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我爹是嬴政 > 13.第 13 章
我爹是嬴政  作者:苏格拉提拉米苏
    第十三章刺客在哪?

    午重当日,胡亥上了马车,六匹骏马拉着他出宫,来到章台处。

    扶苏与李斯、王绾等人,在章台处等候许久。

    章台前面的街道,挤满了人,许多人都想目睹这位九真人。

    六匹骏马从宫里出来,许多人还以为是嬴政来了,纷纷行礼。

    谁知,有人喊道:“九真人到!”

    闻言,百姓们纷纷抬头,目光大胆的朝那边望去。

    马车停下,胡亥从车上下来。

    没有看到胡亥的真容,众人诧异。

    “这位就是九真人?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

    “九真人一直都是不以真面目示人。听说九真人从仙山而来,来的时候,海神对他施了法术。若是其他人见到九真人的真容,九真人会立马暴毙!”

    “如此神秘!”

    听到这些话,有人低声问道:“此人不以真面目示人,若他不是九真人怎么办?”

    就怕掳走一个假货!那不是白忙活一场!

    张良目光莫测地望着远处那个神秘人,他缓缓言道:“宫里的人并不知道此番行动。若这位九真人有这种本事,能料到自己会出事,必定不会出现。”

    “那这个人究竟是不是九真人?”

    张良低声言道:“先带走再说。”

    不管是不是,先掳走再说!

    胡亥刚刚从车上下来,正准备往高台处走。

    忽然,一支箭朝扶苏那边射去。

    “保护长公子!”

    现场突然混乱起来。

    胡亥担心扶苏,他朝扶苏走去。

    没想到,身边的侍卫突然被人砍伤,胡亥被人拖走。

    胡亥是在一阵颠簸中,被震醒的。

    “快些!速速离开这里!”

    胡亥瞬间想到了那名韩国剑客曾经说过的话,莫非这次是韩国人掳走了他?

    不知道颠簸了多久,胡亥忍不住想呕吐的时候,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有人将胡亥扛下了车。

    麻袋被人取下来,胡亥看到了几个蒙着半张脸的男人。

    其中一个男人眉目俊美,胡亥盯着对方。

    张良走上前来,向胡亥作揖:“得罪真人,还请见谅。”

    胡亥不说话,他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确定手套胡靴什么的都在,心里稍安。

    另一人开口说道:“张兄,他究竟是不是真人?”

    张良淡淡一笑,他朝胡亥走近两步。

    看到张良伸出了手,那只手朝他伸过来,想要掀起幂篱。胡亥立马开口说道:“你是韩国人。”

    张良微怔,眯着眼睛,目光深邃地盯着此人。

    张良本想揭开幂篱,看看此人的相貌。若此人的幂篱被掀开,身体出现不适,那就说明九真人没有撒谎,的确是从仙山而来,被海神施了法术。若是此人的幂篱被掀开之后,毫无不适反应,就说明此人是个冒牌货,亦或是九真人在欺骗嬴政!九真人根本不是从仙山而来。什么仙山、什么海神全都是九真人自己胡编出来忽悠人的!

    然而,没想到这个人竟然直接说出了他的身份!

    张良学了两年的咸阳口音,今日与他行事的人,也都学了咸阳口音。不知道此人是如何知道他们是韩国人?

    见对方突然沉默,胡亥知道自己猜对了。这些人,的确是韩国人!

    胡亥突然叹了一口气,他问道:“诸位可知韩国为何亡国?”

    其中一人恼怒地说道:“自然是因为秦国有称霸天下的野心!”

    胡亥摇头。

    另一人不满地问道:“那是为何?”

    张良目光莫测地盯着此人。

    胡亥徐徐说道:“韩国不缺有才华之人,缺的是明主。若韩非子早生几十年,只怕轮不到秦国统一天下。”

    张良沉默,他突然朝胡亥作揖,恭敬地说道:“请真人指点方向!”

    胡亥问道:“你想刺杀陛下是否?”

