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和精分霸总离婚后[穿书] > 4.坑爹黑店
和精分霸总离婚后[穿书]  作者:猫有两条命
    “好歹是你弟弟,这么说,是不是不太好?”严遇琛优雅晃了晃杯中红酒,挑眉笑道。

    唐越嗤了一声:“什么弟弟,不过是我爸捡来的一个野种。”

    严遇琛眯细眼,好奇道:“怎么说?”

    唐越叹了口气:“虽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但我也不打算瞒你。他是我爸跟别人的私生子,要不是奶奶在世的时候,吵吵着不能让唐家血脉流落在外,死活要把他接回来,他现在还不知道在哪讨饭呢。”

    严遇琛失笑:“难怪你爸去世之后,把所有财产都给了你,一分钱都没留给他。”

    唐越讥嘲道:“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打压江冕,就算分给他财产,也只会用来伤天害理。而且他亲妈那边还有个特别恶心的弟弟,整天游手好闲,公安局常客,唐池出钱,弟弟负责作妖,俩人都快成绑定的犯罪团伙了。”

    严遇琛跟唐越碰了下酒杯:“他就这么一无是处?”

    唐越呵呵:“不是吓唬你,他除了那张祸国殃民的脸,还真就一无是处。”

    “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听你夸你弟弟的长相了,他……”严遇琛弯眼一笑,“真有那么好看?”

    “是啊,小妖精似得,念书那会儿,屁股后面一群男男女女,他就跟个火车头一样。”唐越琢磨着不对劲,“你这么关心他的长相,该不会要对他下手吧?”

    严遇琛轻飘飘道:“谁让你说的我好奇呢。”

    唐越服了:“我说您可消停吧,他都结婚了!”

    严遇琛:“只要有爱,已婚未婚无所谓。”

    唐越翻了个白眼:“得了吧,还有爱,你说这句话之前能不能先谈个恋爱?老处男。”

    严遇琛一口红酒呛了嗓子眼儿。

    “说起这事儿,我就纳了闷了,你说你条件也不错,追你的男人也不少,怎么还母胎solo呢?”唐越眼神一眯,凑过脸小声道,“你该不会是……那方面不太行吧?”

    “……”严遇琛深吸了一口气,“那也比你行。”

    说完,从钱包里掏出两百块钱拍在桌上,起身道:“隔壁烧烤摊儿买几十串腰子,多补补。”

    唐越:“……”

    “唐先生,您今天的消费一共是两万三千四百五十六块七毛。”服务生十分绅士的把账单摆在唐越面前,“请结账吧。”

    唐越看着桌上那刚喝了没几口的酒,憨憨懵逼:“我还没喝呢,怎么就结账了?”他指着账单明细,“而且这瓶儿拉菲是你们家老板喝的,又不是我喝的,怎么也记在我账上了?还有这七毛是怎么回事儿?”

    服务生保持着职业微笑:“老板说了,那瓶拉菲他就喝了一口,所以还是要算在您的账上,至于最后这七毛,老板说是图个吉利。所以唐先生您是刷卡还是现金呢?”

    唐越怨愤的看着远处正在跟调酒师说话的严遇琛,压根痒痒:“我特么带两万块现金在身上,等着被抢劫啊,刷卡!”

    唐池刚悄咪咪走到gay吧门口,就见唐越骂骂咧咧走了出来,连忙躲到了墙根。

    唐越不是gay,两年前就结婚了,来这里做什么?

    唐池纳罕看了眼他的背影,便转身进了gay吧,然后按照短信上的指示,去了一处隐秘角落。

    半小时前,他接到一条短信,原主亲妈改嫁后生的那个弟弟打来的。

    原文里,俩人狼狈为奸,沆瀣一气,谁也不比谁干净。

    “我真没钱。”唐池坐在沙发上,压低帽子道,“刚才来找你的时候,还是坐公交来的。”

    “骗谁呢?妈可说了,让我没钱就管你要,而且之前我帮你干了那么多事儿,给点封口费也是应该的吧。”林强道。

    唐池失笑,抬头间,脸色冷飕飕的:“妈让你管我要是她的事,我给不给是我的事,而且你前天刚从我这儿拿走了五千块,这才几天,又没了。我说您是吃的什么玩意儿啊?黄金大餐吗?花这么多!”

    “我不管,你要是不给我,我就告诉顾钊凉你在gay吧鬼混。”林强打开手机相册,展示给唐池,“看,这是你刚才进来时我偷拍的,铁证如山。”

    唐池喝了口水,冷笑:“你故意约我来这儿的?”

    “是又怎么样?”林强供认不讳,“反正你要是不给我钱,我就把这张照片发给顾钊凉,他现在对你印象本来就不好,要是看到了这张照片,啧啧啧,你可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威胁我?”唐池轻笑了声,“说吧,你要多少?”

    林强出了个剪刀手:“二十万。”

    唐池翻了个白眼:“你怎么不去抢劫呢?”

