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妲己是我妈[快穿] > 18.清穿之继后血脉(17)
妲己是我妈[快穿]  作者:钟无晴
    一直以来,宫里宫外都流传绵端是嫡子嫡孙,只有累世名门贵族家中最清贵美丽的女子才能做他的嫡福晋,将来很可能做皇帝。

    如今,绵端终于成婚,迎娶人生中的第一位福晋,却只是侧福晋,嫡福晋的位置依旧空着。

    由此可见,皇上当真有意越过儿子直接把皇位传给孙子!

    来安郡王府吃喜酒的八旗贵族们借着酒意如此偷偷讨论着。

    闲言碎语传到主桌的十五皇子永琰耳中,激起老大的不痛快!

    皇阿玛给比自己大足足十三岁的绵恩封郡王也就罢了,为什么比自己小十岁的绵端都能比自己更早封王,今日他娶侧福晋的场面比自己当年娶嫡福晋更加铺张隆重!

    因为绵端是嫡子嫡孙?奶奶是皇后!是辉发那拉氏?而我母亲是内务府包衣的后代?!

    我早该知道,皇阿玛喜欢绵端胜过其他所有皇孙,甚至考虑把皇位传给他!

    永琰越想越不开心,一拳打在桌上,随后借口身体不适匆匆离开。

    十五皇子永琰提前离场,喜塔腊氏作为他的嫡福晋自然也要统一步调。

    向同席的皇亲女眷们告罪后,喜塔腊氏走出花厅,接过嬷嬷送来的斗篷,穿着时,和珅发妻冯氏走过来,笑颜如花:“十五福晋怎么不多留一会?”

    “十五爷身体不适,提前回去。”

    “那也不该——”

    冯氏眼珠一转,伸手帮喜塔腊氏系上斗篷的宝石扣子,低声道:“福晋,你可知道我是用什么办法让我家老爷有那么多的美人妾室却对我这个糟糠不离不弃?”

    “冯氏!你!”

    喜塔腊氏面色大变,但她没有生气,也没有甩开冯氏的手,眼中甚至露出期待的光芒。

    冯氏见喜塔腊氏上钩,缓缓道:“众所周知,我家老爷是大清一等一的美男子,我年轻时却连京城十大美人都算不上,若非爷爷高瞻远瞩,趁我家老爷还未发迹定下这门婚事,以我的才貌是不可能嫁得我家老爷这样的青年才俊。何况如今,我年老色衰,老爷却倍得皇上器重,莫说是各地官员,连外朝使节来我朝拜谒都要送美女入和府疏通关系。”

    “可据我所知和大学士对你始终敬爱有加,从未传出宠妾灭妻的事情。”

    喜塔腊氏殷切地看着冯氏。

    她的丈夫十五阿哥永琰即将迎娶的侧福晋比她年轻!比她貌美!更比她出身尊贵!

    相较于那位还未入门的侧福晋,她除了嫡福晋的名分,没有任何优势!

    “因为我家老爷尊我爱我的同时也离不开我。”

    冯氏微笑着,拿出一个鼻烟壶,递给喜塔腊氏:“这鼻烟壶里装的是英吉利使节送来我家的最好的福寿药,吃下去以后,可以让人思如泉涌,快活似神仙。”

    “福寿药……”

    喜塔腊氏心头一凛,厉声道:“这是世宗皇帝下令禁止使用的东西!你怎么敢!”

    “英吉利送到和府的福寿药是改良后的福寿药,对身体是利大于弊,与被世宗皇帝禁止的福寿药并非一类东西。”

    冯氏暧昧一笑,暗示喜塔腊氏:“福晋,福寿药或许不能帮福晋得到十五爷的心,但它可以帮福晋得到十五爷的人。只要把人留在身边,心自然也是福晋的。”

    “你这做法实在太狠毒了!”

    喜塔腊氏担心永琰身体受损,不敢贸然收下冯氏的福寿药。

    冯氏于是将装着福寿要的鼻烟瓶收起,款款行礼,退出花厅。

    喜塔腊氏目送她远去,心头再次纷乱如麻。

    ……

    ……

    天快亮的时候,绵端才暂时放开被折腾得乱七八糟的小狐狸,沉沉睡去。

    然而,即使在睡梦中,绵端依旧将狐狸牢牢抱在怀中,不许它离开。

    小狐狸抬头,看着绵端的脸,却是心潮起伏。

    初次意识到祸水计划本质的时候,他曾严正发誓,就算饿死馋死也不吃绵端的龙精,不能毁掉绵端的皇帝前途!

    可当绵端把龙精喂进狐狸身体里的时候——

    小狐狸承认,它食言了。

    龙精太香太甜太美味,小狐狸根本把持不住,吃得肚子鼓鼓毫无形象,甚至想就这样一辈子!

    唉!

    现在该怎么办?

    小狐狸抖动狐狸耳朵,吸着浸透绵端气息的空气,不知所措的狐狸尾巴跟着晃来晃去,一不小心就——

    绵端被狐狸尾巴闹醒,睁开眼,伸手捏着小狐狸的软萌脸蛋:“阿萌怎么不睡觉?是不是还想要?”

