

    然而周围人不知个中曲折,只看到才子佳人琴瑟和鸣曲诉衷肠,便觉这二人郎才女貌甚为般配,是天造的一双地设的一对。

    等他们表演过后,众人似是自觉比之不过,纷纷推辞不再登台。那边浮台有一娇俏女声突然提议,“早闻柳小姐四艺皆通尤擅作画,不知咱们今日可有此幸,近赏一二?”

    “承蒙各位抬爱,却之不恭。今日既是百花宴,我来献幅百花图如何?”柳轻颜客套两句,也不扭捏,当下便让人备了笔墨纸砚,缓步踏上湖心花台。

    这是秦梓萱第一次看柳轻颜作画。与平日内敛沉静不同,作画时的柳轻颜更加灵动,更像柳轻颜原先接触到的那些十九岁少女,却又比她们沉得住气。

    此时阳光已没有正午那么强烈,打在人身上更像一层柔光,而水面成了天然反光板,使人面部线条更加清晰。纯天然光影造型下,那方花台像浮在云端天上,而那台上之人宽衣大袖衣袂飘动,恍若天宫仙子。

    好的背景环境能让人颜值更上一层楼,尽管天天待在一起,还是看得有些痴了。一阵清风拂面吹得回过神来,秦梓萱脸颊微微有些发烫,感觉自己花痴的毛病又重了。然而扭头看去,却发现大家都和她一样,屏息凝视不敢发出声响,生怕惊到了台上那人。

    柳轻颜下笔很稳也很快,不到一个时辰便作好了这幅百花图。画中花团锦簇湖水升烟,烟笼花绕间浅露浮台一角,叶隙花影之中仿佛能看到年轻男女顾盼浅笑。虽不甚写实,但大家都看得出,这幅百花图画的正是今日盛况。

    技艺精湛,立意巧妙,这幅画毫无意外成了本场最佳。

    柳轻颜身为主家,彩头又是她出的,自然没有自己把奖品拿回家的道理。讨论再三,大家一直认为那座四扇屏该由贾小姐获得,柳轻颜为表歉意,还另加了两瓶香丸与她。

    至于和贾小姐合奏的柳之珩,他笑说自家兄妹不必拘礼,只要了两坛桃花醉。无论真心假意,反正表面功夫是做足了。

    -

    赔了一天笑脸,还看到了那么膈应人的画面,秦梓萱身心俱疲,进门就瘫进了椅子。

    “我今天看见柳之珩,和白苏说话了。”实在憋不住,秦梓萱绘声绘色讲了一遍下午所见,连柳之珩当时的语气都给学出来了。

    柳轻颜不急不缓端着茶吹了吹,“你可知,他今日为何会与贾小姐合奏?”

    “她比较好看?”

    “...不是人人都像你,看人只看脸。”

    秦梓萱:...你自己要问,我说了还骂我。

    软包子也有脾气,虽然不能翻脸骂街,但她可以自闭。说多错多,她不说了还不行吗。

    柳轻颜看见也当没看见,压根儿没有哄人的意思,自顾往下说,“贾夫人胞妹夫家的当家主母有一姊妹,多年前远嫁京城,育有一子一女,如今大郎接了家中生意,小女则入了公主府,深受公主器重。”

    “所谓成家立业,如今他已意有所属,想来不日便会有好消息。此事落定之后,他又当如何?”

    “...立业呗。”坚持了还没一分钟,秦梓萱耐不住好奇心,屁颠屁颠消了气,“但是那个进了公主府的,跟贾小姐有什么关系?”

    这关系绕得比红楼梦还复杂,人家怕是认都不认得她们吧。

    “亲疏无妨,有三分薄面便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日后若有意走动,这三分薄面便是联系。”

    也就是说,这其实是场商业联姻呗。

    秦梓萱叹为观止,忍不住拍了两下巴掌,厉害啊。她就看出柳之珩有意显摆了,没想到后面还藏着这么多心思。

    “那万一,贾小姐不同意呢?”人家虽然好像是设计了那么一下,但没准儿人家相中的是别家公子呢?柳之珩在那儿花孔雀似的嘚瑟半天,也许就真的是自作多情了。

    柳轻颜想都没想,“再选。”

    “...”行,也是没什么毛病。

    “说来,今日让你多与旁人走动,可做到了?”

    “啊,都说过话了,也喝过酒。”

    “记住几人?”

    “...三个。”其他长得不帅也没什么特点,太难记。

    柳轻颜挑眉,似笑非笑看着她。

    “不过..”秦梓萱下意识坐直,真诚道,“他们都认得我了,还说下次再聚一定叫我。”

    柳轻颜放下茶杯,起身走到书桌旁拢袖磨墨,“看来,那玉还需我替你多保存些时日。今日还未练字,开始吧。”

    唉,即使穿越到古代,也逃不开学习的命。

    秦梓萱有气无力晃过来,“今天好累,不练了行不行?明天我补上。”

    “我再教你几字,你若能一次写成,今日便不练了。”

    “成形就行,不能要求我写得好看。”

    “自然。”

    “那你写吧。”

    抬手落笔,五个大字一气呵成。秦梓萱凑过去看了看,“仁义礼智信?还行,不算难。”

    端坐桌前,提笔深呼吸,稳住手腕,找好位置,一笔一划认真写好,一次成型。虽然结构不太紧凑,长得也还是有点丑,但确实是正常字。

    秦梓萱抬头看向柳轻颜,等着她点头。

    柳轻颜如她所愿,夸了一句,“不错,确有进步。”

    “那我去休...”秦梓萱港站起来一半,被按着肩膀又按了回去。

    “这个不对,”柳轻颜指着‘义’字,“少了一横。”

    五个大字,仁智信都和简体一样,剩下两个笔画要多一些,比较复杂。秦梓萱刚才写之前认真观察了老半天,一笔一划全都按照柳轻颜的来,就怕写错。

    “没错啊,我这跟你写得不是一样吗。”

    “我刚才写得快了些,那处是连笔,你少看一横。”

    “...你故意的吧?”

    “是又如何。”

    “不如何...”秦梓萱重又坐好,换了张纸,“商量下,今天只练错的这个行不行?我真得好累。”

    “好。”

    “你看,我手都不稳...诶?”

    柳轻颜抽了本书在对面坐下,耐心又答了一遍,“我说,好。”

    “好嘞!”

 

嫁给第一美人: 17.017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