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父江母看到热搜的时候,脸色变得像是生吞了几斤内脏一样难看。

    系统非常符合时宜地给江络放了段掌声特效音。

    系统:【这手绝了。】

    豪门丑闻加上娱乐圈八卦,1+1>2的效果,看到的人恐怕都会对江络的参赛产生期待。

    无论是准备看落难凤凰的笑话,还是真情实感同情她,总归热度少不了。

    之前已经有过铺垫,说江家假千金和家里关系不好。

    现在再这样加一把火,那假如江络真的没有参加《闪女》,网友们第一个反应肯定是——江家对她做什么了。

    江玥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嚷嚷道:“你以为凭这个爸爸妈妈就会放过你了?”

    不就是一个热搜,压下去不就好了?

    “小玥!”江母吼了她一句,让她闭嘴。

    江父江母虽说狠毒,但是到底活了这么多年,一眼就看出江络的用意。

    江母随即看向江络,温声道:“小络,爸爸妈妈还是关心你的,你看看你身体也不好,参加这种比赛是不是太不合适?”

    江父面色铁青,说:“你好言好语劝她干什么,还真以为自己就能做大明星了?”

    江母拍了他一下,说:“你爸爸就这个性子,你别往心上去。小络,你是不是因为那个约定心里觉得没底?爸爸妈妈之前商量过了,这样,等你成年之后我们还是会给你零花钱,你过两天去澄清一下,就说是因为身体原因去不了节目,好不好?”

    一个红脸一个白脸,唱大戏似的,江络也佩服他们的脸皮了。

    但是换做以前那个对亲情还有抱有希望的江络,说不定真会被绕进去。

    江络叹了口气,在沙发上坐下。

    江母以为有用,眼睛一亮,正要趁胜追击,江络说:“脱离你们的掌控,就这么让你们害怕?”

    “你在说什么?”

    “我也懒得多说话,”江络不耐烦地说,“现在热搜第一是这个,如果不让我走,明天热一就会是谢辛白已经有未婚妻的大八卦了。”

    江母盯着她,满眼不敢置信,嘴唇都在颤抖。

    她怎么敢?怎么能?

    谢辛白现在在事业上升期,最不能出的就是恋情,他们也是深知这一点,才一直叫江玥瞒着。

    要是真爆出来,为了事业,谢辛白绝对会瞬间和江玥退婚。

    江母指着江络的脸,手指颤抖:“我跟你说,要是真这么做了,我们死都不会放过你!”

    江络露出一个玩味的笑:“我当然敢破釜沉舟,但是你们敢吗?”

    气定神闲,一派镇定。

    江家人看着眼前的年轻女孩,感觉自己从来没认识过这个人一样。

    那个懦弱、自卑的江络,怎么突然之间变成这样,甚至能和他们抗衡了?

    江络站起来,说:“看来我们已经谈好了。”

    随即上楼,收拾东西。早就做好离开江家的准备,所以行李已经打包好。

    江络将剩下的零碎东西装进一个背包里,提着两个行李箱下楼。

    “哦,对了。”

    走到江父江母面前,江络突然想到什么,从背包里掏出一堆卡。

    都是和江家绑定的信用卡。

    她拿了一把剪刀,在他们面前,一张一张将卡搅碎。

    江玥看着都觉得心疼,插着腰喊道:“你有本事做全套啊?身上这些衣服哪件不是爸爸妈妈给你买的,还回来!”

    江络居高临下地看了江父江母一眼,意有所指道:“这些算是你们这么多年欠我债的利息——记住,还有债没还呢。”

    随即带着所有行李,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江母看着她的背影,整个人都在抖,喃喃自语道:“她知道了?”

    “知道什么?”江玥回头,很茫然。

    江母顾不上她,抓着江父道:“建华,我们怎么办啊?”

    江父冷笑一声:“一个小孩罢了,离了江家什么都不是。”

    顿了顿,说:“去联系谢家,他们不是有在这个节目注资?我倒要看看她能不能撑过哪怕一轮!”

    *****

    走出江家。

    外面凉风习习,江络长长出了一口气,没有看这个她住了十六年的地方一眼,头也不回地上了周盼早就等在外面的车。

    系统:【宿主,第一次离家出走的感觉怎么样?】

    江络:【这里又不是我家。】

    一个借住的地方罢了。

    周盼回过头,担心地说:“你没事吧?”

    江络朝她笑了笑:“没事,我们现在去哪?”