    “阿萌不能再要了。”

    小狐狸一本正经地告诉绵端:“阿萌是妲己的后代,是天狐。和阿萌睡觉,绵端的龙气会被阿萌吸走,阿萌会害绵端做不成皇帝的。”

    “可是绵端从未想过做皇帝。”

    绵端抱住小狐狸,手指划过柔软绵长的黑发:“绵端只想和绵端喜欢的人一生一世一双人,白首不相离。”

    “但是做皇帝……”

    “世人都说皇帝好,其实做了皇帝反而会很痛苦。”

    “做皇帝很辛苦?”

    小狐狸不懂,叉腿跪坐在床上,滑出下摆的狐狸尾巴一通乱晃。

    “不是一点点的辛苦。”

    绵端倚床坐起,向懵懂无知的小狐狸解释道:“做了皇帝以后,就是全天下百姓的父母,每天十二个时辰起码八个时辰处理公务,遇上叛乱起义、洪旱蝗虫灾害、官员弹劾……之类的突发事情,还要彻夜和朝臣讨论应对措施,有时甚至连续几天都没法休息,困得受不住的时候全靠喝参茶提精神。”

    “做皇帝居然这么辛苦?”

    小狐狸被绵端的形容吓得眼冒金星,耳朵跟着抖了几下:“那为什么几乎所有的皇子都想做皇帝?”

    “因为——”

    绵端道:“身在局中,身不由己。”

    “哦哦!”

    小狐狸抬头,水汽朦胧的眼睛骨碌碌的看着绵端:“绵端哥哥你是想做皇帝还是不想做皇帝?”

    “我不想做皇帝。”

    绵端毫不犹豫地表示:“做了皇帝,我会很忙碌,没有足够的时间陪阿萌。阿萌也会每天都很忙,稍有差错就被宫里宫外的闲言碎语攻击伤害。”

    “阿萌知道做皇帝很辛苦,绵端哥哥做了皇帝以后会变得很忙,可为什么绵端哥哥说阿萌会因为绵端做了皇帝就也变得很累很忙?”

    小狐狸想不明白。

    绵端只好继续给小狐狸解释:“阿萌,你在宫里住了小半年,觉得皇宫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宫里很漂亮,但是宫里的规矩也多得压死狐狸。”

    阿萌认真地回答道。

    “你只是在宫里暂住就感觉宫里的规矩多得压死狐狸,若我登基为皇帝,你便要和我一到搬进皇宫,成为皇贵妃,然后册封做皇后。”

    “皇贵妃?皇后?”

    “宫里没有皇后,由皇贵妃摄六宫事务,平日里需要打理的事情很多很杂很繁琐,”绵端道,“你需每天准时给慈宁宫的太妃们早晚请安,教导其他妃嫔守规矩,招待入宫觐见的宗亲命妇,定期查看内务府的账本,巡查六宫确保后宫没有贪腐欺凌行为……”

    “天哪!做皇贵妃居然这么辛苦!”

    小狐狸只想吃龙精和neinei,不想成天受罪劳累。

    “这些都还只是皇后和皇贵妃的日常工作,”绵端道,“每逢吉庆日,皇后要协助皇帝完成各种祭祀仪式,宫里若是没有皇后,由皇贵妃负责主持祭祀。此外,皇宫每隔一段时间都要选秀,选秀分为大选小选,小选每年一次,大选三年一次。具体怎么选,选出来的人怎么安排……这些都是皇后和皇贵妃的工作。”

    “天啊……”

    小狐狸听得浑身发寒,抱着绵端,苦苦哀求:“皇贵妃好累,阿萌不要做皇贵妃,阿萌只做绵端哥哥的笨狐狸。”

    “不过在绵端看来,真正最折磨人的还是……”

    “不要说了!阿萌怕怕!”

    小狐狸疯狂炸毛,缩在绵端怀中。

    “好好好,不说,不说。”

    绵端抱住他的笨蛋小狐狸,温柔地抚弄着毛发。

    关于做皇帝的弊端,他还有很多很多没有告诉小狐狸。

    例如,做了皇帝以后,朝臣皇亲们必定会以江山社稷的名义强迫他册立妃嫔开枝散叶,哪怕他巧立名目将所有中选的秀女都赐婚给皇室宗亲……

    又例如,即使他始终坚持自己,坚决不接受阿萌以外的任何美人,也难保阿萌这只笨狐狸不会被宗亲大臣以及他们的家眷们轮番游说指责,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直到它承受不住压力向他们妥协……

    所以绵端不想做皇帝,他不愿意他的阿萌被皇权的雨雪风霜伤害。

    但如果不做皇帝——

    “绵端贝子,十五爷如今对你是恨之入骨,你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和珅的告诫再次回荡绵端心头。

    而类似的话,福康安、绵恩、绵懿他们也都对绵端说过。

    绵端知道,哪怕只是为了保护小狐狸,他也必须做一些事情确保皇爷爷归天后他的十五皇叔不敢动他分毫!

    为了阿萌,他可以不择手段!

 

妲己是我妈[快穿]: 18.清穿之继后血脉(17)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