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穿成师徒恋的女主 > 19.第19章
穿成师徒恋的女主  作者:许初
    元祁的脆弱却只是一瞬,很快他便清醒。

    意识到自己方才心志不堪一击,心神一凛,对这位老太君越发忌惮。

    好在,他刚才并没有多说什么,不过是无关大碍的真相罢了。

    老太君有些遗憾元祁这么快回神。

    天君,到底是天君。

    “虽然天君已经详查过,但我的林林死的不明不白,我却不能就这么算了。林林的死,我青丘必定追查到底!”老太君冷然道。

    “东极山也会追查到底,绝不放过任何线索。”孟章冷冰冰地说,“天君,不管怎么说,青瓷与师妹的死有莫大关系,让她出来。她若是无辜,我自然不会伤害她。”

    元祁看他们来势汹汹,心底冷笑,这些神族,称呼着他天君,谁又真的把他放在眼里。

    “孤亦希望能早日查明真相,不要冤枉了青瓷,但是可惜,青瓷复活以后养了两日,就离开天宫了,她如今在何处,孤亦不知晓。”

    “你的老情人在何处,你会不知道?”涂山晏拖着懒洋洋的语调,目光甚是冷酷,“既然天君不舍得,我只好亲自把她找出来了。”

    元祁冷眸一眯,压下怒气,冷声说,“事关阿林,青丘主和山主要搜查天宫,孤不会阻拦。但孤有言在先,若是什么也查不出来,二位自当承担搜查天宫的后果。”

    冷冷冰冰的陈述,却摊开了和天宫撕破脸的事实。

    且不说和天宫撕破脸对元祁有什么坏处,天界内讧,其余各界轻则作壁上观,严重者,定会浑水摸鱼,扰乱六界安宁。

    “你敢威胁我?”孟章目如冷箭地刺着他。

    主动权又回到元祁手上,他反倒淡定了,闻言一笑,“孤,怎会威胁山主?”

    殿内氛围紧张,已是剑拔弩张,稍有不慎,就可能有一场恶战。

    莫林着急不已。

    内心里,她自然希望找到青瓷,揭穿元祁阴险的嘴脸。可她也知道,元祁有恃无恐,无论青丘还是东极山,都不宜与天宫撕破脸,她还是希望,由她私下里,独自报仇。

    而且,元祁敢这么说,定然已经藏好青瓷,他们绝对找不到她。

    再说,元祁毕竟是神尊的徒弟啊。若是神尊偏帮,谁能讨得了好?

    可她要怎么提醒外祖母?

    “你也想找到那个青瓷?”正在这时,东一突然问了句。

    想找她,求我啊。

    莫林眉目幽幽,摇头叹道,“找到她没好处的。”

    很想表现一番的神尊大人出师未捷。

    幽怨!

    正在莫林担心不已的时候,老太君开口了,语气悠悠,恍若未觉殿内的一触即发。

    她说,“天君可知道一千年前青瓷是怎么死的?”

    元祁沉沉地看她。

    还能怎么死的。

    她要和自己私奔,告诉了她最信任的妹妹阿林,却不想阿林把这事透出去,青丘当时的国主大怒,抓了青瓷,赐死。

    “青丘一位先祖,乃上古之神,可惜求爱不得,生了心魔,虽然后来这位先祖将心魔驱逐体外,却始终消灭不得,不得已一直囚禁在青丘。一千年前的那个晚上,青瓷收拾好行囊准备和天君私奔,可她不知打哪儿听来的传言,说这个魔头身怀异宝,得到它就能修为大增,甚至修成上古之神。青瓷修为平平,胆子倒不小,居然真的敢去试。结果你猜怎么着?”

    元祁被她的微笑刺得头皮发麻,心跳的飞快,已经预感到不好的结局。

    老太君说,“青瓷修为太差,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那位魔头生吞活吃了,还叫那魔头得了机会从囚禁的地方跑出来,害我青丘死了无数高人才又将她捉回去。那晚天君不也深受重伤?其实都是无辜受累。不过话说回来,老太婆挺好奇的,青瓷的身子和魂魄都被吃了个干干净净,就不知天君复活的究竟是哪位?哦对了,天君应该知道,我青丘一族最擅长的,就是蛊惑之术。那位虽是个魔头,却也是上古之神的心魔,实力非凡。所以啊,还是得劳烦天君用用心,把青瓷找出来查探清楚。若那真是青瓷,最好不过,就怕……”

    她呵呵地笑了声。

    元祁已是毛骨悚然。

    “好了,打扰天君这么久,实在过意不去,我们就先告辞了,还得去追查毒害林林的真凶。”

    老太君慈爱的目光扫过仿佛都受了不小刺激的涂山晏和孟章,温温道,“都走吧,别妨碍天君做正事。”

    涂山晏“……”

    孟章“……”

    姜,还是老的辣!