    极光娱乐有给练习生提供宿舍,但是周盼怕江络住不惯,干脆邀请她去自己租在公司旁边的公寓住。

    公寓是顶楼大平层,周盼操心地给江络收拾好东西,然后告诉她接下来行程:“《闪女》正式开始是十一月半,练习时间不多,最好早点去公司。”

    江络想了想,说:“等后天吧,我明天要去趟北大。”

    周盼一愣:“去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当然是成绩下来了。

    这种校内考的成绩得到指定地点领取,周盼大清早的比江络还激动,不停问:“你觉得能考上吗?”

    江络失笑:“又不是你拿成绩,这么紧张干吗?”

    “那可是北大欸!北大少年班,我的天哪你居然不紧张!”周盼手都在抖,“要是真考上了,你以后学历能碾压大半个娱乐圈——”

    “好了好了,”江络叫她冷静,“你先去停车,我去去就来。”

    让周盼和她一起去,江络怕她心脏病发。

    结果找来找去找不到路,系统嘎嘎嘎嘲笑道:【狗宿主一个路痴竟然敢独自来这种陌生地方。】

    工作日,又是尴里不尴尬的时间,绝大部分学生都在上课。

    又转了一圈,才终于逮到一个人。

    “您好,”江络叫住他,“请问教务处在哪——”

    那人一转过来,江络先惊了一下。

    男人清俊挺拔,眉眼如画,长得比女人还秀气。

    不过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在他旁边,有一个半透明屏幕:【沈清隽,黑化率80%,关联人物:谢辛白。】

    江络:“......”

    这也太他妈走运了。

    江络默默接收了系列任务三,然后回顾了一下有关这位反派的剧情。

    如果说宿容在原型剧本中是敌方水晶,那沈清隽就是高塔——选秀爱豆出身,是谢辛百在圈内最痛恨的对家,和谢辛百抢通告撕代言,斗了好些年,最后因为家中变故主动退圈,就此退场。

    “同学?”

    眼前少女问完路就开始发愣,沈清隽不得不又叫了她一句:“你在听吗?”

    江络回神,说:“抱歉,您刚才说什么?”

    沈清隽给她指了个方向:“教务处在那一块,具体位置我不太清楚,我不是这个学校的,就是来办点事。”

    他打量江络几眼:“你是来参观学校的吗?”

    江络摇头,说:“我是来拿成绩的。”

    沈清隽咂舌:“少年班?”

    江络点头,沈清隽笑起来:“那祝你成功。”

    很真诚的祝福。

    江络道了句谢,朝他指的方向走,没多久找到了。

    发成绩的是位白发苍苍的老教授,江络报上名字,发觉他看自己的眼神瞬间变了。

    “你就是江络?”胡教授面带欣赏。

    江络一愣:“您是......?”

    胡教授笑眯眯道:“等以后正式上课,你就知道了。”

    随后将一个红色的本子递给江络。

    录取通知书。

    江络虽说心里有数,但是真正得到结果还是惊喜。

    周盼比她还要高兴,硬是把江络拖去一家高档酒店,说给她庆祝——路上还打电话给周父周母,炫耀江络考上北大少年班了。

    周父挂上电话,怀疑人生:“这闺女,怎么跟我们以前炫耀她考上燕舞的时候一模一样?”

    等菜过程中,江络问周盼:“你听说过沈清隽吗?”

    周盼说:“知道啊,他是我们公司的,怎么了?”

    “没,就是刚才正巧碰见。”

    “哦,他可能是去补学分的——沈清隽那家伙从小成绩好,燕影和北大最近有什么合作比赛,他不知道怎么说服的教授,拿下第一就可以补上所有缺的学分。”

    江络一愣:“你和他从小认识?”

    周盼点头:“他家和我家是世交,不过他在国外长大,我也就见过几面。”

    能和燕京一流豪门周家称得上“世交”的,恐怕就是那个四大豪门之一的沈家。

    江络奇怪:“他这个出身,怎么会在国外长大?”

    周盼说:“他家情况挺复杂的,十几年前还出了件挺大的事,我不大方便说。”

    高门大户,乱七八糟的事确实多。

    江络没有刨根究底的习惯,便没有再追问。

    *****

    录取通知书下来,也没有必要再去高中。

    江络和黄主任打了个招呼,黄主任知道她要去参加选秀,有些遗憾她不能在学业上更进一步。

    但是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只是嘱托她保重自己,没有多说。

    江络和周盼正式进入极光,开始练习生生涯。

    极光财大气粗,虽说练习生加起来两只手都能数完,还是专门配了好几个敞亮宽阔的练习室。

    进去的时候,其他练习生正在上舞蹈课。

    练的是一首轻快的女团舞,江络站在后面看她们动作,越看越茫然。

    不由对系统发出灵魂质问:【狗系统,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瞬间学会唱歌跳舞?】

    系统停顿三秒,给出答案:【做梦?】

 

假千金快穿回来后C位出道了![穿书]: 13.离开阅读完毕!