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秒沦陷 > 10.季阿姨
一秒沦陷  作者:酒小熹
    鹿茗被推进了类似手术室的地方,这还是她长大以来头一次进手术室,不过这里似乎和电视里看到的不一样,此时此刻的她虽然浑身疼痛,但并没有过多的恐惧,因为潜意识里,她觉得自己只是小小的摔了一跤,和从前那样,没什么大碍。

    可能是失血的缘故,鹿茗整个人感到昏沉沉的,头重脚轻,她躺在手术床上,护士给她的眼睛上蒙了一层厚厚的纱布,紧接着头顶的大灯打开,极为刺眼,她下意识紧闭眼睛,尽管如此还是能够感觉到眼皮那一层通透明亮。

    头顶传来一道声音:“现在先给你区域消毒,可能会有点凉。”

    鹿茗想回答,却发现嘴巴动了动其实是没有声的,她的整张脸几乎都被消毒了一遍,甚至包括脖颈部份。

    接着还是那道声音说:“现在给你打麻药,可能会有点不适,尽量忍一忍。”

    鹿茗的额头被扎了针,一开始有些痛,后面转为麻,再接着她已经没了任何感觉,就连额头的疼痛部分都开始不疼,在她不知不觉间,医生已经为她清理了伤口,缝好了针,贴上了纱布。

    手肘处擦破了皮的部份,也有人为她消毒上了药,一切处理完后鹿茗被转移到了一间普通病房躺着休息,她的手背上扎着针挂着消炎的药水,以防伤口感染。

    病房并不是单人间,只不过这个时候另外两张床都是空的,鹿茗一个人待在这里,扑面而来的是安静,迷茫,不知道多久才能等到下一步的指示。

    她的手机似乎不在身上,如果要花很多钱该怎么办,住院应该挺贵的吧,鹿茗的脑子乱乱的。

    就在这时,有一只手推开了门进来,是沈瑾野。

    “你怎么样?”

    鹿茗扯起嘴角笑了下:“感觉还好。”

    “你是感觉还好,可把我们大家给吓死了。”

    “我当时脑子里也没想那么多。”

    沈瑾野撇撇嘴,走上前去把她的手机从口袋里拿了出来,递到鹿茗跟前:“呐,屏幕摔成这样了,目测得重新去换个屏幕,不过你这手机这么便宜,换屏幕不如重新买一部了。”

    鹿茗单手接在手上,发现打开后主要的功能还能使用,除了外观不太好看,有些部位触摸不灵以外,倒是也没有换的必要。

    “我觉得还可以勉强用用,等彻底坏了再换吧。”说完她笑着把手机轻轻放在了一旁的柜子上。

    沈瑾野抱着胳膊站在她跟前,这辈子怕是没见过这么节约的女孩了。

    就在这时,辅导员推门而入,目光先是扫过沈瑾野,接着落在了病床上的鹿茗身上。

    “怎么样,都检查了还有没有其他地方受伤不舒服的?”

    鹿茗摇摇头小声回答:“没有。”

    对于老师,鹿茗天生有一种畏惧心理,总觉得他们是高高在上的,神圣的,不予靠近的。

    吴正新双手叉腰,走进来对沈瑾野说:“行了这没你的事了,赶紧回学校去,晚上还有训练。”

    沈瑾野愣了下,尽管心里不是那么情愿,却也还是老实遵从。

    “鹿茗,我先回去啦,你好好休息。”沈瑾野走时冲她挥了挥手。

    鹿茗也抬手小小的挥了挥。

    还剩她和辅导员两人时,吴正新才谈起了正事:“我已经联系了你的家长,现在应该在赶来的路上。”

    “家长?”鹿茗有点懵,她父母都在一千多公里外的地方,怎么可能赶过来。

    “你不是有个在S市的阿姨吗?我给她打了个电话。”吴正新见她有些诧异便说。

    鹿茗脸上更诧异了,这么点小事还麻烦季阿姨跑来一趟,挺不好的,而且她现在这副样子看着一定很糟糕吧。

    “然后我们再来谈谈不久前发生的事情,你这个学生还挺鲁莽冲动的,但是从另一种角度上说,也是善心的表现,你的行为拯救了那个小孩,也拯救了一个家庭,鉴于此事,我会如实上报学院,届时会进行相关的表彰。”

    “不用的老师,我只是举手之劳罢了。”鹿茗摇头笑了笑。

    “举手之劳?”吴正新瞥了她额头一眼,略微蹙着眉:“举手之劳可不是这样的,做好事是值得大家赞扬和学习的。”

    还没等鹿茗说什么,吴正新又说:“你先好好歇着,军训那边的工作我会和教官商议好,这两天你就先别训练了。”

    “老师我没事的,待会打完吊瓶就能回去训练。”鹿茗说。

    吴正新被她给气笑,还没见过这么拗的女学生,一般来说不都是巴不得可以不训练吗?

