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装怂 > 5.第 5 章
装怂  作者:硬核桃
    “没事。”季澄道。

    那男生又看了一眼季澄,发现季澄没有下一步的动作,他略带小心的退了一步,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季澄正要走到自己座位上,还没走到,猴子就麻溜的起身给季澄让出一条道来,还把板凳往后拉了拉让季澄好进去。

    猴子一开始还憋住了没说话,没多久本性就暴露了出来,他碰了碰季澄:“你没事儿吧?”

    季澄正在看着窗外,操场上有班级正在上体育课,西毒正指挥热身,闻言道:“我怎么了?”

    “不是,你不是被西毒拉走了吗?然后呢然后呢?西毒怎么罚你的?”猴子道。

    “没罚啊。”西毒只是把他拉去了李娜那儿。

    猴子眼神变得更加崇拜:“牛逼,西毒都不敢罚你!”

    “你...”季澄觉得猴子误会了什么:“没事吧?”

    “那可是西毒!”猴子激动道,科普欲望又在膨胀:“西毒最出名的事儿就是有一年他抓到两约会的小情侣,罚人家跑圈,总共20圈,他两自己商量,每个人跑多少圈,反正总共圈数加起来要跑够20圈,结果第二天,这两人就分手了,你说说,毒不毒!太毒了简直!”

    季澄点点头,是挺毒的,他又想起了什么:“有西毒,是不是还有东邪?南帝北丐中神通?”

    猴子道:“还真有!”

    “行吧。”季澄又想起另一回事:“刚才那人叫我大哥干嘛?”

    “你别管那些叫你大哥的人,他们都是墙头草,看你打了小强那逼才这样的。”猴子话太多,招来了台上老师的注意,收获了一枚粉笔头,不过他没在意,又握住了季澄的手:“哥,我才是真心的,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大哥了!亲大哥!”

    “...我可去你的吧。”季澄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抽回了自己的手。

    下午的课比上午难挨的多,尤其是大热天,季澄忍着困意,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就在季澄差不多要睡过去的时候,有个冰凉的东西碰了碰他的手背,季澄猛的清醒,瞪大眼睛看向前座,前座的人愣了下,结巴道:“那...那个啥...我不是故意的...这是历栗给你的...”

    季澄低头看去,他手中是一瓶还散发着凉意的冰红茶,季澄抬头扫了一眼教室,历栗正转过身看向这边,表情有点忐忑。

    猴子凑过来,伸手就去接:“没想到他还挺上道,知道拜码头,肯定是想让你罩着他,别理他大哥。”

    季澄拍掉猴子的手:“滚。”

    他接过了冰红茶,冲前排道:“谢了。”

    前排有点意外:“没事。”

    季澄又看向历栗那边,历栗看他接下了冰红茶,便转过了身。

    下午挺难熬,季澄能感觉到陈昊杨的目光时不时投到自己身上,但他倒是没有再找季澄麻烦。

    一中晚上还有晚自习,放学已经九点了。

    秋日的晚上挺凉爽,租的房子离学校也不远,步行十几分钟就到了,季澄准备慢慢走回去,顺便吹吹风散散一身的暑气。

    学校通往房子有条必经的小路,晚上人比较少。

    “哎,前面那个,你等一下。”有人在背后喊。

    季澄在阳城没有熟人,他没回头继续往前走。

    “妈的,季澄,叫你呢。”有人喊道。

    季澄停下脚步转过身。

    身后呼啦啦站了十来个精神小伙,年纪倒是都不大,十七八岁,跟季澄差不多大,但是造型各异,为首是个瘦得像麻杆的精神小伙,叼着烟,顶着一头干枯的像草一样的黄毛,穿着全员恶人的短袖,紧腿裤,双手插兜,看起来拽到不行。

    这帮精神小伙季澄不认识,他旁边的人季澄倒是认识。

    萧强。

    看着架势季澄用脚都猜得出萧强想干嘛。

    他看着这十几个人,突然笑出了声:“不会吧小强,对付我一个,叫了十几个,你是废物吧?”