    张良的手指微微一颤,他目光复杂地望着此人。

    呼了口气,张良低声言道:“是也。”

    张良的确想找机会刺杀嬴政,前阵子他的弟弟含恨离世,临终前说了很多话。张良的弟弟认为若不是秦国灭了韩国,他们兄弟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韩国若是存在,他们兄弟会继承父业,得到高官厚禄,效忠韩国。所以张良的弟弟临终前,希望张良能够杀了嬴政。

    胡亥试探地说道:“你祖父与父亲在韩为相,若非秦国灭韩,你应当能继承父业,成为新一代韩相。”

    张良的呼吸有些急促,他目光深深地凝视着面前此人。

    张良忽然朝胡亥跪下:“真人既然知晓良的身份,可否帮良复国?”

    胡亥摇头,他低声说道:“若是韩国存在,你成为宰相,是以民为重,还是以君为重?”

    张良低眉沉思,他回答道:“以民为重。”

    胡亥告诉张良:“既然以民为重,是否反秦复国,这答案在民间。”

    张良垂眸思量胡亥说的话。

    片刻之后,张良开口问道:“真人之意,若秦待民不好,万民受苦,便可反秦复国?”

    胡亥摇头,他对张良说道:“你乃人中麒麟,不应该限于井底。张家能在韩国为相,为何不能在秦国为相。你张良的才能,莫非输于李斯?”

    张良愕然,他不敢相信地问道:“真人之意,是让良效忠秦?良不可以这么做!阿弟临终前,让良刺杀那人。良如今尚未完成阿弟临终心愿,已经心里愧疚。真人却要劝良效忠秦,效忠那人。良恐难做到!”

    胡亥幽幽地说道:“看来天下万民,不及令弟。”

    张良面色微顿,他解释道:“既然许诺,便要兑现承诺。良答应阿弟要反秦复国,刺杀那人,就必须要做到。”

    胡亥摇头叹气,不再说话。

    听到胡亥的叹气声,张良面色犹豫,他开口问道:“难道真人觉得良不该兑现承诺?”

    胡亥告诉张良:“贫道认为,是否要实现承诺,首先要看这个承诺本身,是否与正义有关。若是与正义有关,这个承诺,必须要实现。若非正义,这样的承诺,实现之后,损害他人利益。不如不实现。”

    张良问道:“是那人下命令攻打六国,若非秦国攻打六国,六国也不会灭亡。六国灭亡,多少人失去国家。秦灭六国,非正义之举。良刺杀其,难道不是正义之举?”

    胡亥摇头:“恨秦国着,六国贵族也。你以为万民会长期恨秦吗?只要秦国对万民比六国对万民更好。这些普通人,过上安稳幸福的生活后,会感激秦国。”

    话锋一转,胡亥又说道:“你以为杀了他,天下万民能过上好日子吗?若他驾崩,天下大乱,苦的是普通人。你方才说,以民为重。若是以民为重,当考虑万民的利益。可是你并没有考虑万民的利益。你的心中,只有国仇家恨。现在的你,如同井底之蛙。”

    被胡亥这一番犀利言辞教训,张良沉默不语。

    周围的人见张良许久不说话,忍不住出声说道:“此人劝子房放弃仇恨,效忠秦,居心不良!杀了他!”

    张良摇头,瞥了眼那人,他对胡亥说道:“今日委屈真人。良即刻派人送真人回宫。”

    其他人一听,张良竟然要把这位九真人放走,立马不满。他们掳走这位九真人,搞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现在整个咸阳城都在寻找九真人。张良花费了这么多力气,将九真人掳来,只谈了一会儿,便要放走这位九真人。这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吗!

    “子房!万万不可!若是放了他,他立马带着秦兵来抓我等,如此惨矣!”

    张良看着胡亥。

    胡亥出声说道:“贫道若是想对付诸位,何必等到现在?”

