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横滨当守护神的日子[综]  作者:夜半灯花
    第十四章

    芥川龙之介麻了。

    “帮我把这些送回港黑去。”波尔茨举着网子里的水母对芥川龙之介说道,芥川龙之介站在半空中,半晌说不出话来。

    “……你在搞什么?”芥川龙之介听到水母这个词就觉得脑袋要炸掉了,“弄了半天,就只是为了水母吗?”

    “不然我找你做什么?这附近只有你的异能力可以装。”

    回应波尔茨的是芥川龙之介的剧烈咳嗽声,听这个声音,波尔茨都怀疑他会把自己的肺咳出来。

    “哥哥!”站在一边的银跑上前,不顾海水的寒冷扶住了芥川龙之介,她拍着芥川龙之介的后背,希望他能好受些。

    他的脑子是水母做的吗?!

    谁会在深冬下海去抓水母啊!

    “你们不冷吗?”波尔茨记得人类很脆弱,寒冷和炎热都会让他们丢掉小命,“帮我把水母送回去,我会给你们报酬的。”

    芥川龙之介定定看着波尔茨,在波尔茨不耐烦的前一秒点了点头:“好。”

    衣摆做成的异能力折叠了几下变成了水桶一样的形态,将差点随波漂流的水母们全都抓了回来,芥川龙之介甚至有种自己的罗生门在哭泣的错觉。

    谁家的异能力竟然会沦落到装水母?

    太惨了。

    波尔茨四处看了看,找到了自己埋手机的方向,带着芥川龙之介往前面走,芥川龙之介在后面咳嗽的腰都直不起来,自然没办法跟着波尔茨,波尔茨走出一段,又回头找芥川龙之介:“需要我帮忙吗?”

    要不是芥川龙之介的异能力是他现在正需要的,他才懒得管,更不会和他搭话。

    他没有等芥川龙之介反应过来,直接把芥川龙之介扛了起来,就连银都没落下,一边一个抗在肩膀上。芥川龙之介被惊得也不咳嗽了,身体倒是非常诚实的下意识维持好了平衡,小心的没有让水母全都撒掉:“请放在下下来!”

    “你们太慢了。”

    对于波尔茨的速度,芥川有着深刻了解,但是这并不代表他现在的身体可以忍受波尔茨的速度,他胃部被石头般坚硬的肩膀顶着,再加上肺和嗓子都不怎么舒服,在赶路的那一瞬间,他甚至有种就这么死了都不错的错觉。

    波尔茨远远的就看到了站在礁石边的织田作之助,他身上那件砂色的风衣几乎和沙滩融为一体,波尔茨一个急刹车落在织田作之助面前,织田作之助面前的礁石上面还摆着自己怕别人偷走所以埋进沙子里面的手机钥匙钱包,织田作之助看到波尔茨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怎么搞得这么狼狈。”

    他下车的时候还以防万一带了一条毛巾,就是怕波尔茨弄到水。

    没想到波尔茨竟然像是直接跳进海里一样浑身湿透,一条毛巾根本就不够,他没问波尔茨带回来的这两个人究竟是要干什么,只是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了波尔茨的身上,“不要着凉了。”

    波尔茨把肩膀上的芥川兄妹放下,芥川落地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找了个地方吐了出来,银赶紧过去给他顺气,还拿了一块洗的发白的布给他擦嘴。

    “没关系的。”波尔茨理直气壮:“刚才下海抓水母去了,因为找不到容器就拜托了之前认识的人帮忙。”

    正在吐的芥川龙之介呆滞了一秒,然后吐的更厉害了。

    织田作之助眨眨眼:“真的吗?”

    好像吐了。

    看这孩子的反应,好像不像波尔茨说的那样。

    波尔茨点头:“是真的。”

    好吧,既然是认识的,那就是认识吧。

    上司说的都对。

    银一边拍着自己哥哥的后背,一时间竟然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吐槽好。

    不管是冬天下海抓水母还是理所当然的强调两个人的关系都很想让人吐槽啊!

    银非常理智的选择了什么都没有说,她觉得自己可能没有说话的权利,最好还是不要说话。

    “现在这附近竟然还有水母吗?”织田作之助看了一眼,“废了不少功夫吧。”

    “啊,这个季节的水母都往深海去了,有点不太好抓。”

    “下次来的时候记得跟别人说一下,找不到你我们会很着急的。”织田作之助轻飘飘的揭过了这个话题,好像波尔茨的所作所为什么问题都没有,需要他注意的,只有波尔茨不告而别而已。

    “我知道了,下次出来会告诉你的。”

    两个人说话的态度完全不像是昨天才认识,所以芥川龙之介很正常的误会了两个人的关系,“那在下可以走了吗?”

    既然过来接人的人已经来了,他是不是就可以解脱了?

    “你带桶了吗?”

