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们每天都想带我单飞  作者:礼易诗书
    纪宁枝强行截断话题,红着耳垂快速地冲着镜头挥了挥手,“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了,拜拜。”

    旁边的蒋孟临笑眯眯地看着他,配合地探头过来,“拜拜。”

    【等等,刚才的事情还没有说清楚。】

    【他急了他急了他急了他急了他急了他急了他急了!】

    【???糊弄粉丝,马上就去官博下面举报你信不信?】

    【我懂了,我收拾一下就滚。】

    一大片拜拜的弹幕中夹杂了一些不太和谐的声音,纪宁枝权当没有看到,毫不留情地把直播关掉了。

    屏幕一黑,倒映出他自己和旁边正笑着看他的人的脸,他抬起头,和蒋孟临对视几秒,蒋孟临没忍住,噗嗤一笑,“你自己抛的梗,我接过来了怎么还搞得像我欺负你似的?”

    纪宁枝把手机往口袋里一揣,有点不好意思地拿冰凉的手心贴了贴自己的后脖,“我一时口快,说错了。”

    蒋孟临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纯情的小朋友,看人是真的不好意思,耳垂染了桃色,欺负一下眼角就红了,跟兔子似的。搞得他都不好意思逗人家了,主动转移话题,“这么晚了,你不去睡觉吗?”

    纪宁枝低头看了一眼时间,才发现他晚上十点开始直播,现在已经快十二点了,明天早上七点他们还要进棚录音。

    他犹豫了一下,问道,“你还要继续练习吗?”

    “练啊,”蒋孟临把脖子上的毛巾拿下来往旁边一丢,起身揉了揉小腿,“不练习继续被老师说成会跳舞的木头吗?”

    他侧过头,眉头轻挑,看上去轻佻,眼神却很亮得吓人,“我可不想比你们做得差。”

    纪宁枝抓着手机的手指慢慢攥紧,他抱着蜷缩着的两条腿抬着头看着他几秒后,突然起身,双手握拳,“加油。”

    “行了知道了,快去睡觉吧,熬夜会长不高的,小朋友,”蒋孟临随手揉乱他的头发,手下柔软的触感很好,他的话却不偏不倚正巧戳在少年的痛处上。

    临走之前,为了报复他,纪宁枝扒在练习室的门外,只露出一双圆滚滚的眼睛,“蒋哥,其实舞蹈老师的原话是,他在练习室撒把米,鸡都跳的比你好。”

    说完,人就头一缩,无影无踪了,跑得比兔子还快,生怕人反应过来似的。

    蒋孟临,“.......”

    -

    第一天直播效果还不错,纪宁枝都不知道自己还有这种天赋,关掉直播之后他回到房间就去洗澡了,刚出来,身上还围着浴巾,一拿起手机,上面的消息堆积震动到他的手机差点爆炸。

    纪宁枝,“.......”他去洗澡也就花了二十分钟,怎么像穿越了时空一样。

    他率先点开宋明朗的消息,是这位钢铁侠经纪人一贯来的风格,简单地夸奖了他几句博得不错,没聊几句话题就戛然而止,大概是又去忙其他事情了。

    直到人不在回复自己,他才点开其他的消息。

    耐心地把微信上面的小红点一条一条全都点完,他看着他们团静悄悄的群聊消息,上一条还是他说直播的事情,犹豫了一下,还是在群里发了条晚安,附加一个小猫咪打滚的表情包。

    没有人回复他也不在意,关掉微信才看起其他社交软件的信息,手指在微博的图标上晃了一下,想起宋明朗的嘱托,最后还是架不住好奇心,忍不住点了进去。

    翻了翻前十条的热搜,没有什么新奇的,他正准备关掉微博,就看到排在最下面的一条热度不算高的热搜,【纪宁枝刘鑫】。

    猝不及防在热搜上看到自己的名字,纪宁枝手抖了一下,确认了好几遍自己名字后面跟着的那个人自己不认识,他才小心翼翼地把这条热搜点开。

    原本还抱着侥幸的心理状态,点开之后看到一个公众号的配图是自己,确认不是和自己同名同姓的人,他才认命地看起了内容。

    【娱乐圈爆料君V:盛方娱乐不如直接改名看脸娱乐,新团五老人拖一个新人也是够够,是怕一个人带不动吗?可怜某个签约好几年被盛方拖死的练习生,本来定好的位置又被空降挤掉了,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时间能被盛方耽误#吃瓜#吃瓜】

    下面很快就有人对号入座,说被纪宁枝这个新人挤掉的是盛方娱乐签约七年的刘鑫,并且振振有词道瓦斯最后一个成员本来内定刘鑫,后来因为宋明朗亲自签了纪宁枝后要力捧他,才把刘鑫换掉了。

    纪宁枝说不认识刘鑫确实是不认识,但是他也曾经听说过一点。

    刘鑫在盛方练习生中算得上大前辈,台风很稳定,圈了一小批粉丝,曾经出道过,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出道后没有什么水花,至今也一直是不温不火。

    刘鑫虽然不火,但是因为有一定的舞台经验和粉丝基础,下面很多粉丝掺杂着路人责怪盛方娱乐没有心,只听新人笑不闻旧人哭,尤其是刘鑫的粉丝,都在骂纪宁枝抢了自家蒸煮宝贵的机会。

