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你嘴里这根。”他轻轻挑眉,语气含着一丝狭促。

    应悦下意识回绝:“不行。”

    他们上次互换身体是因为滚了床单,换回来的前一天又接了吻——应悦相当有理由怀疑互穿条件是类似于此的亲密接触。

    应悦心想,他可不想再穿进柏幸崇的身体里了,那感觉就像一场噩梦。

    夜里的风很冷,他缩了缩脖子,撕开崭新的棒棒糖塞进柏幸崇嘴里,没好气道:“凑活着吃吧,菠萝味的。”

    “没有荔枝味好吃。”柏幸崇评价。

    应悦正想说话,忽然打了个喷嚏。

    “你很冷吗?”柏幸崇似乎注意到他在风中瑟缩的小动作。

    “有点儿。”他可怜兮兮地吸着鼻子,说:“咱们快点回去吧。”

    两人都穿着短袖短裤,不抗风吹,要是大晚上的冻感冒了更麻烦。

    “过来。”

    柏幸崇不由分说地将他揽在怀里,男人宽厚结实的肩膀像避风港,暖呼呼的,传来一股淡淡的荷尔蒙汗味,但应悦却意外地并不觉得讨厌。

    他垂着头,脚尖踢着路边的石子,试图掩饰此刻自己的心脏在怦怦乱跳。浑身上下的紧张都在汇聚,挤压着,冲破血管疯狂涌来。

    应悦涨红了脸。

    “你发烧了?”柏幸崇皱眉,语气有些不太好,因为探出的手刚轻碰到应悦额头,就被他躲开了。

    “没有!”他小声说:“我可能,喝了点酒,有点醉了。”

    这无疑是个拙劣的谎言。外界皆知华天应总向来在酒桌上千杯不倒,白的黄的灌几斤都犹如白开下肚。

    但柏幸崇大概还不知道,点了点头说:“怪不得,你刚才耳朵和脸都很红。”

    应悦:“……”太难了。

    但他还是在心里默默松了一口气,从来没有像这一刻如此庆幸对方才回国不久。

    两人回到酒店,洗漱完毕准备睡觉时,已经将近十二点钟。

    这家快捷旅店颇有年头,装修陈旧,所幸大床松软,也有配备的热水空调小冰箱。

    对于它一百美元出头的价格来说,性价比算极高了。

    “你要喝醒酒药吗?我去楼下便利店买,或者喝点柠檬水?”柏幸崇问他。

    “不用。”应悦现在很后悔为了省钱而订大床房。就像此刻,他们躺在床上,隔得那么近,近到他甚至能闻到对方身上清爽的沐浴露气味。

    美男在侧……这他妈谁顶住啊。

    应悦只能紧紧闭着眼,假装催眠自己快睡着。

    两人换回身体后,孤寡男男,犹如干柴碰上烈火,一点就燃,一触即发。

    要不是考虑到可能会触发互换条件——应悦早就把身侧这位“前任”给狠狠推倒了。

    要是现在柏幸崇想对他做什么……他恐怕也不会拒绝。

    但应悦等了半天,发现对方压根没动静。

    “那……晚安。”柏幸崇淡淡道。

    “晚安。”

    应悦听到对方低沉的声音,像大提琴拉弦发颤似的,霎时酥了半边身子。

    他忽然有一种想要转身办了柏幸崇的冲动,但又忍住了。

    几番深呼吸后,他转身蜷缩盖住被子,在心中默念大悲咒,居然也逐渐沉入梦乡。

    ·

    一晃两天过去,在节目组拍摄够打工素材后,嘉宾们手头里的钱也普遍达到了两三百的数额。

    像唐禹琦、姜河娜他们为了打造人设而故意卖惨,在镜头前顿顿吃泡面,晚上去超市买快过期的打折面包,存款更多。

    当然这其中收入最多的仍是柏辛崇和应悦这一组,虽然还没有偿还完机票的欠款,但他们目前的现金流已有一千五百美元。

    在开拍前每人都写下了自己喜欢的旅行项目,最后由抽签决定。

    戚妍冰随后公布了第一次旅游任务打卡——丛林高空索降。

    “这个活动是李彦霖选择的哦,门票是两百美元,需要各位嘉宾自费。来回车程由别科金主特约接送。生为强者,一路精彩,激情原动力,旅行就选别科牌新能源汽车——”她充满感情地念完了节目组赞助方的插播广告。

    众人对李彦霖怒目而视。

    姜河娜气得声音发颤:“李哥,不是吧?你这是什么老年爱好,今天还下着雨!!”

    柳乐蓉难得与她站在统一战线,点头附和道:“就是,门票也好贵,导演,换一个行吗?”

    下雨对女孩子来说确实不方便,要是在镜头前花掉妆容就糟糕了。

    唐禹琦倒是一点都不意外,他瞟了对方一眼,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几天的接触让他明白李彦霖就是这种性格的人。

    李彦霖自己倒毫无所觉,理直气壮道:“下雨也可以穿雨衣去啊。”

    众人:“......”