    张良觉得这位九真人的确是一位高人。隔着幂篱,未见到他们的真容,素未谋面,初次见面,便知道他们的身份。还对他说了这一番令人深思的话,张良对这位九真人心存敬意。

    张良对身边的人说道:“放了他。”

    “子房!”其他人语气有些恼怒。

    张良朝这些人作揖。

    其他人气恼地转身离开。

    只剩下张良与胡亥,张良低声问道:“既然真人能够窥探天机,不知能否透露良的往后人生?”

    胡亥摇头:“贫道不能告诉你。贫道窥探天道,提前知晓天下大势,已经折寿十载。若是再为其他人窥探天道,只怕活不过今夜。”

    张良无奈:“既然如此,良不再询问。真人所言,良会记在心里。”

    张良要送胡亥离开,胡亥却不要张良送他。

    临走前,胡亥给张良一个小布袋。

    “若他日想通了,可寻贫道。”

    张良接过布袋:“多谢真人!”

    张良目送胡亥离开。

    胡亥走在荒山野岭里,垫了增高垫的双脚越来越疼。

    估摸着自己走远了,胡亥拿出了东西,把东西点燃。

    “陛下!城外四十里地发现明亮之光!”

    嬴政立马说道:“定是真人!速速派人去救真人!”

    “遵命!”

    胡亥走累了,干脆停下来,在原地休息。

    大晚上的,山林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夜晚的风很大,纱布翩翩,幂篱险些被吹翻。

    胡亥伸手压住了幂篱,在原地等人来接他。

    让胡亥万万没想到,最先赶来的人,竟然是刺客!

    一名剑客出现,胡亥察觉到对方来意不善,赶紧拿出火铳,瞄准对方,发射铜弹。

    连续打了几发铜弹,看到对方倒了下来,胡亥才放心。

    中尉带兵出城寻找九真人,听到城东的方向有动静,立马朝那边奔去。

    “九真人!”

    中尉发现地上倒着一个受伤的剑客,他立马问道:“九真人可好?这是刺客?”

    胡亥点头:“把他带回去审问。”

    胡亥想知道到底是谁对‘九真人’下手。

    中尉立马吩咐手下:“将此人抓起来,带回去审问!”

    胡亥被人送回了宫里。

    嬴政与扶苏等人在宫里等候,看到九真人平安回来,嬴政问道:“真人可好?”

    胡亥点头:“并无大碍。有人带走贫道,让贫道为其算命。贫道今日消耗太多,归来途中有遇到刺客。想早些休息。”

    扶苏目光深邃地打量着九真人,隔着几步的距离,他能从九真人的身上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

    这股味道,似乎在哪闻过。

    嬴政对九真人言道:“既然如此,真人早些回去休息!刺客的事情,交由朕来处理。”

    胡亥被人送回了兰宫。

    回到兰宫,胡亥发现扶苏送给他的那些剑客,全都不见了。

    胡亥也没开口询问此事,他从密道回到了自己的宫殿。

    “公子!”阿四与阿六看到胡亥平安归来,松了一口气。

    胡亥赶紧换了一身衣服,让阿六给他弄一盆热姜水泡脚。

    折腾了一日,这双小脚真是受不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他长高。

    一边泡脚,胡亥一边开口问道:“徐福那边最近有什么动静?”

    胡亥怀疑今晚的刺客,可能是徐福派来的。

    除了徐福之外,还有谁这么厌恶九真人?

    阿六说道:“徐福这些日子闭门不出,没有异常。”

    胡亥问道:“徐福身边的人,有没有异常?”

    “这、倒是没有留意……”阿六面色讪讪。

    胡亥说道:“多派几个人,盯紧徐福那边。查查看最近徐福的那几个小徒弟都做了什么事。”

    “遵命!”阿六颔首。

    胡亥抬起脚,阿四蹲下来帮胡亥擦脚。

    想起什么事,阿四突然说道:“公子,阿五那边传来消息。没有找到刘邦这个人。”

    胡亥微蹙眉头:“也没有刘季这个人?”

