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快穿]女配觉醒了 > 2.真假千金
[快穿]女配觉醒了  作者:青丘一梦
    一夜安寝,第二天时晴醒的很早。

    欧洲出差半个月,公司堆积了不少事情,如果预计没错的,她今天一天大概都要在开会中度过了。

    果然。

    看着平板上排的满满的工作日程,时晴咬了一口小笼包,略略伸手,助理梁徽忙将触屏笔递过来,时晴手持触屏笔在屏幕上添加了一段批注,并叮嘱道:“这场会议的会议记录整理之后交给我过目。秘书处不是来了个叫小洁的新人吗?让她来作。”

    梁徽轻声答应了,时晴又快速往下滑了滑屏幕,忽然问道:“李天约的是周六对吗?”

    “是,您和长天娱乐的李先生约的是周六的下午茶。”梁徽笑道。

    “挪到今天,订晚餐,就在公司附近找了一家餐厅,周末的时间空出来。”时晴低声道。

    梁徽应了,“是的时总。”

    方母放下了喝了小半碗的燕窝粥,看向方父、方伯父、方时晓以及时晴四人,见他们都在和助理对着行程,就暗暗翻了个白眼儿,抬筷子给唯一一个没有助理专注吃早饭的方时凌先生夹了一只小笼包,道:“还是咱们时凌乖,一个两个的说了一万遍都不听,迟早把胃造坏了。”

    方时凌心中留着苦涩的柠檬泪水,面上还得笑着谢过方母,然后哭唧唧地咬着小笼包。

    时晴看的好笑,对方母道:“妈妈我今晚晚餐有约,就不回来吃了。晚上在公司住,明晚回来。想吃火锅。”

    “好。”方母忙道:“妈妈让厨房准备,正好有人送了你爸爸一些草原羊肉,片开给你涮锅子吃。”

    时晴笑了笑,对众人道:“我吃好了,先走了。”

    “唉,等等。”方时凌喊住了时晴,可怜兮兮道:“晴儿,哥哥没有助理也没开车,你捎哥哥一程吧。”

    时晴点了点头,低头看了眼腕表,道:“最多等你十分钟。”

    方时凌忙不迭地答应了,快速吃完早饭,如愿蹭上了妹妹的车。

    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方伯母好笑地摇了摇头,“这两个孩子。”

    “走吧,阿洁。去接轻轻。”方父沉默地挥退了助理,站起身来。

    方母抿了抿唇,答应了。

    “晴晴,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不是方家的女儿,你会做什么呢?”坐在车子上,方时凌试探性地问道。

    时晴挑眉,“这问题怪里怪气的。”不过还是在方时凌的眼神催促下回答道:“就是搞技术、开公司呗,或许作为方家的女儿,我的起点就比别人高上不少。但即使不在方家,我也自信以我的智商不愁发展。”

    “好姑娘。”方时凌称赞了一声,就见车子缓缓停下,歪头一看,原来已经到他单位了。

    他抱了抱方时晴,道:“乖宝,哥哥下车了。你永远是哥哥的妹妹,方家的宝贝。”

    时晴拧了拧眉,“怎么这两天你们都怪怪的。”

    不过也没时间细究,梁助理在前面催促,时晴便道:“哥哥快去吧。”

    一进公司迎面来的就是各种大小会议,公司的全息技术取得突破,时晴又带着元老们开了个小会。

    时晴和方时晓的区别,时天和方氏的区别,此时在会议上就能看出来。

    说句不合时宜的话,时天内的大小高层都是她一手提拔上来的,对她的心思那是揣摩透彻,也清楚她看似温和的面容下满满的霸权主义心性,故而她的会议开的永远是顺风顺水。

    众人讨论激烈,却都是向着预想中好的放下去的。

    方时晓就不一样了,方氏高层大多是方父旧人,他都得叫一声叔叔伯伯的,他开会的情况那就是百花齐放大家搞事,百家争鸣亦不为过,往往一个提案下去到全票通过需要好几天,他得逐个击破才能得到认同,做事的效率自然也比不过时天这边。

    “军方那边谈的差不多了,咱们的进化版全息系统将会投入到军方的日常训练中,这边需要格外注意保养,军方的技术人员到了之后一切按规矩来。”时晴喝了口茶水,淡淡道。

    一位斯文的男高管应了一声,说:“时总放心。”

    “按照协议,咱们上市全息系统只能是普通版全息系统,游戏后期收尾怎么样了?发过来的小样我看,不错。”

    技术部主管两个,一男一女,男的专精技术,女的更加外向开朗些,当然专业能力都是百里挑一的。

    白玉竹道:“后期收尾预期下周三完成,算上内测的时间,正式上市也要六月初了。”

    “这没什么,咱们有的是时间。”时晴淡定道:“游戏质量一定要过硬,这是全国乃至全球第一例全息网游,势必会震惊游戏市场,咱们的游戏一定不能出差错。盈利不着急,时天手握的游戏足够吸金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质量。”

    “您放心,我们明白。”男主管赵安点头应了一声。

    “眼前繁华热络只是一时的,唯有质量过硬才能屹立不倒。”时晴环视众人,道:“这个道理,大家应该都明白。”

    “是!”