    “行了,再出了事学校可不好交代,给你放两天假吧。”说完他看了下手表,“学校里还有别的事情等着我去处理,我就先不等你家长来了。”

    鹿茗看了眼时间,心里忐忑不安,她真的会过来吗?

    另一边被鹿茗救下的小孩也在医院的儿童门诊经过了一系列的全身检查,还好没有任何问题,孩子的爸妈也都火速赶了过来,孩子奶奶一把鼻涕一把泪自责不已。

    在听说救了自己小孩的女大学生就在住院部时,他们全家都决定过来看望,并支付全部的医疗费。

    好巧不巧,季侑青也在这个时候开着车赶来医院,两边碰到一块。

    鹿茗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病房外走廊上有些许吵闹,似乎是有人在哭。

    原本不知道鹿茗这孩子为何会受伤,在听了他们的描述后,季侑青大致有所了解。

    老人是从乡下过来的,儿子和儿媳刚刚在市里按揭买了房,背着重重的房贷,为了节省保姆的费用,才过来帮着带小孩,因为住的地方挨着S大很近,老人没事常带着孩子过来溜溜弯,潜意识也希望小孩长大以后能够就读这所高校。

    谁知今天恰好碰见了熟人,是老人的老乡,对方也是过来帮忙带孩子的,两个人也就聊了起来,这才没注意到孩子的动向,若不是鹿茗的好心帮忙,现在恐怕已经酿成了悲剧。

    老人对此非常自责,因为自己的一时疏忽,不仅让无辜的人受了伤,还给儿子儿媳增添了经济负担。

    “您放心,您女儿的医药费我们会全部出的。”

    “她……”本来想说她不是我女儿,但季侑青觉得解释与不解释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于是又说:“医药费我们自己出,小孩今天也受到了惊吓,早点回去休息吧。”

    “那怎么能行,这样不好的。”

    双方就医药费的问题在走廊上掰扯了好一会。

    不过季侑青一向很坚定,对方也不是故意的,条件也不是那么好,恰好自己也不差那么点钱,干脆没必要强人所难。

    “你真的是大好人,大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

    “我们想在临走前和那个女孩道声谢行吗?”

    季侑青轻轻点了点头。

    接着好几个人涌进了病房,鹿茗措手不及。

    “姑娘啊,今天真的是谢谢你了,如果没有你及时出手相救,我孙女不知道会怎么样。”

    “姑娘谢谢你,我们全家都感谢你。”年轻的妈妈和丈夫抱着孩子对她鞠了一躬,鹿茗还真有些不适应。

    就在这时,她的余光瞥见站在另一侧静静等候着的季侑青,莫名开始感到紧张起来。

    她的面色如同医院的墙壁一般白,白色的小吊带直筒裤,还有一件米黄色的针织衫,看起来给人很温柔的感觉。

    鹿茗也赶紧说:“这是我应该做的,小孩没事就好。”

    待这家人离开后,季侑青抬手关上了门,这才转身朝她走过来。

    其实她今天来在知道这一切后,也对这个女孩感到有些意外,原以为只是不小心的意外伤,后来才明白是为了救人,不得不说她是个有着美好品德的孩子。

    季侑青打量了她一番,不是那么关心的样子问:“还疼吗?”

    鹿茗赶紧笑着摇摇头:“不疼了,打完针就能下床跑。”

    季侑青差点被她给气笑,还好有绷住,接着她的目光注意到柜子上那个屏幕稀碎的手机,又问:“这是你的手机吗?”

    鹿茗点点头说:“今天摔了下,不过还能用,这手机质量超好的。”

    说完她还拿起手机来开屏示范给她看。

    看着她满心欢喜的模样,似乎一点也不嫌弃自己的手机,也没有因为眼前的伤痛感到难过或是不高兴,季侑青的心里难免有所触动,这个孩子真的很乐观,也很坚强。

    鹿茗低头拨弄着手机,忽然主动唤了一声:“季阿姨。”

    季侑青怔了下,才意识过来,这个女孩是在叫自己,她抬眼看去。

    这时候,鹿茗冲她笑着问:“我可以添加你的微信吗?”

    比起偷偷摸摸搜人家微信不敢加,还不如正大光明大大方方,反正她是自己的未婚妻,不是别的人。

    少女笑靥如花,灿烂而散发着光芒,未曾想,却从此不知不觉进了季侑青的心里。

 

一秒沦陷: 10.季阿姨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