    阿四告诉胡亥:“沛县倒是几位刘季。但都不是公子要找的人。阿五看过那几个叫做刘季之人的左股,并没有七十二颗痣。”

    胡亥问道:“那几个刘季年龄多大?”

    阿四回答道:“有两位与陛下年纪相近。”

    胡亥说道:“让阿五将这两人带来。”

    “遵命。”

    胡亥打起了哈欠,打算再泡个澡,就立马睡觉。

    “你说什么?失败了?”徐福得知他请去刺杀九真人的剑客行刺失败了,心里大慌。

    之前嬴政让他出海,徐福心情美滋滋,打算趁机溜走。没想到在这位九真人消失了几日后,嬴政立马改变了主意,不让他出海了!徐福这几日,心情阴郁。正好,今日这位九真人被人掳走了。徐福原以为这位九真人回不来了。然而在一个时辰前,城外出现了明亮的光。猜到这位九真人就在城外,徐福立马派出剑客去刺杀这位九真人。可这名剑客高手竟然行刺是败了!

    “师父,如今怎么办?”

    徐福呼了口气,冷静地说道:“慌什么?你是蒙着脸与剑客见面,那剑客又不知道你的身份。”

    幸好徐福谨慎,派人去找剑客的时候,让人蒙着脸。哪怕剑客还活着,被抓之后,肯定也招供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听徐福这么一说,徐福的小徒弟立马放心了。

    这一晚,徐福睡不着,辗转反侧,一直在琢磨该如何光明正大的捞一笔钱,离开咸阳。

    翌日,嬴政早早便来到兰宫,想要见见九真人,详细了解昨日的事情。

    卫兵告诉嬴政:“陛下,九真人昨夜交代,他将闭关十日。十日不见人。”

    嬴政问道:“九真人现在如何?”

    卫兵摇头:“与平日相同。”

    一闭关,九真人就不吃不喝不拉。的确是高人!

    嬴政告诉卫兵:“好好伺候九真人。有何情况,立即告诉朕。”

    “遵命!”

    嬴政离开了兰宫,上朝处理政务。

    胡亥今日特地与几位兄长跑到了兰宫。

    胡亥对卫兵说道:“我想见九真人。”

    卫兵告诉胡亥:“公子,九真人闭关十日不见人。今日陛下来了,也没能进去见九真人。”

    胡亥转头看向其他几位兄长:“今日见不到九真人了。”

    将闾出声言道:“既然如此,我等还是离开吧!连父皇都没能见到九真人,我等还是莫要进去打扰九真人。”

    胡亥点头:“不如去我宫里,给诸位兄长看看我最近得到的石头!”

    将闾:……

    对于胡亥的爱好,将闾等人不理解。他们对那堆石头也没兴趣,纷纷找借口拒绝胡亥。

    若不是他们想见一见这位神秘的九真人,今日也不会特地叫上胡亥,让胡亥带他们来兰宫这里求见九真人。

    诸多公子公主当中,只有扶苏与胡亥能够得宠。其他公子公主,很少在嬴政面前露脸。平日里低调生活,不敢肆意乱来。扶苏已经参与朝政,每天忙政务,没空理会他们。所以,有他们想干却又不敢干的事情,将闾等人都会拉上胡亥,让胡亥带头做事。这样,挨骂的时候,嬴政会骂得轻一点。毕竟胡亥嘴甜人美,最会讨嬴政的欢心。

    扶苏来到兰宫,在这里遇到了胡亥。他出声问道:“你来找九真人?”

    胡亥告诉扶苏:“是也。三兄说九真人能算命,预知将来的事情。所以我等就过来找九真人。可惜九真人闭关十日不出,见不到九真人。”

    扶苏望向四周,他问道:“将闾等人离开了?”

    胡亥点头:“嗯。我想请三兄等人到我的宫殿里,看我新收藏的石头。三兄等人说有事要做,就离开了。长兄可有空?不如到我的宫殿里看我新收藏的石头?”