    纪宁枝擦了擦滴水的头发,把毛巾丢在床头,随意地靠在床头,点开刘鑫的舞台直拍。

    说实话,舞台确实不错,可以看出基本功很强,和队友的配合也很好,刘鑫在他们的团里一直是常年c位,一直火不起来大概只能怪时运不济。

    爆料君的微博下面说对了一部分,纪宁枝确实是宋明朗亲自签下来的,可是他却没有听说过was原定成员的事情。宋明朗把他签下,他在盛方练习了几个月,突然被人通知说要成团,连他自己都没有搞明白怎么回事。

    他真的抢了别人的位置吗?纪宁枝蹙着眉头想了一会,有一种隐隐不安的感觉。

    他在超星娱乐度过了三年如同隔世一般的练习生活,没有任何的曝光机会,但同时他也被人保护得很好,所以还不太明白这仅仅一个热搜背后运作的暗涌流动,他只有一种抢了原本属于别人的蛋糕的感觉。

    这让从小就被教导了良好礼仪的小孩儿感到严重的不适感,这种不安一直伴随到他头发干了躺进被窝里,还在刷微博。

    不知道过了多久,刷着刷着眼皮子就开始打架,手上的手机也差点脱落到地上,只是在滑落到地上之前,被另一只手接过。

    洛华阳快速扫了几眼他还没来得及锁屏的手机上面的内容,不动声色地帮他把手机轻轻放在了他的床头柜上。

    纪宁枝勉强睁开眼,看了一眼大半夜赶回来的人,他揉了揉眼睛,半张脸还埋在被子里,看上去又可怜又乖,小声道,“你回来啦。”

    洛华阳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神温和,“是啊,刚赶完通告就回来了,怎么了,吵到你睡觉了吗?”

    纪宁枝摇了摇头,“没有。”

    “那我先去洗澡了。”

    浴室里没一会就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脱衣服声和哗啦啦的水声,不算吵,还有点催眠,纪宁枝本来就睡得迷迷糊糊,此时更是要跌入熟睡。

    十分钟后,房间里陷入安静,他只觉得一大团暖气向自己涌了进来,他一睁开眼,就看到一大片□□精壮的胸膛。

    纪宁枝一下子就清醒了不少,“......”

    洛华阳睡衣上面的扣子扣得歪歪扭扭,在他旁边躺下,床陷下去一块,他一抬眼,就对上洛华阳昏暗的台灯下闪着小火苗的眼睛,眼中有惊讶有笑意,“咦,我走错了,那就聊会天吧。”

    看着洛华阳的眉间掩饰不了的疲惫,纪宁枝知道他在外面工作一天,沉默了几秒,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眼巴巴地看着他,“我们明早七点要进棚录音,现在是北京时间凌晨三点。”

    “别这么冷酷嘛,”洛华阳往他的被窝里钻了钻,“在外忙碌奔波了一天的小可怜想得到一点来自队友的温暖。”

    “刚才你在看热搜?”

    一句话堵住纪宁枝想要继续赶人走的话语,他沉默下来,把头又往被子里埋了埋,过了好一会,才闷声嗯了一声,“你也看到了啊?”

    “回来的时候在车上看了一会。”

    洛华阳打了个哈欠,眼睛里都冒出了水花。

    他侧头看着他垂眼时眼帘下的一小片阴影,“我认识刘鑫,他是个比较随和的人,不喜欢炒作,只专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没什么竞争心,所以才一直没什么爆点,这次应该也不是他做的,可能是他的团队想卖惨吸一波粉。”

    刚才还安安静静垂着的睫毛突然像蝉翼扑棱了几下,纪宁枝抬眼,一双琉璃一样漂亮的眼睛安静地看着他。

    洛华阳和他对上视线,心下一动。

    洛华阳因为自己以前特殊的经历,见过漂亮的人不少,能一眼就望到别人心里去的却不多。偏偏还干净,心思一眼就能望出来,他都感慨超星是怎么把这么个宝贝养出来的。

    他勾了勾嘴角,突然伸出一只手,遮住他的眼睛,伪装起贴心的大哥哥驾轻就熟,“别瞎想了,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剩下的交给公司,宋明朗拿你当眼珠子疼,还能任由别人搞你?”

    小蒲扇似的睫毛在他的掌心扫来扫去,挠的他手心有点痒痒,他顺势就抬手,撩开他粘在脸颊上的墨发,“就算你真的抢了刘鑫的位置又怎么样,依我看你跳舞比他好看多了。”

    纪宁枝拍开他的手,语气诚恳,“洛哥,说真的,ninety比我们跳舞齐多了。”

    Ninety就是刘鑫现在所在的团,虽然人气糊穿地心,除了刘鑫其他团员业务能力也不太突出,但是舞还是挺齐的。

    “所以你还是快点去睡觉吧,明天上午录完音我们下午还得接着练习呢,《晴朗日》的副歌部分你练熟了吗哥?”

    “啧,净说些我不爱听的,”洛华阳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困了,睡觉去。”

    从纪宁枝的床上翻下来,听到身后一声轻轻的软乎乎的谢谢,他背对着人,垂眼掩眸,勾唇轻声笑了一下。

    只是这笑声太轻了,像是房间里的一粒灰尘,在空气漂浮了几下,始终落不到实处,最后随着落地灯被关掉,房间陷入黑暗后一起消散不见。

 

哥哥们每天都想带我单飞: 7.第 7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