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方寸大乱 > 12.第 12 章
方寸大乱  作者:瑾余
    略暗的光线下,男人的眼瞳更显深邃,极高的个子落下一片浓重的阴影。

    “付教授?”

    唐念双语气讶异:“你怎么会在我家?”

    “我爷爷让我来看看你。”他不动声色地后退,眼神看向别处。

    唐念双随意点头,如果不是付爷爷吩咐,他是不会主动到唐家的,想了想,唐念双总算明白陶嫂到底想做什么了,大概是想将他们关在一起,也好培养感情。

    说来好笑,因为两个人的婚事,两家的长辈几乎是无所不用其极,连这种招都得想出来了。

    “不好意思啊。”唐念双用力拉了拉门,可这门被锁得严严实实,完全纹丝不动。

    “我打电话让陶嫂开门。”

    付人间温淡的嗯了声。

    唐念双打电话,陶嫂手机关机了。

    “……”

    还真是决绝啊。

    她又给自己奶奶打电话。

    这时的唐奶奶和唐爷爷连同陶嫂都在正厅,唐奶奶看着唐念双打进来的电话,说:“果然来电话了。”

    陶嫂:“您就按照咱们刚才商量的说。”

    唐奶奶点头,摁下接通。

    “奶奶。”唐念双的声音。

    “双双啊,怎么了?”

    唐念双:“我被陶嫂不小心锁在杂物间了,您来给我开个门吧。”

    “啊?可是……”

    陶嫂使劲儿给唐奶奶使眼色,唐奶奶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说:“可是我现在打麻将呢,没空啊。”

    唐念双看了眼站在旁边的付人间,侧过身用手背挡住嘴巴,小声的说:“奶奶,我知道你们想干什么,但是人家付教授根本就没有这个想法,咱们就不要勉强人家了。”

    接着,电话里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唐奶奶声音拖长:“你说什么——我听不见——我这信号不太好——”

    唐念双有些无语,“奶奶,不要闹了。”

    “信号越来越差了——”

    “双双,我回到家再说,要不你打你爷爷的电话试试?”

    唐念双:“……”

    这三毛钱的演技,她完全不想评价。

    电话迅速被唐奶奶挂断,杂物间再次安静下来。

    唐念双撩了一下头发,看向付人间:“我再打我爷爷的电话试试看。”

    付人间点头。

    唐念双又给爷爷打去了电话。

    三个老人在正厅里面喝着茶,看着手机里面熟悉的电话号码,老爷子把茶杯慢悠悠的放在桌上,慢腾腾摁下接通键:“双双吗?”

    唐念双几乎都能想象到几个老人现在脸上的表情,一定分外的“老奸巨猾”。

    她强忍心中的无奈:“爷爷,我被陶嫂锁在杂物间了,我现在出不来,您能帮我开一下门吗?”

    “不行啊,我现在正跟老朋友下棋呢,要晚上才能回去,你知道的嘛,你李伯伯特别不讲道理,我要是现在回来,他肯定不愿意。”

    “爷爷寻思着,你在杂物间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你要是真觉得无聊就把杂物间收拾收拾,等陶嫂忙完了事情,她自然会想起来帮你开门。”

    “爷爷这儿正杀得猛呢,回来再说 ,回来再说啊。”

    “爷爷,爷爷!”还没有把话说完,电话再次被挂断。

    不用想,唐奶奶根本没有在打麻将,唐爷爷也没有在下棋,依照唐念双对他们的了解,他们一定是在客厅里面悠闲的喝着茶呢。

    连续两个电话也没有搬来救兵,唐念双尴尬地笑了下,“不好意思啊付教授,我爷爷奶奶都不在家。”

    付人间也没有拆穿:“那就等等吧。”

    唐念双点头。

    两人保持着一段距离,一时无言。

    十分钟之后,唐念双甘拜下风,她和付人间这朵高岭之花比话少,简直吃力不讨好。

    唐念双:“不如,我带你在杂物间转转?”

