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来的流浪汉变成霸总之后  作者:乡村非式中二
    易天关掉手机,在宾馆里躺了两天,期间他几乎没吃什么东西,也睡不着觉,就睁着眼在床上躺着,时而回顾他这二十年的人生,时而什么都不想。

    他没有真的去死,刀片划开手腕的那一刻求生欲突然爆发了出来,于是他收了刀,把伤口包扎好,出去吃了碗拉面,还喝了瓶冰冰凉凉的可乐,然后他觉得自己还能再活一活。

    既然要活着,就不得不面对现实,学校是回不去了,更不可能回家,他得换个城市生活,去一个没有人认识他的地方重新开始。

    易天回了趟租的房子,屋子里乱糟糟的,明显没被人收拾过。

    他看着庄睿哲的东西就生气,一气之下把那些东西全都当垃圾扔了出去,然后他把自己的行李打包好,贵重物品随身带着,其它的能带走的就带走,衣服鞋子之类的寄快递,家电家具能转手卖掉的就卖,卖不掉的就送给房东。

    处理好这些事之后他退了房,一个人拉着行李箱上了高铁,谁都没告诉。

    目的地是他随便选的,到地方之后他找到买车票时预订的宾馆,休息一晚便开始出去找房子。

    这个城市的房价相对来说算便宜的,新建的小区里面的单身公寓一个月也就一两千,可是他手里已经没多少钱了,现在又没有经济来源,一两千的房租都付不起。

    在各种贴满租房小广告的小胡同跑了两三天之后,易天选定了一个位置偏僻的旧小区,里面大多是自建房,最高不过六层,没有电梯,环境不怎么样,租金也便宜,他最终租了个还算干净的单间,月租八百,付三押一,连租房合同都不用签。

    单间里唯一的家具是一张单人床,四周的墙面有些泛黄,好在没有明显的污渍和涂鸦,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地板磨得快要看不清花纹,厨房、卫生间、阳台都要跟别的租客共用,还有就是不能养宠物。

    易天觉得这条件勉强能接受,付完房租把行李搬进来之后便出门去买生活用品,床单被褥、锅碗瓢盆、牙膏牙刷、毛巾拖鞋、卫生纸、洗衣液沐浴露洗发水,他跑了两三趟超市才把东西置办齐全。

    当初跟庄睿哲合租的时候生活用品是两个人一起去挑的,很多东西还专门选的情侣款,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不用迁就庄睿哲的喜好,他就按照自己的习惯来了。

    易天看着那些新买的生活用品,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为了不让自己继续去想那些糟心事,他开始打扫卫生,收拾东西,一刻不停地忙了大半天,可是一个人出门吃晚饭的时候他的情绪突然又控制不住地低落了下来。

    易天开始不着边际地想,如果理智能控制感情就好了,或者有忘情水那种药卖也行,总之他不想再因为庄睿哲那个王八蛋难过了。

    手里的存款已经所剩无几,反正也没什么胃口,易天干脆去便利店买了点面包饼干方便面,拎着东西走回去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小公园。

    一群阿姨大妈老奶奶在公园门口跳广场舞,外放的音乐又吵又洗脑,穿着背心裤衩的老爷子牵着巨大的萨摩耶在溜,几个小孩儿在组队玩滑板,各人有各人的热闹。

    易天突然不太想现在就回到那个狭小又空荡的出租屋,于是他进了公园,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了下来。

    金乌西沉,夕阳给眼前的景象镀了层耀眼的金,易天双眼失焦地发了会儿呆,直到被蚊子咬了好几口他才回过神。

    感觉肚子有点饿了,易天伸手摸了块面包出来,慢吞吞地啃着。

    太阳彻底落了下去,路灯亮了起来。

    易天手里的面包只吃了一半就吃不下了,看到附近有个垃圾桶,他起身走了过去,正要把没吃完的面包扔进去,突然不知道从哪蹿出了一个黑影,在他面前一闪而过,瞬间又消失在了路边的绿化带里。

    易天一愣,被吓了一跳,然后他发现自己手里的那半块面包不见了。

    刚刚那个黑影突然蹿出来是为了抢他吃剩下的面包?

    易天皱着眉,仔细回忆了一下刚刚那个一闪而过的人影,应该是人影没错,虽然速度快得他没看清对方长什么样,可是公园里总不至于出现什么野兽。

    难道是饿急了的流浪汉?

    易天低头看了眼手里的塑料袋,里面有他刚买的方便食品。

    他犹豫了一下,往人影消失的方向走了过去。

    钻进绿化带的灌木丛之后,易天又小心地往前走了几步,然后他看到了刚刚那个人影。

    果然是个流浪汉,身上的长袖长裤又脏又破,脚上没穿鞋,露出来的皮肤脏得看不清原本的肤色。

    流浪汉个子不算高,应该也就一米七出头,很瘦,离这么远都能清楚地看到他身上的肋骨,过长的头发挡住了面容,虽然看不清脸,从他刚刚的速度能判断出来这个人应该年纪不大。

    被抢走的面包已经不见了踪影,相必是被对方吃掉了。

    易天在草坪上蹲下来,动作很轻地又拿出一块面包。

    他有种直觉,这个流浪汉对人很警惕,如果他直接过去很可能会把对方吓跑。

    手接触塑料袋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明显吸引了流浪汉的注意,那人既没跑远,也没过来,可能是在观望,想知道他要做什么。

    易天把手里的面包递出去,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对方有过来拿的意思。

    他想了想,拆开面包的包装纸,张嘴咬了一口,然后把剩下的面包往前递了递,费劲地咽下嘴里的东西之后才轻声问:“你还要吗?我吃饱了。”

    对方还是没动静。

    易天保持着那个姿势,耐心地等流浪汉的反应。

    过了好一会儿,流浪汉突然蹿了过来,像之前一样,抢走他手里的面包就迅速逃跑了。

    易天看着流浪汉逃跑的方向笑了起来,感觉这个人挺有意思,像生长在自然界里的野兽,机警又敏捷,不会轻易相信别人。

    他本来想把手里的食物都留给对方,现在看来那个警惕心很强的流浪汉不一定会要,除非他每一样都拆开咬上一口,可是他现在已经饱得不能再饱了。

    明天再来投喂好了,易天做出了决定。

 

捡来的流浪汉变成霸总之后: 3.第 3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