    扶苏颔首:“好。”

    胡亥高兴地拉着扶苏,来到了他的住处。

    扶苏走进宫殿里,从前殿到后殿,观察周围。

    胡亥问道:“长兄在看什么?”

    扶苏摇头,他笑着说道:“你这里到处都是石头,还在石头上作画写字,我觉得有趣。”

    胡亥告诉扶苏:“若是长兄喜欢,我可以送给长兄!”

    扶苏的笑容看起来自然了许多,他摇头说道:“不敢夺人所爱。你如此喜欢收藏石头,我不应该要你的心爱之物。”

    胡亥不以为然:“长兄送了我不少石头,难得有长兄看得上的石头,送几块给长兄又何妨?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礼尚往来!”

    扶苏笑着颔首,他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便拿走这块画着竹熊的石头了。”

    胡亥赶紧让阿四将那块石头拿过来,交给扶苏。

    扶苏打量着这块画着竹熊的石头,他漫不经心地说道:“上回我到巴蜀时,遇到了好几只竹熊。那几只竹熊爬到了竹子高处,如此重的身体,当时我真担心其会从高处掉下来。”

    胡亥告诉扶苏:“竹熊的皮比人还厚,摔不出问题。我也想到外面看看,不知何时才能出远门。”

    扶苏笑着说道:“等你再长大一些,到时候我带你出去游玩。”

    胡亥高兴地说道:“长兄真好!长兄待我如此好,我也要对长兄好!阿四!快,将上回父皇赏的美玉拿过来!我要送给长兄!”

    阿四立马跑去了库房,将嬴政上回赏给胡亥的几块美玉拿出来,递给扶苏。

    扶苏突然抓住了阿四的手。

    那几块玉瞬间掉落在地,其中一块玉碎成了两半,另两块美玉摔出了裂痕。

    胡亥愣了:“怎么了?”

    阿四也有些紧张,目光不安地望着扶苏,他低声问道:“不知小奴做错了何事?”

    扶苏抓着阿四的手,放在鼻前嗅了嗅,他问道:“你手上的味道有些难闻。你之前接触过什么?”

    刚才阿四将画着竹熊的石头递给扶苏的时候,扶苏可没有闻到阿四身上有这股刺鼻的味道。阿四去了一趟库房之后,身上立马多了一股味道。这股刺鼻的味道,与昨夜九真人被送回宫时,其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

    阿四僵着脸,他解释道:“小奴刚才搬了两个木盒,这才拿到美玉。”

    扶苏转头看向胡亥,他说道:“我想去看看那两个木盒。”

    胡亥点头:“长兄既然要看,那就带长兄去看。”

    阿四立马带着扶苏前往库房。

    来到库房,扶苏闻到了那股刺鼻的味道,他伸出手,打开其中一个木盒。

    木盒里装着一盒子的硫磺粉。

    扶苏问道:“这是何物?味道如此大。”

    扶苏更想知道这盒东西是从哪来的。是否与九真人有关。

    胡亥踮着脚,凑过来看了一眼,他说道:“是徐先生给我的。上回我去徐先生那里,看到了这个。我觉得这个颜色好看,想拿回来作画。”

    扶苏若有所思,他问道:“是从徐福那里得到的?”

    胡亥点头:“是也。怎么了?这东西有问题吗?”

    扶苏摇头,他心不在焉地说道:“忽然想起有件事要处理,不能陪你了。晚些时候,我让人送几块美玉过来。”

    胡亥摇头:“不必了。那几块美玉本来就是送给长兄的。”

    扶苏没说什么,他离开了这里。

    扶苏走出去后,吩咐左右:“派人盯着徐福。”

    “遵命!”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徐福的徒弟发现,最近好像有人在盯着他们。

    徐福的小徒弟把这件事告诉了徐福。

    徐福镇定自若地言道:“莫慌。哪怕查到头上,只要没有证据,其他人奈何不了你我。”