    “鹰眼娱乐那边不是说要买游戏推艺人出道吗?不管他的艺人怎样,一定不能拖累咱们游戏的名声。公关部随时做好和艺人甩开关系的准备,捆绑不要太死。”

    公关部负责人梁鸿宇点了点头,“是的,明白。”

    “好了,散会吧。大家都有工作,我就不耽误你们时间了。游戏上市后准备庆功宴,咱们包游艇,去马尔代夫。”时晴眼含笑意。

    众人一下子就炸开了,白玉竹道:“哇塞老大你也太好了吧!”

    时晴淡淡扫了她一眼,嗔道:“别喊老大,听着跟□□一样。”

    然后……她就被沉迷健身拥有人鱼线的白玉竹小姐一下子抱了起来转了好多圈。

    “老大万岁!”

    听着总裁办公室里传出的轰炸声,秘书处的众人齐齐看了过去,然后露出了了然的笑容,回过头来继续工作。

    晚餐约的李天也是富二代圈子里的,他哥哥和方时晓关系不错,四舍五入,他和时晴的关系也不错。

    不过这并不足以让他旗下的艺人成为全息网游的代言人,现在这块的代言是个香饽饽,想要拿下自然少不了好处,李天也是搭人情请人来,谈别的案子的时候小心试探了两句。

    他还算是有诚意的,拿出来的艺人在圈内名声不错,又是双料影后,一向没什么黑料,现在正在冲击好莱坞,算是一个不错的代言人选。

    或者说时晴一开始就没将眼光放在那些顶级的国际巨星身上,毕竟她这款游戏不缺明星带来的知名度,何必贴着大把的钱去请那些巨星呢?

    晚餐算是吃的愉快,末了李天道:“我新盘了一家酒吧,晴妹有时间来玩儿啊。”

    这就是又换了个身份了,时晴笑着点了点头,“天哥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此时却已看不见刚才扯利益时候一分不让的凌厉。

    李天好笑地道:“小狐狸。”

    第二天下午有一个科技峰会,都是业内人士,时晴去打了个照面坐了一下,把白玉竹留下就走了,毕竟还赶着回家吃火锅呢。

    今晚还有一场硬仗要啃下来。

    梁徽开车送时晴回方宅,时晴道:“告诉林玉,她的休息可以顺延,周一再休一天,周二上班,陪我出席微光公益基金的慈善晚会。”

    “好的时总。”梁徽答应了一声。

    方宅里一派缄默,方母身边坐着个和时晴年岁差不多大的小姑娘,看起来青春洋溢,穿着粉色的裙装,微卷发散披着,眉眼秀丽,看起来十分清纯。

    另一边的一组沙发上坐了一男一女,看起来比方父方母衰老些,却也一个文质彬彬一个温柔近人,很典型的知识分子。他们身边坐着个身姿挺拔、面容俊朗的男士,看起来和方时凌年岁差不多,温文尔雅,面如冠玉。

    听到汽车鸣笛的声音,众人齐齐往门口看去,方时晓忙走过去开门,果然见时晴亭亭玉立站在门前,身上是剪裁大方的黑白套装,披着长款风衣,头发高高挽起,看起来英姿飒爽。

    方时晓忙接过时晴手里的包包,时晴一面换鞋一面往屋里扫了一眼,微微挑眉,“家里有客?”

    “不。”方父抿了抿唇,看着女儿明媚艳丽的样子却张不了口,只得对方时晓道:“你告诉妹妹。”

    方时晓几次张口也说不出话来,嘴唇嗫嚅着很是纠结。

    时晴看的直拧眉,只得又看向方时凌,道:“大哥,你说。”

    方时凌深呼吸几次,将一旁的文件袋拿起来递给了时晴,道:“还记得昨天早上哥哥和你说的话吗?”

    时晴点头,“当然记得。”她往窗边的贵妃榻上坐了,拆开文件袋看了起来。

    屋子里又是静悄悄的,坐在沙发上的高轻与小心看向了时晴,见她光彩照人的样子,心中满是晦涩不明的情绪。

    在众人的注视下,时晴的面色渐渐难看了起来,她忍不住伸手去捏了捏眉心,方母忙要关心她,却被方父按住了。

    方父道:“阿晴,你一向是个有主见的人,……相信你能自己做出决定。”

    时晴深呼吸几次,目光在客厅内众人的身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了高轻与身上,她站起身来对着高轻与微微欠身,“我很抱歉。”

    “这、这没什么。”高轻与连连摇头,高母和方母便忍不住了,方母连声道:“晴晴,晴晴,这不是你的错。”

    “但我毋庸置疑是这一场乌龙中最大的受益者。”时晴仍然是兀自淡定的模样,方家两兄弟却能看到她紧紧攥拳的手。

    方母忍不住站了起来奔向时晴,抱着她痛哭起来,“我的晴晴啊!”

    方伯母眼泪止不住地流,也奔向时晴紧紧抱住了她,“阿晴,伯母的心疼!”