    戚妍冰:“任务不能换哦,如果弃权视作任务失败,倒扣五百资金。但是本次活动的获胜者——将获得别科汽车赞助的一千美金。”

    听到有大数额的奖励,大家这才来了精神,一时间对李彦霖也没那么埋怨了。

    挨个交完钱,来接他们的别科保姆车已经停在酒店门口。

    应悦上了车,一边吃着刚买来的面包,一边望向窗外滴滴答答的雨景。海岛边的雨往往来得快去的也快,估计到中午就会停了。他还特意戴了一顶棒球帽,压低帽檐,试图遮住黑眼圈。

    这几天晚上他都没怎么睡好。

    柏辛崇递给他一杯插好吸管的奶,皱眉道:“吃慢点,你衣服上都掉屑了。”

    应悦低头一看,有些尴尬。他随手掸了两下。

    柏辛崇看不下去,弯腰替他拣起那些碎屑,用纸巾包住准备等会扔掉。两人有一瞬间靠得极近,柔软的发顶蹭过应悦下巴,微微的心悸如电流般传入身体。

    他冷不丁打了个激灵。

    “怎么?”柏辛崇抬头问他。

    “没什么。”应悦深吸一口气,假装淡定道:“人抽了。”

    ·

    抵达山脚下,远处雾气迷蒙,绿意叠嶂,应悦有些意外,这座海边的丛山比他想象中要更美。若是在国内城市,清晨街道上的空气是灰尘漫天的杀人雾霾。但在这里,迎面吹来的清甜清风就犹如一个吻。

    他们披上透明的白色雨衣,乘坐缆车先来到了第一座山顶。

    工作人员说:“等会下山要自己走路哦。”

    “What??”女生们尖叫起来。

    姜河娜苦着脸:“拜托,我今天穿的是凉鞋......”

    柳乐蓉:“别看我,我可不会背你。”

    面对几十米的高度,男嘉宾们倒无所谓,只是唐禹琦说自己有点害怕。

    戚妍冰:“如果害怕的话,可以选择双人索降。”

    唐禹琦只好去求李彦霖,在对方不耐烦的表情下委委屈屈地绑上了缠绕绳子。

    “那你们呢?”戚妍冰暗搓搓地兴奋期待,看向应悦他们,怂恿道:“要不你们也选双人的呗,节约拍摄时间。”

    当然她才不会承认自己只是想看两个大帅哥相依相偎的唯美景象。

    “可以。”柏辛崇微微颔首。

    “喂喂——”应悦刚想拒绝。但是事已至此,在这么多工作人员的瞩目下,他要是不同意就仿佛显得心里有鬼一样。

    无奈之下,他只能硬着头皮上。

    挂绳缠绕在他们身上显得过于紧。听说这种双人索降一般是为情侣准备的,两个身高超过一米八的大男人抱在一起的场面.......反正应悦自己是不忍直视。

    他心想,节目播出后,他跟柏辛崇的cp传闻恐怕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靠在柏辛崇的怀里,应悦不可避免地再度紧张起来。他甚至没有心思关注周围的风景和高空的刺激,他浑身上下的感官似乎只剩下了身旁温热的臂膀,滚烫得让他以为是太阳在灼烧。

    “马上就到了。”柏辛崇还以为他恐高,低声哄道。

    等到达对面后,应悦刚踩到地面便手脚发软差点摔倒,幸亏柏辛崇及时扶住。

    其他人都很意外。

    唐禹琦不禁问道:“应总,你恐高吗?”

    “呃......有点。”应悦迟疑道。

    他也没想到自己这么没用,居然被柏辛崇一个怀抱撩成这样。

    柏辛崇看着他,说:“你要是难受就别坐了。”

    应悦摇了摇头,“没事,继续吧。”

    下山的路上很漫长,他们要再坐缆车到另一座更高的山峰。接下来应悦没有再坐双人索降,状态好了许多。差不多玩完后,戚妍冰宣布本次活动的获胜方式是看最后一轮时谁下山速度最快。

    雨天路滑,山路陡峭,大家不敢奔跑,但也在彼此较劲快走,谁也不肯落后。毕竟那是整整一千美元的奖金,足够他们在X岛短时间内过上相当富裕的生活了。

    谁知道这时候应悦却突然崴了脚。

    他没注意踩空了台阶,明显的“咔嚓”声伴随剧痛传来,忍不住低低叫出了声。

    整个节目组都因为他突然受伤而乱了套。但另一边,竞赛和拍摄仍在继续,他们只能算作中途弃权。

    “对不起......”应悦坐在路边等救护车,耷拉着脑袋。

    柏辛崇:“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

    应悦沮丧道:“一千美元没了,呜呜呜,煮熟的鸭子就这样飞了。”

    “反正我们的钱够花。”柏辛崇顿了顿,说:“如果不够,我剩下的那份给你。”

    应悦呆了呆,还没从这霸总式的发言回过神来,便看到柏辛崇在他面前蹲下身,那宽厚结实的后背好像一堵墙,勾勒出性感腰线的短T被雨水打湿,紧紧贴在皮肤上。

    “上来,我背你下山。”柏辛崇说。

    他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寡淡,没有丝毫起伏。

    应悦却咯噔一下,霎时心跳如鼓擂。

 

互穿后,我和渣过的影帝在一起了: 21.第21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