    徐福的小徒弟镇定了一些。

    考虑许久,嬴政最后还是选择听从了扶苏与九真人的提议,修建一条水渠到百越那边。

    嬴政决定之后,立马安排人定制方案,准备修建水渠。

    两个月的时间过得很快,桑叶飘飘,转眼到了季秋。

    嬴政改十月为岁首后,季秋就变成了岁暮。

    许多人觉得年刚过完没多久,又再一次过年了。

    此时,嬴政正在兰宫里,给九真人看他明年的工作计划。

    除了修一条水渠到百越之外,嬴政还想修路,以咸阳为中心,在全国各地修行车大道。

    对于这一点,胡亥突然发言,表达自己的想法。

    “无论是北修长城,还是南修水渠,亦或是在全国修驰道,都需要大量的人力。包括陛下的皇陵,目前也在动用大量的人力。长期以往,民间会有怨气。”

    嬴政问道:“真人有何建议?”

    胡亥说道:“当年商君变法,奖励耕战,激起全国上下斗志。因为有军功奖励,所以秦人在战场上奋勇杀敌,秦军被称为虎狼之军。秦人无论老少,都在勤劳耕种,使秦国农产量得到提高,增强秦国的国力。”

    嬴政若有所思,他问道:“莫非真人想让朕奖励那些参与修长城、修水渠、修驰道之人?”

    胡亥点头:“全国并没有这么多罪犯,而修建这些工程,需要耗费大量人力。若是直接强征普通人为劳力,长期以往,必定引起民怨。秦国统一天下,想要稳固江山,必须要安抚民心。普通人只不过想过得更好一些。只要秦国对那些人,比以前六国对其更好。那些人就会感激陛下。”

    嬴政认真思考,他低声说道:“此事朕会考虑的。”

    想起某件事,嬴政告诉胡亥:“朕欲西巡陇西,希望真人陪同朕出巡。”

    胡亥摇头,他告诉嬴政:“陛下出巡,贫道要闭关。”

    嬴政:……

    嬴政忍不住问出他一直以来好奇的问题:“真人为何经常闭关?”

    胡亥语气淡淡地说道:“对于贫道而言,闭关就是在休息。不听不闻,不说不见,贫道这是在积攒精力。”

    嬴政搞不懂这些,他突然问道:“上回那名行刺真人的刺客,良医从其身体内取出一颗珠子。不知这是何物?”

    感觉像是暗器,这暗器如此圆润,竟然能射入人的□□中,令人惊奇。

    胡亥告诉嬴政:“仙山里带出来的东西。小玩具。”

    嬴政立马问道:“不知能否给朕看看?”

    胡亥将火铳掏出来。

    嬴政伸出手,以为九真人会把这东西递给他看看。

    谁知,下一秒胡亥对准了一个花瓶,直接打过去。

    “砰!”

    殿内突然响起巨大的动静,赵高与卫兵立马冲进来。

    “陛下!”

    “保护陛下!”

    嬴政也吓了一跳,不过只是手指头抖了一下,脸上并没有露出慌张的神色。

    赵高跑到了嬴政的面前,一副母鸡护崽的姿势保护嬴政。他目光警惕地盯着四周,出声问道:“陛下,刺客在哪?”

    胡亥将发烫的火铳收起来,他淡定地开口说道:“没有刺客。”

    赵高转头看向嬴政。

    嬴政挥手:“没有刺客,汝等退下。”

    赵高瞥了眼胡亥,又看了眼那一地碎片。最后带人退出去。

    赵高等人离开之后,嬴政起身,他走过去观察地上的狼藉。

    目光从地上移开,望向墙壁,发现墙上多了一个洞!

    嬴政吃惊,这小玩具竟然有如此大的威力!

    嬴政走回来,他坐下来,安耐住激动地情绪,他问道:“能否让朕看看?”

    “方才陛下不是已经看过了吗?”胡亥轻飘飘地回应嬴政。

    嬴政:……

    嬴政的意思是想碰碰这东西!

