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秒沦陷 > 17.姐姐
一秒沦陷  作者:酒小熹
    一个人回到宿舍楼,静谧无声,楼道长廊里充斥着洗衣粉的气味,一楼稍显幽暗与潮湿,鹿茗手上提着季阿姨给她买的东西一步一步走上楼,每一层楼都是那么安静,空旷,清冷。

    来到宿舍门前,门是锁着的,她空出一只手来打开了门,果不其然室友不在,应该在操场上,鹿茗回到床边坐下,胸口起伏的幅度稍微有些大,待缓缓平静下来后,目光停在一旁的购物袋上,顿了下好奇伸手过去打开查看。

    购物袋中又出现了一套崭新的衣服,鹿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里很感动,但更多的是对对方再次破费而羞愧。

    她拿出自己的手机来,想给季阿姨发条消息说自己已经回到了宿舍,却发现触屏太不灵敏,点了好几次都没有任何反应,心急之下,她只好拿出了临走前季阿姨给她装进袋子里的新手机。

    通过说明书完成手机卡的安装,注册ID,下载app,很快上了手。

    鹿茗来不及去研究新手机,而是在下载好微信的第一时间登录上去打开了季阿姨的微信头像,点击发消息。

    新手机的触屏灵敏许多,屏幕也要大许多,只是这手机对于鹿茗来说太过珍贵,不仅仅是价值方面,她小心翼翼用双手捧着,生怕会摔到地上。

    鹿茗:我到宿舍了,季阿姨开车路上慢点。

    发着抖的食指点下了发送,鹿茗的心噗噗跳得厉害,这还是她第一次给对方发消息,不知道会怎么回复,鹿茗心里很期待。

    过了一会,手机仍然没有收到回复,想到季阿姨现在可能还在开车,鹿茗抿抿唇轻轻放下手机,打算收拾收拾宿舍,把自己的衣服给洗了。

    手机响了一声。

    开车的季侑青瞥了一眼,继续开车。

    前方路口右转就能到达她所住的小区,但季侑青仍担心周泽还在那没走,下一秒想也没想开上了直行道,错过了转弯路口。

    她想着去姐姐那里坐坐,晚点再回去,这样便可以避免和周泽有接触。

    季侑青本不讨厌周泽这个人,读书时代因为季侑青身子弱,好几次他都有对自己伸出援手,救她于水火,但这并不意味着,就要以身相许。

    高中时周泽第一次向她告白,季侑青毫无悬念拒绝了他。

    一个星期后,周泽便和同校的一个女生谈起了恋爱,季侑青不为所动,继续过着自己的生活。

    高中毕业,和女友分手的周泽第二次向季侑青告白,季侑青当时淡淡的对他说了一句:“我们可以做朋友,做知己,你有了恋人,我会祝福你。”

    觉得很受伤的周泽到了大学以后疯狂地谈恋爱,前任遍校园,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他们28岁,心思沉淀下来后,周泽开始想要成立家庭,当然了,他心中始终念念不忘一个人,那就是第一个让她动心的女人,也是拒绝他最多次的女人,开始对她展开了死缠烂打的追求。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季侑青的态度逐渐冷漠,甚至感到十分困扰。

    她不是善于争执的性子,逃避是她最好的保护色。

    此时,车子已经转入了她姐姐所居住的小区,姐姐自结婚后便搬来了这里,因为是婚前财产,离婚后房子仍然是她的。

    轻松通过门禁,车子缓慢驶入,最终在一栋湖边别墅门前停下,外面的阳光炽热无比,季侑青下车后便打上了伞,大门没锁,家里应该有人,走进院子来到台阶上的门前,正要抬手去开门。

    门居然从里面开了,走出一个人来,季侑青下意识惊了下。

    怎么会是他。

    男人西装革履,文质彬彬,表面斯文,但季侑青深知他是个衣冠禽兽。

    “这不是侑青吗?”男人勾着唇笑,目光在她身上打量。“你还是这么好看,和你姐真不一样。”男人说着居然还试图抬手去摸季侑青的脸。

    季侑青毫不犹豫用手中的伞将他的手给打开,冷漠道:“请让开。”

    男人笑了下,有意往屋内瞄了眼,接着朝季侑青走近过去说:“你知不知道你柔弱又冷酷的样子,有时候真的让人把持不住。”

