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杀敌能爆宝物 > 第十九 诡异的迎亲曲
我杀敌能爆宝物  作者:不死悟空
    “唉,大当家被僵尸杀了。”汤含笑面露悲切,将古尘想让他告知谢钰山的事统统告知,也咬死是自己不坐大当家的位子,转而让给了古尘。

    听到麻虎的死讯,谢钰山‘扑通’一下坐倒在地,久久无法接受,直到身下的雨水打湿了衣服,一片清凉,这才又挣扎站起。

    “不可能,一定是古尘胡说八道,一定是他,一定是他杀了大当家。”谢钰山目中有杀机涌起,双拳紧紧握在一起,爆发出如豆子碾碎般的骨骼爆鸣。

    “你别乱冤枉人,其实我有手下看见了,这边确实有僵尸,大当家最后在这里失踪的。”汤含笑故意皱眉,故意反驳谢钰山。

    “不管是不是古尘杀的,三哥你糊涂啊,大当家的位置怎么能让?唉,不行,老四、老六快回来了,我得找他们商量。”谢钰山心乱如麻,大步离开,遇到水坑都不避让,湿了鞋的踩过。

    注视着谢钰山离开的背影,汤含笑摇头一叹,大势滚滚如巨浪,不可阻挡,他习惯顺水行舟,老五,以后到了地府,可别怪他说谎。

    叹息过后,汤含笑不再多想,向老七、老八驻地行去,老八与老九关系不错,老七与他的处境差不多,麻虎一死,这两人十成十会接受清风寨换了新主。

    他若是古尘,也会拉拢他们三人。

    原来,古尘一直都在隐藏自身,在藏拙,他面对现在真实的古尘,有种处处被看穿的感觉,步步算计都跳不出古尘给他画的圈。

    ……

    半个时辰后,古尘木屋,大个子守于门外。

    屋内,洪儒文站于桌侧,添茶倒水。

    古尘坐于主位,汤含笑携带着老七、老八坐于对面,三人正襟危坐,一脸认真。

    老七姓石,声音洪亮,大大咧咧,一身子力气,不过比不得大个子的天神神力,兵器用的很杂,名字没人问,都是称呼石七。

    老八姓叶,高高瘦瘦,擅使剑,是一位剑客,比古尘大五岁,二十出头就来当土匪了,家世悲惨,与古尘遭遇仿若,所以以前相处的不错。

    人们给老八起了外号为叶剑八。

    但以前关系不错是不错,没好到洪儒文、大个子那个地步,叶剑八坐在古尘对面,很是拘谨。

    在无量群山落草为寇,想要活的滋润,必须与寨主关系不错,若乱背叛下,寨主可发无量死贴追杀,当然,别的寨接不接死贴就看寨主给的利益大不大了。

    “那就先这样,都按大当家您说的来?我们三人是完全支持大当家您做的任何决定。”汤含笑起身,与石七和叶剑八对视一眼,三人都很满意,等他们将消息带回去,下面人也一定会满意的,因为古尘给的利益太足了。

    “嗯,不送。”古尘抬目示意三人可以走了。

    汤含笑三人告退,洪儒文将人送出屋。

    古尘靠于椅上,他这位子算是坐稳一半,清风寨大当家的位子对他很有用,他的修为提升可以和旁人一样,按部就班,食用灵药加快修炼,这些都是资源,麻虎以前就是掠夺众手下的资源提升自己。

    但他不同,他除了按部就班的修炼,更需要的是收买人心,然后让众手下为他斩妖除魔,他去补最后一刀,得爆宝,手下用命给他试探妖魔鬼怪,给他开路,他只需付出一些原本就属于手下们的资源,绝对值得。

    这乱世人命如草芥,一切都能拿资源换。

    他给了三人一个保证,给了认他这名大当家的清风寨众兄弟一个保证。

    前者是,只要是他清风寨的当家,瓜分利益时看出力大小,不会如麻虎般任人唯亲,分利不均。

    后者是,以后清风寨每名兄弟有了月俸,保底月俸十五两,头领级五十两,当家级二百两。

    生逢乱世,粮食奇贵,六两银子才能买一石大米,也就是一百斤大米,习武之人饭量大增,一百斤够一人食用一月多些。

    他给手下人月俸十五两,十两生活,五两练武,周围山寨再难找出第二个。

    这里的银两非普通凡银,而是灵银,天烙之银。

    全称一烙灵银,灵银可以用来修炼,只是速度奇慢,不如用来购买灵药搭配熬煮食用修炼快,当然,快是快了,得到的灵气不如原灵银中的量。

    若不用灵银不用灵药,直接吞吸天地灵气修炼,这样的速度是最慢的,很难成事。

    练武多耗费钱财,光靠天地灵气是远远不够的。

    他还给山寨众兄弟保证,每人每天一顿肉食。

    没人是傻子,都是为了自己而活,他不给的足些,旁人怎么可能为他拼命,妖魔鬼怪有多凶险,他早已领教。

    他现在身上的鬼手印还不知如何解除呢。

    “老大,四当家和六当家还未回来,不过五当家早早等候在寨门处了。”洪儒文送走汤含笑三人后,进门半报道半询问道:“您不如先洗个澡?休息睡一会?等他们回来了我再叫您?热水下人已经烧好了。”

    说是下人,其实是抢回来没武功的普通男女,女的都被下面山匪抢走分了,男人留了下来,杀之可惜,就留着当下人使唤,许诺满一年放离开,所以也没下人绝望下弄什么下毒般的幺蛾子。

    “好。”古尘想了想也就同意了,从魂穿过来,他的精神就一直紧绷,此刻说不疲惫是假的,可以洗了澡小寐一会。

    毒苓膏可以洗掉了,至于僵尸?现在不同之前,如此多的立地破甲弩,僵尸若敢来,浇上火草油一轮齐射,射不死也能射伤逼走。

    很快,在洪儒文的安排下,一个大木桶被抬了进来,一桶桶热水提来,大木桶被倒满,热气腾腾,水温正好。

    古尘躺了进去,完全解乏。

    洪儒文还安排了两名姿色姣好的女人进来侍奉,搓搓背、捏捏肩。

    清风寨的女人都是有主之物,古尘没兴趣碰,泡完澡随手打发走了,一个人靠于床头小寐。

    小寐之下,迷迷糊糊间,古尘忽觉浑身发凉,很冰,很冰,有种先前挨着僵尸的感觉,整个人瞬间清醒,从床上一跃而下。

    刑刀原本就立于床头,古尘顺手将之抓起。

    屋中黑暗一片,很静,静的古尘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除了自己心跳声再无它音。

    暗也暗的不同寻常,伸手不见五指。

    他清楚的记得,入睡时是有月光打入的,而且屋外雨落声沙沙不断,但此刻,什么都没有。

    古尘靠着记忆,一步一步往外走,诡异的是,短短几步距离,竟然走不到屋门处!

    一步又一步,古尘感知下持刀走出了上百步,又后退了上百步,但寂静如初,黑暗如初。

    这种诡异情况,最大的敌人其实是自己,古尘强迫自己冷静,刀已出鞘,刀柄上手掌牢握。

    “什么声音?”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很是漫长,安静的似能将人逼疯,古尘忽动了动耳朵,戒备停步,有其它声音出现了。

    前方正南方向,隐隐约约有喇叭声传来,由远及近,曲调欢快,越来越高,越来越嘈杂。

    似是……迎亲曲!!

 

我杀敌能爆宝物: 第十九 诡异的迎亲曲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