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归身为一个富二代,还能自己出来创业,对于人情世故自然是比那些不谙世事的大少爷要熟稔些。看见“罗砚”是跟“侯千帆”走在一块的,也自然不会对“侯千帆”摆什么脸色,否则这不是在跟罗砚打擂台,质疑他的决定吗?

    好歹也交往了半年,罗砚是个什么性格,杨归还是清楚一二的。

    给侯千帆好脸色,和他内心的矛盾疑惑也不冲突,杨归客客气气地朝“侯千帆”点了点头,就看向“罗砚”:“你怎么和他走到一块了,这几天怎么打你电话也不接,也不回信息?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头一天刚住院,第二天去看你,就说你大半夜出了院……”

    罗砚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杨归不但认得自己,也认得侯千帆,这可比被任琦堵在厕所门口还要糟心,万一被他看出端倪来了怎么办?

    不过罗砚也感到挺新奇的,因为杨归的视线自始至终都没有落在他身上,而是深情款款地注视着他旁边的侯千帆。

    至于披着罗砚壳子的侯千帆,如果罗砚没猜错的话,指不定他现在正在心里疯狂翻白眼吐槽杨归呢!

    侯千帆正要开口,罗砚就暗中伸腿在他的脚尖上踩了一下,示意他别口出惊人,说出什么不符合“罗砚”人设的话。

    要说话,就既不能让前男友起疑,还得解释他们俩为什么会一块出现。

    侯千帆不用特地回头看罗砚,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之前每回在人前,他不是掐腰就是拧后背的,踩个脚算什么,那力道就跟小猫爪子挠似的。

    可侯千帆还是觉得不爽。

    不是因为罗砚的动作,而是因为他要在渣男的面前圆谎,打掩护……凭什么啊!别人也就罢了,他杨归都已经跟罗砚断了,还需要小心翼翼维护关系吗?

    要照侯小爷的说法,哪儿来的滚回哪儿去,少特么在罗砚的面前装深情!你这会儿摆出一张矢志不渝的脸,可曾想过罗砚当初看到劈腿的照片时是个什么表情?

    侯千帆此时也是忘了,自己正是那个被“劈腿”的对象,心里还在替罗砚打抱不平。

    “没给你回消息,你就应该猜得到,我是因为不太想见你。”侯千帆板着一张与罗砚酷似的高冷脸,说话的语速都不紧不慢,看不出一丝丝的紧张来,“其实我觉得,大家保持这样的距离也挺好的。”

    杨归死死地皱着眉:“罗砚,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跟侯千帆在一起了。”侯千帆憋着一股幸灾乐祸的笑意,扔下一句对杨归来说不吝于重磅炸-弹的话,“自从见了他,我就对他上了心,留了意,自然就动了情。情不知所起,他一个眼神就能让人心潮涌动,并让人为此不顾一切。感情的事没什么先来后到,只有合适与不合适,我俩不合适,而我找到了合适的人,这就是你想要的全部真相。”

    “什么?”杨归似乎没能理解他这句话的意思,惊疑不定地来回看了两人一眼。也是直到这时,他才正眼看了罗砚。

    罗砚是真·淡定,他之前晕车吐过一场,脸色不大好看,没什么精神,宽大的围巾几乎将他的半张脸都挡住了,只露出一双眼角还泛着浅浅红晕的眼睛。

    因为身体不太舒服,罗砚也没打算开口说话,双手插兜,无声地等待两人结束话题。

    可他这副表情,反而让人不得不多想,越不去解释,就越有种理直气壮的感觉。

    杨归喃喃道:“可是这,这怎么可能?你们才认识多久……”

    侯千帆扯了个罗砚惯常用的淡笑表情,拽起罗砚的胳膊,故意伸手与罗砚十指相扣,拉着他便从杨归的面前潇洒离开了。

    杨归呆愣在原地,琢磨了好半天,想要追上去,又担心被罗砚轰回来。

    最后他只能心事重重地回到被小花、鲜肉们占据的小宴会厅里。剧组包场,一进门不是吞云吐雾,就是不知名的小艺人在点歌机前展现歌喉,杨归正烦躁着,突然一道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

    “……自从见到她,我就对她上了心、留了意、动了情,情不知所起,一个眼神就能让人心潮涌动,为此不顾一切……”

    这段话熟悉得令杨归身体一震,他猛地朝说话的人看了过去。

    开口的人正是任琦,他背的是《00时代的爱情》里比较煽情的一段台词。因为是主演,围着他的人都在啪啪啪鼓掌追捧,把任琦刚在罗砚和侯千帆面前受的气给压了下去,任琦可算是把那不愉快的一幕给丢到了一边。

    “任哥这台词功底也太棒了,念得多有感情啊!”