    林强:“你就说给不给吧。”

    “这是笔不小的数目,我得好好考虑考虑,”唐池站起身,“我先去趟卫生间。”

    林强也跟着站了起来:“我也去。”

    唐池挑眉:“没发现你还有参观别人上厕所的癖好,口味挺重啊。”

    林强哼了声:“我只是怕你跑路而已。”

    “那就跟着吧。”唐池笑了声,转身之际,弯弯的眼尾瞬间阴了下来,脸色冷的可怕。

    他面无表情的进了厕所。

    来的时候,唐池用度娘搜了一下,这家叫L的gay吧是个高端同志会所,据说来这儿一趟,随便点点东西,消费都不下五位数。

    L的厕所也很是豪华,全是私人独卫,刚刚好。

    俩人一进去,唐池就把门锁了,回头朝林强抛去一个祸国殃民的微笑时,拽着林强的胳膊直接把他按在了洗手台上。

    “你干什么?”唐池一米八,林强刚过一米七,比唐池矮了半个头,力气上也有着质的差距,林强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你说呢,亲爱的小弟弟。”唐池冲他wink了一下,单手夺过他的手机,先删了里面的照片儿,又随手扔进了垃圾桶。

    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

    林强虽然是个混事儿的,但平时跟人都是硬碰硬,第一次见唐池这种笑着还让人后背发凉的,一时有点儿怵:“你要感对我做什么,我就去报警!”

    唐池挑眉:“现在想起警察了,你刚才勒索我的时候,怎么没想起来呢?”

    林强:“我没勒索你!你胡说!”

    唐池咋舌:“你是太天真还是太傻啊,你能偷拍,我就不能录音吗?”

    林强愕然:“你……”

    “我什么我,我是你哥哥,不能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的。”唐池一本正经的说完,擒住林强手腕的力道蓦地加重,咔嚓——给撅成了骨折。

    林强吃痛叫了声,唐池笑的十分核善:“痛吗?”

    “痛痛痛痛痛我错了你快松开不然我手要废了!”林强飞快道。

    唐池没放手,阴恻恻道:“那你的钱还够花吗?”

    林强认栽道:“够!”

    唐池:“以后还来找我吗?”

    林强:“不来了!”

    “好,请记住你说的话,下次如果再来,我就打断你的腿,然后再把你勒索我的音频发给警察。”唐池嫌弃的松开林强,洗干净手,就离开了厕所。

    唐池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威胁,要怪只能怪林强倒霉,碰枪头上了。

    回到座位,扛起包正准备走,服务生突然走了过来:“这位先生,您点的甜品还没做好,不尝一尝再走吗?”

    唐池淡淡道:“不用了,谢谢。”

    刚往前走了一步,服务生又挡在了他面前:“那个先生,可能是我刚才说的太委婉,您没懂我什么意思。”

    唐池懵逼:“所以你是什么意思?”

    服务生把小票递给他:“这就是我的意思。”

    唐池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他是啥意思:“让我结账?”

    服务生微笑点头:“是的,我们很人性化的,甜点没有上,所以就不收费了,最终收费一共是两千五百块。”

    “哈?”唐池不可思议的看着账单,“我们好像只喝了两瓶矿泉水,要两千块?”

    黑店吧,这老板咋不去打劫呢?!

    服务生十分礼貌道:“请看清楚,我们不是普通的矿泉水哦,我们这是Fillico,菲丽水。”

    唐池:“……”

    我不想知道你们是什么水,我只知道,我现在身上只有二十块钱。

    “对不起啊,我想你误会了,点单的不是我,他在上厕所呢,就在拐弯左边数第二间,您找他,好吗?”唐池弯眼一笑。

    事实证明,唐池这小妖精的脸还是挺管用的,服务生一个愣神,就答应了,跟他挥手告别后,便美滋滋的去厕所找林强了。

    就在唐池马上迈出gay吧时,身后突然一阵骚乱,紧接着,几名黑衣保镖便窜进去,然后拖着一个男人与他擦肩而过。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那是你们老板!我真不是故意的!大哥!”

    听着林强渐行渐远的呼喊声,唐池一时搞不清状况,茫然扭头间,看见一名五官熟悉,脑袋被人打破的男人在保镖的保护下走了出来。

    这不是严遇琛吗?

    “老板,您还好吗?脑袋晕不晕?”服务生紧张道。

    严遇琛看向服务生时,目光满是陌生,好像从来都不认识他一样,但环顾四周一眼后,冷冷道:“我没事。”

    “老板,我送您去医院。”一名戴着墨镜的大块头保镖道。

    “不用,我自己去。”严遇琛冷声拒绝完,余光瞥见了门口的唐池,脸色瞬间黑成了锅底,不悦道,“你怎么在这儿?”

    “我路过……”还没说完,就被严遇琛拉走了。

    唐池被严遇琛推上了驾驶座,严遇琛自己坐到了副驾驶。

    车子绝尘而去时,服务生叹了口气:“原来那帅哥跟老板认识啊,完蛋,这下我又没机会了。”

    “说的好像他俩不认识,人家就能看上你似得。”另一名服务生笑道,“不过你有没有觉得,老板刚才好奇怪,脾气好冷啊,表情也好不近人情,鸡皮疙瘩都冻起来了。”

    “确实有点。”大块头保镖赞同完,又一脸心驰神往道,“不过刚才老板带走的那个男人,真好看啊。”

    两名服务生不约而同的切了声,回去收拾乱局了……

 

和精分霸总离婚后[穿书]: 4.坑爹黑店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