    莫林亦在心里悄悄地竖了个大拇指。

    “师父,我们也走了?”她小心翼翼地问,就怕神尊大人不忍徒弟被威胁,立刻就现身替他撑场子。

    东一还在想着老太君说的这段秘事,所以,又有一个老熟人要现身了?

    这一个两个的老东西,说好了一起死,还都不死心的复活干什么?

    他都认命地没杀他未来媳妇呢。

    看看他这觉悟,都多学学吧。

    回到暂居的住处,没有外人,莫林立刻就说,“师父,我觉得天后娘娘好可怜的,堂堂上神,屡次三番救了天君,却被天君和那个叫青瓷的联手害死。”

    刚才的事,虽然让莫林大感意外,但还牢记着元祁是神尊的嫡传大弟子,所以一定不能让神尊大人站在他那边。她要上眼药!

    东一手里捏了片荔枝干,疑惑地看着自以为很高明地在挑拨离间的莫林,“你从哪儿看出是天君害死了天后?”

    “很明显啊。”莫林微微睁大了眼睛,努力做出无辜的理直气壮,“天后并不知道天君和青瓷的关系,肯定不会主动献出内丹,要么是天君骗她,要么是天君强取,总之都是天后没了内丹才会惨死的。而且虽然天君一直在否认,但蹩脚的借口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

    东一又不蠢,当然看出来了。

    只是不管天后什么身份,都与他无关,他懒得搀和。

    不过,小可怜……呵,什么小可怜!她一点也不可怜好吗?

    但如果她求他,他也可以考虑考虑管管闲事。

    “天君已经详查过,天后的死是意外,没有证据表明有人毒害她。”东一冷淡地说。

    “这里是天宫,他又是天君,当然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啊。”

    “你想找出青瓷?”东一眯着眼睛。

    快点求我啊。

    “不是。”莫林诚恳地说,眨了眨眼睛,水汪汪的像无害的小鹿,“弟子就是觉得,假若外…老太君那里查到了对天君不利的线索,师父可不可以不要那么的顾全大局而护着天君啊?”

    嗯???

    她居然在担心这个?

    她居然在质疑他的大公无私!

    是可忍孰不可忍!

    神尊大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在你眼里,为师就是如此的公私不分?”

    东一完全不掩饰自己的怒意,又不是涉及到她会不会祸害谁,这让莫林都有点方,神尊大人如何会这般小气?

    但这不是重点,莫林赶紧解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当然不是。只是,师父也看到了青丘和东极山的态度,若真查到了什么,只怕神界会起事端。事关六界安稳,有时候不是不得不粉饰太平嘛。”

    哼,区区一个天君罢了,没了这个还有无数个想上位的。

    有他在,谁能掀得起风浪。

    不过这倒是提醒了东一要维系住他守护六界的上古之神形象,遂道,“维护六界安稳自然是头等大事,但天君犯错,也不该纵容。纵然受罚,未必影响六界。”

    他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为师心中有数。”

    他心中有数,莫林心里也有底了。

    神尊不愧是神尊,关键时刻也能大义灭亲的。

    是她看轻了神尊,怪不得他老人家会为这事生气。

    “师父公正严明,弟子佩服。之前是弟子小人之心,弟子向师父赔罪。师父请,吃糕?”莫林迅速从储物戒里取出新开发的,神尊还没吃过的红樱酸奶糕来卖个乖。

    “师父尝尝这个?”为了让神尊消气,莫林非常努力地做个软糯可爱的小女孩的样子,巴巴地把糕递到他嘴边。

    反正在神尊大人眼里她是个小孩子,小孩子给大人喂块糕算什么?那叫可爱乖巧懂事!

    东一瞥了她一眼,哼,他就知道,她惯会四处勾|引,连师父都不放过。

    心里嫌弃着,东一低下高傲的下巴,就着那姿势,一口含住整块糕。

    酸奶糕软软绵绵,入口即化。

    东一吃进嘴里,还没怎么回味,就含|住了纤细柔软的指尖。

    沾着酸奶糕酸酸甜甜的香味,比酸奶糕还要软嫩细滑。

    滋味甚美。

    东一下意识地抿嘴,含的更紧,舌头翻覆,将指尖的味道尝了个遍。

    已经没了酸奶糕的香甜,但,还有另一种,说不出的,令人口干舌燥难以自拔的清甜。

 

穿成师徒恋的女主: 19.第19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