    “任哥太忒用功了,我们这些刚拿到剧本的,现在连自己的词儿都记不住,任哥就能倒背如流了……”

    捧得几乎让任琦又飘了起来。

    只是任琦忽然间感觉到背脊发凉,一道强烈而充满了恶狠狠的视线正看着他,仿佛要刺穿他的骨肉似的。任琦心头一惊,举头望去,发现竟然是他们工作室的大老板,杨归!

    不可能吧……任琦心里顿时有些发虚,他刚才在杨总出现的时候就已经躲到厕所隔间里去了,他不可能看得到自己的。

    任琦再怎么欺软怕硬,也不会没眼色到刚羞辱完“侯千帆”,转头就凑到和“侯千帆”有一腿的西装男面前,更不会让和西装男认识的杨归知道自己的存在。

    难道是“侯千帆”自己说的?可杨总不是跟“侯千帆”闹崩了吗,而且杨总刚进门的时候还好好的,没有刻意针对他,那他为什么会突然换了个表情?

    就在任琦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杨归已经收回了视线,心里不但更加惊讶,脸色也更加难看了。

    刚才他算是听明白了,“罗砚”背的那段台词,就是“侯千帆”曾经想争取的角色说的台词!那段话不但扎心,也是在提醒杨归,他在有男友的前提下还去劈腿!

    正所谓一步错,步步错,想要挽回都不知道该怎么做。

    想到这里,杨归给自己灌下一杯酒,又瞪了任琦一眼:“以后别在工作之外秀什么台词演技了,都是科班出身的,你秀给谁看呢!要是开机以后能保持不NG,才是真本事,别以为你捞了个主演就代表你很有能力了,这个角色也不是除了你之外谁都不能演的!”

    任琦被他一顿吼,僵在当场,又无辜又委屈,他只当是自己太招摇了,没反应过来是被当了炮灰,杨归正拿他撒气呢。

    工作室的人忙过来劝杨归,还有一部分的人则是跟剧组那边解释,插科打诨地把气氛调起来,没有人敢去帮任琦说话,所有人都绕过了他,把这炙手可热的刚出炉的男一号晾在了一边。

    杨归被劝了许久后也不闹腾了,独自坐在桌前,一杯接一杯地给自己灌酒,把自己醉得不省人事。

    而另一边,罗砚任由侯千帆拉着越走越远。

    等出了度假山庄住宿的酒店服务区后,罗砚不紧不慢地问道:“你怎么不问问杨归,那天酒吧里的生日宴都有什么人去?那几张故意发给我的照片拍得这么清晰,拍照的人当时肯定离你们很近,那不是一般人能拍得出来的,而你又确定陆建宁当时并不在你们那个包间里。”

    侯千帆不满地说:“你问他干什么啊,问我不行吗,我记忆力好,那姓杨的当时还喝醉了呢!”

    “你就是见过,不认识又有什么用。”罗砚瞥了他一眼,“难道还要等你下次什么时候见到那几人,再一一确认他们有没有嫌疑吗?”

    侯千帆一时语塞,又很是不服气,也对罗砚说:“你还说我呢,你不也没问清楚杨归在不在这个度假山庄吗。都是你太信任那个小助理了,要我说,干脆别叫他什么小凤了,叫小鸡贼还比较形象,他肯定是故意向你隐瞒,想重新撮合你和他上司的!要不是他,刚才能闹出这么不多不愉快的事情来吗……行了,咱也别互相指责了,这都没什么意义,该发生不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多说无益,还影响心情。”

    罗砚失笑道:“话都让你说完了,我还能说什么?”

    侯千帆嘿嘿一笑,松开罗砚的手,改为揽住了他的肩膀:“那就不说了,这个话题咱们直接跳过去,把那些烦人精也一块从脑子里扫出去。”

    罗砚默默拂开他的手,跟他拉开了一点距离,裹紧了自己的衣领:“那你找到简经理了吗,他怎么说?”

    侯千帆看了看自己还悬在一半的胳膊,啧了一下,将手插回兜里,摇摇头道:“找到了,但他说十几年前的资料找起来有些费劲,好大一柜子的资料,全都是灰尘,那个年代又没有电子归档,得手动去翻。”

    “那我们也不能光让人家忙活,自己也得出点力吧。”罗砚说。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侯千帆点点头,又侧头看着罗砚,露出个笑来,“不过现在还是得先吃饭,你这一吐把早餐都吐完了,现在肚里空空,难道不饿吗?”

    罗砚:“我……”

    侯千帆又伸手撩开他的刘海,摸了摸罗砚的额头:“你看,都吐出低烧来了,我就是想让你帮忙,也不能虐待病人吧?”

    侯千帆笑着收回手,掌心的温暖还残留在罗砚的额头上,罗砚略不自在地拨了拨额前的头发,无声地点了点头。

 

互换身体后我与情敌在一起了: 17.低烧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