    方父看向那边抱成一团的三个女人,心里一涩一涩的疼,又看了看自己身边神情落寞的高轻与,无奈伸手握了握她的手,道:“你有什么喜欢吃的吗?让赵姨给你准备。”

    “没什么,我都可以。”高轻与抿着唇做了半天心理建设,终于忍不住喊了一声,“爸爸。”

    “唉。”方父瞬间惊喜起来,点头应了。

    高母看看这边,看看那边,终于忍不住站起身来直直走到时晴身前,道:“……阿晴,我是妈妈。”

    高父也站了起来,西装革履的斯文男人身上带着读书人的清高,此时看向这个在富贵窝里长大的亲生女儿,却没了底气。

    时晴深呼吸几次住了眼泪,哄好了方母和方伯母,对着高父高母稍稍欠身,“……爸、妈。”

    “唉!”高家夫妇重重答应了一声,方母却觉着心中不是滋味。

    方伯母理智尚存,拉着方母回到沙发上落座。

    高母应了一声妈妈,招招手示意儿子过来,对着时晴道:“阿晴……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当然。”时晴含笑点头。

    高母刹那间兴奋起来,指着男子对时晴道:“这是你哥哥,时与。时与,这是妹妹,阿晴。”

    又道:“果然是有缘分,名字看着就是兄妹。”

    时晴与高时与相对半晌,忽然招招手,方时晓忙将手中提着的包包奉上,时晴取了名片出来递给高时与,看起来有些尴尬地道:“时于哥你好,我叫时晴,这是我的名片。”

    高时与也拿出名片来与时晴叫唤,垂头一看时晴的名片,简洁的银灰色暗纹白色纸片,烫金的大字,魏碑浑厚有力,写的是:时天科技有限公司CEO  方时晴。

    “时天科技,我听说过,非常厉害。”

    方时晴也看到了高时与的名片:盛京市人民医院心外科副主任医师  高时与。

    “人民医院的心外科人才济济,时与哥年纪轻轻便是这样的职称,青年才俊。”

    还是方母打破了二人尴尬的商业互吹,道:“阿晴,饿了吧。我听你助理说你今天下午去参加科技峰会,那些个峰会最无聊了,又不让人好好吃东西,你肯定肚子饿了。妈妈让厨房准备火锅,咱们快吃饭吧,怎么样?”

    高轻与略带羡慕地看着时晴与方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又见她和方时晓默契非常,心中略有些羡慕。

    还是方时晓喊她道:“轻轻?走吧,去吃饭。”

    “唉。”高轻与略带局促地答应了一声,随着众人的脚步去了餐厅。

    饭桌上两家人说起了姓氏的事儿,高轻与怯生生地睁着大眼睛看着众人,很是纠结的样子。

    两边家长都不退让,还是时晴慢条斯理地取帕子试擦了一下嘴角,饮了一口酸梅桂花汤,轻声道:“都改吧。若是不改姓氏,轻与日后不好在圈内立足。若只一人改姓氏,这对两家都不公平。”

    时晴温温和和地笑着,看起来云淡风轻地对着方父道:“爸爸,你知道我不是在意姓氏的人。我有今日的成就,凭借的也不是我的姓氏。”

    身材精壮的男人沉默着,半晌道:“你改了姓,圈内会有风言风语。”

    “不改更会有风言风语。”时晴道:“不如改了,高时晴也挺好听的,不是吗?”

    这话别人提都不合适,只有她说出来,此时最合适的。

    高轻与羡慕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沉默着不出声。

    “轻轻搬来这边住吧。”方父打破了沉默,对高轻与道:“过些日子让人去办户口的事儿,这边离你的学校近。”

    高轻与轻轻点了点头,为表示好,高时晴用公筷为高轻与添了些菜,又对高父高母道:“我也可以过去住,不过话说在前面,我平时都住在公司,只有周末回家住,或者就近留在公司附近的房子。即便我搬过去,也不会时常回家。”

    “回去就好,回去就好。”高母一叠声地道,生怕时晴反悔。

    方母有些不开心,却知道这是必定的事,只能无奈道:“要时常回来。”

    “我会的。”时晴笑着持公筷为每人添了自己喜欢的菜。

    饭后,众人在客厅饮茶。

    方父忽然抬手抚了抚时晴乌黑的发,低声道:“爸爸知道,阿晴一向是个最有主意,也最坚强的。有能力,立得住。爸爸不担心你,但是你要知道,爸爸永远是你爸爸,这里永远是你的家,你只是多了一对疼爱你的父母,多了一个妹妹,一个哥哥,并没有失去什么。”

    他握住了女儿一直颤抖着的手,轻声道:“爸爸永远爱你,你永远爸爸心里的小阿晴。”

    “爸爸!”时晴一下子红了眼眶,扑在方父怀里痛哭着。

    方母紧紧抱住父女二人,方时晓脆弱地加入进来,四个人紧紧依偎在一起,眼泪打湿了衣衫,鬓发凌乱。

 

[快穿]女配觉醒了: 2.真假千金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