    见九真人似乎不明白他的暗示,嬴政只好明示:“朕想亲手感受一下这个小玩具。”

    胡亥摇头,他告诉嬴政:“这东西不会用的人使用,会伤及自身。陛下也看到了这小玩具的威力,若是陛下不小心伤着自己……”

    嬴政:……

    行吧,那他不碰了!

    不能碰,那就多看看,总该可以吧?

    嬴政对九真人说道:“真人能否再拿出来看卡?”

    胡亥再次拿出了火铳,他告诉嬴政:“当时贫道手里没有武器,只能拿着小玩具来对付刺客。这小玩具是从仙山带来的,威力很大。可惜贫道只带了一把,若是有多余的,定会赠给陛下。”

    嬴政:……

    嬴政正打算问九真人要一把小玩具。没想到九真人就告诉他,只有一把小玩具!

    嬴政问道:“不知这玩具叫什么?”

    胡亥摇头:“仙山的东西,不可让他人知晓。”

    嬴政说道:“连蓬莱仙君转世也不能知晓?”

    胡亥改口说道:“这倒是可以告诉蓬莱仙君转世,但是不可外传。”

    嬴政立马点头。

    胡亥告诉嬴政:“此物叫做一只眼。”

    嬴政愣住了:“一只眼?为何叫这个名?”

    胡亥摇头:“贫道也不知晓。是蓬莱仙君取名的。”

    嬴政:……

    嬴政莫名觉得尴尬,他改口问道:“不知真人手里可还有其他有趣的东西?”

    胡亥告诉嬴政:“倒是还有一些从仙山带来的东西。”

    嬴政立马问道:“能否拿出来给朕看看?”

    胡亥摇头:“贫道此时不想拿出来给陛下看。”

    嬴政:……

    嬴政用温和的语气问道:“真人何时想拿出来给朕看看?”

    胡亥对嬴政说道:“时机到了,贫道自然会拿出来。”

    嬴政追问道:“何时时机到来?”

    胡亥突然问道:“陛下何时立太子?”

    嬴政:……

    怎么扯到立太子的问题上了?

    嬴政有些跟不上九真人的脑回路。

    见嬴政不回答,胡亥说道:“贫道有些乏了,需要闭关休息。不如陛下改日再来吧?”

    嬴政只好说道:“既然如此,朕就不打扰真人休息了。”

    想起自己的工作计划只说了一半,嬴政把竹简留下,对九真人说道:“剩下的内容,请真人过目,下回朕来见真人的时候,继续与真人商讨。”

    胡亥点头。

    嬴政离开之后,胡亥拿起竹简,走向寝殿。

    嬴政走出前殿,他绕了半圈,赵高等人跟随在嬴政的身边。

    赵高出声问道:“陛下欲往何处?”

    嬴政没有回答赵高,他绕到了那道墙的外面,找到了那个小洞。嬴政观察这个小洞水平位置对齐的东西,他注意到柱子竟然也被打穿了!

    赵高也发现了这个小洞,还有柱子上的痕迹。

    “陛下,这是?”赵高低声问道。

    嬴政没有回答,他四处寻找那个铜弹。

    最后在一棵树找到了铜弹,嬴政让人把这颗铜弹从树里挖出来。

    挖出来后,嬴政放在手心里仔细打量。

    赵高开口说道:“陛下,此物与那名刺杀九真人的刺客身上取出来的东西,一模一样!”

    嬴政点头:“这是九真人从仙山带出来的东西,威力惊人。”

    赵高吃惊,他问道:“不知是何物,威力竟然如此惊人!莫非先前在殿内发出的巨响,与九真人从仙山带出来的东西有关?”