    这地方其实根本没什么好转的,但是干站着实在是无聊,付人间的眼神重新移过来落在她的脸上,思考几秒钟才回答:“好。”

    唐念双在前面带路。

    杂物间总归是杂物间,东西放得有些混乱,唐念双之前从房里过来,穿的是拖鞋,这会儿走在满是杂物的地上有些不便利。

    屋子里面的光线本就有些暗,她皮肤瓷白,很是晃眼,付人间扫了一眼她的脚腕,看着她踮脚踩过杂乱的木板,伸出手:“唐小姐,我扶你吧。”

    “不用。”唐念双摆摆手:“虽然这地儿我很少来,但是总归是我家,我还是比你熟悉,你就跟在我后面吧。”

    光顾着跟他说话,脚下没踩实,险些被木板绊倒,付人间眼疾手快拽住她的手腕,将她往自己的方向拉过来,唐念双的头发在空中扬起一个小小的弧度,身体撞入一个健硕的胸膛。

    她手腕被男人宽大的手掌包裹着,付人间握得很紧。

    “你没事吧?”他眉心微微地蹙着,漆黑的眼眸静静看着她。

    唐念双试着动了一下脚:“好像卡住了。”

    付人间放开她的手缓慢蹲下身,唐念双一只脚果然被卡在几块木板之间。

    “是卡住了。”付人间说。

    “没事,我自己可以拿出来。”唐念双再次试着动了动脚,似乎是因为她动得太厉害,那几块木板卡得越来越紧,将她的脚腕卡得有点疼。

    她轻轻抽气,秀气的眉心蹙起。

    付人间见她还要乱动,手指轻轻拿住她的小腿,沉声:“别动。”

    唐念双感觉到他放在自己腿上的手指有些灼热,她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付人间高大的身躯蹲在自己的面前。

    付人间:“我帮你拿出来。”

    “我可以自己来。”

    她还想想凭着自己的力量逃脱那几块木板对自己的束缚,想提一些劲儿,但发觉付人间的手指比她更有力,他摁住她的小腿,“我来。”

    他以为唐念双不想让他帮忙,是怕他把她弄疼,低声保证:“我会轻一点。”

    唐念双:“……”

    这到底什么虎狼之词?

    而且还是在这样幽闭的空间,这样暧昧的情景之下。

    付人间抬头看便瞧见唐念双颊边的红晕,他一怔,后知后觉自己刚才那句话似乎有歧义,握在她小腿上的手指更加滚烫了。

    他低头,喉结急促地滚动一下,“我是说,我会小心把这些东西清理干净,不会很粗鲁。”

    然而越解释,这话就越有歧义。

    唐念双摸着自己滚烫的面颊,也有些不好意思,“那你快一点。”

    付人间整个身躯一僵。

    唐念双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

    他说不会粗鲁,她让他快一点。

    真是……

    她闭上眼懊恼地咬了咬唇:“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付人间:“我知道。”

    两个人都没有再往下说,都知道这个话题再进行下去只会越描越黑。

    付人间单手握住唐念双的小腿,另一只手小心地把那些卡得很紧的木板一块一块的拿开。

    他动作原本就很缓慢,在那些木板快要碰到她肌肤的时候,又会更加谨慎。

    其实几分钟就可以处理好的事,硬是被他拉长至十几分钟,仅仅是为了刚刚对她的保证,不会弄疼她。

    唐念双蹲下身,看着他认真的神情,莞尔一笑:“谢谢你,付教授,你每次都在帮我。”

    “这是我应该做的。”

    唐念双打趣他:“这次又是付爷爷还是付奶奶的吩咐?”

    将最后一块木板拿开,付人间看着她脚腕处一圈淡色的红痕,像是刚才她乱动时弄出来的伤,他本想去检查一下,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做法不合适,指尖微蜷,将手收了回来。

    他扶着唐念双站起来:“不是他们的吩咐。”

    他眼神与唐念双眼神交汇,平静地道:“我们是朋友。”

    唐念双轻笑:“是吗?”