    织田作之助摇摇头。

    “那你还不能走。”波尔茨抓住了芥川龙之介的胳膊:“直接送到我的办公室去。”

    *

    芥川龙之介和银坐在波尔茨的办公室里面,身上披着厚重的毯子,手里还抱着一杯热茶。

    港黑大厦里面有中央空调,织田作之助把空调的温度开到了的三十度,就是为了让芥川龙之介和银好受一点。

    现在是温度快要跌到零下的冬天,这两个人都穿着单薄的衣服,露在外面的手和脚腕都有冻疮的印子,更别说一个全身湿透,另外一个小腿以下的裤子都湿了,现在在又暖气的办公室里还好些,刚才在外面时两个人都冻的瑟瑟发抖。

    这两个孩子现在看起来都不大,只对小孩子心软的织田作之助对这两个小孩还挺关心的。

    而且还是上司的朋友。

    卫生间里面传来哗啦哗啦的声响,波尔茨在里面洗澡换衣服,至于银和芥川就只能排在后面。

    银肉眼可见的局促,紧紧的靠在芥川龙之介的身边,想要从自己兄长身上汲取力量和勇气,可芥川看起来平静,但织田作看的出来,他其实一直戒备着,身体一直保持着战斗状态。

    “没事的,波尔茨干部不是坏人。”织田作安慰道,只可惜他的安慰好像安慰错了地方,银又往芥川龙之介那边缩了一下。

    “……请问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走?”

    芥川龙之介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来到港口黑手党的总部,还坐在其中一个干部的办公室里面,如果他没有猜错,楼上应该就是首领的办公室。

    这里不应该是普通人的禁地吗?为什么自己和银可以这么轻易被他带上来。

    不会是阴谋……

    芥川龙之介不安极了。

    卫生间里面的水声停下,波尔茨穿着身白色的丝绸睡裙从里面走出来,有的地方粘上了水身上,露出堪称完美的曲线,波尔茨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坐在了两人面前,腿随意的岔开,丝毫没有意识到不妥。

    他并没有性别观念,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在他眼里都是一样的,自己本身没有性别,也不希望别人用这样简单的标签区分自己。

    织田作之助下意识的用外套盖在了波尔茨的身上:“稍微注意一点,这里还有别人。”

    脸皮比较薄的芥川龙之介脸颊已经飘出了一抹红晕,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害羞的,他下意识用手挡住了下半张脸,扭过了头。

    波尔茨拉了一下被织田作盖在身上的衣服,又被织田作眼疾手快的拉了上去。

    “怎么了?这有什么不能看的吗?刚才不就是湿着回来的吗?”波尔茨看织田作之助这么坚持,倒是没有继续拽。

    “那也不行。”织田作之助也给波尔茨倒了一杯热茶,塞到他手里,“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我不会着凉的。”波尔茨对两人抬了抬下巴,“你们去洗一下吧,一会我让人送的新的衣服来。”

    “不用了,我们这就走。”芥川龙之介拒绝,波尔茨倒也不意外,“等下,之前答应你们的报酬。”

    波尔茨的钱包和他的手机一起埋在了沙子下面,没有被水浸湿,他从织田作之助手中拿过自己的钱包,从那厚厚的一沓万元大钞里面抽出了三分之一放在芥川龙之介的面前。

    别说是芥川龙之介,就连织田作之助都惊了。

    “……你是在拉拢在下吗?”芥川龙之介没有拿那一沓万元大钞,反而这样问道。

    芥川龙之介就算是再怎么不问世事,也是知道外面一个塑料桶最多只需要五百円就可以买到,自己被波尔茨拉过来,到现在他付给自己这些钱,从头到尾都透露着不真实。

    他除了异能力和自己的这条命之外,其他所有地方都不足以让他被港黑关注,也就是说,他把自己带到总部来,给自己这么多钱,就是为了将自己拉入港黑。

    所以,他是不会收下钱的!

    “……啊?”波尔茨睁大了眼睛:“只是报酬而已。”

    “只是水桶的钱根本用不了这么多钱。”

    “这不是水桶的钱,而是报酬。”波尔茨坚持自己的说法,芥川龙之介的价值并不是五百円的塑料水桶可以取代的。

    芥川龙之介还是非常抗拒,他觉得接受了波尔茨的钱就是同意了港黑的招揽,也会被别人误会自己同意了港黑的招揽。

    现在只剩下他们兄妹两个人,要是站在了一方的阵营里,与港黑为敌的其他对手就会对他们兄妹两人下手,等到那时,就算是后悔想要把钱还回去就晚了。

    波尔茨没说话,沉默的看着他,织田作之助觉得自己现在说话好像不太好,也没有打断两人沉默的对视。

    一时间,办公室里面安静到只能听见空调运行的沙沙声和对面芥川龙之介粗重的呼吸声。

    到底还是芥川龙之介率先败下阵来,伸手拿过了波尔茨放在他面前茶几上的钱,他将这摞巨款放进了风衣内侧的口袋里,也不管会不会把钱弄湿。

    “我们先走了。”芥川龙之介站起身,拉着银的手腕:“今天打扰了。”

    波尔茨颔首。

    芥川龙之介和银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对两人示意,这就要离开。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今天的大起大落加上寒冬落海,芥川龙之介站起来时竟然有些摇摇欲坠,他缓了缓,这才抬起脚步。

    一阵天旋地转,芥川龙之介眼前一片漆黑,登时失去了意识,身体不自觉地往前扑,一头砸在了波尔茨的腿上。

    只听一声闷响,波尔茨搭在膝盖上的裙摆竟然染上了一片红色的血迹。

    “哥!”

 

在横滨当守护神的日子[综]: 14.第 14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