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暴君的冲喜小皇后 > 19.第 19 章
暴君的冲喜小皇后  作者:二恰
    曹首辅从乾清宫出来的时候脚步还有些恍惚,明明是冬日却感觉到了烈火的煎熬,后背早被虚汗给浸湿了。

    他现在回忆起赵渊那阴戾的眼神还是一阵的后怕,他虽然为国为民愿意冒死进谏,但不代表他就真的不怕死。

    若是再年轻十岁二十岁,他倒也不怕死,男儿志在建功立业,现如今两鬓斑白儿孙弄膝反倒不舍得死了,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曹家他都不敢有一步出错。

    出了乾清宫,曹首辅就直奔宫外去,没想到路上就被温远道给拦了下来。

    “恩师。”

    温远道年少曾拜在曹首辅门下,在知道赵渊肯召见曹首辅后,温远道就动了这个关系。

    要是放在赵渊没生病之前,曹首辅是不会听温远道的意见,他只需要忠君即可,但现在君都要没了,他也不能一味的愚忠。

    “依我看,你们还是早些打消这个念头吧。”

    “这是为何?恩师不是说陛下病重,他拖着病体如何能主持大祭,学生也是担心陛下的身体,边陲不稳各方势力蠢蠢欲动,陛下若是此时出事只怕会起大乱。”

    温远道当然不怀疑曹首辅的话,但就像他在越王府说的一样,这是最后的机会若不把握住,可又要再等下去了。

    这朝中觊觎那个位置的人可不在少数,他们必须要利用祭祀的机会拉拢人心,只有把京中的势力都归为己用才能离皇位更近一步。

    “我三朝为官对几位陛下的脾性都有所了解,当今陛下心智之坚更胜高祖。”曹首辅回忆起方才赵渊看他的眼神到现在还觉得后背发寒。

    他为官数十载,官场波诡他都过来了,没想到今日竟然会被个小儿一个眼神一句话给震慑住了,足以见得他的魄力。

    “陛下说除夕当日亲至,既然金口玉言那就算是病得只剩一口气,我也相信他定会到场的。”

    温远道已经有很久没有面圣了,几乎要忘了赵渊是何等模样,听到曹首辅这样高的评价心中不免冷哼一声。

    他这位恩师可真是老了,哪里还有当年朝堂之上舌战群儒的豪情壮志。

    好在温远道也没想过他恩师几句话就能把赵渊说服,今日不过是让他去试探一二,若是能成就最好,若是不能那就只能用别的方法了。

    “恩师说的是,学生只是防范未然做最坏的打算,陛下能亲至自然是最好的结果。”

    曹首辅看他能想通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对了,陛下如今清醒了,你也莫要与那边走得太近。”

    曹首辅是作为长辈好心的提点,怕他会因此受到牵累,毕竟赵渊是个眼里不容沙的人。

    “学生谨记恩师的教诲。”温远道面上恭敬心中却是不以为然,赵渊即便再厉害那也是病入膏肓了,一个将死之人何惧之有。

    他是绝不会让任何人阻止此事,当初赵渊将他从内阁贬职至兵部让他受尽嘲笑和屈辱,定是想不到自己也会有今日。

    既然赵渊撑着病体也要去主持祭祀,那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让他彻底下不了床,他倒想知道赵渊的心智是何等之坚毅。

    *

    沈如年现在每日的时间都很固定,上午学规矩下午学写字,赵渊若是得空就会偶尔的指点她一二。

    但他每日都要抽出半日时间召见大臣,这个时间沈如年自然不能在里头影响到议政,便会在乾清宫里玩。

    她在宫里已经待了十多日,对乾清宫一点都不陌生,俨然是她的小院子般熟悉。

    宫女太监们更是捧着她,她要玩什么都有人陪着。

    她的身边有两个贴身的宫女,一个叫翠珠一个叫翠玉,都是内务府千挑万选来伺候她的。

    翠珠手巧会梳头搭配衣裳,人很老实话不多但做事很细致,而翠玉长得出挑嘴巴也巧很会投其所好,经常陪着沈如年玩游戏。

    今日难得的出了太阳,盍宫上下都在晒洗东西好不热闹。

    之前风雪大沈如年都被拘在抱厦或是游廊里玩,今儿终于可以出去晒太阳玩耍了,她等赵渊开始召见大臣就带着翠珠翠玉跑去了乾清宫后头的小花园。

    沈如年最近迷上了玩陀螺,她以前没有玩过陀螺但在玩上面她一贯无师自通,常福耍了一遍她就学会了。

    这会就听见啪啪的抽陀螺声和小姑娘银铃般的笑声,给这绿瓦红墙的幽深宫闱添上了几分活气。

    “沈主子抽的可真好,还有各种花样呢,比常公公玩的还厉害。”翠玉在一旁卖力的夸她,沈如年挥的就更起劲了,认真又专注整个人看上去都在发亮。

    翠珠原本捧着布巾和水盆准备让沈如年可以随时擦洗,可那边造办处的人喊她,让她去收为沈如年新制好的衣裳首饰,她只能把手上饿东西交给了翠玉离开了一会。

    瞧见翠珠一走身边没了人,翠玉的眼珠子也跟着转了转,等沈如年停下来就替她擦了擦额头的细汗,“沈主子,奴婢去给您端茶水,您在亭子里歇一歇,奴婢很快就回来。”