    他沉默下来。

    “我知道你为什么。”唐念双倾身靠近,柔软的身体几乎要靠到他的胸膛之上。

    付人间仓惶后退一步。

    唐念双狡黠道:“因为你喜欢我。”

    “我没有。”付人间很快沉声反驳。

    可他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却有些逃避她的眼睛。

    唐念双娇俏笑声传来:“付教授,我逗你呢。”

    “请唐小姐不要再开这样的玩笑。”

    “你总是这样说,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她笑盈盈再次靠近,付人间盯着她受伤的脚:“你,小心点走路。”

    “你看。”唐念双笑着伸出手,指尖轻轻地攀上他的臂弯:“你为什么要这样关心我呢?”

    “这是朋友之间应该做的。”他握住他的手,姑娘家的手有些凉,他本想将她的手拿开,又忍不住蹙着眉问一句:“怎么这么凉?”

    “我是寒凉体质啊,冬天就快要来了,身体就更凉了呀,要不,你替我暖暖?”

    付人间已经退无可退,高大的身躯被姑娘逼到墙角,他本可以凶她,本可以说重话,但又于心不忍,想跟她好好讲道理。

    付人间狠心把她的手松开:“唐小姐,你以后终究会找到一个替你暖手的人,但那个人不是我,我很抱歉。”

    唐念双将手背在身后,笑着踮起脚,“付教授,我听付奶奶说你其实并不是一个会讲道理的人,可是我们认识这么久你真是跟我讲过太多的道理了,你怎么不对我凶一点呢?或许你严厉一点,我就不逗你了呢。”

    她呼吸温热,越来越靠近他,付人间微微侧过脸,脸部肌肉都是紧绷的:“你只是一个女孩子,我是男人,不该对你说重话。”

    区别对待的付教授完全已经忘记前几天他拒绝林绵时是何等的冷漠,更忘了在林绵之前,他拒绝别的女人时又是何等的凉薄。

    可到了唐念双这里,他却舍不得说一句重话。

    “噢……原来是这样啊。”

    “我还以为付教授喜欢我呢。”

    心跳越来越快,他感觉到唐念双还在靠近,似乎下一瞬就要吻上来。

    付人间本应该推开,可他就像被蛊惑,被施了定身术似的,完全动弹不得,甚至于,他心中有一抹藏得很深很深的期待。

    唐念双其实并不打算吻他,只是想逗逗他,想看看他的底线在哪里。

    俩人的唇越来越近,付人间慢慢阖上眼。

    砰的一声,门开了。

    门外刺眼的光线延伸到两人的脸上,杂物间内的情景被门外的陶嫂看得清清楚楚。

    付人间被这开门声唤回神志,睁眼就看到陶嫂,他连忙握住唐念双的双臂将她推开一些,沉着脸快速的走出杂物间。

    陶嫂呆呆盯着他冷漠的背影,又回过头看着笑盈盈走出来的唐念双。

    “怎么样,我就说把你们关在一起能成事儿吧,都快亲上了,是不是很感谢陶嫂?”

    唐念双无奈淡笑,没说什么责怪的话,走去正厅。

    刚走过去就听到付人间十分急促地对唐奶奶和唐爷爷说:“抱歉,我想立刻解除婚约。”

    他不能再等,也不能再拖延下去,如果再这样下去,他不能保证会不会和唐念双发生什么。

    可假如真的发生了什么,以后他也是要隐居山林,绝不结婚的,这对唐念双很不公平。

    他想尽快解除婚约,让唐念双对他失去兴趣,他就算走了,也能毫无牵挂。

    唐念双也明白他在想些什么,他那么想要隐居的人,却因为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违背自己本心。

    付人间大概是想用解除婚约来让自己冷静吧。

    他抬起眼看到唐念双,下意识的避开她的眼神。

    陶嫂气势汹汹的走过来:“付教授,你什么意思?刚才我在杂物间看到你们都快亲上了,转眼间你就要退婚!你把我们家双双当成什么了?”

    唐家两位老人对视一眼。

    “都快亲上了!?”

    “那说明你是喜欢我们家双双的呀。”

    付人间强逼着自己忽略唐念双的视线,狠心冷淡的说:“抱歉,我不喜欢唐小姐,我要解除婚约。”

    今天发生的事已让他的理智在崩溃边缘,他说完这句话就急匆匆的离开。

 

方寸大乱: 12.第 12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