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桃被吻了之后,脸蛋潮红,特别漂亮,她眼睛亮晶晶的,“真的不想吗?你忍了很久。”

    亲吻过后,林穆清意犹未尽,她双眸水润润的,模样很娇媚,任谁都看的出,她在诱惑他。

    他在图书馆和宾馆之间做着艰难的选择。

    理智告诉他,他应该去图书馆,他没有时间去浪费,必须花费比平常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摈弃一切的欲望,才能往上爬。

    “真不去?”艾桃离开他,香气远离了些,她丝毫不在意,“那算了。”

    她毫不眷恋地转身,纤细手腕被他一把握住,林穆清还是妥协了,他心智不够坚定。

    遇到她之后,他的底线一降再降。

    可以为了她,抛弃自己的理念和准则。

    艾桃笑得很开心,她搂着林穆清的手臂,嗓音很甜蜜,仿佛淬着毒,“去哪里好呢?”

    学校门口就有宾馆。

    小宾馆,连星级都不是,他不愿意委屈她。

    两人来到了更为奢华讲究的五星级酒店,林穆清拿出身份证登记,他牵着她的手走进电梯。

    直到此刻,他还是如梦似幻,有种不真实感。

    艾桃没有害怕,胆怯的情绪,她好奇地打量着酒店内部的装饰,厚实的地毯,走廊间昏黄的灯光。

    一切都是静悄悄的。

    林穆清推开厚重的门,他手心有些发汗,内心远没有表面上平和。

    艾桃走了进去,门在她身后关上。

    窗帘遮住了阳光,这个陌生且密闭的空间内只剩下他们二人,不会有人来打扰。

    林穆清从没这么紧张过,他后背出了薄薄一层汗,艾桃随意地坐到床上,感受着柔软的床铺,双手撑在床上,两条细腿随意地晃着。

    她往后倒,长发在床上铺开,犹如一朵盛开的花朵,勾人却危险。

    “我先洗个澡。”林穆清摘下金丝边眼镜,放到一侧的床头柜。

    “洗什么。”艾桃握住他的手,拉了他一把,他顺势倒下。

    林穆清结实手臂撑在她的脸颊一侧,他目光幽邃,“这样的话,你还有时间考虑。”

    “恩?”艾桃笑得诱人。

    “你有时间可以逃跑。”林穆清解释道。

    她一声不吭,直接把裙子往下拉,胸口饱满,精致锁骨格外明显,白瓷一般的肌肤,在黑暗中光莹莹的。

    他眸色越发深,眼神像是要吃人一样。

    艾桃娇嗔着,“说好了,给你看这下面的风景的,我不是言而无信的人,好看吗?”

    “……好看。”他喉结滚动了下,声音低哑。

    耳鬓厮磨间,他低沉的声音像是大提琴,冷峻的眉目染上欲望后,透着无法言喻的性感。

    她一直盯着他,目光有时迷茫。

    他热情地吻着她,“艾桃,我喜欢你,我爱你,好喜欢你……”

    从没这么渴望一个人,喜欢一个人。

    她闭上眼睛,周围是暗潮汹涌的低哑声。

    床垫的抖动渐渐平息了,林穆清拥着她,亲吻她的发丝,极尽温存和爱护。

    她双目轻阖,沉沉地睡了过去。

    等到艾桃醒来时,房间里暗沉,只有一盏小灯亮着,她睡眼朦胧,看见林穆清靠在床那一侧看书,侧脸削俊,气质沉静。

    这种时候还不忘学习。

    不愧是好学生。

    她爬了过去,靠在他怀里,缱绻地磨蹭着他的胸口,姿态很懒,“你看得进去?”

    林穆清目光温柔地看着她,亲了下她的额头,她乖巧地窝在他身边,看他复习功课。

    晚上有课,林穆清去洗手间冲个澡。

    他的手机震动起来,艾桃拿过来一看,唇角绽放出恶意的笑容,按下接听键。

    电话那边的艾明荣说道:“林老师,你的简历我收到了,但是你没有填放假日期,什么时候考完放假?”

    “他在洗澡。”艾桃声音清脆。

    听到她的声音,艾明荣不由一僵,“你们在干什么?他手机怎么在你这里?”

    艾桃卷着发尾,纤长的双腿伸直,故作惊讶,“爸,你说呢,他在洗澡,我在床上,我们在五星级酒店里,你常去的,不会不知道吧。”

    “你——”艾明荣气极,他猛地把电话挂了。

    艾桃嗤笑了下,把手机放回原位。

    她转过身,恰好对上林穆清深沉的黑眸,他的神情看不出喜怒,周身散发出冷意来,仿佛刚才的温存都是假的。

    艾桃直起身,胸口晃悠,没有害羞,她搂上他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声道:“再来一次,既然开了房,就别浪费了。”

