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长公主的绕指柔 > 25.第 25 章
长公主的绕指柔  作者:苏舜
    “往北。”魏琼手持缰绳应了一声。

    闻长歌听得心中一沉,此处往北是谓国,他若是从此效力谓国,下次见面之时,两人便就是仇敌,他又怎么可能如她所愿?再说了,他又怎么知晓她真正的心愿是什么?她看着魏琼,心中着急难受,可偏偏又说不出话来,一时喉咙发痒,她只好捂嘴一连咳嗽了好几声。

    “早点回去吧,莫让风寒再加重了。”

    魏琼回过头,说完这句话后,又深深看她一眼,而后还是转过身,手起鞭落,坐下马儿散开四蹄溅起一地泥土,转眼间就飞奔出几丈远了。

    “子美兄!”

    闻长歌朝前跑了几步,那声一直卡在喉咙口的“子美兄”此时才唤出了口,可是魏琼的身影已是跑出去了老远,一会儿功夫就消失在远处的路口。

    “你就不能不走吗?”闻长歌止了脚步,站在原地朝远处久久望着,口中却是低喃了一声。

    “公主。”赤鸢的声音在她身侧响了起来,而后,肩上就被披了上一件披风。

    “公主,这儿风大,赤鸢听得公主有咳嗽之声,想是着了风寒,还是寻间客栈歇一歇才好。”赤鸢轻着声音道。

    闻长歌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正待走出草地。才行了两步,赤鸢眼尖,就发现地上还留有一只蓝布包袱。这刚经历一场厮杀的草地出现着这样的一只包袱,实在是显得很是突兀。她心中生疑,走上前去,拾起包袱又蹲在地上小心打开了。

    “是什么?”闻长歌也有些好奇地问。

    “公主,是一包药,还有一碗豆花。”赤鸢答道。

    药,豆花?闻长歌听得心中一阵惊愕,忙快着脚步奔到赤鸢身侧,一把拿过了赤鸢手里的包袱。她颤抖着指头打开了包袱,果然见得里面有一包药,还有一碗豆花,那碗盖有盖子,外面还紧紧裹着几屋牛皮纸,打开牛皮纸,就发现碗裂开了,可里面的豆花还尚有余温。

    闻长歌一手拿着那包药,一手捡起一块碎了的碗片,就那样呆呆地看看。

    “兄长,我有些饿了,想吃碗热腾腾的豆花,也不知这附近可有卖的?”

    “你自己长着嘴不会去问吗?”

    “哦,公子刚才向我打听这附近哪里有药铺,还问哪里有豆花卖,小人一一告之,公子就出门去了,想是是买药和豆花去了。”

    清早在客栈的情形一时浮现在闻长歌的眼前,耳旁似乎还响着他的声音。可才不过两个时辰,那面上清冷实则对她关心有加的人,已是一人一骑绝尘而去,从此天各一边,不知此生是否还是重见之日。

    “公主,这些,是不是魏将军买来打算给公主的?”赤鸢注视着闻长歌轻声问道。

    “都怪那讨厌的韦士彦,竟搅得我连碗豆花都喝不成!”闻长歌站起了身,面色恢复了正常,口中又恨恨骂了一声。

    赤鸢听得这话面色明显一松,她刚才分明看见闻长歌的眼角有些发红,心里正有些担心。

    “公主,前面不远处就是集市,赤鸢这就叫人再去买份豆花来。”赤鸢道。

    “我和你一道去吧。虽说出来这一趟,想做的事没做成,不过也不能饿着肚子回京城。你们这段日子也辛苦了,我这就带你们去饱餐一顿。”闻长歌笑着道。

    赤鸢也笑着点头,而后牵过闻长歌的马来,一行人骑着马又朝着城内去了。

    ……

    半月之后,闻长歌返回了京城。

    回来后的第二天,闻长歌早早就起身,由红楠随在身侧,入宫进见太后及小皇帝。

    小皇帝闻毓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样貌生得清郎秀气,见得一段时日未见的闻长歌,小皇帝很是高兴,姐弟俩说了一会儿话就一道去了太后宫中。