    沈如年玩了这么久确实是有些渴了就乖乖的哦了一声,她本来就不太习惯有人伺候,起初把这两个送来伺候她的时候她还别扭了好久,她更愿意把她们两当伙伴朋友而不是奴婢。

    翠玉有些不放心,还回头看了好几眼,确定沈如年坐在亭子里没有动,才转身快步离开。

    看她们两都没人了,沈如年就坐在亭子里玩着手上的陀螺。

    这还是那日赵渊看她在玩陀螺送她的,有红白的花纹抽转起来的时候就像是展翅的蝴蝶,她宝贝极了每次玩了都要擦拭上面的尘土,所以玩了这么多回还是和新的一样。

    突得她听见了几声小猫的呜咽声,沈如年迅速的站了起来朝着声音看去,是上回那只通体雪白的长毛猫。

    说来也是奇怪,它是只野猫自然要四处的钻,可它身上却还能保持着通体雪白,衬着那双漂亮的鸳鸯眼看着你时心都要融化了。

    沈如年下意识的就站了起来,手上的陀螺这会也不香了,只想过去摸一摸这漂亮的小猫。

    可她还记得赵渊不喜欢猫的事情,只是站在原地看着它却没有迈开步子。

    小猫像是记得沈如年,朝着她又喵呜的叫了一声,它的声音又轻又软眼睛就这么直直的看着沈如年,看上去有些可怜兮兮的。

    它是饿了吗?

    沈如年摸了摸自己的小荷包,她经常会肚子饿,翠珠就给她的荷包里装满了好吃的糕点,正好今天她的荷包里装着桃酥准备一会饿了吃,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忍住,朝着小猫走了过去。

    猫猫饿肚子多可怜啊,一会等回去了再向陛下主动承认错误吧。

    她慢慢的靠近,小猫儿也不怕她,就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她,沈如年慢慢的蹲下身子从荷包里拿出了桃酥放在掌心里。

    学着小猫喵呜了一声,小猫就真的低下脑袋凑过鼻子来闻。

    桃酥很香又脆平时沈如年就很喜欢,小猫闻了闻好像也很喜欢,就伸出了红红的小舌头想要舔一舔,可正在此时身后响起了小太监走动的声音。

    应该是来打扫园子的,三两个太监提着水和扫帚,小猫警惕的抬起头,因为赵渊不喜欢这些动物,平时乾清宫里也不会出现猫狗,小太监们看到野猫就会驱赶。

    一看到小太监,小猫哪里还敢吃桃酥,直接就顺着后面的树木跳了上去,然后翻过高高的宫墙到了另外一边。

    小猫转过身的时候沈如年这才看见,它的尾巴掉了一大片的毛,它跑的太快了也看不清是不是在流血。

    沈如年心都跟着揪起来了,之前在家里村子里很多小男孩也会欺负小猫小狗,不仅抓着玩还没起打他们,每回她都会和恒哥偷偷的把它们救下来。

    没想到在这宫里也会碰上这样的事情,沈如年第一反应就是跟着小猫跑走的方向追了出去。

    小猫对宫里的路非常的熟悉上下的窜跳动作灵活,好在沈如年从小就在乡下长大,读书写字她不行,这种跑跑跳跳的她却很拿手。

    沈如年跟着小猫不知穿过了几道偏门越走越远,好在小猫过的都是人少偏僻的地方,一直都没碰上什么宫人。

    等停下来的时候沈如年才发现周围是陌生的环境,看上去像是个花园,比她之前在玩的那个花园要宽大很多,种着很多的花木,只是因为冬天显得有些萧条。

    她现在好像是在花园的偏门,往里看去正中间有座殿宇,只是瞧不清上头的匾额和字。

    这会园子里也很安静并没有太监宫女的走动声,小猫就躲在假山石上,舔着身上的毛发连喵呜声都不曾发出。

    沈如年看得心疼,可又够不到那假山,只能踮着脚尖往上去探,“猫猫你别怕,你不记得我了吗?你饿不饿?我有好吃的桃酥,不要害怕,我不会欺负你的。”

    大概是她的声音很有亲和力,被这样甜甜软软的声音不停地的安抚着小猫的害怕也缓解了一些。

    从假山的石缝间探出了小脑袋跟着喵呜了一声,沈如年马上就站了起来,把桃酥重新放在了掌中。

    “猫猫下来。”

    可能是方才被太监给吓了,虽然它愿意朝着沈如年叫,却依旧不敢下来。

    沈如年有些犯难,小猫不肯下来她既不能给它喂东西吃也不能给它包扎伤口,这可怎么办呢。

    就在此时,她听见一个好听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暴君的冲喜小皇后: 19.第 19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