    他的心控制不住的发闷。

    她望着他,眼里有渴求,介于纯洁和放荡之间的女性魅力,毫无顾忌地向他展示着美好。

    他喉头滚动,抗拒过欲望,可依旧败下阵来,凶狠地吻上她。

    林穆清回到学校,教学楼里的白炽灯很亮,他靠在栏杆边吹吹夜风,让大脑平息下。

    原本以为心里那疯了一般的欲念会停止,然而并没有。

    沈柏业正要去上课,他匆匆忙忙的,瞥见林穆清立在一旁,那脖子处的咬痕在灯下特别明显。

    挺激烈的。

    回想起白天那女孩的话,女孩子娇滴滴地搂着男人,性子却很野,画面感突然就有了,他莫名燥热。

    爬上楼梯,沈柏业在心里唾弃自己,竟然垂涎学长的女朋友。

    “我一定是单身太久了。”他走进教室,喃喃自语。

    身边的同学笑道:“没错,一定是因为单身了19年。”

    “滚,老子高中也交过女朋友的。”沈柏业不平。

    “哦,牵牵小手那种纯情的?”同学笑嘻嘻的。

    沈柏业从小到大女人缘不错,不过高中实在是太忙了,忙着升学,到了大学,这物理系也太难念了,女孩子更是少的可怜。

    “什么时候有联谊,带我一个。”沈柏业很有兴致。

    “知道了。”

    上课铃声响起,学生们陆续走进教室上课。

    后面就是期末考试,一场接着一场的考试,学校里人渐渐少了。

    小店里,沈柏业和同学拿了打印的复习资料,抱怨起来,“凭什么大一的要留到最后一天,太惨了。”

    “认命吧,大二大三的早就放了。”

    沈柏业撞到了一个人肩膀,说了声抱歉,转头一看,是林穆清,他打招呼道:“林大神,多谢你的笔记,有几道题还压中了。”

    “不客气。”林穆清礼貌地回应。

    “这是什么?”他随口问了一句,看清楚了纸上的抬头,“J大住校的申请,你暑假不回去?”

    “对,我要去实习。”林穆清点头。

    两人没太多的交集,短暂的交谈过后,分头走了。

    到了盛夏,学生们离开,回家过暑假去了,原本热闹的寝室一下子安静下来。

    林穆清一个人住在宿舍里,省钱又安静,只是很热。

    白天近乎40度的天气,入了夜依旧很热,他在事务所里加班到深夜,打车回学校。

    打车费,事务所会报销。

    艾桃发给他微信,问他寝室是几幢几号。

    他心脏一跳,脑海中闪过一个不敢置信的想法。

    她不会来学校找他了吧。

    林穆清匆匆赶回寝室,寝室楼下连只猫都没有,他就知道,她是在耍他。

    寝室里的电扇发出声响,他在燥热中辗转反复,介于想睡却睡不着之间。

    半梦半醒间,他听到有敲门声。

    怀疑是幻听。

    “林穆清,你开下门。”

    这声音像是艾桃的,过了一会,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他猛地睁开眼睛,下床去开门,打开门之后,门外真的是她,无法否认心底的惊喜。

    艾桃像是抱怨像是撒娇,“这么久才开门,让我在外面喂蚊子。”

    “你……”林穆清嗓音有些涩,“怎么来了?”

    “我来找你还不行,男人啊,得到了就不会珍惜。”艾桃幽怨地看了他一眼。

    他身上出了一层薄汗,裸着上半身,在灯光下,结实健壮的身体泛着迷人的蜜色,她清楚他的破坏力,他远没有穿着衣服时那么斯文。

    “我只是很惊讶。”林穆清关上门。

    艾桃打量了下寝室,两个床铺都是空着的,有一个比较凌乱,另一个则很整齐,床铺上铺着凉席。

    她甩掉鞋子,爬上了床,“这张床好窄好硬哦。”

    林穆清跟了上去,当她在触手可及的范围内,他只觉得更加热了,窗户明明开着,却灌入一阵热风。

    他炙热的身体渐渐往下。

    “在这里很刺激吧。”艾桃在他耳边呼出热气,她热得脸颊绯红,很美。

    她侧过头,“枕头上有你的味道,林穆清的味道。”

    艾桃转过头来,对上他漆黑的眼眸,“把我也染上你的味道。”

    林穆清脊背绷直,被她刺激得快要疯掉了,随后滚烫的温度在二人之间蔓延。

    翌日,太阳很大,知了在狂叫。

    顶着大太阳,沈柏业回校来帮同学收东西,他骂骂咧咧的,“要不是被我发现窗子没关,一个暑假后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他走在阴暗的走廊,忽然有一阵香气飘过,他诧异地回头,这男生寝室里怎么会有女生?

    那女生也抬起头来,眉眼精致,轮廓极美,眼神大胆又透彻。

    是林穆清的女朋友。

    沈柏业想到了什么事情,靠,他们真会玩,在男寝里搞。

    他的脸开始发烫,心里像是有蚂蚁在啃噬,密密麻麻的痒。

    艾桃回头看了眼,没当回事,她走出寝室楼,撑起了一把伞。

 

渣过我的三个大佬都后悔了: 6.刺激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