    太后李氏是个温和端庄的妇人,虽说当年先帝突发疾病撒手人寰,小皇帝仓促之间继位,有大臣提议李太后垂帘听政,可李太后性子和顺安静,自称没有治国理政之能,只叫辅政大臣们精心辅佐小皇帝,让他多些历炼,好早日能独挡一面成为称职之君。只是没想到,先帝在时,一向谦卑忠心的韦太师野心逐渐膨胀,慢慢成了独揽朝政的权臣,如今情势,李太后也是无可奈何。

    见得姐弟二人一道进来,李太后也甚是欢悦,忙叫宫人捧上姐弟二人爱吃的早膳,母子仨围坐用了些。

    早膳过后,宫人捧上茶之后,太后屏退了左右,看着闻长歌轻轻叹了口气。

    “长歌,我见你都清减了些,想是随州之行奔波所致。”李太后轻缓着声音道。

    “母后不必担心,女儿并无任何不妥,将息两天便就好了。”闻长歌忙道。

    李太后听得点点头,过了片刻又道:“长歌,前些日子我甚是担心,生怕你一意孤行,执意将那虞国魏琼带回府中。你虽一向是个有主意的,可毕竟还是全未出阁的姑娘家。那魏琼前些年又当着你父皇的面拒了你,你如今这般所为,看在百官眼中,必是惊世骇俗之举,传至民间,定叫百姓们议论我皇家长女失了风范。”

    李太后的一番说得颇为忧心,闻长歌听了笑了下,正待宽慰她两句,可她还未开口,一旁的小皇帝闻毓已是先开口了。

    “母后这是错怪阿姐了。阿姐此去随州,定不是出于私心,如今边境常有战事,朝中缺少将才,而魏琼骁勇有谋,的确是个很好的人选。只是可惜此人太过傲气狂妄,负了阿姐的一番赏识心意。”

    小皇帝声音不大,却是一语道出了闻长歌的心思,语气中也都是维护之意。

    “罢了,你算是没白疼你这弟弟,从来都是向着你,我念叨个两句都不行。”李太后听得小皇帝的话就笑了,看着闻长歌嗔怪着道。

    “有娘亲念叨我,还有弟弟帮着说话,长歌这会儿真的觉得自己是个极有福气的人。”闻长歌看看李太后,又看一眼小皇帝,脸上笑意顿生,神态也很是轻松。

    “就你会说话,惯会哄人开心。你什么时候收了心,正经寻个如意夫君,那才是真正有了福气。”太后忍俊不住,轻笑的同时不忘老生常谈,提起了她的终生大事。

    闻长歌最是怕听李太后碎碎念这桩事儿,她自坐上站起身,一边揉揉自己的肚子一边道:“母后宫里的饭菜就得香,害我吃了过饱,我想还是出去散会儿步消消食的好。”

    闻长歌福身一礼就要告辞,李太后无可奈何,只好点头答应,小皇帝便也说陪着她一块出去逛一会儿。

    姐弟二人别了太后又一道出了门。小皇帝要至紫光殿与辅政大臣们议事,闻长歌则要去内卫营寻云翮,两人同一个方向,一路上边走走说着话。

    “皇姐,我听云翮说了,是皇姐的人及时出现,才救得魏琼脱困,可那魏琼当真一点情面不留,就这样奔谓国去了?”闻毓的语气里有些愤懑之意。

    闻长歌听得这话沉默了,过了半晌才道:“弟弟不必忧心,边关战事虽紧,但宋老将军为人沉稳老练,领兵又一向稳妥,想来不会有什么纰漏。至才将才一事,假以时日,慢慢寻觅,定是能寻到一位智勇双全的人。”

    听得闻长歌这般说,闻毓当即会意她不欲再提起魏琼,便是点头应下,两人闲话几句之后不知不觉到了紫光殿外,闻长歌与小皇帝作别之后,与红楠一道出了承天门,往内卫营衙门去了。

    承天门外,赤鸢正在候着她,见得闻长歌出来,她迎上前来,又双手捧着一样物件递了过来。

    闻长歌接过放入了袖内,三人一道进了内卫营的大门。

 

长公主的绕指柔: 25.第 25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