    嬴政没有回答赵高,他出声说道:“回宫。把扶苏叫来。”

    赵高垂眸,低声回应道:“遵命。”

    扶苏此时正在看程邈收编的隶书,听说嬴政召见他,他带着程邈收编好的隶书去见嬴政。

    “父皇,这是程邈收编好的文字,请父皇过目。”

    扶苏让人将这些竹简送上来。

    赵高站出来,接过这些竹简,放到了嬴政的书案上。

    嬴政拿起其中一卷竹简,打开浏览内容。

    微微蹙眉,嬴政露出几分嫌弃的神色。

    这文字怎么看都觉得丑。

    嬴政收起来,不看了。他开口说道:“朕下回与九真人商量商量。能否能文书使用秦篆,告示使用这些文字。同时使用两套文字。”

    扶苏劝道:“既然九真人将程邈推荐给父皇,说明九真人希望父皇使用这套文字书写文书。九真人能预知将来之事,他的建议,必定有深意。”

    嬴政面色微顿,想到若是他跟九真人提这件事,让九真人不高兴,九真人那张嘴,可能会教训他。于是,他改口说道:“罢了!此事交给你负责吧!整理好这套文字后,让李斯与王绾等人过目,没有问题,今后朝廷文书便使用这套文字。”

    扶苏点头。

    嬴政突然瞥了眼赵高,他出声对赵高说道:“你先退下。”

    赵高低眉回应:“遵命。”

    临走前,赵高看了眼扶苏。

    等赵高与其他宫人都退出去后,殿内只剩下嬴政与扶苏。

    嬴政开口对扶苏说道:“你可知今日朕与九真人谈论了何事?”

    扶苏摇头:“扶苏不知。”

    嬴政打量着扶苏,他缓缓说道:“九真人向朕问起了立太子的事情。”

    扶苏诧异,他抬头看向嬴政。

    嬴政问道:“此事你如何看?”

    扶苏沉默了一下,他开口说道:“扶苏曾经与九真人谈过秦为何能统一天下这个问题。”

    嬴政静看扶苏。

    扶苏告诉嬴政:“九真人告诉扶苏,秦国能灭六国统一天下的原因,是因为秦国自强,六国自甘堕弱。”

    嬴政挑眉,低声呢喃:“自甘堕弱。”

    扶苏说道:“秦国六位秦王,每位秦王都在发展秦国,使秦国更强大。而其他诸侯,近几代出现昏主。昏主误国,导致其国走向衰弱。”

    嬴政眯着眼睛,目光审视着扶苏,他问道:“你的意思,秦国若想继续强大,必须要明主治国?立太子应该选有贤明之人?”

    扶苏点头:“正是!”

    嬴政问道:“扶苏,你觉得自己是个贤明之人?”

    扶苏目光平静地望着嬴政,他低声说道:“扶苏幼时由父皇亲自教导。父皇是什么人,扶苏就是什么人。”

    嬴政倏然一笑,他意味深长地说道:“你认为诸多公子当中,可有人才华胜过你?”

    扶苏开口说道:“将闾是聪慧之人。”

    嬴政摇头,他对扶苏说道:“你先回去吧!”

    “扶苏告退。”

    扶苏转身离开。

    扶苏刚回到住所,宫人立马告诉扶苏:“公子,徐福那边发现了问题。”

    扶苏进殿之后,他先净手,坐下来问道:“有何问题?”

    宫人告诉扶苏:“徐福的徒弟蒙着脸,私下与一名剑客见面。”

    扶苏若有所思,他问道:“见面之后,这二人谈了什么事?”

    扶苏想起了刺杀九真人的那名刺客也交代,是一位蒙面人花钱让他去刺杀九真人的。不知道这件事是否与徐福有关。

    宫人摇头:“并不清楚这二人谈了何事。因为这名剑客乃高手,小奴等人不敢靠近。不过,其他人正在跟踪那名剑客。”

    扶苏点头,他告诉宫人:“将徐福的徒弟,其容貌画下来,拿去给狱中的那名剑客认认。”

    那名剑客流了这么多血,最后还是被救活了。若不是想调查清楚究竟是谁对九真人下手,这名剑客早就死了。

    “遵命!”

    左右忽然走进来,告诉扶苏:“公子,陛下那边召见了公子将闾。”

    扶苏面色淡淡地回应道:“我知道了。”

 

我爹是嬴政: 13.第 13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