    季侑青只觉得反胃又恶心,不予理会走进屋,一把关上了门。

    这个人叫杨迟远,曾经是季侑青的姐夫,只不过他们现在离婚后没了任何瓜葛,至于今天为什么会在姐姐家碰见她,季侑青也很疑惑。

    季侑青刚刚认识杨迟远时,还在念大学,那时候的自己也单纯,被男人伪装的外表给欺骗,天真的以为他会对待姐姐好。

    和姐姐谈恋爱的那些年,都没有任何问题,一切都在婚后暴露出来。

    听姐姐说,杨迟远不止一次想要插手干预公司的事情,想要分得股份,但好在姐姐不是那种被爱情冲昏头脑的人,对于他这个要求坚决不予,婚后两年,姐姐怀孕了,杨迟远也出轨被抓了正着,一气之下的姐姐因此流了产,那次闹离婚,季侑青是完全支持的,可女人太容易感情用事,最终姐姐还是没狠下心来,第一次原谅了他。

    但他们的婚姻并没有因此变得更好,反倒是更差,出轨只有0次和无数次,不仅如此,杨迟远还变本加厉对姐姐家暴,一场离婚拉锯战持续了两年之久,前阵子才终于落下帷幕。

    “姐?”季侑青进门后轻轻唤了一声。

    没有回应,随着深入房子,她似乎隐约听见了抽泣声,来到最里面的一间房,房门轻掩着,季侑青伸手推开来,发现季静宁匆匆忙忙抽纸捂住自己的脸,试图掩盖自己在哭的事实。

    “你怎么过来了,也不提前打声招呼什么的。”季静宁勉强露出一丝笑,面对自己的妹妹,她仍旧保留了最多的温情。

    季侑青走上前去淡淡说:“他怎么来了?”

    “你见着他了?”季静宁反问。

    季侑青没说话,点了点头。

    “杨迟远这个不是人的东西,一开始过来求我撤诉,留他一些颜面,后来见我不答应恼羞成怒对我一番羞辱。”季静宁冷笑一声。

    “姐,以后这样的人再来,就别见了。”季侑青无奈提醒,她想了想,还是没把刚刚在门口遭遇的事情说给姐姐听,免得平添膈应。

    “我啊也是不该心软,我看他向我哭诉丢了工作,和家里人也断了联系,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才放他进来,谁知道还是死性不改,他有今天,纯属活该。”

    “这世上还是有好男人的,姐你一定会再遇到的。”季侑青安慰说。

    季静宁则失落地摇摇头:“这段失败的婚姻已经抽空我所有的力气,即使有,我也不想再爱了,怕了,累了,也痛了,现在我只想和我的妹妹一起,看着你好,我也就一切都好了。”

    季侑青苍白的面上露出笑容:“我挺好的,不用担心我。”

    在鹿茗面前,季侑青是家长一般的成熟阿姨,在夏意面前,季侑青是严肃的上司,可是在自己的亲姐姐面前,季侑青永远可以做一个长不大的小孩,尽情依偎她。

    “你啊你,别说你挺好的,我现在最操心的就是你的事,都说长姐如母,爸妈不在的这些年,我真成了你的半个妈了。”季静宁一把拉过她的手陪自己一块坐下。

    “我都三十多岁了,又不是三岁小孩,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能处理好。”季侑青坚持说。

    季静宁听着叹了口气:“我现在啊,对于你的另一半要求也没那么大,对你好就行,我看鹿茗那孩子就挺好的。”

    季侑青被逗笑,无奈道:“姐,她就还是一小孩。”

    “小孩好啊,小孩心思单纯,没有那么多歪歪扭扭的想法,小孩年轻,体力也好,方方面面上都能照顾你。”

    “姐,哪像你说的那么简单,她是有独立人格的人,又不是我的保姆和护工。”季侑青说。

    季静宁忽然很认真地盯着她,语重心长道:“侑青,总有一天,姐姐会离开你,我不想看你一人孤独活在这个世上,如果有一人能够在你身边陪伴着你,那我也会放心许多。”

    看着自己姐姐尤为认真的眼神,季侑青眨了眨眼,眼眶里莫名出现了些晶莹,下一秒忽然笑出来:“姐,你在说什么啊。”

    “我说的是真心话。”季静宁严肃回答。

    “真到了那一天,我觉得先走的可能也是我…我身体这样差,一定活不了太长的吧?”季侑青脸上挂着笑,眼帘微微垂着,话语里是对生死的看淡。

    “胡说!”季静宁严厉斥责,“医生都说了,你虽然身体不好,但却不致命,平时生活里多多注意,还是可以和大部分人一样。”

    季侑青低着头没说话,执拗的让人心疼。

    季静宁知道,自己妹妹这么多年过来,活得十分不容易,无法像正常人一样吃吃喝喝,无法参加剧烈的体育活动,甚至不能长久晒在太阳下。

    但不管怎样,她都希望妹妹能够活得开心,这样,当有一天自己不在她身边后,也能安心。

    “答应我,婚约的事情再好好考虑考虑可以吗?”

 

一秒沦陷: 17.姐姐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