    萧强骂道:“操/你/妈,叫谁小强呢?”

    “谁搭腔就谁呗。”季澄道。

    萧强不是第一次吃这亏了,他转头对黄毛道:“就这逼。”

    黄毛点点头:“是挺嚣张,就是你打的我弟?”

    季澄道:“我很忙,你要是来聊天的,那我就先走了。”

    “妈的。”黄毛把烟从嘴里拿出来,扔在地上用脚捻灭:“动手。”

    季澄把一本书也没装的书包扔到地上,一脚踹翻了最先扑上来的精神小伙,直奔着黄毛去,他一拳砸到黄毛脸上,没给黄毛还手的机会,又硬又疼的拳头一下接一下的落在了黄毛脸上。

    一对多的真谛之一。

    揪着带头的那个使劲打。

    黄毛被季澄打的头脑发昏,嘴里骂道:“妈的,你们倒是打啊。”

    在其他精神小伙一拥而上之前,季澄又给了黄毛分量十足的一拳,把黄毛一颗牙打掉后,指着一边道:“卧槽,警察!

    季澄原本没报太大希望,毕竟这是一个但凡看过一两部电视剧的人应该都不会上当的老梗。

    但他显然高估了一群精神小伙的智商了,这群人齐刷刷的看向他指的方向。季澄得了空,撒丫子就朝另一个方面跑。

    等季澄跟兔子一样跑出了百米远,原地还有人一脸迷茫道:“我们要不要也跑?”

    季澄跑起步来是真的快,等黄毛等人反应过来,他已经跑远了。

    季澄确定暂时安全后,弯下腰喘了几口粗气,感觉口有点干,一抬眼正好是一家便利店,便打算买瓶饮料喝,正好租的房子里还不确定有没有水,顺便搬几桶矿泉水回去。

    小城市的便利店这个时候没什么人,只有一个收银员站在柜台里,季澄从柜台里拿了几瓶水,又拿了瓶冰可乐,正准备结账,季澄余光瞥了一眼收银员,感觉有点不对。

    他又仔细看了两眼。

    “江厌?”季澄道。

    江厌这会已经扫完了码,脸上也没什么见了同学的惊讶,只是一板一眼道:“六块。”

    门外远远传来一群人的动静,萧强的声音传来:“哥,我看见他往这边跑了,肯定就在这一块。”

    季澄还没顾得着思考学神怎么在这儿收银,闻言看着江厌道:“同学,你这儿有没有...”他不大想说躲字,于是委婉的换了个说法:“那种不会被人看见的地方?”

    季澄心里也没报什么期望,毕竟他还没进校门,就跟学神结下了梁子。

    他倒也不是怕萧强跟黄毛,跟黄毛他们打起来,虽然自己也得挨拳头,但他也不会让萧强得了好。

    现在要是跟黄毛他们真打起来,一中学生勾结校外混混斗殴的事闹大了,比校内打架严重多了。

    季澄不喜欢欠别人的,老段给他求了情,他总归是不好再给他惹事。

    江厌抬眼看了下季澄。

    季澄甚至准备好了夺门而出继续跑路的准备,江厌却打开了收银台的小挡板,侧身让季澄进去。

    这是要干嘛?季澄想着,脚却已经迈了进去,江厌让出一块地方来:“进去。”

    收银台下是中空的,差不多刚好能让一个人钻进去,季澄瞬间领会了江厌的意思,同时有种不愧是学霸,脑子就是转得快的念头。

    他像条鱼一样钻了进去。

    与此同时,杂乱的脚步声也在接近。

    “哟,学霸?”是萧强一听就让人觉得欠揍的声音。

    江厌没说话。

    “我问你,你班叫季澄那逼是不是刚从这儿过去了?”萧强又问道。

    “是。”这是江厌的声音。

    “你看,我说那逼绝对从这儿走了。”萧强在跟谁说话。

    “走,老子今天不把他打的叫亲爹,我名字倒过来写。”这是黄毛有点漏风的声音。

    然后是一群人呼啦啦往出涌的声音。

    “学霸,你家店?”萧强又问道。

    “不是。”江厌道。

    “哦...打工啊?”萧强道:“啧,你早给我说啊,哥几个不是还能照顾你生意不是?”

