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好在家里待着跟刚认识的人到处跑,真的是一点防备心都没有,害我的脸都快毁了。无惨大人交代的事还没有头绪,为什么我非得要大白天跑来这里不可!啧,痛死了,明天能长好吗?”

    伽百子站在两栋建筑间的狭小巷道里,这里只允许两个人并肩走过,阳光被完全遮挡住,不然就不只是大半张脸被烧毁。

    摸着脸上血肉模糊的地方,眼前突然划过若菜脸上的伤口,伽百子烦躁地咂了下舌,“根本没有用力,那个笨蛋居然就流血了,嘁,人类真是太弱了。接下来……那几个僵尸怎么办?”

    低低的气压朝那边傻不愣登站着的六个僵尸武士袭去。

    不会感到痛,也不会流血,把头砍下来还能继续动。虽然暂时被控制住了,不过这种没有思考的东西控制不了多久。

    ……

    …………

    炭治郎越想越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从若菜口中得知月彦最近不会回来后就想先回鬼杀队总部一趟,对鬼的经验他还是太少了。

    “炭治郎你要走了吗?”正在做笔记的若菜抬起头,她当然知道天下无不散筵席,炭治郎和他们无亲无故的不可能在这住一辈子,不过分别来得太快,一丝心理准备都没来得及给她。

    “嗯。”想了想,炭治郎依然不放心,“我会尽快回来的,在这期间,请务必要注意安全。”

    若菜不知道有哪里需要注意安全的地方,但没有把他的心意随便掷于地上,肯定地点点头,“我会的,放心吧,灵幻桑不是已经去警务所报过案了吗?犯人很快就能抓到的。”

    炭治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所以说这才让人担心啊……

    留下她一个人在这里真的没问题吗?

    “若菜,那个……一起……和我……不,什么都没有。”

    嘴巴张了张,终究是欠缺一丝勇气。

    他们只不过是才认识几天的朋友,连提出带她走的立场都没有。

    炭治郎到底还是背着一直不离身的大箱子离开了,偌大的洋房只剩下座钟查查查的声音。

    日常回归原来的轨道,炭治郎居住过的痕迹很快消失在忙碌的研究中,若菜越查资料越奇怪。

    月彦在做的这个研究和抗生素没有半点关系,不但和抗生素没有关系,似乎还是某种能够改变人体质构造的药,难道是类似于疫苗或者强化身体这样的作用吗?

    从理论上来看能够打破细胞壁重组成新的细胞,从而引发某种变化,但其中提到的青色彼岸花是什么?难道是某种植物的代称?

    若菜又去书架查阅一圈,甚至动了去问权威的念头,幸好及时记起这项研究肯定需要保密才没有直接打电话。

    一直对着书本是不行的,她连青色彼岸花究竟是什么东西都不清楚,可能是家里的书还不够多,图书馆或许会有有用的信息。

    若菜拎上包就叫了辆黄包车去图书馆,借了很多植物和中草药相关的专业书籍。

    平稳行驶的黄包车猛地一震,手里的书统统飞出去无序地散落在地。在若菜有所反应之前,先有人跑上前道歉,弯腰时发现一地狼藉,慌慌张张地又去捡书,因为手忙脚乱,导致刚捡起的书又重新掉下去。

    期间一直有听到拉黄包车的师傅在骂,说出口的话有些不堪入耳。

    就算真是对方走路没看路,也不需要连带着把对方的十八代祖宗都骂到遍,而且看那人的样子确实不是故意的。

    “师傅,就在这里吧,我把账给你结了,谢谢你送我这一趟。”若菜不忍心再看,把车钱付给车夫后下车帮着一起捡。

    金主都表态了,车夫悻悻地闭上嘴,拉着车往反方向走了。

    若菜才发现被撞的男人的袖子被磨破,露出来的皮肤上有很大一块面积的擦伤,顾不上书,赶紧把人拉起来检查伤势,“怎么办?伤得很严重,要先止血才行……”

    若菜在身上找了找没找到能代替纱布的东西,最后只得把脖子上的丝巾解下来。

    看着就很名贵的丝巾把那人都吓了一跳,诚惶诚恐地往旁边避让,“真的没事的,这种深度的伤很快就会好的,要是把你的东西弄脏了,我可没有钱赔。”

    他往后面一退,若菜一时不察险些向前跌倒,好在刚才出门急没有换高跟鞋,不然刚痊愈的脚又要加上新伤了。

    男人见自己又做错,再也不敢乱动,任由她替自己包扎好手肘,看着被工工整整包好的地方,他扫向那边把书理齐的人,风牛马不相及地说了句话,语气十分的……活泼。

    “我是双休日节假日全年无休找猫带娃修理大扫除什么都能做的夜斗神,刚才确实是我跑得太心急没注意才会撞到,为了表达歉意,我给你三张免费券,不管是什么工作我都能帮你完成!”

    若菜看着被强行塞到手里的三张纸条,上面手写着免费券和夜斗神两行字,旁边还画了个十分粗糙的Q版人头,紫色的短发和脖子上的白色围巾都和他本人的特征对应。

    不过夜斗神,夜斗,还真是奇怪的姓氏啊。

    即使自己用不到,若菜还是仔细地把免费券对折好收入拎包里,“谢谢你,夜斗桑。”

    不管什么工作夜斗的收费都是五元,所以很多叫他干活的人态度都很冷淡,也根本看不上这些优惠券打折券。第一次遇到这么珍惜的人,他不禁失了会神,过后又恢复嬉皮笑脸的没正经模样,“我还有工作所以先走了,你要是想找我的话可以去天神道真的神社找我,只要亮出免费券,一定会受到招待的!”

    “诶?夜斗桑?”若菜对他的伤只是做了简单处理,为了避免发炎感染,还是得去医院,可没等她说什么,对方自说自话地跑走了,眨眼就消失在热闹的街道中。

    “真是个奇怪的人……”

    若菜把书本摞成一沓抱在胸前,都是些厚重的书籍,叠在一起相当有分量,若菜没走两步就拿不动了。

    脆弱又无助的站在路边。

    “怎么办……”

 

关于屑老板夫人迷信科学这档事[综鬼灭]: 16.第十六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