    萧强的声音里透露着那么点不怀好意的意思。

    “给我拿包...”萧强顿了下:“荷花。”

    江厌转过身从放烟的货架上拿了包荷花递给萧强:“三十五。”

    “学霸,你们班季澄跟我动了手,又把我哥一颗牙给打了,按理说你跟他一班的,我应该找回场子。”萧强道:“不过...我现在拿你一包烟,咱两这事就算完了,不过分吧?”

    放你妈的屁!

    季澄火大,就要钻出桌子底下,想给萧强几脚。

    一根笔从收银台上掉落,江厌弯下腰,冰凉的像黑水晶一样眸子看向季澄,伸出手压住了季澄的脑袋。

    季澄竟然从江厌的举动里感受到了一丝压迫感。

    季澄和江厌对视了几秒,思及在这里动手肯定会给江厌带来麻烦,最后还是没有出去。

    江厌又瞥了季澄一眼,才站了起来。

    萧强看江厌没说话,又道:“回去告诉你们班那小子,这事没完,让他以后招子放亮点,最好躲着老子走,不然见他一次打他一次。”

    说完又道:“对了,这可乐我也就拿走了。”

    然后是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又过了一会,才听到江厌冰凉的声音:“出来吧。”

    季澄从收银台下面爬了出来,看着江厌的目光相当的不自在:“那个什么,谢谢你啊学霸。”

    江厌正掏出手机来用扫码器对着自己手机屏幕扫了下,季澄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价格是三十七块五。

    正好是一包荷花加可乐的钱。

    季澄掏出手机来就急道:“别别别,这钱我来掏,你别动。”

    江厌却已经付了钱。

    季澄相当窘迫:“那...那要不然我把钱打给你吧,那个打到你支付宝上,还是我加你微信转账?”

    “不用。”江厌道。

    “这怎么能让你付呢?”季澄是真的脸臊得慌。

    江厌看向季澄:“不是你拿的,为什么你要付?”

    “那也不是你拿的啊。”季澄道:“这事又跟你没关系,萧强是冲着我才来的。”

    “我是员工。”江厌指着店内一面墙上的《便利店员工守则》。

    如在员工值守期间,有货品丢失、损毁,在未找到损毁人的情况下,由员工赔偿。

    季澄欲张的口被江厌无懈可击的解释堵住了,江厌不管是说话或是做事,给季澄一种严肃冷淡,一板一眼的感觉,这让向来随心所欲,想哪出是哪出的季澄一时感觉到了无解。

    他从收银台前出来,在收银台前看了几圈。

    这该死的便利店连扫款的二维码都没有,都是用付款码支付,他又掏了掏兜,却连个硬币都没掏出来。

    季澄正寻思要不要跟学霸加个微信强行转账给他,却见江厌从柜台下拿出个小饭盒,里面装着已经变冷的一小拳米饭,和一份咸菜。

    “夜宵?”季澄看着饭盒问道。

    “不是。”江厌慢条斯理的将口里的饭咽下去:“晚饭。”

    季澄看着江厌洗的发白的蓝白校服,校服应该是高一下学期的夏天发的,到现在也就不到半年,中间还有暑假,就算天天洗也不会旧成这样。

    很可能是别人淘汰下来的。

    如果不是真的缺钱,没有那个高中生会放弃晚自习的时间去打工。

    季澄又看向江厌简陋的晚饭,以及萧强拿走的三十七块的荷花和可乐,心里有点发堵,说不清是愧疚,还是同情,又或是其他什么心情。

 

装怂: 5.第 5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